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因为有想传达的理念而开了这么一间店

“生活的智慧与用具 jokogumo”

田川美由 译者:邱喜丽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生活的智慧与用具 jokogumo”
小池梨江 生活用品专卖店

总是充满怀旧风情的街道上,到处都是好吃的餐厅食堂和挺有个性的生活杂货铺,这里就是神乐坂。而从主要街道往更里头走,有个白银公园,对面有间小小的生活用品店“jokogumo”。

踏入这扇风格朴实保守却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深蓝色大门内,店里的物品全都一目了然。在这个有限的空间里摆放着的容器、厨房用品、打扫用具等,都是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器物,是老板在日本各地旅行时搜集而来的。无论是以自然素材制作的物品或是民俗手工艺品,每一件都让人忍不住想细细欣赏玩味。精心挑选过的物品确实有其特殊的魅力啊。

老板小池梨江是在二○○八年先开始在网路上贩售生活杂货,之后于二○○九年在这里开设了实体店铺。

“虽然从以前就喜欢杂货及家饰品,也从事过相关领域的工作,但并不是单纯因为喜欢杂货所以想开店,而是觉得如果能以店为一种形式或媒介,一点一点慢慢地将自己想传达的想法让更多人知道好像挺不错的,是这样的念头成为开店的动机。”

那么,她想透过这间店传达的东西是?

小池从学校毕业之后就在家乡香川的杂货铺开始打工,那时的她抱着想到国外留学的梦想努力存钱,也真的如她所愿达成目标到加拿大生活了一年。

“就这样一个人贸然跑到国外竟也存活了下来这件事,给了我些许勇气,开始有点自信觉得无论到了何处总能靠自己生活。”

回国以后,她开始在家乡一间专门为大楼做室内装潢的公司上班。

“由于之前都只有打工的经验,一直很想体会身为公司正式员工的感觉。虽然工作颇重,也时常需要出差,对体力来说负荷有些大,但还是觉得有这样的工作经验真是太好了。以身为公司组织当中的一员与大家同心协力,感觉十分新鲜且也学到很多东西。”

时常借着出差的机会探访日本各处的杂货铺,发现自己对杂货的热爱始终不曾改变,只要一找到空闲也会来一趟最喜欢的旅行。在一次旅行当中,拜访了同样位于香川县的离岛丰岛,在那受到了相当大的冲击。

“丰岛从七○年代开始就一直被许多产业不法倾倒废弃物,直到九○年代这个问题才被揭露而成为争议之地。同样身为香川县的县民,在去丰岛之前我竟对这样严重的环境问题一无所知,这件事给了我很大的打击,从那之后我便时常造访丰岛。”

因为意识到制造废弃物的问题,进而开始去参与一些和垃圾、环境、环保相关的活动。

“和岛上的居民熟识之后常与他们聊天,得知大家都是自己亲手做一些生活上的必需品,因为这才是符合原始自然的生活方式啊! 我对这样的生活态度深有同感。”

岛上的人曾对我说过这么一句话,点醒了我。

“‘任何人都会制造垃圾,却将这些垃圾转嫁至此。无论是谁其实都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破坏环境的共犯。’居民如此说道。确实,自己也是丢弃垃圾的一份子,如何处理丢弃的垃圾固然十分重要,但是首要应该是如何减少甚或不制造垃圾,于是我认真思考如何能达到这样的目标。”

我开始意识到比起使用可轻易丢弃、丢弃了之后又不知如何处理的物品,应该要使用寿命长、即使丢弃了也能还原于大自然和土地的东西。所以我开始在日常生活当中实践,譬如使用自然素材制成的器具,同时也开始对手作物品感兴趣,甚至为了寻找这样的器物往来九州和山阴地区数次。

尽管如此,那时其实还没有想到将自己这样的想法和生活态度传达给更多人了解。

“毕竟关心环境与废弃物问题的人只是一小部分,总认为对漠不关心的人谈论此议题也只是徒劳无功。但是和一些一起从事活动的年轻人聊到他们的动机之后,很多人都说,因为‘崇拜的音乐人谈及环境问题’或是‘关注的作家写了关于环保议题的书’等等,事实上有许多人都是为了很简单的理由而有了参与的动机呢!”

譬如就算在网路上写一些关于环境议题的事,也只有原先就关心这方面问题的人会注意。所以我开始想,如果试着透过自己喜欢的手作杂货传达一些讯息,也许会吸引更多人对这些事感兴趣。

“比起只是言语上去说服大家,若大家能实际使用这些东西,更能确实地推广天然素材与手作杂货的好处。如果能开始进一步对这些物品的来源背景,也就是大自然和我们的生活环境有一丝丝关切和体贴就更好了……我开始觉得或许以这样的形式,我也能传达我的生活理念。﹂对于想做的事情以及如何能感染更多人的方法,也在心中慢慢地酝酿成形。

在二十九岁时因为结婚而搬到东京,一开始先是在部落格上分享自己平日生活中使用手作用品的情况与感想。

后来开设了网路商店之后,以部落格读者为中心,慢慢开始有愈来愈多人来购买商品。

“虽然原先是以‘传达自己想法’为目的,并没有想过要开一家实体店铺,但是有没有实体店铺对于消费者而言可信任度即有差别。如果是手创艺术家或是职人等,很多本来就是透过部落格来经营个人事业,但如果是经营商店的话,没有实体店铺恐怕还是会让人有些疑虑。所以在持续经营网路商店的同时,想与顾客直接接触、希望有一个能向他们展示物品的空间的想法也油然而生。”

就在那个时候,在偶尔拜访的神乐坂的房屋中介公司里看到了现在店面的这个物件。原本是想当作办公室,但房仲业务实际带我参观之后,发现当作办公室似乎又不够大,但心里想着“这样的规模和租金或许我一个人正好可负担”。

“不过,我着实烦恼了一阵子。虽然曾有在杂货铺打工的经验,但是对于进货和店铺整体的营运及管理完全没有经验,而且一旦开了一间店,或许就无法随心所欲地去旅行了。因为总是想实际造访那些制作商品的地方,抱持着希望能吸收一些该片土地的历史和文化归来的心情,如果无法亲临生产地,那样的持续经营是否还有意义,我对此也感到动摇……经过反复深思熟虑,觉得如果没把握这个机会或许就不会再有第二次,因此就在不给身边人带来麻烦的范围内决定试试看!”

刚开店时的来客量还算不错,有从网路商店时期便一直追随捧场的顾客,也有一些只是碰巧来神乐坂闲晃而造访的客人。一星期只营业三天,还能确保有旅行的时间。

即使到现在,基本上我都是一个人旅行,与旅行当中遇到的职人和手创艺术家聊天是很有趣的事。借着这样带回来的商品为契机,能从客人口中听到“我开始想要修正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或是“开始会去思考与自然环境有关之事”这类的话时,真的比什么都要令我感到开心。

“希望大家在使用从这里发掘到的器物时,能从中获得好心情,即使需要多付出一些心力去照顾和维护,也能打从心底觉得它们是好物。藉由使用的体验中,能多去思考它们被生产制作出来的背景故事,那么我开这间店才有意义。”

不是大声高调地去主张自己的想法,而是慢慢地、潜移默化地深入影响人们,相信这份理念一定能传达到人的深深心底。

摘自 《属于我的温柔小革命》 野人出版社 提供

评论
2012-08-20 2: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