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亲中共富商并购有线电视系统引舆情哗然

该并购案若通过将影响全台近1/4有线电视收视户

台湾众多学者7日在立法院召开记者会发起“拒绝《中时》运动”(摄影:钟元 / 大纪元)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2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北报导)“旺旺中时集团”董事长蔡衍明日前在《华盛顿邮报》上关于六四的言论引起了台湾众多学者的抗议。7日,他们在立法院召开记者会,发起“拒绝《中时》运动”,称蔡“大屠杀”说法不正确和侵犯媒体专业自由等。

同时,正当蔡衍明引起舆情哗然的言论未歇,学界、法界反对声浪正高之际,旺旺中时集团旗下的旺中宽频意欲并购有线电视系统业者中嘉网路的并购案,据了解,最快将在本周内恐排进NCC委员会审核议程。此媒体并购案引发台湾民众的不安,台湾部分学者、民众忧虑中共企图通过商人渗透和影响台湾媒体。

忧虑中共企图通过台富商来渗透台湾媒体

该并购案若通过将影响全台近1/4有线电视收视户,此前引发各界抗议旺旺中时将变成媒体怪兽。政治大学社会系教授顾忠华表示,蔡衍明用六四没有杀多少人来取悦中共,他如果要当中共的马前卒来统一台湾,这就会变成很大的政治风险。顾忠华表示,若让蔡衍明继续下去,政府并没有捍卫自己国家的安全。我们发起“拒绝《中时》运动”要让更多人了解,其实旺旺中时背后有这样的企图心。

顾忠华强调,我们不知道旺中并购案挡不挡得住,若马政府因为中共有让利给台湾,他把通过旺中并购案当成台湾让利给中共的一个礼物,民间当然可能挡不住,但不管怎么样消费者真的要警觉,如果大家拒买,甚至拒登广告,就算蔡衍明掌控了一些通路,也许不敢太嚣张。

蔡衍明问题就是一个国安问题

台湾大学国发所暨新闻所合聘教授刘静怡认为,蔡衍明对于新闻自由有这么露骨的看法,以他对于历史事实有这么严重的扭曲认知,一个媒体所有者有这样的行为及发言,如果NCC还是愿意给他并购案核准,这将会是一个很重大的错误。她说,去年尾牙蔡衍明说中国时报要当监督政府的领头羊,她质疑,蔡衍明到底要用什么样的立场监督政府,是往他要的方向去监督吗?如果这样,麻烦是很大的。她指出“蔡衍明问题就是一个国安问题。”

旺中并购案不单纯

刘静怡表示,旺中并购案不是单纯的股权合并收购问题,因为蔡衍明赤裸裸的告诉大家,他作为一个媒体所有者拥有股权,他可以要求新闻的采编怎么讲话,怎么做新闻、做评论,这件事情非常严重。“不管他做了多少资金及电视数位化的承诺,都不足以掩盖他公然说可以干涉新闻自由这件事。”

她强调,我们觉得NCC其实有义务在并购案做成决定前,针对这个事件应该再召开一个公听会,听取所有关切这件事情的个人和团体的声音,而且必须要求蔡衍明及并购案的一些相关成员,都必须要做承诺不得限制新闻自由,“NCC必须要去好好考量这件事情,大家都在看NCC怎么给人民做交代。”

政大广电系副教授郭力昕表示,相对而言拒绝中时较容易,但如何和旺中这样的媒体托拉斯周旋是更困难事情,他担忧提醒,更重要是关注旺中藉由并购有线电视系统商不断扩大、集团化,这才是真正会使台湾不再有民主,言论不再有多元的最危险事情。

中共操纵媒体影响台湾民主

中原大学财经法律学系助理教授徐伟群表示,中共政府透过企业家对台湾内部政治所进行的“以商围政”最令我们忧心,蔡衍明以一个富商兼媒体集团老板的身份,在大选过后发表这些谈话更做实了我们的忧虑,就是中共政府企图透过对台湾媒体直接、间接的掌控,来操纵台湾的舆论及认知,以瓦解台湾内部的民主防线。

澄社社长黄国昌代有事未出席的中央研究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瞿海源发言表示,当一个企业家透过他在中国市场所赚取的金钱及所取得的资本,到台湾来操纵这么大的一个传媒集团影响台湾的公共舆论及社会公民的认知,但他心里想的是在中国市场上所享有的庞大利益,这时媒体公器在台湾所应该有的民主防卫及自由巩固的角色,以及可发挥的功能就慢慢失去了。

郭力昕表示,他在香港见到独立纪录片导演,这位导演非常沉重跟他讲,我们香港其实已经沦陷了,你们台湾要加油,不要变成第二个香港。这位导演的语气非常沉痛,也对台湾民主有非常大的期待。郭力昕说,在中港知识份子和年轻世代普遍、全面对台湾民主抱以厚望,认为是华人社会唯一最后一个可以实施民主的社会时,蔡衍明集团可以努力把台湾香港化,这样的努力我们必须要高度警觉,而且要全力地抵抗这样的行为继续发生。

蔡衍明说法提醒台湾人重视危机

司改会执行长林峰正表示,蔡衍明有什么动机大家都很清楚,有人说利益主导一切、企业购并国家、以商围政,但现在他是以商围媒(体)。林峰正说,台湾商人到中国赚取一点利益之后,他回过头来要站在中共那边,这反而提醒台湾人应该思考怎么看待台湾与中共的关系。

林峰正认为危机当然存在,但危机就是转机,蔡衍明看起来真的很过头,但另方面物极必反,其他稍微有理性、有良心的人,他们难道自己不知道该怎么想、怎么做吗?现在这危机似乎愈来愈迫近,大家应该会愈来愈清醒、意识到问题,也就是要采取立场、看法,以及行动的人就会增加。

蔡衍明选择沉默 学者拒《中时》

黄国昌表示,主动邀约澄社社员会面的蔡衍明选择了沉默,在我们多次催告但他相应不理的情况下,我们发起“拒绝《中时》运动”。

顾忠华指出,我们发起“当《中时》不再忠实,我们选择拒绝--拒绝《中时》运动”,因为所有报导应该要忠实不能过度的扭曲,但对中时所有专业新闻从业人员来讲,这是一个很大的危机,也就是当中时不再被信任,你一直再办下去有什么意义?

徐伟群指出,蔡衍明的言论不仅仅在于他的反民主、反人权价值、反新闻自由、反媒体专业的具体表现,而且旺中弃守作为一个媒体应有的民主防卫职责,因此台湾的民主危机既急迫且深刻。我们发起这个运动认为台湾知识界应该多一点勇气,来切断学界对文化霸权的依赖,如此我们才有机会阻止台湾民主被魔鬼交易所牺牲。

中研院法律学研究所副研究员邱文聪表示,蔡衍明对六四发言悖离事实,中时在面对这样的事情,会做出这样悖离事实的陈述让我们忧心。我们呼吁包括台湾学界、媒体界、以及公民社会应该都支持拒绝《中时》运动。

(责任编辑:童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