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惠林:“看不见”的谁会在乎?

人气 87

【大纪元2017年03月29日讯】“一例一休”早已定案,但其冲击也逐渐发酵,遗憾的是,其影响,而且是“不良”影响,可以说是不可能精确量化的,因为它们绝大多数是“不可见的”,只能由理论或逻辑推理去认识。在社会主义和社会福利当道下,类似的政策还是会不断的出现,是有必要将其学理再说说。

简言之,“一例一休”强制提高边际劳动的雇用价格。基本经济学原理确切指出:边际劳动雇用量减少是必然的结果。接着总产出下降、制度性失业情况扩大,以及人民的福祉减退。

当然,任何一体适用的强制干预,对不同产业的立即冲击效果是不同的。有些产业面对的消费者价格需求弹性较小,因此它们的产品或服务价格便易于上涨;而消费者在这些产品或服务上面的支出增加,会排挤到其他产品或服务的需求,从而该等产品或服务价格上涨的倾向就会受到抑制,甚至还会下跌。所以,“一般物价”并不必然会上涨。

之所以会有物价立即上涨的氛围,其实根源于物价上涨的“预期心理”,从而促使内需产业勇于“尝试”调高价格,但能否成功,甚至引发一般物价普遍上扬,终究要看消费者价格需求弹性的高低及货币数量的多寡。

在“一例一休”招来“物价上涨”的风声后,台行政院召开了稳定物价小组会议,决定听任劳力密集产业涨价,认为这种产业的涨价有利于劳工。对于自动化程度比较高的产业,认为原本获利就比较高,应能吸收微升的劳动成本,所以不应涨价。于是决定“对于不应涨价的产业进行督导”,非常值得商榷。

首先,它显然误以为“一例一休”必然有物价上涨的效果,甚至误以为劳力密集产业的涨价有利于劳工,却忘了劳工也是消费者,必然因涨价而受害。

其次,它差别对待劳力密集度不同的产业,准备出手扩大干扰资本密集度较高的企业经营,亦即,它准备挥舞行政的自由裁量权、抓大放小,强力压制某些厂家的涨价行为。这是在干预劳动的市场价格后,为免对国内消费者造成重大不利的影响,而进一步对某些产品价格采取实质的管制措施。然而,基本经济学理,早已清楚证明,价格管制只会阻碍市场因应各种外生变数的调适过程,以致伤害消费者的福祉。

最后,它隐含一个错误的认知,误以为资本愈密集的产业,营业利润自然愈多,好像资本会自动产生利润似的,无须企业家致力洞烛市场未来的需求、兢兢业业地经营;而且还误认为,这利润即便不是剥削劳工而来的,也是某种不劳而获的收入,所以“一例一休”所造成的劳动成本上涨,理当由企业吸收,不该转嫁给消费者。

这是道地的“反资本情结”。这种情结会滋生各种凌虐企业家利润的措施,最不利于因应消费者需求变化的市场调整过程顺畅进行,并且倾向抑制储蓄、投资,以及资本累积和生产技术升级。因为利润和亏损正是消费者用来迫使企业家服从消费意向变化的手段,政府破坏这个手段,就是在和消费大众的福祉过不去。

说到底,强制性的社福政策,受害最深的是最弱的“边际劳工”和“边际厂商”,失业和关门是最直接的冲击,“爱之适足以害之”,但当事人可能完全不知道呢!

责任编辑:南风

相关新闻
物价涨  台经院:一例一休背黑锅
台一例一休没标准 地方政府怨难行
一例一休受灾户 谢金河:休掉台湾竞争力
一例一休冲击  高雄商家反应不一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孟回国内幕难启齿 包机现两猫腻
【新闻大家谈】王维洛:三峡黑幕 谁骗了邓小平?
【远见快评】孟晚舟四大破绽 演砸“爱国秀”
桑普:中共加入CPTPP机会近乎零
专访潘焯鸿:中共将出手救恒大不救人
【时事纵横】25家机构遭巡视 习清洗金融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