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留學去 袋鼠相伴(3)

作者:陳邁克

無尾熊(攝影:王嘉益 / 大紀元)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在宿舍附近走走
這個校區的宿舍分兩種,一種附餐點、沒有廚房,住宿者須到餐廳用餐;另一種不附餐點,但有廚房可供住宿者自行料理三餐。所有宿舍都是一人一房,而且有冷暖氣和網路設施,但後者的費用較便宜。

我剛到學校,先住在有附餐點的宿舍,打算開學後再搬到不附餐點的宿舍,這樣可以節省一些生活開銷。

趁著天還沒黑,我在宿舍附近散步,順便熟悉一下地形。校園內有很多桉樹(Eucalyptus,又稱尤加利樹),它是澳洲木本植物中最具代表性的樹種,本身帶有揮發性精油,芳香四溢。這種樹的葉子終年常綠,是澳洲特有動物無尾熊的唯一食物來源。可惜學校裡沒有野生的無尾熊,想看這種可愛的動物必須到動物園。

除了桉樹之外,火紅的楓葉和不知名樹木的黃色葉子也隨處可見,把校園點綴得繽紛多彩,在夕陽餘暉的映襯下,更顯得耀眼奪目。我一向喜愛田園景致,而這裡的環境讓我遠離塵囂,感覺像回到大自然的懷抱。

正當我眺望遠處的山丘時,肚子咕嚕作響,於是快步前往餐廳用餐,正好遇到剛認識的馬來西亞華裔學生傑瑞。

傑瑞是資訊工程系大二學生,到這裡念書已經一年半,算是老鳥了。他介紹說,在餐廳門口將餐券給工作人員查驗後,就可以自行取用各種食物。餐廳的主菜每天不同,每人可點一樣,例如:牛排、魚排等,而副菜則無限量供應,但幾乎每天都差不多,至於要搭配飯、麵、麵包或炸薯條,則由自己決定。

因為受亞洲文化的影響,澳洲白人也吃米飯,這在西方社會中很少見。但與亞洲人相比,他們的食物很清淡、不油膩,青菜幾乎都是用開水燙過而已,肉類的處理也很簡單,不像中國菜那麼講究色香味俱全。

「你吃得習慣嗎?」傑瑞問我。

「還好,應該很快會習慣。」我回答說。但我心想,如果是挑食又不會煮菜的外國學生,住在這裡可能會餓肚子,除非試著去改變自己,去適應環境。

吃著吃著,看到餐桌對面來了一個端著菜餚和飲料的黑人學生。傑瑞介紹他給我認識,我們聊了幾句。我看他手中握著一大杯汽水,隨口問:「你喜歡喝汽水?」

「不是,我是想讓皮膚像你們一樣白。」他很幽默地回答。

「那你應該喝牛奶。」我也不甘示弱,回他一次幽默,引起席間一陣笑聲。

飯畢,傑瑞帶我到其他馬來西亞留學生的房間串門子,順便認識新朋友。他們幾個都是華人,會說國語(普通話)、廣東話、閩南語(與臺語相同)、馬來語和英語等多種語言,因為他們自小就有這樣的語言環境。我通常跟他們說國語或閩南語,在異國聽到自己的母語有一種很親切、很熟悉的感覺。

不知不覺夜已深沉,於是回房間洗個熱水澡,準備就寢。澳洲人和大多數西方人一樣,習慣在早上洗澡,所以這個時候通常都沒人使用浴室,不用花時間等候。

儘管旅途勞頓令人疲憊,但我到新環境一向不容易入睡,因此躺在床上數綿羊。窗外偶爾傳來一陣笑聲與低語聲,想必是一些夜貓子在星空下閒聊。

在澳洲的第一天就這樣結束了,我期待明天的到來。@*

評論
2014-04-02 6: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