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重:5岁爱滋病女童悲剧的幕后黑手

人气 9

【大纪元2015年01月08日讯】近日,大陆多家媒体报导,福建5岁女童毛毛疑因在医院手术输血感染艾滋。2010年,毛毛因患先天性心脏病到福建协和医院住院治疗,手术成功。然而,2014年9月,毛毛因发烧入院,被查出感染爱滋病毒。经检查,她的父母都没有感染爱滋病。家人在排除母婴和性传播后,认定应是在毛毛8个月大时候,在福建协和医院手术输血时染上爱滋病的。

为此,毛毛家人一趟又一趟的跑福建协和医院和福建省卫计委医政处,要求调查真相。然而三个月过去了,福建省卫计委医政处一推再推,始终给不出明确答复。毛毛父亲说,采血袋编号跟毛毛输血编号是一模一样的,干嘛还要查?的确,采血袋上连输血人配血人的名字都有,医院和福建省卫计委作为内行人,调查此事是非常容易的。

事实上,调查结果早就出来了。在当年给毛毛献血的8个人当中,就查出一个人患有爱滋病。可是福建省卫计委医政处工作人员却说,“血是没有错,是这个人给你们的血,这个是可以肯定的,但是他(她)的问题跟你现在得爱滋病,没有必然的联系。”但她反复表示“我们只能说,可能性很大”。

不仅如此,此前毛毛母亲还被质疑,这个小孩是不是她亲生的,需要提供出生证。毛毛母亲回复说,毛毛“没有出生证,是自己接生的”。但有官方认可的亲子鉴定(DNA),鉴定 支持是生物学父母亲。

官方的行为令人费解。毛毛父母都没有爱滋病,母婴传播不可能,这么小的孩子,也不会吸毒,更不可能嫖娼卖淫,而且官方已经查出毛毛的一个供血者患有爱滋病,为什么在如此清晰的事实面前,官方就迟迟不敢给出结论呢?

这是因为大陆的血液中心(血站)有黑幕。被官方垄断的血站,已经将血液变成商品进行买卖,并形成完整的链条从中谋取暴利。医院就处在这个利益链中,不必要的输血、过量的输血,人情血、保险血、营养血,以及使用利润较高的成分血等等,医院和血站利益相关,互相配合。官方的医疗鉴定机构就更是如此,互相袒护成为必然。

此外,血站人员还和血头内外勾结。通常在一个血站里,有三~四个不等的“大血头”,每个“大血头”又有五~六个不等的下线“小血头”,下线“小血头”掌握直接卖血人员的名单。还有所谓的“保护力量”,这些人在地面混得开,他们有自己的“眼线”,用来监视“大血头”、“小血头”、卖血的人以及病人家属等,监视他们按照规矩行事。

在利润方面,“保护力量”和“大血头”五五分成。“大血头”、“小血头”、卖血的人也有他们的分成办法,比如亲属一次互助献血,上线“大血头”,获利35%~50%左右,即600元~800元,最多的时候一天可以赚2~3万;下线“小血头”,获利20%~25%左右,即300元~400元。而卖血人员得到最少,卖100cc的血只能分到100元~120元。

就是在这些利益驱使下,血站对血源的检测造假,纵容供血者隐瞒自己的吸毒史,既往病史,尤其隐瞒爱滋病、肝炎等传染性疾病。为了让献血者提高血产量,还让他们服用硫酸亚铁、复方肝浸片、维生素B12、利尿片等,并对他们频繁采血,置6个月间隔于不顾,甚至招募有不适合献血的疾病人群进行献血。

当然,能够形成庞大的血液黑市,供不应求是主要原因。现今大陆很多的城市都闹血荒,除了大量的浪费,如污染的血液倒掉、浇花等以外,更重要的原因,是献血的人太少。而大陆民众不愿献血,主要担心传染爱滋病、肝炎等疾病,还有对血液制度不满,无偿献血,高价用血,给不法之徒提供了巨大的利润空间。

说到根本,是大陆社会的良心丢失了,一切向钱看,为了钱无恶不作,以致图财害命。中共的党文化使中国社会道德体系崩溃,全社会道德下滑,已冲破了人类道德的底线,社会失去道德框架下的平衡。如果不从解决大陆人的道德、信仰、言论自由、媒体监督等根本上入手,中国大陆的问题永远也解决不了,毛毛的悲剧就会不断重演。
  
责任编辑:尚一

相关新闻
高耀洁:我的耄耋时光
流亡美国的87岁高耀洁让李长春惶惶不安
世界爱滋日再曝河南血祸案 高耀洁:中国爱滋病人千万
【任重】隐瞒爱滋病疫情 中共草菅人命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方方日记终篇:极左是病毒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为何用垃圾车运菜肉
【纪元播报】红二代转发建议书吁高层问责
【罗厨寻味】蘑菇烤比目鱼
【一线采访视频版】中共借疫情割韭菜
【新闻看点】中共封关3目的 湖北人仍受歧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