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神奇】二、亦真亦幻归真路

李馥
font print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1年05月12日讯】(接前)

从小,我就经历过很多神奇难解的事情,看见过奇特的景象,母亲又经常说,我们家能遇难呈祥,都是老天爷保佑。所以我非常相信有神佛,也相信做人要善良。在历经重重人生磨难绝望无路之时,又是李洪志师父救我出水火。一朝见尊颜,破迷往回返,神迹与现实人生交相呼应,亦真亦幻如神话在人间上演。

风雨尽头彩虹现

我单位里的经理要我帮助他做假账贪污。我直言拒绝,经理狠狠抽了我两个耳光。我顿时被激怒,生活中长久以来所有的不幸和屈辱霎时齐集心头,我一边吼叫:“我不想活了,女儿也不管了,今天我就和你拼了!从上至下我杀死你们这些贪官,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一边顺手抄起身边的汽车配件,一件件朝经理狠劲砸了过去,那些大铁疙瘩(汽车配件)砸中一个就要他的命。茶几也被我抄了起来向经理猛砸过去…….经理见我真要拚命了,抱头鼠窜,不知往哪里躲才最安全。就在要出人命的关头,我的颈椎病犯了,双眼昏黑,天旋地转,呕吐不止,吐了胆汁吐血丝,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了,我晕倒在地上,呕吐在身体下流了一地。我每次犯颈椎病血压就会降低到高压70,低压45,甚至更低。同事们趁机把我用绳索绑在桌子腿上,见我动不了了,他们立即离开现场。

很久很久天都黑了,我开始缓过来,挣扎着解开绳索,之前那阵“拚命”使我全身疼痛难忍,举步艰难。我爬到了大门外,正好有一辆出租车路过,我打了这辆出租车回到娘家。家里没人,都不知道哪里去了。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想死又放不下父母和女儿,想活就必须和贪官同流合污,一夜未眠。

正在我欲死觅活头痛欲裂之时,大嫂喊我起床帮她做饭,说妈妈要回来了。全身疼痛难忍的我根本不想动一动,就问大嫂:“妈回来还用我帮忙做饭吗?”大嫂说外地会有很多人和妈妈一起来,参加在北京公安大学礼堂为全国见义勇为基金会举办的法轮功带功报告会。

我一听,顾不上全身疼痛立即起身,到大嫂屋里说:“我也要去!”大嫂说没有我的门票,我说:“把你的票给我。”大嫂说不能给我。这事搁在以前,我是不会再理大嫂的。可是这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再求大嫂给我找一张门票。最后大嫂说那就等那个癌症病人如果去不成再说。

当大嫂把门票递给我时,一再嘱咐有一个条件我必须做到:有一个半身不遂的病人也要去,这个病人来去都由我照顾。她说这个病人从这个单元的一个门口没有人搀扶都走不到另一个单元门口。我高兴的满口答应。奇怪的是我拿到门票,全身的疼痛就减轻了。我走出门口,就见到那个病人早已经等在车站。她高兴地告诉我:是她自己走来的。我俩都说:“真是神了!”

下了公交车,我俩一路小跑来到公安大学礼堂,当看到李老师走上台时,我全身疼痛立即消失,感觉在哪里见过他。师父讲法我越听越爱听,越听越后悔自己得法太晚了,这是气功师吗?这不是神来度人吗?我心里这个急呀,恐怕把自己落下。在带功报告会上,师父一挥手,我就感觉自己身上的一个什么东西被师父一下就抓走了,从此我的颈椎病再也没犯过。

从带功报告会上回来,我急着要参加学习班,见同修就打听,同修告诉我:6月份有济南第二期传法学习班。看我急不可耐,妈妈乐得合不上嘴。

第二天一大早,我跟着大嫂到大公园,她说:你站在那里看我们怎样炼,你就怎样炼。我闭上眼睛,看到整个炼功场上一片红,到处是五颜六色的法轮。“随机下走时”我看到的是藕荷色的法轮,“从体后上来时”看到的是金黄色的法轮。我抱轮时,左侧身体从五个手指开始,每个手指上各有一个小法轮旋转,从手臂、腰部到小腿一大串法轮不停的旋转,为我调整身体。此前我早已经半身麻木,那时就有人告诉我这是半身不遂的先兆。

我做第五套功法时,别说双盘,单盘腿还翘得老高,两分钟都不能坚持。我强忍着腿痛,脑子里很乱,怎么也静不下来。最后同修让我心中喊师父名字,我担心直呼其名有罪,就心里喊“李洪志老师”。这时我看见师父穿着炼功服坐在莲花上,从正前方飘了下来教我打神通加持法的手印,我心想:这不是我家那张师父法像吗?不对,我又在心里喊了第二声,这时从我的左上方飘下来比刚才小一倍的师父,穿着炼功服坐在莲花上,教我打另一个手印。我想不对,这个和我家的那个法像上的手印不一样,就又喊了一声。这次师尊穿着炼功服站在我的右面,非常高大,我只能看到师尊的半个脸。我静了几秒钟,脑子里又开始翻腾。那时候我不懂第五套功法的手印怎么打,师父教我我也不敢确定,心里不停地翻腾。

修炼一个星期,我睡了一个星期,吃饭夹菜还没放到口中,就睡着了。师父一直为我调整身体,我的严重的头疼病、心率过速、胃病、痔疮、习惯性大便干燥,从小就有的久治不愈的脚气病,在一个星期内全都不翼而飞。

在济南传法班的奇历

1994年6月,我、大哥、三哥一起坐车到济南,参加济南第二期法轮功传法学习班。

三哥见最顽固的我都走入了大法修炼,在大哥的一再劝说下,他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跟着我们一起到济南了。

在传法班上,我听师父讲法才知道人为什么会有苦有难,人为什么会生病。以前我妈妈说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要做坏事,其实天上的神都在看着,无论谁做了好事和坏事都逃不过神的眼睛。听了讲法我才明白是什么样的神在看着大家:原来就是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这个标准是永远不会改变的,这个标准在制约着大家,所以善就有善报、恶就有恶报。我决心一修到底。

在学习班的开始,我看到三哥还是用他修的那一门的方法结着印坐在那里,闭着眼睛在听师尊讲法。我知道他还没有下决心修炼法轮大法。这时就听师尊说:“有的居士也来了,抱着试试看的想法,你什么也得不到。现在的和尚都很难自度了,何况你还是业余的……”三哥顿时震惊地睁开了眼睛,一会儿就见他就改成法轮大法的结印手势,认真地听法。这堂课结束,我问三哥怎样了。三哥点头微笑说:“一定要修炼到底。”他回家后,一百多个居士反对他改修炼法门,三哥毫不动摇。

在传法学习班上,我总是提前到礼堂炼功。一次,我炼桩法时,两臂举得很酸双腿累得直哆嗦,可是我脑子没闲着:“我的经理那么坏,我炼法轮功了……”没想到师父在讲法时就举了这样的例子,我心里很奇怪:师父怎么知道我想的这些了?我同学说:“你在那里炼桩法,师父从你身后过…..”

同一房间住的老学员补充说:“师父什么都知道,我刚开始修炼时,病得很难受,见师父讲完法从台上下来,我就趴在那里不走,心想:我就趴在这里不走,看师父给不给治病。师父都没看我一眼,然后在讲法时说:‘有人病的很难受,趴在那里不走,等着我给治病……’”她还接着说“师父真是“神”了,咱们想什么师父都知道。以后我就总跟着师父,师父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哪怕给师父拿拿电线插头我也跟着。”结果,接下来师父讲法时就说:“有的老学员早就听明白了,就是总跟着我,你总跟着我你不实修也白搭,不如回去好好实修。”我们回旅馆都笑了,又被师父知道了。

功能神通与好坏一念

一次,我们同住的三个人横过马路时,红灯亮了。老学员随口说了句:你把汽车定住。我刚开始修炼,不觉得自己会有功能,就随意喊了一声“定”,结果正在行驶的汽车立即就停在那里了。我以为是巧合,半信半疑,就继续边走边喊“定”,一连定住四辆汽车,我们三人就闯红灯过了马路。这时我意识到我真出了功能,这不是在破坏常人社会吗?我心里害怕嘴上就说出来:“坏了,我们做坏事了。”那两位却不以为然。

我们上了一辆公交车,车开动不久,一辆摩托车突然倒在车前,司机马上急刹车,全车的人坐着都没事,而我被人狠狠的踩了一脚,脚趾甲当时就被踩黑了。同住的新学员胸部撞在座位靠背上,撞得够狠的,脸色都变黄了,说不出话来。我回头一看,老学员仰面朝天摔倒在通道上,额头出现一个鸡蛋大的包,渗出星星点点的血液。她带的保温瓶里的茶叶开水撒在她脸上,满脸都是茶叶。看到她的滑稽样,我忍不住笑起来,问她:“你是怎么摔的?你仰面朝天,额头上却有一个大包,快流血了。”老学员立即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一边用手揉着大包,一边说:“赶快下车,我做错了,我是老学员却带着你们两个新学员做坏事,受惩罚了。”下了车,真奇怪,随着老学员一边认错一边揉,大包马上就不见了。我俩告诉她大包没有了,她还不信,回到旅馆见人就问:“你看我的额头怎么了?”大家都说没事啊!她才相信,说以后再也不敢了。

学习班结束的时候,大家急着抢时间往火车站去,越急越出错,有个新学员被旅馆误会了,不许他离开,也不许我们大家离开。好不容易解开误会,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只好打出租车。我一连叫了五辆出租车,都被别人坐满,我和同学最后好不容易挤上一辆面包车,车上都是老年人。快到车站时前面有一大片泥水,出租车司机让大家下车,扔下我们就跑了。这些老年人拿不走的包都落在我俩身上。我脖子前后、双肩双肘都挂上包,左手还提一个包,共七个包,右手用一根棍子和同学抬了五六个包,汗水湿透了我俩的全身,同学虽然拿得比我少,但是实在坚持不住了,一下没握住棍子,抬着的大大小小的包都掉到泥水里了。我俩都说:“这下完了,这些包都弄脏了,里面的东西还不知道怎样了。”休息了一会,我俩好不容易来到车站,候车的学员们看到我俩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都吃惊地问我俩是从哪里来的。坐上火车,静下心来,我同学意外地发现:所有的包干干净净,上面一个泥点也没有。真是神了!

功能与神通,好坏的结果跟人心动的一念息息相关,不同的心,不同的结果,丝毫不爽。

(未完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于一九六二年从重庆大学机械制造专业毕业,工程师,今年七十六岁。二零零四年,在武汉,我在很偶然的机会下遇到了法轮功学员并且学会了法轮功,直到今天。
  • 这是一个发生在四川省德阳市的真实故事。德阳市有一个名叫珊珊的女孩,在今年夏季的一天,突然感觉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医生初步诊断她得了肝炎,于是让她验血。化验单出来后,医生告诉她,化验结果血液指标是大三阳,病情十分严重。珊珊的父亲就是得肝癌后去世的,看到她现在的状况与她父亲过去一样,亲人们都很为她着急
  • (大纪元记者林淑芬综合报导) 每天明慧网上都有很多来自大陆的消息,很多人在亲身经历后,感叹地说:“法轮功太神奇了”。下面是10月20日明慧网上的部分报道。
  • 2008年10月30日明慧网刊登了两例法轮功学员的家属神奇躲车祸的事例。
  • (大纪元记者谢正华综合报导)老太太(化名艺梅)今年八十八岁,修炼法轮功一年半以来,法轮功显现了神奇效果。
  • (大纪元记者谢正华综合报导)黑龙江省一位妇女,通过诚念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胃痛立即消失。
  • 当一个人明白真相,相信大法并支持大法弟子,一个小小护身符的用途能让人们现实生活当中发生意想不到的神奇。下面是一位大姐送亲戚护身符后他们从中受益的例子。
  • 我妻子亲眼看见了李洪志师父法像上的佛光,于是决定修炼法轮大法,人也变得更加年轻漂亮。两个月后,我也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中,从此我断了药,无病一身轻。在我讲法轮功救人的真相过程中,接触到的人所发生的神奇事儿说也说不完。
  • 二零一零年正月初九,我去娘家,得知二舅在年前腊月二十七,因阑尾炎在镇卫生院做了手术,结果手术没做好,又转到县医院治疗,只是不知回家了没有?于是我决定第二天去二舅家看看。
  • 1993年,是我家人巨变开始的一年。当一切发生时,以往的观念都被颠覆,在震撼中感受生命如此神奇,简直是天翻地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