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区评论》

王骏:美国娃娃从小参政投票 亦假亦真

人气 4

【大纪元2014年11月11日讯】“从娃娃抓起”这句话,听起来觉得有点耳熟。但是在美国,可能要说“从娃娃做起”比较贴切,因为大人们对于娃娃那种额外的强制是比较少的,美国娃娃从小参政投票就说明了这一点。

看到《大纪元时报》上有篇报导讲述前几天美国中期大选时,除了大人选民们投票外,有心的儿童场所专门为娃娃们设立了投票站,让他们可以在“牙牙学语”的时候就开始知道每年11月初有一个大选日,开始经历选举中选择的过程,体会像大人一样在胸口贴上“我投票了”标签的得意,这样做的目的和效果,可谓意义深远。

在选举日当天,加州伯克利市一个儿童博物馆为娃娃设立的投票站中,有一个选举台,上面有为儿童设计的选票、印章、印泥盒、装选票的盒子。小朋友只要选上自己喜欢的印章,盖在选票上,把选票折起来放入选票箱,就算参与选举了。

娃娃投票,在政治上没有太多的实际意义,毕竟这种选票上没有政治人物。但是,娃娃们学会了“选择”,他们要选择自己喜欢的印章,去盖在排列好的框框中。如此,有了“选择”和“排序”的概念,这一切,都是娃娃们自己从小就要做主决定的。

当然,娃娃参与选举,都是儿戏假做,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讲,那又是真戏真做。等到这些儿童长到投票的年龄,他们是多么期望用真选票去投下自己神圣的一票,就像他们可以得到驾照一样的渴望和欣喜。那时的“选择”,一定不是娃娃的眼光了,但本质上是一样的:根据自己的理念和喜好,去自由地“选择”和“排序”。

美国人对于投票是那么的神圣不可侵犯,那么的天经地义,这种神圣感其实已经沁入他们的灵魂。要娃娃们学会怎么做,其实也是反映了大人们和这个社会的本质理念。

想到香港特首的普选,美国人大多是觉得不可思议的。说是一人一票的选举,而其中的候选人是别人指定的,那就是一种假的选择。所以,美国人的选票上,每次都会有一项“其他人”。也就是当你不喜欢上述候选人时,是可以填上你所喜欢的别人的。如果一次候选人太多,那么美国常常会用初选来筛选出最后的两个人在终选中对决,或者用优先选择制(ranked choice)来一次搞定。

香港雨伞运动的做法各有争议,但争取“真普选”的要求还是得到绝大多数港人的支持。有人比喻,“真普选”就是港人可以从香港所有的苹果中去挑自己喜欢的苹果,而不是像“假普选”那样,从人家扔给你的3只烂苹果中去选其中1只。

说起来,看到美国娃娃的儿戏选举,还真的超过香港的“假普选”。儿戏选举中,“选择”都是真的,只是选票算是假的;但是“假普选”中,“选择”可是假的,其他可能都是真的,包括某个党的意志和机枪坦克国家机器。如果大家都是空忙和游戏,也算是一样共度光阴。只是,人家娃娃是从完全“不懂”中学会去“懂”,而我们香港的成年人,被强迫着要从“懂”中去学会“不懂”,学会如何在高压下的“难得糊涂”。

所以说,这个时代有许多地悲哀,不用讲太多的大道理,这种成年人的被“牙牙学语”才是最大的悲哀。

责任编辑:于晴碧

相关新闻
王骏:伯克利汽水重税 或将改写饮料史
中期选举后 美国加州民主党失绝对优势
奥巴马提名女检察官出任美国司法部长
共和党掌权国会,奥巴马健保会废止吗?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中共救市无效 房地产信心崩溃
【新闻看点】北京疫情内部泄底 上海恐慌抢购
【菁英论坛】传攻台和连任遭质疑 习军中遇挑战
【横河观点】哈国动荡 一带一路松扣 俄趁势进入
【舞蹈三剑客】连续5场!如何撑过高强度演出
【时事军事】美国导弹防御系统被北韩导弹触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