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文超 : 假如

刘文超

人气 2

【大纪元2012年11月09日讯】历史本没有假如,在民主进程中的机会点出现的时候,这里重复地说这几个假如,是希望能以史为鉴,别让将来的历史中又增加一个假如。下面的内容不一定中听,但逆耳的往往是忠言。

一百多年来,中国出现了多次民主宪政的机会,但每到关键的时候,历史总好像不眷顾中国人,哪怕是翻牌九,也能赢一次啊。不幸的是历史不是翻牌九,一次次的倒退并非偶然。我们先看看这些假如吧。

第一次机会出现在戊戌变法,当时是情况是黄海战败,以慈僖和光绪帝为代表的清朝当权派也意识到了改革的必要性,特别是日本明治维新就是最好的例子。然而维新派却不懂政治,急功近利,酿成大错。假如改革的步子慢一点,权利的争夺也慢一点,不去过分触动慈僖的那根神经,改革就成了。论权谋和势力慈僖当然比光绪强得多,但有一样慈僖永远玩不过光绪,那就是年龄。先改经济,再改政治,慢慢夺权,无形之中天平就会倒向改革派这一边。

满清的最后几年,终于宣布立宪,先搞了个八年预备立宪,后不到两年正式宣布。虽然清朝的立宪有其局限性,但历史潮流滚滚向前,有了内阁,议会,那个时候言论是自由的,有这几点,民主宪政的大潮会慢慢启动,假如这个时候辛亥革命不爆发或者失败,我们会慢慢发展成为君主立宪国。日本的君宪也是慢慢发展起来的,由实君到虚君。

辛亥革命成功,南北议和,袁世凯成为大总统。从袁的经历来的,是洋务派,搞铁路办邮政练新兵兴女学等无不说明这一点。但袁世凯毕竟是从专制社会中走过来的,孙中山一定要搞内阁制,一定要国民党在首届议会中占大多数,触动了袁的底线。以致于让袁走出最错误的一步。假如孙中山等不急于求成,同意袁世凯的一些做法,毕竟那个时候只是全国响应,各省都有地方军队,这个时候需要一些强制。而以孙文等崇高的声望,旁侧敲击,一步步推进,效果远远好于二次革命。当时有一府两院,新闻言论自由,还有一大批民主人士推动,民国的宪政也能慢慢地完善发展。

第四次机会中,体现出了知识份子的急功近利,以鲁迅张谰为代表的闻人几乎一边倒地籍希望于革命,似乎推翻独裁政府,民主一夜可成。但他们没有替老蒋想想,内有军阀混战,红色割据,外有日本侵略,怎么能没有中央集权,适当的独裁在所难免。假如民国的知识份子不急功近利,顺应时局,支持安内攘外政策,民主的大门会向国人徐徐打开。

第五次在1989年,当赵总书记来到人群中时,我想他的心在滴血:“你们是在把我往火上烤啊,给我十年时间,我一定给你们一个明确的答复。”假如不逼得太急,给总书记十年时间,会是什么样子?

今天,历史又一次把中国推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民主人士蠢蠢欲动,举牌上街建立小团体,似乎民众齐声振臂一呼,大事可成。我们回顾历史上的失败,哪一次不是民主人士急功近利所致。改革之艰难不是三言两语解决问题,也不是上面宣布实施宪政就万事大吉。最近网络疯传温家宝家族贪腐,且不论温总理是否干净,在中共体制内不干净是正常的。只要他有心改制,有心为民,我们就要支持。改革是打破一个巨大的利益团体,一旦操作失控,造成整个利益团体反抗,毛左可能会乘势而起,也许会造成又一次的倒退。古人云以史为鉴,过去是失败并不是偶然,而是两个因素,一是激进派操之过急,二是民众意识不强。现在民众也一样,都只会顾着自己的小饭碗,你跟人说多了会认为你异类。不信你跟100个人讲民主宪政,看看有几个人愿意上街?

这里并不是在对当权者抱有幻想,我们可以换位思考,前有胡赵,后就可能有温胡习李。这是其一,其二中国现状不容他们不改革。其三,不打破相当一部分既得利益,改革就无法进行。其四,一旦打破一些既利利益,他们是刹不住车的。在专制制度下,随时有可能被翻过来,一旦将来被打破的利益团体掌权,改革派就会被清算。只有在他们手里最终实现民主宪政,他们才能安全着陆。中共一次又一次的打倒和平反历史,证明了这种可能性。他们要么不做,要么只有一条道走到黑。
这个阶段民主人士应该持观望和呼舆的态度,毕竟十八大后情况会好转,会转多少,怎么转,慢慢看,慢慢推动。@

相关新闻
王德邦:历史的抉择
闻雨:民主是不是好东西?
基督教箴言报:中国人民已准备好迎接自由
张乐:海外大法小弟子心系中国人安危 打电话劝三退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蓬佩奥称中共红墙快倒 习再加油?
【时事金扫描】习近平露面 蓬佩奥吁与中共切割
【横河观点】美中应对飓风对比 习十年两隐身
【财商天下】中国海运价格狂跌 东南亚航线“赔本抢货”
【思想领袖】南达州州长:疫情下的抉择
【时事军事】中共攻台“窗口期”是否存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