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致远:中共不解体 谁会是下个群体灭绝目标

人气 1796

【大纪元2016年06月25日讯】2004年,当我在监狱里碰到法轮功学员刘勇,他告诉我,他入狱时被带到外面的医院做详细的抽血检查,那时我竟没来由地泛起一股羡慕之情。在经历了十四天的日夜轮流审讯,中间已记不起经历了多少次殴打和折磨;在经历了看守所是没日没夜的强迫奴工劳动,我知道,中共的警察不要说对法轮功学员的健康,甚至生死都是漠视的。怎么会如此关心法轮功学员的健康呢?善良的人总是不善于用怀疑的角度去揣测别人,所以听他说完,我还说他待遇挺高的。

当时我没有想到,我离“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如此之近,甚至,我可能也是他们的目标,只是由于种种原因,没有选择我而已。而就在那时,已经有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除器官。而在当时中共的极权黑幕之下,外界没有人听得到他们为捍卫真理不屈的呐喊,看得到他们为坚守信仰所作出的牺牲。

黑暗总会在良知的光芒下曝光。2006年3月,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被证人安妮曝光,可以想到当时她说出这个真相时面临的质疑。即便包括我,在经历了八年非法的酷刑折磨、强制奴工、精神洗脑后,自认已经比较了解中共了,在知道这个真相后,脑中仍然是大大的问号,中共真的会邪恶到如此地步吗?直到我把所有的相关材料都细细的看完,才确信这样的罪恶真的发生了,不是在幻想小说里,而就在我们的身边,每天每时发生着。

现在细想起来,其实中共的历史就是杀人的历史、群体灭绝的历史,就是用鲜血和谎言写就的历史,“镇压反革命”杀的是国民党留下的人员;“土地改革”灭绝了地主阶层,即便没了土地,地主的孩子也是黑五类;“社会主义改造”杀的是资产阶级,就连优美的举止都成为资产阶级情调予以禁绝;“反右”镇压知识分子,甘肃夹边沟农场的知识分子累累白骨就是明证;“取缔反动会道门”时灭绝的是所有的信仰组织;“文革大革命”是为掌控极权的民族大清洗。

在历次的政治运动中,中共采取都是“群体灭绝”,采用的是所谓打击“百分之五”的政策,树立百分之五的打击面,即“百分之九十五”围攻“百分之五”,也就是所谓群众运动。人们总是担心会成为“百分之五”,都想成为“百分之九十五”。可一轮轮运动下来,今天整人者,明日被人整。运动一波又一波地涌动,每一波都有一批人被政治恶浪吞没。从1949年以后,估计有八千万人非正常死亡,受迫害牵连的可谓不计其数,可以这样说,人人都是受害者,哪里还有什么“百分之九十五”,人人都在“百分之五”之内。

“改革开放”以后,人们以为共产党变了,不会再搞运动了。可六四的枪声证明党还是那个杀人的党,为了其权力,它可以不断的变化立场;为了其伟光正的形象,它可以歪曲事实,把自己祸国殃民导致的烂摊子说成是人口多,于是乎搞起计划生育,从1980年到2009年,人工引流产2.75亿例,这不是群体灭绝、种族灭绝吗?

江泽民为了树立自己的威信,又操起中共惯有打击“百分之五”的伎俩,针对上亿的信仰“真、善、忍”的民众挥起屠刀,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经过十年的不懈调查,6月22日,三位调查者大卫‧乔高、大卫‧麦塔斯和伊森‧葛特曼在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国家新闻俱乐部(National Press Club)发布题为“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杀:更新版”(Bloody Harvest/The Slaughter: An Update)的研究报告,证实在过去16年来,中共器官移植手术总数在150至250万例之间,而这些器官来源大多数来自法轮功学员,而且活摘现在还在继续。

在这十年中,可怕的不是质疑,而是选择性无视。赢得美国广播电视届最高荣誉称号“皮博迪奖”的纪录片《活摘》导演李云翔在第一次了解活摘器官时,也感到难以置信,但他联想到纳粹屠杀犹太人罪行首次被揭露时,全世界都拒绝相信的历史教训。“只要有一部分是真的,这将是反人类罪行。”在经历八年的调查,终于完成了纪录片《活摘》。恰如在皮博迪奖颁奖典礼上,评委所说,他们一方面对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会发生如此野蛮、残酷的暴行,难以相信;另一方面,面对影片中一个个详实的证据和调查,他们又不得不相信。

汉娜·阿伦特在面对犹太人大屠杀提出“平庸的恶”的观点,她认为,平庸的恶是无意识的犯罪,这种恶是不思考,不思考人,不思考社会,不思考善恶。惟上或权力是从,接受洗脑灌输,默认配合并成为不道德体制的实践者,充当权力机器的齿轮、螺丝钉。他们恪尽职守,无条件服从,麻木机械地干着。如此,希特勒的种族灭绝大屠杀才得以运作实施。

而在活摘法轮功器官这个链条中,从决策到执行,从医生、护士、中介、警察、病人,知道实情的人何止成千上万,可是他们都放弃思考,三缄其口,助纣为虐,正是这些平庸之恶推波助澜这个星球从未有过的邪恶。恰如《九评》所说:“中共在几十年的屠杀中不但摧毁了无数的生命,更摧毁了中华民族的精神。许许多多的人,已经在残酷斗争中形成一种条件反射。只要中共举起屠刀,这些人立刻放弃一切原则,放弃一切判断力,举手投降,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的精神已经死亡。这是比肉体死亡更可怕的一件事情。”而这些沉默的协从犯正是邪恶逞凶的原因。

他们以为自己站在百分之九十五的安全区,可在中共的邪恶体制下,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上至国家主席、总书记,下至黎民百姓,今天不是你,不是你幸运,只是没轮到你而已。做把头埋在土沙里的鸵鸟,最终也逃不了屠宰场的命运。

中共不解体,没有谁敢肯定自己不会是下一个百分之五——群体灭绝的对象,那只是时间问题。任何对中共的幻想最终都等于给了中共苟延残喘的机会,正如美国国会外交委员会欧亚新兴威胁分会主席罗拉巴克说:“和中共拥抱,将他们视作自由世界的人。这会改变他们的内心吗? 不会的。我将之称为‘拥抱纳粹而制造自由人的理论’,这是不管用的。”只有解体中共,才是唯一的出路。

而十年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以及海外独立调查员坚持追查,得到了各类详实、严密的证据,以及诸多社会人士的呼吁,引起西方主流社会的关注。2013年12月12日,欧洲议会通过紧急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除器官,并呼吁中共“立即释放”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所有良心犯。

2016年6月1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一致通过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强摘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良心犯器官,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国际主流媒体进行了深度报导并表示支持,如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CNN新闻网、加拿大《环球邮报》等。

犹太人大屠杀以后,诗人阿多诺说:“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哲学家雅斯贝尔斯在战后的反思:“我们全都有责任,对不义行为,当时我们为什么不到大街上去大声呐喊呢?”而今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在国际社会逐渐形成共识,制止迫害也刻不容缓。在这场践踏人类良知底线的迫害中,每个人都面临着抉择,沉默或漠视都等于投了中共一票。身处历史善与恶、功与罪的转折关头,我们应该重温亚伯拉罕·林肯总统的话:“我们无法回避历史……我们有能力也有责任……我们将庄严地捍卫,或可耻地失去这个地球上最后也是最好的希望。”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中共阻挠失败 美明州参院决议谴责活摘器官
欧议会书面声明:吁调查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欧洲议会大楼前 各界人士谴责中共活摘器官
大陆各界声援美国会决议案 吁查活摘器官罪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中国多地现抢米潮 当局又“辟谣”
【新闻看点】自诩“大国担当”中共须答七问
【现场视频】吉林白城现沙尘暴 天空瞬间黑暗
【直播回放】4.3疫情追踪:全球确诊逾百万
【十字路口】中共急寻20万尸袋 多少冤魂亡?
【拍案惊奇】疫情中心或回东亚?红二代谈倒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