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中共若崩溃 有多少高官会挺身做“男儿”?

人气 341

【大纪元2013年08月10日讯】近几日,党媒接连发表了几篇引起强烈抨击的文章,或是言“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或是称“宪政是美国瓦解社会主义的武器”,或是说“美国宪政名不副实”,或是断定“在中国搞所谓宪政只能是缘木求鱼”,其胡言乱语传递出的恰恰是中共对可能发生的动荡的惶恐以及对末日将临的恐惧。令很多老百姓费解的是,明明知道中共行将灭亡的高官们,为何如此愚蠢,一再用谎言欺骗民众?而且明明知道老百姓们早已知道这是谎言,为何还不惜将谎言进行到底?

这不得不分析一下中共高官们的末日心态。在此,笔者特别想提到三十多年前一个叫赫德里克‧史密斯(Hedrick Smith)的美国人写的一本书:《俄国人》。史密斯是在1971年前往莫斯科,担任《纽约时报》驻莫斯科记者站的站长的。当时苏联正处于勃烈日涅夫时期,对内实行严密控制,镇压反对派;对外实行全球扩张,与美国争霸。为此,苏联社会一片死气沉沉,腐败猖獗。在这样的氛围下,史密斯凭借细微的观察和与苏联普通民众的接触,了解了苏联社会真实的一面,并在4年后回到美国写就了这本畅销书。

在书中,史密斯描述了苏共官员奇特的心态。他发现,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实际上已经很少有人相信,就连苏共领导人自己都不相信。苏联解体后,勃烈日涅夫的侄女柳芭撰写的回忆录中也证实了史密斯的观察是正确的。她提到,勃烈日涅夫当年曾对自己的弟弟说:“什么共产主义,这都是哄哄老百姓听的空话。”

那么,不相信这个意识形态的苏共领导人为何还要不断向民众重复?史密斯援引一位莫斯科的科学家对此做了解释:“意识形态可以起两种作用——或者是作为一种象征、或者是作为一种理论,两者不可得兼。我们的领导人把它用来作为一种象征、作为断定其它人是否忠诚的一种方法,但它并不是这些人身体力行的一种理论。它不是活的理论。”

很明显,苏共领导人通过宣传没有多少人相信的意识形态,目的就是维护自己的权力,而且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至于各级官员、各类体制内人物,尽管也不相信官方的意识形态,甚至内心也充满了反感,但每个人都继续在公开场合扮演着自己的角色:支持领导人、重复领导人的陈词滥调。

这样的场景与当今的中国何其相似?现如今,可以说,没有一个中共高层相信什么马列毛思想,那些不断打着马列毛旗号否定宪政、否定自由民主的高官们,那些不忍抛弃恶事做绝的中共的高官们,不过是以此维护手中的权力、维护既得的利益。嘴里喊着为人民服务,给人民自由民主,实质上是要百姓继续臣服在中共的脚下做奴才。而各级官员和各类体制内人物,哪个不清楚中共的卑鄙无耻和罪恶?私下里大骂中共的是他们,公开拍掌迎合上级的还是他们,原因也还在于维护手中的利益。而这也决定了他们拚命在中共这艘破船沉没前大捞特捞并将资产转移到国外。

再回到史密斯的书中。他还描绘了苏共官员中的典型类型:无信仰的、犬儒式的机会主义者。这种官员是充满矛盾的复合体。他们一方面在和朋友谈话中批评时政、攻击腐败,俨然是个改革家;另一方面,他们又对本国的政治感到自豪,为自己能身处权势集团而踌躇滿志。他们一方面知道斯大林时代的恐怖,也不愿意再回到那个时代;但另一方面又对斯大林靠强权建立起一个庞大的红色帝国而十分骄傲。他们还一方面乐意向别人显示他的思想解放,根本不相信官方的教条;另一方面又善于掩盖个人观点,对自己在党内会议上以善于发言著称而得意。史密斯因此总结道:“个人只要服从听话,不公开向意识形态挑战,不管信也好不信也好,都不是关键问题。”

反观当今中共从上至下的官员,谁说不也是如此?他们一方面意识到了中共一党专政是腐败的根源,一方面却又竭力维护这个体制,不肯让利于民。他们一方面不愿意回到恐怖的毛时代,一方面又口是心非吹捧毛的“功绩”和“贡献”。他们更是一方面在私下场合变成了有血有肉的“人”,一方面却在公开场合继续扮演伪君子。时间久了,他们已然忘记如何做才能是一个真正的“人”。这样具有几副嘴脸的中共官员,只要不向意识形态挑战,就可以继续在体制下生存下去,但同时,这些缺乏高贵灵魂、信奉机会主义的官员们也可以埋葬中共。

1991年苏联解体时,没有信仰、信奉机会主义的苏联绝大多数官员选择了旁观,并接受了苏共垮台的现实。就如早前习近平所感慨的那样:按照党员比例,苏共超过我们,但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毋庸置疑,习近平也将看到,中共解体时,也将不会有什么人出来抗争,因为绝大多数意识形态缺失、对中共罪恶一清二楚的且信奉机会主义的各级官员,包括军队将领一样,一定会随风而倒,绝不会站出来去捍卫这个党的,去做什么所谓的“男儿”。

在笔者看来,目前中共高官们是最清楚中共的罪恶历史和其命不久矣的现况,但他们出于维护政权和利益的考虑,仍试图逆天而行,继续维持中共统治,希望至少维持到下一个继承者。这样的“击鼓传花”游戏不仅让中共持续制造着埋葬其的火药桶,而且加速了中共官员和资金的外逃,并引得天怒人怨。而当所有的这一切达到一个临界点时,就会在一个时间点突然喷发,到那时,苏联二十多年前发生的那一幕将在中国自然而然上演。

相关新闻
天降陨石雨应验中南海大动荡  中国将巨变
【周晓辉】中共骤亡的三种可能诱因
中共崩溃先兆 精英财富出逃 留废墟给后代
澳媒:中共注定从内部崩溃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送礼带威胁 误判拜登遭打脸
【时事纵横】拜登首日就错?欧议员吁制裁陈全国
【秦鹏直播】详解拜登首日17新政令对美影响
【西岸观察】家族丑闻缠身 拜登上任遭弹劾
【财商天下】四年成绩亮眼 川普:我将再次归来
可怜绣户侯门女  独卧青灯古佛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