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高压治理新疆的陈全国曾助力李长春

人气 3820

【大纪元2017年12月21日讯】几日前,笔者在《陈全国如此治理新疆  向习核心看齐?》一文中列举了陈全国自去年接掌新疆后采取的一系列让人心生恐怖的举措,如十九大前后非法大量抓捕“不放心人员”,包括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通过“全民体检”在内的多种途径搜集所有新疆居民的DNA、血型和其它生物识别数据,以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加强对新疆信教民众的管控和限制……笔者由是发问:这样高压治理新疆的陈全国真的是在实践习近平的治疆政策吗?

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2015年9月6日,《西藏日报》曾报导了这样一则消息:在西藏庆祝自治区成立50周年之际,西藏地方政府在自治区党政大院举行了中共五个领导人画像揭幕仪式,西藏一把手陈全国等参加了仪式。令人感到蹊跷的是,通篇报导不仅没有一句提到画像中的五个领导人的名字,而且新闻旁所配的图片也似乎在有意模糊这五人,给的完全是远景。更耐人寻味的是,西藏地方高官在发言时也只提及了习近平,其他则是以“历届中央领导集体”带过。

这背后有什么文章?

好在有读者透过火眼金睛,确定了这五人依次是:毛、邓、江、胡、习。那是谁下令让西藏当局避提中共五党魁名字的呢?显然应该是北京高层,其目的应该是弱化正在被“瞄准”的江泽民的地位。作为西藏的主官,陈全国应是知道内情的。

或许是在这个事情上以及其他事情上向习近平表了“忠心”,2016年,陈全国被调到新疆接替江派的张春贤,这应视为习对其的信任。陈全国上任讲话中九次提及习近平,除了感谢中央的信任外,还表示“完全拥护、坚决服从党中央的决定”,要按照习近平的讲话精神治理新疆,并切实加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等,就应是对这种“信任”的回应。

回看陈全国的仕途,不能不提到他的一个“贵人”李长春。据海外媒体专栏作家牛泪2011年的文章《西藏新书记的派系》透露,曾在河南任职的陈全国并非是坊间所传言的李克强的亲信,在李克强眼里,陈全国顶多是个听话或者有能力的副手。

按照文章所言,陈全国并无什么派系背景,是靠自己能力提上去的。不过,在仕途上火速提拔他的一定要说说李长春

文章披露,1996年3月,作为平顶山市组织部长和全国人大代表,随河南代表团到北京参加“两会”的陈全国,在一天半夜突然心血来潮将电话打到了中办值班室,称自己是胡锦涛的学生,直接要找胡汇报思想。而当时的中办主任正是曾庆红。此举惊动了国安,将其很快抓住。一审才知道,他果然是胡在党校的学生,还是人大代表。此事不了了之。估计当时的陈全国是喝高了。

此事随即被当时的河南代表团团长李长春知晓,他十分赏识陈全国的胆量,于是将他从平顶山的组织部部长,直接提到漯河市市委副书记,代市长的位置,并很快任市长。在漯河期间,他取得了地方经济腾飞的政绩。1998年遂被提拔为河南省副省长,2000年任河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2004年任河南省委副书记,直到2009年11月转任河北省委副书记、河北省省长。2011年任西藏一把手。在其一步步升迁中,李长春扮演了什么角色?

而在河南任副省长、组织部部长期间,陈全国与今年5月落马的南省委员会常委、教科文卫体委员会主任刘学周的关联不能不引人注意。这个刘学周正是震惊全国的、上个世纪发生在河南的因“血祸”引发的艾滋病疫情的肇始者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刘学周早年任漯河市卫生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局长,2000年至2006年任河南省卫生厅副厅长,其后还兼任河南省人民医院院长,2008年升任厅长,直至2014年3月,之后任河南省政协常委、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主任。无疑,他与陈全国应在漯河时就已相识。

在刘学周任职漯河市时,1992年任河南省卫生厅厅长的刘全喜开始推行“血浆经济”。他先是更换了河南省生物制品所的负责人,并和新任所长邢某赴美国考察,商洽出口血浆给美国的生物制品公司。随后,河南省卫生厅下属的“开发办”、“发展中心”、“中心血站”、“万达公司”等机构成立,负责全省各血站的审批、血浆统销。

在政府政策的引导下,河南上百万农民加入了这场“以血致富”的运动中,连50岁以上的人都把白发染黑冒充年轻人卖血。在这场运动中,全省各地挂靠在各机构的合法与不合法的数百家血站成立,政协、人大、军队、党委等也都纷纷开办血站敛财。刘的多位亲属也直接经营血站,在漯河、西平、上蔡等县市采集血浆……一时间河南成立了二百多家“合法血站”和数不清的非法血站。

据统计,这段时间河南全省共有140万人卖过血,其中大多数是农民。他们每卖一次血就可以获得50元人民币。许多农民正是通过卖血感染上了艾滋病。

与刘全喜同为漯河人的刘学周,通过帮助前者的家人在漯河建立血战与其建立了关系,并被其提拔为省卫生厅副厅长。成为副厅长后的刘学周,与刘全喜沆瀣一气,赚取昧心钱,并在艾滋病患者增加、大量人员死亡后,竭尽全力打压披露艾滋病真相的高耀洁等医生,掩盖真相。

而帮助他掩盖真相的高官就有陈全国。网络有消息称,刘学周抓住了陈母去世办丧事的机会,给其送去了7万元。从此,陈全国处处替他们说好话。

尽管1995年一份有关河南艾滋病疫情的报告曾被辗转送交中共高层领导,但疫情并没有迅速公开,而是2001年才正式承认,此时无数的人已经痛苦的死去。令人诧异的是,被称为“艾滋厅长”的刘全喜在2002年还当选为中共十六大代表,退休后又继续担任省人大代表,主管教科文卫工作,没有受到丝毫惩罚。

应该说,单靠刘全喜、刘学周等欺上瞒下,是无法掩盖日趋严重的河南艾滋病疫情的。显然,当时主政河南、后因巴结上江泽民而高升任中宣部部长的李长春,以及陈全国和曾任河南省委副书记后任全国妇联主席的黄晴宜,都应负有重大责任。而后两人应是李长春掩盖艾滋病疫情的帮凶。

至于助力李长春等人掩盖艾滋病疫情的陈全国,在新疆高调迫害法轮功学员,应也不令人奇怪,因为李长春就是在此方面紧随江泽民的。此外,作为残酷镇压法轮功大省的河南,也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重要省份,作为主管医疗系统的卫生厅主官刘全喜、刘学周不会不知情的。而高压治理新疆的陈全国,是否真的在向习近平“看齐”,也的确需要打个问号了。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财新网揭释永信背后人物 李长春被点名
李长春广东过年遭冷遇 没有省部级官员上门
官媒发文或暗指 李长春多起丑闻曝光
“河南帮”被清洗 涉李长春贾廷安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新闻会:6月就业大增480万
【重播】川普在美国精神展示会上发表讲话
【珍言真语】程翔:亡秦必楚 香港不屈灭中共
【纪元播报】中共10年来收买国际记者 控制舆论
【新闻看点】数万港人上街 美制裁中共下一步?
【老外看香港】解析港版“诸神黄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