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否认六四大屠杀 民团吁蔡衍明公开对谈

人气: 9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02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北报导)“旺旺中时集团”董事长蔡衍明,近日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表示,六四“大屠杀”的说法是不正确的,他的说法引起两岸三地众多华人不满。蔡衍明以公开信回应,表示华盛顿邮报报导断章取义他的访谈内容,他希望与批评他的人面对面沟通。台湾10多个民间团体1日也发表声明表示,希望蔡衍明公开透明对谈,并开放给所有媒体采访了解事实真相。

蔡衍明日前接受华盛顿邮报普立兹奖记者安德鲁希金斯(Andrew Higgins)的专访,他表示六四“天安门事件”中只身阻挡坦克的那个画面让他震惊,那个人“居然活着”,说明“大屠杀”之说显然不对,并没有真的死那么多人。针对蔡衍明的言论,六四学运领袖王丹近日强烈谴责并宣布从此拒绝购买《中国时报》;澄社社长黄国昌及中研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瞿海源也联名在台湾苹果日报发表“向沦为极权化妆师的蔡大亨说不”的评论,都让蔡衍明言论引起舆论愈来愈多的注目。

1月31日蔡衍明以公开信表示,对于华盛顿邮报断章取义,片面曲解他的访谈内容,他会去函要求还原真相并作适当处理,也希望与批评他的评论家面对面沟通,以厘清事实原委。

民间团体给蔡衍明公开信

黄国昌2日表示,他有接到中国时报打来的电话,他和对方说隔天会用公开信方式回应,1日包括澄社、台湾人权促进会、民间司法改革基金会、台湾媒体观察教育基金会、自由通讯传播协会等10多个团体共同发起“在公开平台上厘清事实真相——给蔡衍明总裁的一封公开信”,希望与蔡衍明先生会面沟通。

林佳范:蔡衍明言论应该予以监督

台湾人权促进会会长林佳范指出,我们在意蔡衍明对媒体不当的干涉,特别是在对他底下的媒体记者、编辑的掌控,没有去尊重新闻自由。另外,我们当然不同意,他公开否认六四大屠杀,甚至对于人权,特别是中国人权,以及他对中国民主化所说的一些言论。我们对于他在中国人权方面的了解,比如维权律师高智晟被迫害的状况,希望与他做一个沟通。

林佳范强调,对于掌握一些公共媒体资源的人,我们应该予以监督,就像我们监督政府一样,蔡衍明不能说这是他个人的意见而已,因为他已经影响到媒体的公共性,我们希望台湾有很多的声音,特别是人权这块声音,我们跟他的看法不一样,我们在意蔡衍明占用台湾媒体对台湾民主的影响,不希望台湾媒体的立场都跟他一样。

朱婉琪:蔡衍明必须面对社会真相检验

社团法人中华民国自由通讯传播协会也加入该议题,该协会副理事长朱婉琪律师表示:“今天如果我们能允许媒体强人歪曲六四屠杀,哪天他就敢说法轮功遭遇的迫害不存在,接下来呢?说谎的人必须面对社会的真相检验。”

林峰正:蔡衍明应该提出事实证据

民间司法改革基金会执行长林峰正指出,蔡衍明认为他的话受到曲解,但我们没看到任何清楚有利的反证,去证明他真的没有讲这些话,也因为这样我们认为事实应该说清楚,而且对谈的邀请是他提出来的,因此我们需要公开的对谈。林峰正说,如果没有,应该还他公道;如果有,蔡衍明就应该接受大家对他的谴责,因为这是台湾社会基础的价值。

对于蔡衍明日前公开回应王丹批评提出,他想请王丹向华盛顿邮报的撰稿记者Andrew Higgins,查证他的谈话内容录音全文。黄国昌表示,蔡先生要王丹或台湾知识界自己去调录音,这样说法太离谱一点。媒体观察基金会董事管中祥表示,蔡衍明自己可以公开讲华邮采访时,他都说了什么,或者可以要求华邮更正,这都是他可以做的事情。但他要王丹去要录音,根本就不会拿到。林峰正也指出,蔡衍明对华邮记者的采访报导有意见,应该是受访者去要求媒体更正澄清,怎么会是我们读者去做这些,他的讲法违背新闻常识。

管中祥:蔡衍明应公开让大众知道事实

管中祥表示,作为媒体对于历史事实的陈述悖于事实,这与大家所认知的有很大差距。可能他所考虑的不见得到底台湾有多少读者,而是考虑到底有多少广告商或他着眼更大的中国市场,这也就是他发表的言论与本地的认识有很大差别,他也就很容易让阅读者或群众不太容易接受。而且蔡衍明的发言,其实会造成媒体工作者的寒蝉效应,某种程度也是对新闻自由与自主的伤害。

他指出,中国时报以前在六四大屠杀报导非常多,但自从老板换了蔡衍明之后,媒体的报导有这么大差异令人讶异!特别是中国民主的问题,旺旺中时的报导相对是比较少;另外,华盛顿邮报专访蔡衍明也没有在中时刊登,一般这么大的媒体采访应该会登,但为什么没有登有点不太寻常。而且,蔡衍明是一个公众人物,他公开对媒体的发言或对重大事件的评价,甚至可能影响两岸关系,读者有知的权利,他应该公开透明让大家都知道,而不是私底下找人谈一谈。

黄国昌:民间团体等待蔡衍明回应

黄国昌指出,媒体老板去改变中时在新闻报导或选择稿件取向的内容,这是最不应该做的事情,蔡衍明必须要尊重内部新闻的专业自主及新闻自由。黄国昌表示,蔡衍明说他的言论被华盛顿邮报扭曲,但专访他的媒体具有公信力,而且专访他的记者又得过普立兹奖,既然他对华盛顿邮报有这么严重的指控,一定要公开把话说出来、讲清楚,现在民间团体发出公开信后,都在一直等待蔡衍明的回应。

黄国昌说,若蔡衍明一直不回复民团接下来会有新的行动,包括有很多知识界朋友将拒绝投稿中国时报。管中祥也表示,民间团体正在进行连署,不排除呼吁消费者抵制中国时报;另外,也有不少大学教授表示将拒绝投书中国时报及专栏写作。林峰正也指出,台湾的知识份子恐怕要继续采取行动,已经有很多人提出拒绝受访等看法。

民间团体的公开信

民间团体给蔡衍明的公开信提及,有鉴于此事不仅涉及“重大历史事实的厘清”以及“媒体经营者对新闻自由专业的尊重”,更攸关“台湾民主自由的长远发展”,我们愿意接受蔡衍明先生的邀请,就相关的重要问题,进行对谈讨论,一方面厘清事实真相,一方面确立媒体老板的角色。不过,由于此事已成为公共领域的重要事件,所有的资讯均应完全透明;因此,我们坚持对谈必须在公开的平台上进行,开放予社会各界共同检视。

信中提到,在这次的公开对谈中,我们不仅将各自推派代表参与,更将邀请中国海外民运人士透过视讯参与(王丹已允诺参加),并开放给所有媒体采访,针对下列两项主题与蔡衍明先生对话:一、 六四天安门事件之真相以及中国的民主人权状态。二、 媒体老板如何促进新闻专业自主及内部新闻自由。我们吁请蔡衍明先生尽速回复,俾以安排公开对谈相关事宜。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