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华民国卫国战争历次大会战纪实

卫国战争之淞沪大会战 10:长天大捷

原作(大陆)徐志耕  编辑(大陆)黄原真
  人气: 20
【字号】    
   标签: tags: ,

长天大捷
 
天低云暗。没完没了的雨丝把天地编织成一张亮闪闪的水网,这给江南的8月酷暑送来了一丝湿淋淋的凉意。

笕桥机场上,地勤人员们冒雨忙碌着。得知第4大队的3个中队要从河南的周家口飞来杭州,笕桥航空站总站长邢刑非常紧张地指挥着教练机入库。他知道这是千钧一发的时机,一分一秒都不能耽误。上午,空军的多次轰炸打击了日军的气焰,黄浦江畔的日军据点被中国空军炸毁不少,凶狠而狡诈的日军随时都可能来一个突然报复。

邢站长站在雨地里,似乎听到了由远而近的轰鸣声,他抬头眺望,但厚重的浓云挡住了他的视线。
绿色的“霍克─3”驱逐机像天神般地冲下来了。李丹桂率领的21中队的机群飞临了杭州上空,可是灰濛濛的云块和灰濛濛的雨雾看不清机场的跑道,那时既没有塔台指挥,也没有无线通话,起落全靠红白两色的旗子指示。邢站长亲自在雨地里挥动小旗,指挥飞机一架又一架地降落。
为了防止日军的袭击,第4大队的3个中队是分三批和分三条航线由北向南飞来笕桥的,大队长高志航因去南京公差。他将搭乘空运机赶来。

参加抗战的中国空军,不仅有高昂的杀敌志气,而且大多是中央航空学校的高才生。中央航空学校是1921年由孙中山先生创建的,是中国空军的摇篮。这里集中了满怀报国激情的热血青年,造就了中国第一代的天之骄子。

雨幕中,4大队23中队的机群也轰隆隆地降落下来,巨大的惯性在积水跑道上飞溅起高高的浪花。
正当飞机滑到停机线的时候,突然间有人手摇着旗子飞跑过来大喊:“警报!警报!敌机快来了!”

刺耳的警报声使湿漉漉的机场一刹间充满了激战的气氛。

情报是温州防空电台张培兰发来的。下午3点10分,远处传来轰鸣声,不像打雷,也不像炮声,而是飞机声。可是什么飞机、高度多少、数量多少都不清楚,但兵贵神速。电报传到笕桥,还没译出来,温州附近海岛的黑山防空电台又传来一份特急电报,这份电报说:有大编队轰炸机自东向西北飞来,因气象原因,看不到国籍标记。

电报一份又一份地送到正在机场的笕桥特区防空指挥官蒋坚忍的手里。蒋坚忍还兼任杭州市防空副司令,他的实际职务是中央航空学校的教育长。浙江沿海的防空监视哨和秘密电台是由他一手筹建的。那是1935年的夏天,航校中一批有卓越学识与见解的人们从战争角度考虑,认为必须建立空军的海空监视哨,于是当时的航校政训处长蒋坚忍,就从戴笠在浙江省警官学校内的无线电训练班中调来一个叫魏大铭的人实际负责这项工程。

网球高手蒋坚忍交给魏大铭的任务是在浙江沿海迅速建立一批海空监视哨,配有秘密通讯电台,监视经过的飞机及船舰。一旦发现,必须3分钟、最多5分钟内,就能够向杭州报告飞机或舰艇的种类、国别、数量、队形、方向、高度等情况。这批监视哨并有当地区公所负责掩护,配有专职交通员,每月有一次补给船运送给养。显然,年轻的中国空军拟定了一个成熟的防空计划。

于是,从杭州湾到瓯江口外的五个小岛上有了中央航校的顺风耳和千里眼。

面对这两份电报,蒋坚忍判断这是从台湾起飞的日军飞机,他立即在机场上召集各单位的主管商量作战部署。

警报一响,全场行动。笕桥航空站总站长邢刑非一身雨水地站在停机坪上指挥刚刚落地的飞机一架又一架重新升空。按照“霍克-3”式的油料箱,从周家口到笕桥的航程,所剩汽油已经不多了。

敌机马上来临,加油已来不及了。刚刚赶到的大队长高志航奔跑着跨进了不是他驾驶的2109号“霍克”机的座舱,他一拉机头,就像舰艇犁开白浪,冲起高高的水花,箭一般地射进了云层。

惊雷般的轰鸣声由远而近,日军的重型轰炸机队呼啸着俯冲笕桥机场,来不及升空的一架中国驱逐机被炸。这时候,高空埋伏的中国驱逐机却以居高临下的优势,上下翻滚,左冲右突,把木更津航空队的18架轰炸机冲得七零八落。

从台湾台北机场起飞的日本木更津航空队,装备有三菱海军“96”式的重型轰炸机。这种新式轰炸机是一年前才投产的,飞行时速达1,000马力。由于台风暴雨的袭击,机群已无法保持战斗队形,被中国空军一冲,早已七零八落。

高志航一钻进云层,立即发现下方的一架日机正低头寻觅着什么。21中队的分队长谭文也追了上去。200米,100米,50米,高志航瞄准了那团血一样的日军机徽,粗壮的大手按下枪钮,有800米射程的大口径可尔脱机枪立即喷出一条火龙,敌机拖着长长的黑烟轰的一声,沉闷的爆炸使敌机化作了千万片碎散的烟火!中国空军史上的第一声惊雷,写下了辉煌的第一页;也记载了一个英雄的名字──高志航。

胜利鼓舞着中国的驱逐机,飞行员们勇气倍增。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杀敌的机会,他们已经等了许多年!

24岁的分队长郑少愚是四川渠县人,做木工的父亲送他进了航校。魁梧健壮的以优异成绩于航校毕业后当了教官。“七七”事变的枪声,振奋了他保卫国家的雄心,他从航校调到空军第4大队。郑少愚技术优良,作战勇敢。

此时,又一架日机从杭州方向冲入笕桥,它好像发现了什么情况,来不及投掷炸弹,就转了一个弯跃入了云中。

这时风雨交加,雨水打着挡风玻璃,激起一串串的水珠,飞转的螺旋桨把雨水搅成一团团的气雾。第四大队郑少愚驾机在雨雾中发现了目标,他一推油门,就开始穿云破雾追击着前面的日机。

郑少愚追过了钱塘江,追过了绍兴,一直追到曹娥江上空,才拦截住了目标。敌机一个急转弯,又向西冲去,但郑少愚咬住了日机。近了,近了,敌机终于进入了火网。郑少愚一按电钮,咚!咚!咚!一串串火舌顿时击中了日机,日机摇摇晃晃地坠落下去,坠落到滚滚的钱塘江!

云天上怒放着火花和烟花。“大日本”的重轰炸机队四散乱窜,他们已经全然没有出发时那种所向无敌的“豪气”了,他们完全是意想不到地遇到了强大的对手。

然而,中国的空军勇士们,此时竟犹如蛟龙入水,似猛虎出山,驾驶着绿色的“霍克-3”,紧紧地缠绕着迷彩色的日本轰炸机。空中的肉搏战,杀得乱云纷飞,天昏地暗。攻击的枪弹像礼花,像爆竹,在云天上自己的祖国写下了壮丽的诗行。

木更津队重轰炸机早巳像无头苍蝇似的四散乱飞,仓皇逃命。4大队的驱逐机也开始亮起了油尽的红灯,不敢恋战,他们不得不飞回笕桥。

20分钟的激战创造了神话般的战果。凯旋的勇士们跳下飞机,激动地在风雨中大喊大叫“打得好!真行!”“大队长旗开得胜!”“打落了几架?”地勤人员纷纷在探询着。

当天晚上,日本广播的数字是:“……18架出击。13架失踪。”据说,被击伤的日机在返航途中又掉入了大海。

中国报纸的号外刊出了醒目的大字标题《飞将军一战成功,六比零大胜倭寇》。胜利鼓舞了抗战的军民、上海、杭州乃至全国的军民一片欢腾!

经航空委员会秘书长宋美龄提议,8月14日被国民政府空军司令部定为“空军节”。
蒋介石高兴地在日记中写道:“倭寇空军技术之劣,于此可寒其胆矣。”@(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B>寸土必争1931年创立的中央航空学校,培养了一大批年轻的空军英雄,他们在淞沪大会战中,搏击长天,歼灭日机,为国争光……。
  • 山东人梁鸿云平时不太喜欢说话,他喜读史书。“九﹒一八”事变后,19岁的梁鸿云投笔从戎进入航校,他立志为苦难的民族英勇杀敌。怀孕的妻子和幼小的女儿正等着他胜利的消息,而战云密布的严峻形势却告诉他,必须随时准备牺牲。
  • 二、血与火的搏杀 坚韧意志蒋介石决心以武力抗击日本的挑衅;隆隆炮声中,淞沪前线的最高指挥官在调兵遣将;前仆后继的攻坚战,从江湾到杨树浦一线全面展开;每一寸土地地都浸透了鲜血。  
  • 调兵遣将震惊世界的淞沪抗战就要开始了。… 从庐山回到南京,蒋介石斗志昂扬。…听说北伐名将白崇禧到达南京,消息灵通的日本记者立即发出电讯:“战神到了南京,中日战争不可避免!”
  • 计谋和阴谋 对于日本这个惹不起也躲不过的邻国,蒋介石忧心忡忡。中国人抵御侵略的传统法宝是万里长城。从1934年开始,国民政府动员了相当数量的人力物力,大规模地构筑防御阵地,仅三年多时间,从内陆到沿海,从北方到南国,修筑了比万里长城还要长的防线。
  • 剑拔弩张 对于日本朝野来说,1937年8月13日这一天,是一个吉凶难测的日子。这一天,日本内阁会议作出决定,派遣第3师团和第11师团参加上海作战。
  • (shown)沪宁急电   这一夜,蒋介石彻夜不眠。夜深了,蒋介石仍然没有睡意,他在日记本上记下了对淞沪抗战的作战方针及指导思想:“对倭作战应以战术补武器之不足,以战略弥武力之缺点,使敌处处陷于被动地位。”
  • B>风驰电掣宋希濂集合军官开会,部署乘车顺序,以及准备干粮和饮水事项等等。风驰电掣的列车沿着陇海路飞奔。沿线民众得知这是东征抗日的部队,人山人海地鼓掌欢呼。香烟、饼干、罐头和糖果像天女散花般地从车窗中投掷进来。南京一镇江一常州一无锡,离上海越来越近了,摩拳擦掌的官兵们,杀敌的热血在胸中沸腾。
  • 中国大陆学者所纂写的“卫国战争大会战”系列,严谨地、忠实地记录了大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浴血守土、报效中华之可歌可泣的光荣历史。本栏转载自黄花岗杂志连载“卫国战争大会战”系列〈淞沪大会战〉之纪实,展人物春秋之史章。在中国共产党颠倒是非的谎言蒙蔽真实、道德纷失的年代,重现大时代刻记的忠贞,涤荡人心,诚殊珍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