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媒体再提赵晋案 焦点逼近张高丽

赵晋在天津地产界经营跨度自2003年至2013年,以此长达十余年的时间轴来标示贯穿戴相龙、张高丽前后任职天津市长或书记的任期。
(Getty Images)

人气: 20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12月05日讯】每逢年底通常是刚性购屋者入住新房的旺季,这时候最怕遇到的情况是花了大半生积蓄买来的房子却住不进去还要眼看被推倒。12月4日有媒体以“天津最吹牛楼盘将拆除 开发商是江苏落马常委儿子”为题报导,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的儿子赵晋,在天津黄金地段开发的两个楼盘——名门广场和水岸银座,在即将建成的终点线前,不但已经停摆而且很快拆除。

据报导,随着赵晋2014年7月初被带走调查,在天津由其开发的两大项目——名门广场(天津汇景地产)和水岸银座(天津高盛地产),于今年10月底发出公告称公司资金链已断裂,无力筹措资金续建。自11月1日起,两个项目约一万多购房户被迫以退房退款(只退本金和利息)方式解除合同。

据报导采访受害民众,这当中刚需占很大比例,有的是第一次买房,有的作为婚房,有的看上学区,有的改善换房,如果按约定是7月交房,年底即可入住。如今希望全都落了空。现在虽然拿着退款也无力再买房,但时间熬不起,维权耗不起,不得不选择接受开发商的霸王条款。但12月2日已有业主网上举报,该解约公告是天津政府以涉刑事犯罪的公司的名义发布。

要特别说明的是,名门广场主体工程接近尾声,水岸银座主体也已封顶,而此前据公开资讯,天津政府曾经发出承诺,要委托代建公司复工续建,让购房户入住。但到了10月初又宣布两个楼盘是违章建筑,不再建设。原因是这两个楼盘是烫手山芋,例如名门广场,根据最初核定专案总户数为1833户,但最终销售户数却达到3100余户,购房时60多平方米的房子,合同上建筑面积却不到15平方米,公摊面积竟然高达10.59平方米,套内建筑面积被缩减为4.02平方米,怎么住?就算完工交屋,届时也是纠纷一大堆,真的只能当大违建拆了。

事实上,赵晋在天津开发的多个专案普遍都存在无限制扩大容积率(偷面积)的问题,例如把原规划31层高的楼房盖到41层,把原规划41层高的楼房盖到66层,除了牟取自己暴利,也通过这种方式偷逃巨额的土地出让金、市政配套费、土地增值税等,埋下的只是天津公共安全不知何时爆发的诸多隐患。

购房户痛批在天津违规操盘、欺行霸市、大肆捞钱、祸害一片的赵晋,2014年7月初被查后,媒体开始隐晦报导他能够跨省天津呼风唤雨的内幕,全仗父亲开道,即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以及他称兄道弟的哥儿们周靖,其父亲是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

直到今年5月财新网连发两篇报导,第一篇先是明点赵晋在天津的一大关系户,即与他相差15天不到被查的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长武长顺;第二篇则以赵晋在天津地产界经营跨度自2003年至2013年,以此长达十余年的时间轴来标示贯穿戴相龙、张高丽前后任职天津市长或书记的任期。

而这次被媒体点名报导的天津名门、水岸两个“近乎完工”的烂尾楼,经另查相关资料登录时间,从专案过审、核发五证,到开建开卖的所有官方手续,更都明确是在张高丽主政时期(2007年至2012年)办妥的。

又据港媒《动向》杂志披露,在今年两会前夕,王岐山抵天津调研就天津开发资金的流失、负债近三万亿元人民币等问题,在天津市委、市府召开的会议上直言:必须完整保护、保留好自2007年以来天津党政领导班子会议记录、政府工程开发资金借贷等原始单据,“如有缺失、涂改、私下复印,必须向中央报告。不准延误、不准有人干预”。

赵晋在天津这两个楼盘超过一万名的购房户,多的是租房住的工薪阶层,倾其所有的血汗钱购买人生首套房,天津市政府让无条件退房,甚至都已动用居委会、警察挨家挨户“工作”,不是给受害民众同情和安慰,而是对他们警告、恐吓、威胁不准上访、不准集会、不准进京。

在赵晋被查的近一个月前,6月24日张高丽出访哈萨克斯坦,《追查国际》调查员以江泽民办公室秘书的身份,就江泽民下令活摘几百万法轮功修炼者器官的罪行,向访问哈萨克斯坦的张高丽调查取证。录音表明:张高丽未否认活摘器官达几百万,且欲阻止追究江泽民活摘罪行,更显示出对告江大潮的恐慌。因为那时的国际重大新闻,正是国际政要、律师声援控告江泽民的人越多越好。

所以上万名被迫接受霸王条款解约的购房户,与其在天津走投无路,何不效法告江民众,状告官商勾结的时任市委书记张高丽。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5-12-05 12: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