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营销系列:美国和中国的真假帝国主义

谢田

人气 16
标签:

有一对从大陆来的美籍华人朋友夫妇,虽身在美国,但习惯于从中文媒体获取讯息,读中文报纸,看中文电视。那天跟他们建议说,那些媒体多是新华社的延伸,人都来美国了,干嘛还自愿接受党的宣传呢?

外面世界很精彩,国寨内的人翻墙找真相都来不及呢。他们听了不置可否,多少不以为然。看着中央四台,常听他们抱怨说,美国佬欺负中国,太霸道了,对美国霸权主义颇有微词。

过了许久,忽然有一天朋友太太说,其实她就喜欢美国霸道,越霸道越好;美国越霸道,美元越坚挺,她在上海滩逛街时会感到越舒服、越神气活现。

如此看来,中国新闻署和中宣部的努力是白费了,补贴那么多,几乎免费给华人昂贵寄报,到头来还是抵不过美元硬通货的诱惑,“美帝国主义” 还成了宣传对像自豪的源头。

昨天和今天的帝国主义

新老帝国主义的话题,在中国论坛社区非常红火。帝国主义(Imperialism)指一种政治上的主张或实践,主要通过夺取领土或建立经济、政治霸权而凌驾于其他国家之上。

它显然是贬意的,并可能衍生出殖民主义、军国主义、霸权主义、和法西斯主义。在现代社会,帝国主义一词似乎总是由东方共产社会使用,来描述西方自由社会的带头国家。

列宁曾从经济角度探讨帝国主义。学过马列理论的人大概记得,列宁认为帝国主义多在资本主义国家实施,只有资本主义国家才有基础实行帝国主义;帝国主义是“垄断的、寄生的、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和最后阶段”。列宁不是经济学家,最多算政治经济学家,其理论的目的,是为暴力革命做舆论准备。

真的和假的帝国主义

从列宁的经济角度看,帝国主义的根本特征和实质,是由垄断代替自由竞争,是卡特尔、辛迪加和托拉斯的盛行,是生产的高度集中,是资本输出所具有的特别意义。

毛泽东为对抗苏联“发展” 了列宁理论,认为“ 修正主义国家 ”或“社会帝国主义国家 ” 也可以实施帝国主义。“帝国主义” 的坏标签,可以直接往不喜欢的对象身上贴,也可贴到共产国家自己身上。

今天中国国家垄断的高度发展,垄断代替自由竞争的程度,国企生产的高度集中,占人口4 %的共产党高官、高干子弟、和特权集团形成的新卡特尔、辛迪加和托拉斯,以及中国的裙带资本主义,都已经具足帝国主义的经济特征。

尤其是,中共独裁下衍生出的军国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倾向,更验证了这一点。难怪印度人就直接宣称中国是帝国主义国家。

金融大鳄索罗斯也说,中国太习惯于认为自己是帝国主义的受害者,而看不到自己正在开始进入帝国主义的位置,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与非洲国家和自己的少数民族打交道有这么多的麻烦和困难。”

新帝国主义(New Imperialism)于十九世纪至二十世纪初出现,它与旧帝国主义的区别,在于旧帝国主义注重经济掠夺,而新帝国主义更有领土野心和政治目的。

如果是这样,中国学者提出的美国“新帝国主义” 的概念,实在没有道理。美国没有帝王和皇权,虽然在世界上195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中,美国于135国境内有700个军事基地,但这些帝国主义的标志与领土纠纷无关,多是维和的考虑。从中国对周边邻国如越南、印度、俄罗斯、和日本的领土诉求和政治目的看,中国才是“新帝国主义” 国家,或者“新新帝国主义” 。

好的和坏的帝国主义

对美利坚帝国(American Empire)或美帝国主义(American Imperialism),以及美国在全球的影响力及扩张,美国人自己倒是没有特别在意。美国佬也不在乎帝国主义的大帽子,爱叫什么叫什么;“帝国大厦” 、“帝国反击”的说法,层出不穷。但美国民众非常在意的,是在“帝国” 之 内,不能出现凌驾于民众之上的独裁者,那才是最关键的。

哈佛英籍历史教授奈尔‧福格森(Niall Ferguson)论证说,美国确实是一个帝国,但“美帝”是件好事。福格森比较英国与美国在20世纪末及21世纪初的角色,认为美国的政治与社会结构更接近于罗马帝国,而不是大英帝国。福格森认为,罗马帝国和大英帝国皆有其正负两面,但美利坚帝国若能以史为鉴,其正面意义将大大超过其负面影响。

保守主义评论家保罗‧约翰逊(Paul Johnson)也认为,美国就一直是个帝国,但美利坚新帝国为自由而来,是个好帝国。

有趣的是,高喊打倒美帝的,是伊朗、北韩、和古巴人,再加上替中共政府羞羞答答喊出这个口号的中国愤青。而实际上,美军正在其土地上驻扎的国家,如德国和日本,反倒恰恰是“热爱”美帝国主义的。

新帝国主义的高明之处

持“新帝国主义借尸还魂” 的说法、说它“让中国人压榨中国” 的人们没有意识到,是中国人自己在压榨中国人;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一小部分中国人在压榨大部分中国人。这个“小部分” 中国人 ,就是掌控了政治、经济、军事、以及舆论话语权的中共精英阶层。

认为新帝国主义在资源、劳动力和市场三个层面瓜分世界的人,也不得不承认新帝国主义是采用高效、廉价的办法来实现其目的的,靠的是其一体化的技术开发能力,集成化的供应链管理,和金融的资源。

但这一切,恰恰都是自由竞争下优秀企业应该具有的能力,这也是中国企业需要向西方学习的地方。不能向竞争对手学习、进而超越对手,而一味的抱怨别人太优秀,是嫉妒者和怨妇的做法。日本人和韩国人也曾在技术开发、供应链管理、和金融上落后于西方,但他们赶上来了。日本人和韩国人可以做到,中国人也应该能做到。

中国的问题是,技术研发能力落后而仿冒先进,供应链管理落后而垄断分割盛行,金融资源丰厚但只投入房地产投机,这都是谁之罪?是谁遏制了国人生产力、创造力的发挥;谁允许少部分人有凌驾于大部分人之上的权力呢。误在其中的中港台学者,该把《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放下,多读读九评,才会找到真正的答案。@*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市场营销:山姆大叔居然更关心中国人
神韵卡 华人新年礼物新选择
市场营销系列:浮躁的国民如何赶超别人
市场营销:华尔街灭火和中国经济崩盘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中共国师出丑被刷屏 王毅举动惹疑
【秦鹏直播】美再发现中共核武库 台曝最大共谍案
【远见快评】地铁最后幸存者哭诉 惊悚电影再现
蓬佩奥:铲除共产主义 美国须重塑信仰道德
【新闻看点】女孩逃生夜惊魂 烟花再扰河南灾区
【思想领袖】帕斯卡尔:中共战略决策内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