名人傳記:美國建國元勳富蘭克林(59)

font print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條約原定於2月5日簽署,但在一切準備就緒,只等當晚舉行儀式時,法國的特命全權大使傑拉爾德感冒了,儀式只得推遲到次日——2月6日舉行。6日晚上在法國外交部,美國三位使節出場時,人們的目光都集中到富蘭克林身上,都奇怪在這樣隆重而值得慶賀的日子裡,他為什麼穿了這麼一件舊的藍色天鵝絨禮服。

在美國使團中,迪安和班克羅夫特都知道,這套衣服富蘭克林是準備好穿了出席昨天的簽約儀式的,臨時改期後,他脫了下來,又留到今天穿,似乎是參加這個儀式非穿這件衣服不可。迪安忍不住向富蘭克林問了這話。富蘭克林看看自己的這套衣服,告訴迪安說:「是個小小的報復。當年在白廳被韋德伯恩謾罵時,我穿的就是這身衣服。」迪安恍然大悟。當年看上去若無其事的富蘭克林,把憤怒在心裡埋藏了8年,終於有所發洩了。
  
雙方的人員到齊,簽字儀式正式開始。傑拉爾德先在盟約上籤上了自己的名字,富蘭克林接著簽了,然後是迪安和阿瑟‧李。條約交由富蘭克林保管。
  
英國政府在薩拉托加敗北後,又在外交上打了敗仗。他們不甘心失敗,趁著遠在美國的大陸會議還不知道在法國發生的事情,他們以諾思當年在議會所作的和解發言為基礎,草擬了一份和解建議書,派快艦開往美洲,力求搶先和大陸會議達成協議。而法國海軍則帶著那份珍貴的簽了字的條約,趕往美國。這樣,英國和法國這兩個歐洲最大的國家在1月份那場競相討好美國的外交賽跑之後,又在大西洋上進行了一場真正的海上航行競賽。
  
這場航行競賽的結果是英國海軍取勝,英國議會的法案先到了大陸會議手中,在一段時間裡,大陸會議中不少人認為同英國來使商談才是明智的。就在這時,在海上競航中輸掉了的法國軍艦終於把法美條約送達大陸會議。會議上的各州代表喜出望外,兩天以後,5月4日,會議通過批准《美法友好和通商條約》和《美法同盟條約》。英、法兩國的大使被召來了,法國成為美國的盟友,英國和法國進入戰爭狀態。
  
7月8日,一隻法國艦隊由孔特‧德斯泰恩率領,出現在特拉華河口,傑拉爾德走下戰艦,踏上美洲的國土,成為得到承認的合眾國的第一位受政府委派的官員。
  
3月20日,富蘭克林、迪安和阿瑟‧李乘坐的馬車轔轔地駛過凡爾賽的路面,停在皇宮附近,一路上有許多民眾擠在路邊觀看。富蘭克林從車上下來,和其他兩位使者向皇宮走去。他今天沒有戴假髮、沒有佩劍,身著棕色的天鵝絨衣服,穿著白襪,頭髮鬆鬆地披散著,鼻樑上架著眼鏡,胳膊下夾著一頂白色的帽子,使他在使者們中間顯得形象特別鮮明。

另兩位使者穿著朝服。使者後面是威廉‧李和拉爾夫‧伊扎克和幾位其他的美國朋友。他們一行人走進皇宮,由弗爾仁尼帶他們去晉見法國國王。在他們一路前行時,兩廊和接待廳裡的朝臣們都注意地朝他們觀看,注視著這個久聞其名、未曾睹面的美洲共和主義者。
  
身著便裝的路易十六正在更衣室裡,見到美國使者一行人,他先請使者代向大陸會議轉達他的友好的願望,並提到剛剛簽字不久的美法條約,說「我希望它對兩個國家都有利」,然後又向富蘭克林致意,讚揚富蘭克林及他在法國的同胞的品德。富蘭克林以美國的名義向法王致謝後,說:「陛下可以信賴大陸會議的謝忱和它對它承擔的義務的忠實履行。」
  
謁見完畢,美國使節穿過庭院去和內閣的其他成員相見,人群向他們大聲歡呼不已,彷彿忘記了這裡作為皇宮的威嚴。五使節在弗爾仁尼的部裡進餐,會見了許多法蘭西貴族,然後又拜訪了皇室家族。王后請富蘭克林站在她身邊,並在她不專心玩牌時同他談話。玩牌是王后的嗜好。
  
法王以接見美國使者認可了美法條約。
  
3月底,迪安和傑拉爾德離開法國去美國。富蘭克林被留在法國,接管了一向由迪安管理的使團帳目。迪安和傑拉爾德的離去,使阿瑟‧李又有了新的不平,因為傑拉爾德被委派為駐美大使一事沒有徵求他的意見。他寫信責怪富蘭克林不讓他參與這件事以及其他一些事,他寫道:
  
「如果你研究了如何欺騙公眾最不信任、最危險的敵人,那麼你做得再好也沒有了。我相信,先生,你將想到我,我有權知道你這樣對待我的原因。」
  
第二天,富蘭克林用一封他平生最不耐煩的信對阿瑟‧李作答:
  
「的確,我漏掉了回你的一些信。我不喜歡回覆怒氣衝衝的信。我老了,活不了多久了,可還有許多事要干,沒有時間花在吵架上。如果我經常收到和忍受了你的獨斷的批評和指責而沒有回覆,請歸之於正當的原因:因為我關心我們使命的光榮與成功,它會因我們的爭吵而受損害,因為我尊敬你的好品質,因為我愛和平,因為我憐惜你的病態心理,它永遠在用它的嫉妒、猜疑、想像別人認為你不好、冤枉你或不尊敬你來折磨它自己。如果你不治療你的這種性格,它的終點將是癲狂,以我見過的若干事例來看,它就是癲狂的典型先兆。讓上帝保佑你遠離這樣可怕的不幸;而看在上帝的份上,忍耐些,讓我過得安靜些吧。」
  
然而,在富蘭克林用寫這封信發洩了一番後,並沒有將它發出,而是另寫了一封更長、措辭也大不一樣的信來作答,逐條地反駁了阿瑟‧李的指責。也許,他兩封信都沒發出去。他寫道:「我相信,我不會的,除非被你逼得太厲害,在一切事物中,我討厭爭吵。」
  
阿瑟‧李一直還是認為在某個方面有陰謀詭計。他相信迪安利用公款為自己謀利,還疑心其他人。他的懷疑不是沒有理由。在法國的美方工作人員及有關的人中,布馬奇生活闊綽;富蘭克林在帕西的房東喬蒙特不僅是援美物資合同的供貨人,還買賣美國私掠船在海上奪得的戰利品;富蘭克林的侄孫喬納森‧威廉斯在南特替喬蒙特做生意。英國的諾思勳爵曾聲稱,富蘭克林是唯一沒有在美國革命期間染指股票生意的駐法美國官員。但阿瑟‧李懷疑富蘭克林也和其他人一樣。威廉‧李和拉爾夫‧伊扎德和他看法一樣。阿瑟‧李自己是清白的,這一點助長了他的壞脾氣。4月7日,富蘭克林給迪安寫信說,「我看在他工作良好的份上,耐心忍受著他所有的那些指責。……但它對我是有些過分了。」
  
接任迪安工作的是約翰‧亞當斯,他們一家佔據了富蘭克林住所的一部分,他的兒子約翰‧奎恩西也進了富蘭克林的外孫本傑明‧貝奇讀書的那所學校。亞當斯在得知了富蘭克林和阿瑟‧李之間的不和後,他盡力不介入,只把注意力放在整理迪安留下的頗為混亂的帳目上,他已從富蘭克林手中接過了一部分工作。
  
當亞當斯提出向喬蒙特付房租時,這位房主卻堅持不受。他說,在美國的前途未定時,他的房子能因為富蘭克林及其同事而永遠留名就是給他的最好的報酬。
  
來到巴黎後,亞當斯發現,「富蘭克林比萊布尼茨或牛頓,弗雷德里克或伏爾泰更為聲名遠播;他的性格比他們中任何一個或他們加在一起更受愛戴和讚揚。……政府和人民、國王、朝臣、貴族、公務員和哲學家以及平民都熟悉他的名字,熟悉的程度達到連農民或市民、男侍從、馬車伕、搬運工、夫人的貼身女傭、廚房裡的僕人都無不知道他是人類的朋友。
  
……當他們說到他時,似乎認為他將恢復那黃金時代」。
  
在亞當斯和阿瑟‧李的一致的建議下,富蘭克林在新的一年裡不再任用侄孫喬納森‧威廉斯為使團在南特的代理人。威廉斯開始從事自己的商業。後來,他娶了富蘭克林一位朋友的女兒。和富蘭克林一同回美國後,他得到傑斐遜的讚賞,成為美國西點軍校的首任校監。
  
迪安回到美國後被指控為欺騙大陸會議,受到審查。後來因為他在法國保管的帳目需要審核,他回到了巴黎。他變得對美國和獨立失去信心。對他,富蘭克林只說:「在他和我一塊工作時我對他的看法極好,我相信當時他對我們的事業是真心實意的。」
  
在美國使節中,弗爾仁尼最信任的是富蘭克林,只要可能,他總是和富蘭克林個人商議處理事情,其他的法國官員也是如此。1778年6月,富蘭克林就得知了法國海事部準備起用一名專門劫掠英格蘭和蘇格蘭海岸以補償美國遭到焚掠的城鎮的美籍船長約翰‧保羅‧瓊斯。這個計劃由於種種原因到1779年2 月才實施。那時,法國海事部撥給瓊斯一艘舊的法國軍艦「杜拉號」,艦上配備有40門炮。瓊斯將這艦更名為「和藹的理查」,以紀念「窮理查」。
  
7月4日,富蘭克林和亞當斯在帕西設宴招待鄰近的法國朋友,紀念《獨立宣言》的發布。宴席上,美國國旗和自由帽掛了出來,人們在餐後熱烈地舉杯慶賀,桌上堆滿了鮮花。氣氛熱烈而融洽,來賓們個個滿意而歸。
  
這一年,富蘭克林和伏爾泰見面了。伏爾泰是在闊別巴黎28年後回來度過他生命中最後一段日子的——那以後他只活了4個月。美國使節聽說他來到巴黎,便去登門拜訪。那一天,伏爾泰堅持說自己能講富蘭克林的語言,而且莊嚴地為譚波爾祝福。
  
他們兩人最為引人注目的相會是4月29日在皇家科學院。那一天,伏爾泰和富蘭克林都出席了科學院的會議,兩位學者、科學家一見面,先是相互鞠躬、交談,然後握住了對方的手。然而,人群中騰起一片呼聲,有人高聲說道,「按法國方式擁抱!」於是,兩位年邁的學界偉人緊緊地擁抱了,相互親吻對方的面頰。這時,人群中的喧囂聲方才減退,用亞當斯那天的日記中的話來說,「一聲呼喊立即傳遍了王國上下,……整個歐洲」。
  
這一年發生的一件令富蘭克林惱怒的事是胡頓為富蘭克林雕刻的大理石半胸像完工時,圖爾格特為它設計了近代最著名的拉丁文銘文:「他從空中抓住了雷電,從暴君手中奪下了權杖。」3年以後,富蘭克林對此提出抗議,認為這讚譽超過了他所應得的,「它對我渲染過頭,特別是關於暴君的那些;革命是許多才智、勇敢之士進行的,如果我能被允許分享其中一點點,那就是夠光榮的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耶誕節那天,他在《公眾廣告》報上刊登了一篇聲明,說明那兩人對此事一無所知,毫無干係,“是我一個人得到這些有關信件,並將他們轉寄到波士頓的。惠特利先生不可能傳遞它們,因為這些信從來就不在他的手中;而出於同樣的理由,坦普爾先生也不可能取走它們。”
  • 不論卡薩姆是從統治手法和統治後果的選擇來考慮,而佛蘭克林則是出自真誠的政治理想,兩個人在一點上是相同的,即設法恢復英國和北美殖民地和諧統一的關係。這一點就成為他們後來合作的基礎。
  • 離鄉背井10載有餘的富蘭克林回到了費城市場街那已經沒有了妻子身影的家。那所房子矗立在那裡已經10年了,但對他來說還是新的。富蘭克林和女兒薩拉、女婿理查德‧貝奇敘過久別之情,尤其是黛博勒去世的前前後後,好一番痛惜、傷心又夾雜著父女重逢的歡欣之後,一家人平靜地生活在一起了。
  • 富蘭克林在啟程去坎布里奇之前當選了賓州議會議員,11月15日他回到費城時,議會正在開會;在大陸會議方面,11月16日他受命安排兩艘快船運送郵件;第二天,他被選入委員會處理殖民地俘獲的敵船和貨物;23日,被派入一委員會處置那些拒絕接受大陸幣的人;29日,他受命加入了一個秘密的5 人委員會,任務是「和我們在大不列顛、愛爾蘭和世界其他各地的朋友們進行通信聯繫」,即處理外務。此即美國國務部門的前身。
  • 回到費城以後,富蘭克林逐漸地康復了,但他的痛風病,「使我從你上次離開我們後一直沒有參與大陸會議和大家的工作,因此對發生的事知之甚少,只知道正在醞釀起草一份獨立宣言」,他在6月21日寫信這樣告訴華盛頓。
  • 《獨立宣言》的公諸於世,意味著一個新的國家——美利堅合眾國——誕生了。這個國家從她降生的第一天起,就面臨著傾覆的危險。就在《獨立宣言》問世的前一天,3月間從波士頓退到哈利法克斯的豪將軍的軍隊在得到擴充休整後,在斯塔騰島登陸。
  • 然而,在法國人心目中,富蘭克林是英雄,是他領導了北美殖民地的反叛來反對腐敗了的舊社會秩序。由於他很少在外露面,使得人們更加喜歡他,想見他。一時間,希望得到他的簽名成為一種時尚。富蘭克林在法國人中的如此印象對他的使命是有益無害的。
  • 富蘭克林住到帕西以後,由於他的名氣和事業,幾乎被信件和來訪者壓得透不過氣來。任何人只要想起關於美洲的話題,或多少知道一些情況的,都給富蘭克林寫信;商人們則沒完沒了地申請到美洲去經商;
  • 12月7日,富蘭克林草擬了建議書,次日由譚波爾呈遞給法國外交部。12日,美國使節秘密地來到約定的地點和弗爾仁尼會晤。到了那裡,弗爾仁尼和傑拉爾德已經等在那裡了。寒暄過後,富蘭克林、迪安和阿瑟‧李便靜等弗爾仁尼開口說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