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王维洛:比三峡工程更可怕的是什么?(上)

——南水北调工程对整个中国社会、生态的影响

人气 744
标签:

【大纪元2011年07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黄芩德国采访报导)5月18日,在温家宝主持的国务院常务首会议上,讨论通过《三峡后续工作规章》,要求妥善处理三峡工程蓄水后对长江中下游带来的不利影响。这是中国政府首次对外承认三峡工程对生态、地质环境以及对长江中下游航运、灌溉和供水等构成威胁。三峡工程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水电站。1984年,中国国务院批准了三峡工程的上马方案。目前人们发现,三峡工程隐患无穷。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以给2008年北京奥运供水为名,由江泽民力主批准并匆忙上马的比三峡工程大2.5倍的南水北调工程,为了把10亿立方米/年的水(相当于永定河的流量)引入北京,引水渠道要横穿中原700多条自然河流,打破这些河流的自然规律。其隐患比三峡更大、威胁的面积更广,很有可能成为中原大地的灾难根源。

这么严重的工程隐患,为什么被隐瞒下来了,为什么学术界集体沉默,媒体上也没有向三峡工程那样引起激烈的争论就很快被批准了呢?到底南水北调工程对中国的环境和社会结构起到哪些威胁?带着这些问题,大纪元对旅居德国的国土专家王维洛进行了专访。

三峡工程是对百姓的欺骗

记者:很多人说三峡工程是现在中国人的出气筒,为什么?

王维洛:说出气筒它有个理由,因为它以前骗了别人,对不对?

曾经有个网友说他当年看到一张图,三峡工程可以照亮半个中国,图上画了个圆,北京、上海、广州全部圈进去了,他以为三峡工程用水发电,不用钱了,将来用电都不用钱了,他家正好在这个圈里,他高兴的不得了。等到三峡工程上马以后开始发电,电费不是越来越便宜,而是越来越贵了,不是不要钱了吗?他才知道是上当受骗了。

今年5、6月媒体讨论比较多的是三峡和长江中下游干旱问题,后来国务院就出了一个《三峡后续工作规章》,当中也提到三峡工程的不利影响。当然很多人就不理解,干嘛国务院在这个时候提出三峡工程的不利影响,三峡工程是79年提出的,已经过去多少年了,过去都说这么好那么好,现在突然又说有什么不利的影响。让人思想转不过弯来。

其实这和三峡工程上马前中共中央让中宣部对此大规模片面宣传分不开。也就是说三峡工程当时吹的太厉害、说的太好了。而现在又突然反过来说三峡工程的不利影响,因为要向别人要钱了。

如果我们把1991年对三峡工程的宣传,拿出来看看,就有点像当年吹捧林彪是毛主席的接班人,后来突然又说林彪他怎么叛国了是一样的,弯转得太大了,让中国人有这么一个感觉。

湖北干旱原因是承担了中国两个最大工程

记者:今年三峡工程问题为什么这么突出?

王维洛:今年长江中下游缺水缺得很厉害。从浙江、安徽、江西、湖南和湖北都缺水,特别是湖北省缺水缺的厉害。国内报导是说,湖北的水库都已经底朝天,没水了,洪湖水浪打浪也没浪了。洪湖水也就剩几十厘米深。有网友说请党中央把庆祝90周年大会移到洪湖来开,让大家看看洪湖是个什么样子,就说洪湖现在缺水缺的厉害。

根本原因是因为湖北省担任了中国两个最大的工程——三峡和南水北调工程。其实这两个工程是一个姐妹工程,密不可分,南水北调中线方案的源头工程,就是三峡的水源工程。

三峡工程问题突出的原因,并非像国内宣传的那样是什么三峡派海外黑手搞的,其实是国内地方政府对中央政府的矛盾所引起的。因为干旱现象在湖北和江西已经非常突出了。

今年对三峡工程干旱问题的治理,首先是江西省提出来的,是省水利厅一些技术人员在省委的支持下,要搞鄱阳湖拦水大坝工程。为什么要建这个工程?是因为三峡大坝影响了鄱阳湖的蓄水,这么引出来的。

记者:南水北调工程的方案最初是怎么提出来的?

王维洛:毛泽东在五十年代时和长江水利委员会的主任林一山的一次谈话中同时提出这两项工程。

毛要建三峡工程是为了防洪,他说要把洪水在三峡卡住,把卡下来的洪水调到北方去,因为中国南方水多北方水少,所以要把水调到北方去,这是毛当时的两个想法。他把两大工程同时给提出来了。

记者:毛的想法是否可行呢?

王维洛:毛这个理论是不是存在,说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就一定要把南方水调到北方去,另外南方到底是不是水多,为什么说南方水多。

其实从现在大家都知道的可持续发展来说,就不存在着长距离的调水方案。因为可持续性发展的基本原则就是利用当地资源来发展当地经济,改善当地人民生活。这是可持续性发展的最主要核心。不是说要用外部资源来发展你这里的经济,这不是可持续性发展的核心。

记者:能解释一下可持续性发展吗?

王维洛:可持续性发展开始是几个美国教授提出来的。这个理念后来被联合国接纳,成为世界上未来发展的基本理念叫可持续性发展。就是说这个发展不是为了你这一代人而是为了将来,这一代人不应该用下一代人资源的理念,这一代人所制造的问题必须这一代人解决,而不能把这代人的留给下一代人去解决。也就是说不能把帐欠到下辈子还,这一代干的事情也不能损害到别人的利益。其实哲学上是很清晰的一种概念。

说到底,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南方水多北方水少是自然条件,是地理气候条件所形成的,因为中国的降水是南方多北方少,越往北越少。从历史发展来看水多并不一定就是好,因为文明是先从北方开始然后到南方,尽管现在说南方的发展也不是太晚,也可以和黄河流域相比。但是中国的发展首先不是长江流域而是黄河流域,然后慢慢向南发展过来。说北方水少就一定不适合发展,南方水多就一定适合发展,没有这个道理。同样,毛说的北方水少南方水多也一样。

中国科学家认为,到2030年,长江流域也要成为缺水地区,南方没有水可以向北方调了。

简单说,南方种水稻北方种小麦,南方需要的水量比北方要大得多。北方种小麦也是适合了北方的气候条件。在农耕时代就是靠天吃饭,没水的地方偏要去种水稻,那是种不好。其实五十年代时为什么北方水少,就是当时北方发展水稻搞的,北京和天津种水稻,后来不行又放弃了。为什么呢?因为北方种的水稻好吃。大家都知道天津小站水稻好吃,但天津北京那是缺水地区,水要用在工业上,种了水稻后,工业和生活缺水,所以后来又取消了种水稻,把水用在了工业和生活上。

但是今年的干旱,是当时专家预计的2030年要出现的,那么现在2011年就出现了。而且缺的很厉害。就是说也不像人们说的南方水多,长江流域也将进入枯水,中下游缺水缺的很厉害,尤其是湖北省。

记者:湖北到底有多缺水?

王维洛:湖北所有水库几乎是底朝天了。就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源头的水库——丹江河水库水位已降到死水位,没有水可以向外排放了。所以当时湖北省要求三峡水库赶紧放水。

如果当时三峡工程放水的话,就可以看到一个相当可怕的过程,就是说三峡把每天放3千至5千多立方米的水,但是水到了湖北地区马上就被抽上去。

鄱阳湖快干枯江西省受不了

记者:为什么今年江西省会为水闹得厉害?

王维洛:一般来说河流越往上水位越少,越往下越多,因为支流会把水汇集过来,但是今年就变过来了,上游水量多下游水量少。为什么?因为中国的抽水工程太厉害了,水泵太厉害了,把长江的水都抽到支流里去了。所以主流水位越往下游水量越少。所以人为对自然干涉情况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

今年的情况在未来还会重复出现,而且未来在用水问题上的矛盾还会更尖锐,所以这时我们必须要回过头来,考量南水北调工程是不是还要继续下去。当年就有一个问题是没有解释的。因为当时毛提出南水北调工程时,他主要讲的是中线方案,他是指从三峡把水调过去,而不是在丹江口把水调过去。要在三峡把洪水卡住,把三峡的水调到北方去,这是当时毛的想法。

长江在历史上流量最小时就有3千多立方/每秒,而黄河平均也就几百立方/每秒,两条河相差很多。长江平均年流量每秒是一万多立方。洪水期流量更大,千年一遇的洪水流量大概是9万多立方/每秒,万年一遇的洪水流量是11万多立方/每秒。

如果回到长江的原始状态,其出海口是个湖,湖面宽是20多公里。唐诗中:“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你会看到那是一条很宽广的河。所以在历史上说长江洪灾很少,而说黄河洪灾的记录就比较多。因为长江下游的蓄水能力很大,所以洪水灾害比较小。

那讲到今年长江水位少,而抽水就形成了湖北抽水,湖南就没有多少水可抽,那江西就更受不了,因为水位更低,所以鄱阳湖就像长江的水保不住了,因此江西省闹得就特别厉害。

所以考虑问题时要横着想,不能老想着三峡工程这一点上,还有一个南水北调工程呢,对不对?

南水北调的三个调水路线

记者:能具体介绍一下南水北调工程吗?

王维洛:1958年已经批准了三峡工程,具体设想是东线利用大运河,中线利用三峡工程向北方、主要是北京调水。但没能具体实施。重新提出三峡工程是文革时,但被毛亲自否定了。毛死后要想搞三峡的是华国锋,他下台后就是邓小平要搞。

南水北调工程要搞的是江泽民。理由是北京要举办奥运会,为保证2008年南方的水能够调到北京供外国运动员喝,当时就急急忙忙批准了南水北调工程。

这个工程有三条调水路线,即东线、中线和西线方案。

东线设想沿着京杭大运河,从长江的扬州向天津、北京方向调水;中线设想从三峡水库向北方调水,丹江口水库作为中间的蓄水;西线设想是从长江的源头向黄河的源头调水。

西线方案一直不很确定,也只知道从长江的支流向黄河支流调,但要怎么调,大家都不知道。如果我们看一下地图就会发现,长江和黄河是发源于一座山,都是源之自于西藏高原,而且离得很近。当时人们就说在那座山打个隧道把长江黄河连在一起。但实际上,长江的源头上水位低,黄河的水位高,成了倒水位,所以西线重要的是要把长江源头的水位垫高超过黄河了以后它才能把水流过去。所以当时西线是比较飘渺的一个设想。

东线方案因大运河已经存在了,当时江苏省一直利用大运河向苏北调水,但水不超过江苏省界内。要往北调,过了黄河以后有个地势问题,在山东有个中间高南北低的地方,中间高,就有个水过中间部分困难,那么就有个提高水位再往北方流这么个问题。

后来,人们对东线方案不感兴趣了。为什么呢?因为东线沿江苏往北走要穿过许多城市,大运河的水很脏,水被污染得很严重,最后水是被调到天津了,但天津说不要,这样的水既不能用也不能喝,所以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到了天津以后,因为水质不好而搁置。水是先到天津的,天津和北京的高度相差50米左右,如果水质好的话也被天津先用完了,因此北京对东线方案就更没兴趣。

所以中国搞工程的人比较感兴趣的是三峡工程和南水北调中线一起搞,因为这样他们可以搞大工程,拿到更多的经费。

中线工程实际情况:都是175米水怎么流?

记者:那么中线工程的发展情况呢?

王维洛:在工程审批过程中有个问题。

前面讲毛在文革时就否定了三峡工程,当时58年确定了三峡工程蓄水必须是海拔200米以上,现在批准的这个工程蓄水位是海拔175米,现在加高的丹江口水库水位也是175米,就说三峡的水没有办法流到丹江口水库,因为三峡蓄水位太低。

如果三峡要担负起南水北调中线方案这个过程,就必须抬高蓄水位,从工程上讲这是可能的,不是太难的,大坝也是可以再加高,但现在三峡是海拔175米,它是没办法再加高了,丹江口水库和三峡是一样的高度,如果按三峡工程的移民组的设想,水是可以流过去的,就是上游是这么高下游也这么高水是会流过去的,但实际上水往低处流,不会两个一样高时能够流过去,当时三峡工程移民组规划的时候他是一样多的人数,那怎么能一样人数呢?那怎么会一样呢?这样就移民的人数少吗?

其实中国人有个什么问题呢?,中国人受(党)教育多年后,不善于自己思维,也不会考虑问题,同样一个信息也不会去考虑。有点像东德人,在柏林墙刚倒时那样,有点不适应西德的生活方式,不会思考问题。中国人老是考虑政府给他解决问题,像工作问题呀,这个问题那个问题的,什么问题发现了有政府会给他解决,不善于从信息当中来分析问题。

这就是中国人傻,傻到什么程度呢,就说你看过三峡工程的电影是不是?移民的地方都写了175米。

我让你想一个问题:三峡水库库长600多公里,坝起的地方水位175米,蓄水蓄了175米,重庆的水位也是175米的话,那这个水还流不流?

记者:那不就没法流了嘛。

王维洛:所以水就不流了,所以重庆的水位一定要高于坝水位的地方,而且水位高差是根据流量越大高差越大,流量越小水位差越小。

我们学过,一个物体的动能加上它的位能永远等于它在下面另一点的动能和位能以及它在这段路程当中所消耗的能量相等,这就是能量守恒定律,它不会无缘无故出来的。所以水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地从175米高层就移动600多公里到另一个175米的高层。重庆的水位一定会高于175米,所以这个地方是他们计算错了。

这么简单的一张图,中国人电视里看,坐着船、走着路,天天看,重庆175米,三峡175米。所有的中国人都相信长江三峡水库的水位是平的,就是洪水来了它也是平的,所以人要自己不会动脑筋想问题的话,就是很可怕的,就是大家都看到这么个东西是错的,也没人说,他也不会想到它是错的。

三峡水库和丹江口水库都是175米,因此三峡水库的水到不了丹江口水库,所以目前三峡水库不能成为长江蓄水的起源,不能成为南水北调工程的起源。三峡工程在它的目标里面有发电、蓄水、防洪和航运,它的第五个目标仍然写了南水北调工程,所以还是一直留着后手。既然三峡水库无法做为南水北调的发源地,现在只能从丹江口水库取水。

记者:如果三峡水库提高到176米,或者提高5-10米的话,是不是就可以流到丹江口水库了。

王维洛:这个问题留待以后讲,应该必须提高25米。

记者:那要提高25米就要移出更多的移民了,是这个意思吗?是不是重庆就要淹掉了?

王维洛:对,重庆一部分就会淹掉了。当时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林一山向毛汇报时听说三峡工程被批准了。后来林一山是这么说的,三峡工程早晚要回到当时所设想的200米水位上来。现在的三峡水利工程是拿了一条可以做西装的料子来做了一条短裤或围裙。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修建水库时,大城市在水库的上游,洪水一来,如果蓄洪的话,大城市就会被淹掉。所以三峡水库在洪水期就起不到蓄水的作用。这样一来,也不能按照毛当时的设想,要把长江的洪水调到北方去。

中线工程原计划把长江三峡引到丹江口水库,因为三峡水位175米,丹江口水库也是175米,水没有办法流到丹江口水库,所以南水北调的直接抽水不是从长江而是从丹江口水库抽水,从长江的支流汉江抽水了。

毛当时设想要从南方调到北方的水,一年起码1千亿立方/年的水调到北方去,其本上是中线400亿立方、东线400亿立方和西线200亿立方。中线后来说只能调200亿立方/年的水,后来发现还不行,为什么呢?因为汉江水资源当时统计时就有问题,最早说汉江年平均有500亿立方,当时想调200亿立方,超过三分之一,后来发现汉江水年平均也就300多亿立方,受不了调200亿立方,所以现在就只能调100亿立方,但渠道的规模还是按200亿立方/年修建的。

汉江平均水量300亿立方/年,那三分之一的水量要调到北方去。拿人来做比方,如果你三分之一血被抽走了,你说这人是活还是死,这人他就活不了了。而且抽水的量是按照平均数计算,在自然界的河流中,水可不是以平均数流淌,它有枯水年有丰水年。枯水年汉江也就100亿立方/年的水,那要大部分都调到北方去了,汉江是受不了。现在是不管受得了受不了,就是要调100亿立方/年。

那这100亿立方/年的水调过去怎么分配呢?最后分到北京的是每年10亿立方,其它的水中途就被河南、河北分掉了。就北京每年36亿立方米需水量而言,10亿立方水其实是不管用的。

治理好永定河就能解决北京用水

记者:北京水源的情况如何?

王维洛:不能说北京缺水,就要南水北调。

北京是中国的一块风水宝地,当初先人为什么要选用北京作为京城?为什么北京会成为这么多朝代的京城,没有水能行吗?那些皇帝都瞎眼了,皇帝身边的风水先生都瞎眼了?不可能。北京毁了永定河、清河、拒马河,毁了北京所有的河,看看北京的地名,积水潭、玉渊潭、什刹海、西甸、海淀,都是和水连在一起的,你看看北京历史上的图,也是个水乡。

北京缺水,不能这么简单的看。不能说是北京水少,北京的缺水,确实是人为地破坏,错误地评估了水而导致的。

北京最早靠的是永定河,每年永定河给北京供水量是14-19亿立方,由于永定河上建了几百座水库,现在永定河等于干枯了,这十几个亿的水没了,加上对永定河的污染,河水的流量只有3亿立方/年,而且水因为污染是不能用的。也就是说永定河的干枯对北京来说就是损失了14-19亿立方/年的水,其实如果能想办法恢复永定河流量的话,才是解决北京用水的最好出路。

除了永定河外其它水源是靠哪里来的呢?还有从潮白河来的密云水库,而潮白河是供天津用水的,当时建密云水库时就说一半给天津一半给北京。结果密云水库建成后,就是潮白河水都给了北京,那天津只好去建“引滦入津”工程,把黄河的水调到天津去,所以中共建政以来中国的水利就是在玩水。

(待续)

相关新闻
中国南水北调工程将淹没武当山遇真宫
中国南水北调工程可能损害九百多处文物
政协委员批南水北调工程违反国家文物保护法
中国南水北调工程致数千珍贵文物濒危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中共飞弹专家出逃 美F35战机坠海
【横河观点】从钱学森到导弹专家出逃 风水轮转?
【秦鹏直播】美中科技战升级 晶元巨头撤离上海
神韵歌唱家分享失传的传统美声唱法(3)
【有冇搞错】假如你是普京
【微视频】病毒进京 西安和天津如何解封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