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留学去 袋鼠相伴(3)

作者:陈迈克

无尾熊(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在宿舍附近走走
这个校区的宿舍分两种,一种附餐点、没有厨房,住宿者须到餐厅用餐;另一种不附餐点,但有厨房可供住宿者自行料理三餐。所有宿舍都是一人一房,而且有冷暖气和网路设施,但后者的费用较便宜。

我刚到学校,先住在有附餐点的宿舍,打算开学后再搬到不附餐点的宿舍,这样可以节省一些生活开销。

趁着天还没黑,我在宿舍附近散步,顺便熟悉一下地形。校园内有很多桉树(Eucalyptus,又称尤加利树),它是澳洲木本植物中最具代表性的树种,本身带有挥发性精油,芳香四溢。这种树的叶子终年常绿,是澳洲特有动物无尾熊的唯一食物来源。可惜学校里没有野生的无尾熊,想看这种可爱的动物必须到动物园。

除了桉树之外,火红的枫叶和不知名树木的黄色叶子也随处可见,把校园点缀得缤纷多彩,在夕阳余晖的映衬下,更显得耀眼夺目。我一向喜爱田园景致,而这里的环境让我远离尘嚣,感觉像回到大自然的怀抱。

正当我眺望远处的山丘时,肚子咕噜作响,于是快步前往餐厅用餐,正好遇到刚认识的马来西亚华裔学生杰瑞。

杰瑞是资讯工程系大二学生,到这里念书已经一年半,算是老鸟了。他介绍说,在餐厅门口将餐券给工作人员查验后,就可以自行取用各种食物。餐厅的主菜每天不同,每人可点一样,例如:牛排、鱼排等,而副菜则无限量供应,但几乎每天都差不多,至于要搭配饭、面、面包或炸薯条,则由自己决定。

因为受亚洲文化的影响,澳洲白人也吃米饭,这在西方社会中很少见。但与亚洲人相比,他们的食物很清淡、不油腻,青菜几乎都是用开水烫过而已,肉类的处理也很简单,不像中国菜那么讲究色香味俱全。

“你吃得习惯吗?”杰瑞问我。

“还好,应该很快会习惯。”我回答说。但我心想,如果是挑食又不会煮菜的外国学生,住在这里可能会饿肚子,除非试着去改变自己,去适应环境。

吃着吃着,看到餐桌对面来了一个端着菜肴和饮料的黑人学生。杰瑞介绍他给我认识,我们聊了几句。我看他手中握着一大杯汽水,随口问:“你喜欢喝汽水?”

“不是,我是想让皮肤像你们一样白。”他很幽默地回答。

“那你应该喝牛奶。”我也不甘示弱,回他一次幽默,引起席间一阵笑声。

饭毕,杰瑞带我到其他马来西亚留学生的房间串门子,顺便认识新朋友。他们几个都是华人,会说国语(普通话)、广东话、闽南语(与台语相同)、马来语和英语等多种语言,因为他们自小就有这样的语言环境。我通常跟他们说国语或闽南语,在异国听到自己的母语有一种很亲切、很熟悉的感觉。

不知不觉夜已深沉,于是回房间洗个热水澡,准备就寝。澳洲人和大多数西方人一样,习惯在早上洗澡,所以这个时候通常都没人使用浴室,不用花时间等候。

尽管旅途劳顿令人疲惫,但我到新环境一向不容易入睡,因此躺在床上数绵羊。窗外偶尔传来一阵笑声与低语声,想必是一些夜猫子在星空下闲聊。

在澳洲的第一天就这样结束了,我期待明天的到来。@*

评论
2014-04-02 6: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