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湘子十二度韩愈(12)金銮殿上显神迹

作者:杜若

八仙渡海图。吹横笛者为韩湘子。(Fotolia)

  人气: 937
【字号】    
   标签: tags: ,

韩湘祈来大雪,唐宪宗龙心大悦,要封赏湘子。韩湘进殿面君,只见他既不高呼万岁,也不跪拜,立在金銮殿上,不行君臣之礼。宪宗怒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朕为天下之主,上自卿相臣僚,下至苍黎黔赤,见到朕无不嵩呼拜跪。你只不过一个游方道人,生养在我大唐境内,怎敢如此无礼!”

韩湘说道:“贫道身住阆苑蓬莱,不居王土;口吸日月精华,不食人间烟火。我不求闻达,不恋名利,既不是天子的臣民,也不是诸侯的朋友,陛下为何还要贫道嵩呼祝拜,行这人间俗礼呢?”

宪宗说:“你在天坛祈雪,庵观栖身,而今又站在金銮殿上,怎么能说不居于王土?”湘子笑说:“要贫道不立在地上,这有何难?”韩湘挥手一招,霎时飘来一朵彩云捧住了韩湘,湘子腾空而起,对皇上说道:“请问陛下,贫道还是你的王臣吗?”宪宗见湘子站在虚空说话,顿时惊得面如土色。急忙走下龙床,招呼湘子:“师父请下来,朕愿意做你的弟子。”

韩愈见状连忙奏道:“陛下,这道童也只是施了一点法术,就来惑世欺民。料他也不是什么真仙。陛下对他执弟子之礼,岂不是长他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宪宗说:“想我大唐大旱两年,万物焦枯,幸得他祈来大雪。朕适才出言不恭,看他立于虚空,若非神仙,如何能有这般手段?”

韩愈说:“久旱必有雨,这是天道之常。想必是这道童略晓天时,乘势占了先机,凑巧罢了。这腾云驾雾,想必也不过是障眼法,现在取些猪狗秽血往他身上一洒,这道童马上就会跌下来,有什么稀奇的?”宪宗一听,立刻呵止了他:“爱卿,朕自有处分,你且下去吧!”

被宪宗赶出金銮殿,韩愈羞愧满面,窝着一肚子的火气,愤愤不平地走出大殿。

唐宪宗对韩湘说:“朕想求得长生,应该怎么才能做到?”韩湘说:“想要长生不死,就要抛弃家缘,割舍恩爱,躲进深山穷谷中,朝修暮炼,方得长生不老。陛下乃大唐国君,以四海为家,以万民为子,只要正心诚意修身,足以保护龙体,裨益斯民!”  宪宗说他身体不好,药石也没有疗效,恳求韩湘赐他一粒金丹,以保身体无恙。

韩湘子就又对他说:“陛下日夜泛舟于爱河欲海,早已疲神精散。陛下想借金丹以求补益,这就象以皮囊贮藏黄金,每天拿铁来交换,时日久了,黄金耗尽,而皮囊贮满了铁,这能有什么用处?”韩湘劝谏皇帝,应当清心寡欲,养气存神,日后会有异人来自西土,保圣躬于万祀,绵国祚长久不息。

任凭宪宗苦苦挽留,韩湘还是说完便驾云而去,留下宪宗独自感伤,自叹与神仙无缘。@#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李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韩愈一听小道士要走龙凤门,顿时怒从心上升起,喝叫左右:“把那道童抓进来!实实打他四十大板,追他度牒,解还原籍。”
  • 大唐皇帝宪宗,自从登基以来,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国泰民安。不料,最近两年大唐遭遇旱灾,雨雪不下,树梢生烟,民不聊生。
  • 湘子唱道:“古人云:‘百岁光阴如火烁,一生身世如水萍。’人纵有万顷良田,但日食仅米一升;高楼广厦千间,但夜眠也仅七尺之地。何苦要把方寸愚昧之心,来瞒昧天地诸神,死抓着贪痴不肯修行。就是夫妻恩爱、母慈子孝,这天下谁人没有散场的时节。人生来世,匆匆一场,枉然忙忙碌碌,转眼就入轮回,替人作马作牛,究竟金银、恩爱哪一样可以替代你入轮回?”
  • 湘子唱罢便走了,径直走到韩愈家门外。湘子坐在街上,把渔鼓简板敲拍了一番。窦氏隐约听见,说道:“韩清,这不是敲渔鼓的声音吗,怎么说找不到你哥哥呢?”韩清说:“那不是哥哥,是一个道童坐在门外的上马石上打渔鼓唱道歌呢,街坊上的老少都围着他听呢。”
  • 韩湘子连过了这几大关,坚实的道心助他成真证果,脱化凡胎,超出凡界。湘子在山中无拘无束,逍遥自在,并随钟、吕二师步入仙界,参拜玉帝。
  • 韩湘子过了鬼判一关,连走几日都平安无事。这一日,远远望见前面有一座高山。
  • 韩湘的修行念头如金如石,一丝一毫也没有受到迷惑。当晚星月无光,韩湘只听得风声泣树,水响潺潺,伥鬼高呼,山魈后应,他一口气强跑了二三里。
  • 湘子不再理睬他门,独自思忖:叔父严谨,终究会误了我的修行大事。看来三十六计,只有走为上策。湘子等到仆人沉睡,打着精神挨到二更天,来到窦氏、卢英房外,悄悄拜辞,就此离家修道去了。
  • 数月之后,韩愈进京会试,高登金榜,朝廷派他担任四川监察御使,不到两年,又升为刑部侍郎。韩愈把窦氏、韩湘、芦英接到长安居住。
  • 韩会为韩湘的事整日忧愁,以致抑郁成疾,不治身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