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风:高智晟所拥有的精神财富

因揭露中共政法系统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受酷刑和被秘密关押的大陆著名律师高智晟(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5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07月16日讯】律师本来是一个很庄严神圣的职业,在一些西方国家和从前英联邦国家和地区包括香港的法官和律师在法庭上都戴着卷弯的假发、身穿法袍,以示其对职业的敬畏和所持法律评判的公正。可是,在中国大陆,律师和法官律师则被视为一个很有“油水”的“肥差”,很多人从事这个职业后,由于跟公检法等部门明里暗里的交易,他们不讲任何原则,什么都敢干。我曾听过一个办案人说,你就是杀人了,我都能给你办出来。所以,他们通常是的“吃了原告、吃被告”,确保“旱涝保收”,钱袋很快就会“鼓”起来。所以很多律师从业后很快就租写字楼或买下豪华门市办公、买下豪华车及豪宅享乐。律师中,年收入在800万元者有之,联系搭桥见一次面10万元“信息费”者有之,一些公、检、法的离职人员,连律师的资格都没有,但他们离职后一年内购置价值千万元写字楼的比比皆是……

可是同样是律师的高智晟拥有的是什么呢?他经常为弱势群体办案,还经常不收或少收办案费,他办公室的房租都常常很难支付,经济很窘迫。高智晟曾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一次二审开庭庭审刚结束,主审法官在我刚走出法庭后即意味深长地嘲笑仍抱着氧气袋、挂着吊瓶的当事人说,你怎么会糊涂地请这种律师,请这样的律师你能打赢官司吗?我的委托人哭着抗议,引来的是更大声的群体嘲笑,这一切就发生于我对他们(法官)人性及良知寄予善意信任的发言刚刚结束之际。我的屈辱及痛苦可想而知!

是呀,高智晟没有钻营幕后的那一套,他秉持着律师应有的正义去办案,他赢得和拥有的是喊冤当事人对他的爱戴,高智晟所拥有的是用金钱换不来的精神财富。

作为一名律师,当得知受访者所遭受的骇人听闻的遭遇时,他难以平静了;特别是当他了解到还有一些申诉者所遭受的酷刑折磨仅仅是为了恪守一个向善的信念,他大声疾呼了。因此,拥有“中国10佳律师”殊荣的高智晟不但没发“横财”,反而获得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饱受了这个红色政权“专政”下血淋淋的“待遇”。

我看过高智晟的许多文字,从他那质朴流畅的字里行间,我知道这是个非常理性和善于思考的人;从他为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服务,到为信仰受害者鸣不平,我看到了这是一个拥有明辨是非曲直和非凡勇气的义士​​。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把他称作“中国的良心”。

高智晟从小经历了许多中共强权下民众的苦难生活,他更多的了解和体验了民众的艰辛和强权带给人们的阴影。他自学获得律师资格后,从2003年起,高智晟参与了陕北石油事件的维权活动,还开展了为许多弱势群体维权活动,受到当时民众和司法界的普遍赞誉,曾被中国司法部评为中国10佳律师。渐渐的他清楚的认识到了民众的不公遭遇和社会犯罪率的增高,这一切的根源是中共这个独裁专制体制。

在2005年时,他曾就一个杀人犯的案例,深刻的剖析了之所以现今社会的犯罪率高,是因为“制度”所致,他说:“这种制度一天不作实质的改变,悲剧即不会减少。”当高智晟得知艾晓明教授被打、唐荆陵律师被打、郭燕律师被打、吕邦列代表被打、姚立法代表被打、胡佳被打、齐志勇等等敢于仗义维权人士被打时,高智晟愤怒的公开录音声明谴责中共,他说:“一个政权黑社会化,它最明显的特征就是暴力。暴力是没有正当性的,它不是在战争当中使用暴力,它是针对国内人民和平的这种权利诉求,甚至是在和平的生活状态当中使用黑社会化的暴力,这种恶行表面伤害的是公民的个人,但是真正伤害的恰恰是中国人民的这种基本尊严!同时是赤裸裸的对我们道德价值的一种挑衅、也是对文明普世价值的一个挑衅。”

六四事件后,“平反六四”的呼声不断。就六四的问题,高智晟认为,中共是“六四”杀人的凶手,杀人凶手是断无资格来为被他杀害者进行平反的,这大概是人类亘古以来再简单不过的伦理常识,中国人也不应该认为我们就具有了颠覆人类普世人伦常识及真理的资格。相反,我们有绝对的权力、伦理力量来催逼杀人凶手承认杀人有罪这样的人伦天理常识,让杀人凶手按“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样的常识价值来承担因其非法及错误杀人而所应承担的罪责--即中共应在“六四”的问题上向中国人民谢罪,依法惩办所有参与那次屠杀的犯罪人员,对所有因“六四”而受到伤害的人予以赔偿,作为其承担罪责的诚意及硬性条件,中共更应立即结束一党专权这种随时都会再出现杀人暴行的反文明的专制体制。不结束一党专权的反现代文明的制度,所有的一切都将会成为空谈。

高智晟维权活动触碰了当今中国大陆的最敏感神经——为法轮功群体的维权活动。他在受理各类诉讼案件及民众因各类原因申诉的过程中,也同时接到和受理了一些法轮功学员的申诉请求。他经过仔细了解当事人的受害经过,包括走访不同区域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查阅大量资料,还包括了解法轮大法的著作等等,高智晟几乎惊呆了,他为法轮功学员只因坚持对“真善忍”理念的追寻和探索,揭露中共对这个群体灭绝人性的迫害,而遭受的一幕幕悲剧而震惊。他盛赞《九评共产党》一书并毅然公开声明脱离中共的体制。

高智晟以他的经历总结到:“我们不幸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中国,我们已经历和见证了世间任何民族都不堪经历和见证的苦难!”

同时,他被这个群体不屈不挠的精神所感染,被法轮功学员非凡的大善和大忍的精神所震撼,并从中看到了历史将出现巨变。他同时说:“我们有幸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中国,我们将经历和见证世间最伟大民族的结束苦难历史的过程!” 他把当今法轮功群体在中国遭受的打压和法轮功群体的和平反迫害称为一场“战争”,他认为,这场“战争”“使用的武器不是枪支和刀棍,而是道德”。他说,道德能够战胜刀枪吗? !也许我们很快就能看到结果,别忘了,这也是一个正在创造神话的时代。

高智晟深知中共极权暴政远甚于“避席畏谈文字狱,著书都为稻梁谋”的时代,那他为什么三次冒险上书力陈法轮功群体的悲惨遭遇并呼吁终结这场悲剧呢?用高智晟的话说,实在不是我本人喜好沉重,但谈到我的文字却离不开要谈沉重,沉重让我思考,沉重让我行动之余拿起了笔,用笔去书写沉重,同时期冀通过书写沉重来渐释中国的沉重。

是呀,他期冀通过书写沉重来渐释中国的沉重,他为了营救那些被锁在铁椅子上的无辜者,自己却被锁在铁椅子上遭受到电刑,包括电击身体各部位等中共最残忍下流手段的折磨。

高智晟之所以被人们盛赞其非凡的勇气,在于他明知道为中共血腥打压的法轮功群体发声这绝不是普通的维权,他很可能会失去他律师饭碗的;很可能妻儿家小都被牵连的;很可能会遭受到如同法轮功学员遭受的酷刑迫害甚至很可能被迫害致死的。高智晟多次为法轮功学员鸣不平,特别是他先后三次公开上书胡温,陈述法轮功学员的种种悲惨遭遇,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在这个过程中,他所遇到的压力和威胁越来越大,这一切没能阻止和吓倒高智晟。

2005年11月29日,他成功摆脱了不下20名便衣的跟踪、围堵, 在山东济南、辽宁大连、阜新市、吉林长春等地进行了十多天新一轮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真相调查。2005年12月12日,高律师以“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为题,第三次公开上书中国当局,他在第三次的公开信中这样写到:

“此时此刻,我用颤抖着的心、颤抖着的笔记述着那些被迫害者六年来的惨烈境遇,在这次令 人难以置信的野蛮迫害真相中,在政府针对自己的人民毫无人性的残暴记录中,其最持久地震荡着我的灵魂的不道德行为记录,即是“6.10”人员及警察的、完全 程式化的几无例外地针对我们女同胞女性生殖器攻击的下流行径!几乎是百分百的女同胞的女性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性生殖器,在被迫害过程中都遭到了极其下流 的攻击,几乎所有的被迫害者,无论你是男性还是女性,行刑前的第一道程序那就是扒光你的所有衣服,任何语言、文字的功能都无法复述清或者再现我们的政府在 这方面的下流和不道德!我们还尚存一丝体热的民族成员谁还有条件在这样的真实面前沉默下去!?”“我们设法说出这个民族持续被血腥迫害的真相,尤其是在这个时刻,也是为了提醒我们的整个民族 ——我们民族面临的问题的严重性及紧迫性。我们的民族,我们每个个体,是到了一个必须正色面对我们所面临问题的时候啦!任何理由、任何传统的方法及任何的耽延,都将是对我们整个民族价值的犯罪!”他呼吁:“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

六四学运领袖王丹曾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盛赞高智晟的勇气,他说:“高智晟是清醒的,他主要是以一个公民而不是律师的身份写信给中共高层领导的。作为职业律师,他已经尽力,并让人们看清了中国律师在职业范围内几乎没有能力维护法轮功学员基本人权的事实。”“高智晟是非常优秀的律师,如果他们以犬儒的态度忽略他们所看到的事实,他们会成为现行体制下名利双收的律师”。

香港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律师曾在2006年3月14日声援高智晟发起的“民间维权绝食运动”时曾说:“他作为一位香港的立法会议员和执业了廿九年的律师亦毅然参加绝食行列,自二月八日开始每星期三我在立法会举行全体会议的日子进行公开绝食二十四小时,既可在有像征意义的立法大楼内抗议,亦可同时履行议员的公职,并藉每一次行动时公开介绍内地每位维权律师为正义奋斗的事迹,以提起香港界和社会人士的关注,至今我已介绍了高智晟、郑恩宠、郭飞雄、杨在新、陈光诚。随着的将是朱久虎、滕彪、许永志、郭国汀等等。”他还说:“今日法轮功和其学员在大陆被完全孤立和异化,普通人民虽目睹法轮功的悲剧和厄运,无人敢仗义执言,因恐惧受其牵连而避之则吉,这是何等悲凉的社会!但高智晟却以无比的勇气和热情为社会最底层的“贱民”“公敌”申张正义,维护权益。他高尚的人格与炎凉社会中很多行尸走肉成为了鲜明的比照!”

美国众议院全球人权小组委员会主席、美国国会-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并列主席克里斯.史密斯在2014年4月19日高智晟生日前夕,在集会上打出“寻找高智晟”的牌子并盛赞高智晟,他说,“高智晟与亲人天各一方。中共政府继续惧怕高智晟所奋力维护的自由。”同时谴责中共践踏人权。外媒称高智晟一次次把中共推上了审判台。

是呀,高智晟没有发“横财”,反而他因行使一个律师和一位公民所拥有的职责和权力时,却被迫亲身经历他的当事人们所遭受的苦难,见证了他的当事人们所向他讲述的案例都是真实存在的。这样荒唐到让人想像不到的令人发指的对善良民众的各种酷刑方式就这样在变态政党严酷的“国家机器”的运作下发生了。

可喜的是,面对强权,面对人权遭到的严重践踏,中国大陆的律师界一批批的义士前仆后继,勇敢的站了出来,江天勇、唐吉田、赵永林、王成等上百位律师以不同的形式用法律和道义为武器,互相呼应,对红色恐怖进行着一轮又一轮的抗争。这一定也是高智晟所欣喜的事情。

高智晟为了伸张公义失去了很多很多,但是他人格的感召力却赢得了大陆及海外各界人士的盛赞,在他即将“服刑”期满的日子里,人们期待着他能告别苦难,期盼着他能在自由、安全的氛围中与家人团聚,期盼着他能在继续他的“与神并肩战斗”中结束红色暴政带给世界的浩劫苦难。

评论
2014-07-17 3: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