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控制媒体封锁言论自由 让所有人变成一个脑

中共一向通过宣传与教育控制人民的思想,让民众相信共产党的统治是最好的统治。图为大陆公安在天安门广场指挥民众。 (Getty Images)

人气: 40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09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庄丽存、江禹婵、李怡欣台湾台北报导)“牢牢地控制媒体,把媒体变成一个战斗的工具,把所有从事媒体的人变做党的喉舌”,谈到中共如何控制媒体时,原《光明日报》记者,现居北京的独立评论人戴晴如此说道。中共控制言论模式近几年来朝向海外媒体发展,培植各种外宣媒体,在重大新闻发生时,方便与中共官方口径一致,不过因立场过于偏颇、欲盖弥彰,屡遭国际批评。

随着网路世代来临,控制传统报章杂志的做法已无法“有效”控管言论,台湾2012年的“反媒体垄断运动”,为台湾近年蓬勃社会运动开了第一枪,让台湾民众了解中共封锁言论自由的现况,更串联反洗脑国民教育的香港学生,将中共统战手法、迫害人权内幕逐一揭露。

台大新闻研究所教授张锦华长期观察台湾媒体,以及中国大陆的统战宣传,她提到,宣传战一向是中共统战的惯用技俩,尤其运用在对台工作上。她指出,随着两岸交流就开始输进台湾,中共不惜投入钜资打宣传战,包括购买新闻、并购媒体、甚至网军介入等手段。

最著名的例子,即为中共十八大时,外国媒体记者都苦无发问机会,当时任职于中澳合资的“澳洲环球凯歌国际传媒”的女记者Andrea Yu,在十八大7天的会期中,共4度获准提问,每次发问的问题,都像出自央视或新华社记者之口,独特待遇被外界封为“提问姊”。

有记者私下好奇询问这位记者,为何总是问这些奇怪问题,Andrea Yu坦言,“这些都是我的老板要我问的”。这家传媒老板原来是中国人,与中共政府的宣传机关非常熟络。

后来她坦承,这次的角色,不是一位真正记者,问题都由中国同事预先拟好,她真正想提的问题并未获得报社同意。当时她曾说:“相信我,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会问其他问题。”

张锦华指出,中共不仅控制媒体,也包括控制媒体的人事、广告等,甚至暴力对待批评中共的人,手法很多,不只在媒体方面,也透过教育等相关单位渗透,透过海外的外交机构管理,是非常庞大的控制体系。

例如最近传出有中国旅行社,绕过两岸官方径行发文给台湾旅行社,要求禁止导游在游览车上播放反共内容的纪录片等,此举不仅让台湾导游反弹,也引发台湾网友热议。

中正大学传播学系副教授管中祥认为,中国大陆没有言论自由,批评中共当局的声音都自动过滤,在台湾播放反共内容的纪录片,等于将中共欲掩盖的事实揭露,对中共来说过于刺激,当然不愿意播放。

除了直接下指导棋之外,中共也会透过广告主进行施压,今年6月中信金宣布大陆中信集团将收购该公司3.8%股权,公民团体“经济民主连合阵线”召开记者会质疑中资介入中信金时,台湾几大媒体很有“默契”地同步噤声。管中祥认为,台湾的媒体报导方向都会考虑到中国市场,包括落地、营运方面,当然就会受到一些影响。

中国的真实是什么? 学者:中共官媒从未考虑

任何极权独裁国家,为了掌控权力,必须要压制人民反抗的声音,张锦华谈到,其中的方法是“愚民政治”,控制媒体这个宣传机构就是首要,只报导中共歌功颂德的讯息,任何政权腐败等问题严密封锁,就是一言堂,它说了才算。

张锦华提到,隐闭本身就是一种谎言,只要掌握媒体,隐闭特定资讯,民众知的权利将受到损害。例如中国天津滨海新区爆炸案真实死伤人数、炸爆的原因,到现在还是个谜。

此外,中共还蓄意制造更多的谎言,像是法轮功被压迫,起因于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对个人权力的欲望而镇压法轮功,就造谣污蔑法轮功,资讯掌握在中共手中,一般民众无法分辨真假,而导致民众对法轮功的误解。

作家、中国社会经济学者何清涟曾分析,中共控制新闻的首要目的是为了“稳固统治”,以及“国际交往”的需要。

共产党政治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崇尚暴力,这种暴力被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概括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与“无产阶级专政下的阶级斗争学说”;其次是通过宣传与教育控制人们的思想,让民众相信共产党政权的统治是最好的统治,所做的一切包括任何暴行都是正当的,凡对共产党政权持批评态度是反动落后的,用暴力消灭它们是合理的方式。

在改革开放以前,按毛定义,中国的新闻媒体是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民主国家,台湾、香港等一切国际反共势力进行斗争的武器。所有的媒体都灌输同一种观念,让人们没有任何可选择的信息。何清涟说,中国人民形容当时是“10亿人一个大脑”,即毛泽东的大脑。不超过当局允许的范围发表言论,是每个中国人都必须恪守的行为规范。

在改革开放后,媒体则成了引导世界认识中国的工具。中国的真实是什么,从来就不是中共官媒报导考虑的问题。政府需要向国际社会展示什么,这才是媒体报导的主要任务。◇

责任编辑:昱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