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宋紫凤:《浮生漫记》之林下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08月20日讯】去岁大暑,一至太白山,盘桓西岭,虽不能学庄生消遥之游,庶几可仿佛七贤林间之乐。

山林之乐第一则在避暑。譬如此季,外面炎天大暑,赤日流金,独立微雨高林下,却是风生云根,气清地表,不胜清泠洒然。何况群山设色,青翠可爱,呼吸山雾空濛,五内生凉,又有幽谷鸟鸣,山涧泉响,林间蝉噪,一清俗耳,想来,人间消暑之法种种,整日宅于空调室中,吹冷气,喝冰饮,何如得做一日山中野老,俨然人间火宅直超三十三天,不知身外更有人间世。

山林之乐还在于种种遗世独立之异境。放步林下,此间一石一木,自然是山精木魅的化身,偶有松鼠机警一闪而过,绝似太古之精灵。时而于秘林深处见有大木横陈,连根拔起,布满苍苔,缀以野菌。亦有为天火所击,残躯如炭,孑然兀立。我不禁驻足其旁,仔细端详起来,却意外的发现一侧竟然别开新枝,虽只三五寸长,却生意盎然,不禁感慨以卉木无知,犹能绝处复生,而况乎人生之于困境,若能超然以对,不亦羽化之道哉。总之,这些都是我独步林间的一些奇遇。

而我之爱流连山林,还因在中华文化中,山林素来是一类自由之象征。想来煌煌二十四史,多少世间人物浮生梦过,却于幽谷林泉散发开襟悠游其间。譬如世之如意者如张子房,功成名遂后便迫不及待的追随赤松子向着山林而去了。而世之不如意者如竹林七贤,在司马氏恶政之下却雅集山林终日吟啸传为美谈。亦有先如意后弗如意如陶庵者,早年颇事豪奢,晚年国破家亡,被发入山,居然笔头生花,著书终老。而苏子瞻远贬岭外,无一日不游山,或寻奇涉险,或携尊吟赏,或与三五素心友举火夜游,其语“竹杖芒鞋轻胜马”,一个轻字,最是真切生动,所谓久在樊笼里,复得反自然,此间至乐,孰与会之。

自然,山林之乐还在于离俗。譬如我这样的一个俗人,得遇此人间五浊不到之地,吐纳山间清气,凛然三秋,顿觉烦襟一扫,尘抱冰释。随意而行,随兴而止,说不定哪一步踏入了某方神祇的栖真之所,想像他们餐霞饮露,含英咀华,得保天真,真是不胜艳羡。而千百年来那些说不尽的神仙故事,此刻也都生动了起来,随山雾氤氲似浮似现,与溪光水色乍离乍合。

在古人的精神天地里,山林比世俗要广阔得多!

八月山林有清阴,徘徊其下悠游其侧,必然会缅怀古人仰彼高风,也必然会唏嘘于满街新潮俗物的当下,山林之乐越发不足为外人道而渐行渐远。山林之清境的确不属于现代,而现代对于山林,也实在只是一场劫火――无度砍伐、土地开发、环境污染、生态破坏。劫余的残林成了大氧吧,成了渡假村,成了别墅区……,冷眼旁观,真不知于乐何有。其实并不想提起这些,因为实在扫兴。却也让我甚是怀念在太白西岭海拔1500米的林间穿行时,穿林打叶而来的一阵山雨。而雨中之山林俨然又一世界,不止气温骤降了几度,连心也为之肃然了。

此情此景,至今思之,惟清与净……

2014年8月18日

责任编辑:古言

评论
2014-08-20 9: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