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入上万有2套房 沪中年考研者仍充满焦虑

人气 3550

【大纪元2017年02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杨一帆综合报导)上海中年考研者月收入上万人民币,在上海有2套房,但仍充满焦虑。他称,“要一直努力。”大陆中产阶级的焦虑为外界关注。

澎湃新闻1月31日报导称,2004年,22岁的李子俊在上海电视大学某分校找到了一份工作,从班主任、教务再到任课老师,干了11年。这所电大分校后被一家国有企业收购经营,2015年10月,他选择了离开。

辞职后,李子俊在其它成人考试培训机构担任带课老师。2016年3月,他接受另两家培训机构的邀请,开始作为外聘教师进行授课。

李子俊说,2016年他最忙的时候,每周三天奔波于三家培训机构之间,一周要上20多个课时,还要给一些学生“开小灶”、答疑。

李还加入全国考研大军,和比他小十几岁的应届大学生同考。2015年12月他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2016年3月份过了笔试,但第二轮面试没过。

2016年12月,李子俊又一次走上考场。目前成绩还未公布,但李对澎湃新闻透露,“英语考得不太好,估计进面试比较悬。”但他仍然在准备面试和三月份参加上海理工大学数学系博士生的统一考试。

尽管边工作边备考让他感到压力重重,但他选择继续考研。“在上海混,你必须一直努力才能保证自己不掉队。”他说。

目前,李子俊有复旦大学自考计算机专业的本科、华东师范大学应用数学本科、上海交通大学计算机相关专业的在职研究生文凭。但他认为学历不够,需继续深造。

除了工作和学历,李子俊还面对组建家庭的压力。

李对澎湃新闻透露,现在他已有了可以谈婚论嫁的女友,但若要真的走进婚姻,则将面对一组真正的压力。

“抛开结婚的一系列费用不谈,婚房我也已经备好,但还有许多压力是难以逾越的。” “除了需要换一套给三口之家的大房子之外,婚后孩子的抚养和教育对家长肯定也是不小的压力。”李说。

如果真的要结婚生子,他会认真问自己:“你结得起吗?”“你养得起吗?” “除了抚养还有教育,不少家长让孩子上补习班,动辄数万元,别的孩子都上,你作为家长不让自己孩子去上吗?”李说。

李子俊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他现在每月带课收入5,000元左右,一套房的房租收入约5,000元,一个月净收入一万元左右,没有贷款的压力。2016年,他名下两套位于普陀区的房产一共涨了120万左右。

但李仍对自己的生活现状不满意,甚至“会感到焦虑”,“有时候会感觉很累,感觉压力很大。”

李认为,带课老师这份工作并不稳定,校方和学生任何一方不满意,就很可能失去这份工作。

结婚成家、复习考研、在三家培训机构带课这三座“大山”时常压得李子俊有些喘不过气,“真正的压力和辛苦其实只有我们自己知道。”

谈到对中产阶层的定义,李子俊给出了几个定义,“脑力劳动”、“个人可支配年收入10万以上”、“家庭不背负贷款” 。但“我觉得我算不上中产,” “就算是,我也只是勉勉强强算个中产。” 李子俊说。

中国中产阶层的焦虑日益增加

半月谈网1月的一篇文章描绘中国中产阶级的生活图景称:多毕业于知名高校,从事体面的职业,在大城市安下小家,追求有品质的消费和体验;这又是一个脆弱的族群,“下一代的教育、住房、家庭成员的健康都是他们焦虑的来源。”

2017年初,中共官方发布消息称,当前中国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的总体规模约为7,200万人。而这一阶层很容易被定位为“中产” 。

《经济学人》此前报导说,中国中产阶层今天有许多不满。他们虽然有钱,但是感到不安全:他们担忧谁来给他们养老;担忧如果他们生病了,医院账单将荡平其财富;担忧失去自己的房子,因为没有产权;担忧他们的存款。

报导说,中国中产阶层将继续扩大,他们要求政治变革的呼声也将增加。共产党必须开始满足这些要求,否则世界上最庞大的中产阶层队伍的愤怒之火或摧毁中共。

去年北京警察枉法打死雷洋案显示,一个已经开始晋升上流阶层的人,依然不能免于警察的淫威和荼毒。国际特赦研究员潘嘉伟说,雷洋之死真的触动到中产阶级的神经。

去年5月微信上流行一首诗说:“中产阶级可以被一场疾病摧毁/中产阶级可以被一场股灾摧毁/即使有很多座房子,你的心仍然感到恐慌/不安的感觉从未如此强烈。”#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中国大陆中产阶层的无奈和焦虑
大陆中产家庭的五大焦虑 “没有人是安稳的”
专家:大陆90%中产家庭或陷“返贫危机”
大陆中产阶层焦虑难释 其怒火或摧毁中共
最热视频
【探索时分】二战日本为什么敢对美国开战?
【十字路口】时代革命夺金马 梅艳芳为何热爆
【百年真相】冤比窦娥 行善积德的“黄世仁”
周冠威:曾挣扎哭泣 克服恐惧留港继续创作
港电影越禁越红 黄国才:体现港人公民意识强大
【拍案惊奇】中共会为Omicron加倍封锁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