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打鎮關西」寫了啥 中共非要從課本刪除

唐青

人氣 14437

【大紀元2016年05月27日訊】大陸新施行的中學課本取消了《魯提轄拳打鎮關西》一文,官方報導稱是「由於與現代和諧社會導向不符」。

「拳打鎮關西」講述魯智深仗義出手,解救受辱被勒索錢財的金氏父女,打死屠夫「鎮關西」。魯智深在梁山一百單八將中排名第十三,星號天孤星。原為渭州小種經略相公麾下提轄,即山西一名軍官,俗名叫魯達。魯達為人慷慨大方,嫉惡如仇,豪爽直率,但粗中有細。

「拳打鎮關西」取自中國四大名著之一《水滸傳》第三回。《水滸傳》描寫一百零八位英雄以「義」為人生準則,替天行道,伸張正義。他們以剷除奸臣亂黨和貪官污吏為目標,甚至提出「殺去東京,奪了鳥位」。在世道不公,官逼民反的情況下, 梁山好漢的造反乃正義之舉。在傳統文化中,梁山好漢是受苦受欺淩老百姓眼中的救星和偶像。

當今中國最需要公平正義的社會環境。在公共場所,當老人倒下無人扶,當婦女被調戲無人作聲,當兒童被車碾壓無人理,人們驚呼中國人的道德底線哪去了?見義勇為、伸張正義的中華好男兒哪去了?

其實中共最擔心老百姓「 奪了它的鳥位」,所以建政以來不遺餘力地毀滅傳統文化,顛倒是非黑白,讓老百姓都當啞巴,都做閹人,中共好維護它邪惡的統治。尤其江澤民鎮壓法輪功, 綁架、抄家、搶劫,強姦婦女,打死白打,活摘器官……惡事做盡,你們都別作聲!所以中共要營造老人倒下無人扶、婦女強姦無人管的環境,個個都有魯達的俠義豪情,中共早被人民推翻了!

且看《水滸傳》中魯達如何拳打鎮關西的。

北宋年間,好漢九紋龍史進來到渭州,結識了小種經略府的魯達魯提轄,兩人意氣相投,一起去喝酒。路上,遇見好漢打虎將李忠,於是三個人一起到酒樓喝酒。

三個酒至數杯,意興正濃,只聽得隔壁閣子裏有人哽哽咽咽啼哭。魯達焦躁,便把碟兒盞兒都丟在樓板上。酒保慌忙過來賠罪。魯達說:「是甚麽人在隔壁吱吱的哭,攪擾俺弟兄們喝酒?叫他過來!」

片刻,酒保帶來兩個人:前面一個十八九歲的婦人,拭著眼淚,背後一個五六十歲的老兒,手裏拿串拍板。魯達叫他們別哭,把原委說來。

原來,父女二人姓金,女兒名叫金翠蓮,是東京(鄭州)人。和父母來到渭州投親靠友,沒想到親戚傢搬到南京。母親在此地病死了,父女二人回不去家,只好在酒樓賣唱。 當地狀元橋有個「鎮關西」鄭大官人,看到金翠蓮有些姿色,就強行找媒人作媒,納她為妾,還寫瞭三千貫彩禮錢的文書。可這三千貫錢,一文都沒給。 金翠蓮嫁到鄭大官人家不滿三個月,就被他老婆趕出來,還追著討要彩禮錢。父女倆當初一文錢也沒得到,如今哪裡來錢還他。不得已,父女二人只好在酒樓賣唱,每天的收入被他們家拿走大半,這幾天酒客稀少,賺不到錢,怕他來討錢時受辱。父女倆人想起這苦楚來,無處告訴,因此啼哭。

魯達聽了道:「呸!俺只道那個鄭大官人,卻原來是殺豬的鄭屠!這個腌臢潑才,卻原來這等欺負人!等灑家去打死了那廝便來!」史進、李忠兩個抱住魯達,三回五次勸住他。

魯達掏出身上所有的銀子,又讓史進和李忠湊足十五兩銀子,給了金翠蓮父女,讓他們第二天一早回東京去。

回到住處,魯達越想越生氣,晚飯也不吃,氣憤憤地睡了。第二天一早,魯達到金老住的店裡,催促父女倆快離開。店小二攔著說,「金公欠鄭大官人典身錢,著落在小人身上看管他哩。」

魯提轄道:「鄭屠的錢,灑家自還他,你放這老兒還鄉去!」那店小二哪裡肯放。魯達大怒,揸開五指,去那小二臉上只一掌,打得那店小二口中吐血;再複一拳,打落兩個當門牙齒。小二爬將起來,一道煙跑向店裡去躲了。店主人哪裡敢出來攔他。金老父女兩個忙忙離了店中,出城趕路去了。

魯達擔心店小二趕去攔截他們,拿條凳子,坐了兩個時辰。估計金公去得遠了,方才起身,逕到狀元橋,來到鄭屠的肉鋪前。鄭屠慌忙迎接,拿條凳子請魯達坐下。

魯達說:「奉著經略相公鈞旨:要十斤精肉,切作臊子,不要見半點肥的在上面。」鄭屠道:「好的,——你們快選好的切十斤去。」魯提轄道:「不要那等腌臢廝們動手,你親自切。」鄭屠道:「說得是,小人自己切。」自去肉案上揀了十斤精肉,細細切做臊子。

那店小二把手帕包了頭,正來鄭屠處報說金老之事,卻見魯提轄坐在肉案門邊,不敢擾來,只得遠遠地立住,在房檐下望。

這鄭屠整整地自切了半個時辰,用荷葉包了道:「提轄,叫人送去?」魯達道:「送甚麽!且住,再要十斤都是肥的,不要見些精的在上面,也要切做臊子。」鄭屠道:「卻才精的,怕府裡要裹餛飩,肥的臊子何用?」魯達睜著眼道:「相公鈞旨分付灑家,誰敢問他?」鄭屠道:「是合用的東西,小人切便了。」又選了十斤實膘的肥肉,也細細地切做臊子,把荷葉包了。整弄了一早上。

那店小二哪裡敢過來,連那正要買肉的主顧也不敢攏來。

鄭屠道:「著人與提轄拿了,送將府裡去?」魯達道:「再要十斤寸軟骨,也要細細地剁做臊子,不要見些肉在上面。」鄭屠笑道:「你這不是特地來消遣我嗎?」魯達聽得,跳起身來,拿著那兩包臊子在手,睜著眼,看著鄭屠道:「灑家就要消遣你!」把兩包臊子劈面打將去,卻似下了一陣的「肉雨」。鄭屠大怒,按捺不住心頭那一把無明業火,從肉案上搶了一把剔骨尖刀,托地跳將下來。魯提轄早拔步在當街上。

衆鄰居並十來個火家,哪個敢向前來勸。兩邊過路的人都立住了腳,和那店小二也驚得呆了。

鄭屠右手拿刀,左手便來要揪魯達;被魯提轄就勢按住左手,望小腹上一腳踢倒在當街上。魯達再入一步,踏住胸脯,提起那醋缽兒大小拳頭,看著鄭屠道:「你這狗一般的屠夫,也敢叫做『鎮關西』!你如何強騙了金翠蓮?」撲的只一拳,正打在鼻子上,打得鄭屠鮮血迸流,鼻子歪在半邊,便似開了個油醬鋪,鹹的、酸的、辣的一發都滾出來。鄭屠掙不起來,那把尖刀也丟在一邊,口裏只叫:「打得好!」魯達罵道:「直娘賊!還敢應口!」照準眼上又是一拳,打得鄭屠眼棱縫裂,烏珠迸出,也似開了個彩帛鋪,紅的、黑的、紫的都綻將出來。

兩邊看的人懼怕魯提轄,誰敢向前來勸。

鄭屠當不過,討饒。魯達喝道:「咄!你若和俺硬到底,灑家倒饒了你!你如今對俺討饒,灑家偏不饒你!」又一拳打在太陽穴上,卻似做了一個全堂水陸的道場,磬兒、鈸兒、鐃兒一齊響。魯達看時,只見鄭屠挺在地上,口裡只有出的氣,沒了入的氣,動撣不得。

魯達假意道:「你這廝詐死,灑家再打!」只見麵皮漸漸地變了。魯達尋思道:「俺只指望痛打這廝一頓,不想三拳真個打死了他。灑家須吃官司,又沒人送飯,不如及早撒開。」拔步便走,回頭指著鄭屠屍道:「你詐死,灑家和你慢慢理會!」一頭罵,一頭大踏步去了。

街坊鄰居並鄭屠的火家,誰敢向前來攔他。

魯提轄回到住處,急急卷了些衣服盤纏,細軟銀兩,提了一條齊眉短棒,奔出南門,一道煙走了。

為躲避人命官司,魯達跑到五臺山出家避難,起法名魯智深。魯智深受不了佛門清規,吃肉喝酒,被方丈罰到東京大相國寺看守菜園。期間倒拔垂楊柳,威名遠揚,並和八十萬禁軍教頭林沖結為兄弟。後與楊志、武松占領二龍山擔任大頭領。上梁山後擔任步軍總大將。死後追封義烈照暨禪師。#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梳理三峽爭議(1)——三峽大壩壅高重慶洪水的幅度
吳惠林:奔向「奴役社會」的美國
學中文就跟著「最美麗的風景」走!
古典巨匠舒伯特 一生所追尋的境界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王岐山戰戰兢兢?中共博鰲自打臉
【唐浩視界】隱忍50年 日本為何挺台叫板中共?
【秦鵬直播】王岐山博鰲給習報幕 被嘲林副統帥
【有冇搞錯】中共極左派的眼中釘 溫家寶文被封
【探索時分】二戰德國七大名將綽號
【新聞看點】中共轟6演練投彈 美挺台放大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