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拳打镇关西”写了啥 中共非要从课本删除

唐青

颐和园长廊上的彩绘:鲁智深倒拔垂杨柳。(公有领域)

人气: 139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5月27日讯】大陆新施行的中学课本取消了《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一文,官方报导称是“由于与现代和谐社会导向不符”。

“拳打镇关西”讲述鲁智深仗义出手,解救受辱被勒索钱财的金氏父女,打死屠夫“镇关西”。鲁智深在梁山一百单八将中排名第十三,星号天孤星。原为渭州小种经略相公麾下提辖,即山西一名军官,俗名叫鲁达。鲁达为人慷慨大方,嫉恶如仇,豪爽直率,但粗中有细。

“拳打镇关西”取自中国四大名著之一《水浒传》第三回。《水浒传》描写一百零八位英雄以“义”为人生准则,替天行道,伸张正义。他们以铲除奸臣乱党和贪官污吏为目标,甚至提出“杀去东京,夺了鸟位”。在世道不公,官逼民反的情况下, 梁山好汉的造反乃正义之举。在传统文化中,梁山好汉是受苦受欺凌老百姓眼中的救星和偶像。

当今中国最需要公平正义的社会环境。在公共场所,当老人倒下无人扶,当妇女被调戏无人作声,当儿童被车碾压无人理,人们惊呼中国人的道德底线哪去了?见义勇为、伸张正义的中华好男儿哪去了?

其实中共最担心老百姓“ 夺了它的鸟位”,所以建政以来不遗余力地毁灭传统文化,颠倒是非黑白,让老百姓都当哑巴,都做阉人,中共好维护它邪恶的统治。尤其江泽民镇压法轮功, 绑架、抄家、抢劫,强奸妇女,打死白打,活摘器官……恶事做尽,你们都别作声!所以中共要营造老人倒下无人扶、妇女强奸无人管的环境,个个都有鲁达的侠义豪情,中共早被人民推翻了!

且看《水浒传》中鲁达如何拳打镇关西的。

北宋年间,好汉九纹龙史进来到渭州,结识了小种经略府的鲁达鲁提辖,两人意气相投,一起去喝酒。路上,遇见好汉打虎将李忠,于是三个人一起到酒楼喝酒。

三个酒至数杯,意兴正浓,只听得隔壁阁子里有人哽哽咽咽啼哭。鲁达焦躁,便把碟儿盏儿都丢在楼板上。酒保慌忙过来赔罪。鲁达说:“是什么人在隔壁吱吱的哭,搅扰俺弟兄们喝酒?叫他过来!”

片刻,酒保带来两个人:前面一个十八九岁的妇人,拭着眼泪,背后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儿,手里拿串拍板。鲁达叫他们别哭,把原委说来。

原来,父女二人姓金,女儿名叫金翠莲,是东京(郑州)人。和父母来到渭州投亲靠友,没想到亲戚家搬到南京。母亲在此地病死了,父女二人回不去家,只好在酒楼卖唱。 当地状元桥有个“镇关西”郑大官人,看到金翠莲有些姿色,就强行找媒人作媒,纳她为妾,还写了三千贯彩礼钱的文书。可这三千贯钱,一文都没给。 金翠莲嫁到郑大官人家不满三个月,就被他老婆赶出来,还追着讨要彩礼钱。父女俩当初一文钱也没得到,如今哪里来钱还他。不得已,父女二人只好在酒楼卖唱,每天的收入被他们家拿走大半,这几天酒客稀少,赚不到钱,怕他来讨钱时受辱。父女俩人想起这苦楚来,无处告诉,因此啼哭。

鲁达听了道:“呸!俺只道那个郑大官人,却原来是杀猪的郑屠!这个腌臜泼才,却原来这等欺负人!等洒家去打死了那厮便来!”史进、李忠两个抱住鲁达,三回五次劝住他。

鲁达掏出身上所有的银子,又让史进和李忠凑足十五两银子,给了金翠莲父女,让他们第二天一早回东京去。

回到住处,鲁达越想越生气,晚饭也不吃,气愤愤地睡了。第二天一早,鲁达到金老住的店里,催促父女俩快离开。店小二拦着说,“金公欠郑大官人典身钱,着落在小人身上看管他哩。”

鲁提辖道:“郑屠的钱,洒家自还他,你放这老儿还乡去!”那店小二哪里肯放。鲁达大怒,揸开五指,去那小二脸上只一掌,打得那店小二口中吐血;再复一拳,打落两个当门牙齿。小二爬将起来,一道烟跑向店里去躲了。店主人哪里敢出来拦他。金老父女两个忙忙离了店中,出城赶路去了。

鲁达担心店小二赶去拦截他们,拿条凳子,坐了两个时辰。估计金公去得远了,方才起身,径到状元桥,来到郑屠的肉铺前。郑屠慌忙迎接,拿条凳子请鲁达坐下。

鲁达说:“奉着经略相公钧旨:要十斤精肉,切作臊子,不要见半点肥的在上面。”郑屠道:“好的,——你们快选好的切十斤去。”鲁提辖道:“不要那等腌臜厮们动手,你亲自切。”郑屠道:“说得是,小人自己切。”自去肉案上拣了十斤精肉,细细切做臊子。

那店小二把手帕包了头,正来郑屠处报说金老之事,却见鲁提辖坐在肉案门边,不敢扰来,只得远远地立住,在房檐下望。

这郑屠整整地自切了半个时辰,用荷叶包了道:“提辖,叫人送去?”鲁达道:“送什么!且住,再要十斤都是肥的,不要见些精的在上面,也要切做臊子。”郑屠道:“却才精的,怕府里要裹馄饨,肥的臊子何用?”鲁达睁着眼道:“相公钧旨分付洒家,谁敢问他?”郑屠道:“是合用的东西,小人切便了。”又选了十斤实膘的肥肉,也细细地切做臊子,把荷叶包了。整弄了一早上。

那店小二哪里敢过来,连那正要买肉的主顾也不敢拢来。

郑屠道:“着人与提辖拿了,送将府里去?”鲁达道:“再要十斤寸软骨,也要细细地剁做臊子,不要见些肉在上面。”郑屠笑道:“你这不是特地来消遣我吗?”鲁达听得,跳起身来,拿着那两包臊子在手,睁着眼,看着郑屠道:“洒家就要消遣你!”把两包臊子劈面打将去,却似下了一阵的“肉雨”。郑屠大怒,按捺不住心头那一把无明业火,从肉案上抢了一把剔骨尖刀,托地跳将下来。鲁提辖早拔步在当街上。

众邻居并十来个火家,哪个敢向前来劝。两边过路的人都立住了脚,和那店小二也惊得呆了。

郑屠右手拿刀,左手便来要揪鲁达;被鲁提辖就势按住左手,望小腹上一脚踢倒在当街上。鲁达再入一步,踏住胸脯,提起那醋钵儿大小拳头,看着郑屠道:“你这狗一般的屠夫,也敢叫做‘镇关西’!你如何强骗了金翠莲?”扑的只一拳,正打在鼻子上,打得郑屠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便似开了个油酱铺,咸的、酸的、辣的一发都滚出来。郑屠挣不起来,那把尖刀也丢在一边,口里只叫:“打得好!”鲁达骂道:“直娘贼!还敢应口!”照准眼上又是一拳,打得郑屠眼棱缝裂,乌珠迸出,也似开了个彩帛铺,红的、黑的、紫的都绽将出来。

两边看的人惧怕鲁提辖,谁敢向前来劝。

郑屠当不过,讨饶。鲁达喝道:“咄!你若和俺硬到底,洒家倒饶了你!你如今对俺讨饶,洒家偏不饶你!”又一拳打在太阳穴上,却似做了一个全堂水陆的道场,磬儿、钹儿、铙儿一齐响。鲁达看时,只见郑屠挺在地上,口里只有出的气,没了入的气,动掸不得。

鲁达假意道:“你这厮诈死,洒家再打!”只见面皮渐渐地变了。鲁达寻思道:“俺只指望痛打这厮一顿,不想三拳真个打死了他。洒家须吃官司,又没人送饭,不如及早撒开。”拔步便走,回头指着郑屠尸道:“你诈死,洒家和你慢慢理会!”一头骂,一头大踏步去了。

街坊邻居并郑屠的火家,谁敢向前来拦他。

鲁提辖回到住处,急急卷了些衣服盘缠,细软银两,提了一条齐眉短棒,奔出南门,一道烟走了。

为躲避人命官司,鲁达跑到五台山出家避难,起法名鲁智深。鲁智深受不了佛门清规,吃肉喝酒,被方丈罚到东京大相国寺看守菜园。期间倒拔垂杨柳,威名远扬,并和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结为兄弟。后与杨志、武松占领二龙山担任大头领。上梁山后担任步军总大将。死后追封义烈照暨禅师。#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6-05-27 3: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