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还有多少我们不知道的真相?

人气 1376

【大纪元2017年09月15日讯】和许多人一样,我本以为毛时代虽然有种种黑暗,但至少食品还是比较安全的,困扰国人的食品安全问题是所谓改革开放时代才出现的。直至昨天看了《惊愕!中国民众不知情下吃过的巨毒食品》一文,方知这一认识实在是大谬不然!

就以大米为例。近年来大陆媒体时有关于镉米的报导。所谓镉米,就是重金属镉成分严重超标的大米。镉米生来就有毒,故又称“毒大米”。人们一旦食用,短期的不会立即显现,长期的则会在10~30年间逐渐出现镉慢性中毒症状。据日本资料显示,每天少量摄入镉,50年后有10%的人会出现蛋白尿等肾功能异常的现象。据报导,中国10%的市售大米镉超标,而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则在于日趋严重的土壤重金属污染。

在包括笔者在内的一般人的概念里,镉米是近年来才出现的新鲜事。殊不知,据《惊愕!中国民众不知情下吃过的巨毒食品》一文披露,早在上世纪50~80年代,就有65%的中国人口已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糊里糊涂的食用了镉米!

作者告诉我们,事实上中国直到90年代初期才有绿色食品,在此之前的农业生产过程中,污染和农药残留甚至比现在有过之无不及。40年代起北京附近就已开始利用工业废水灌溉农田,1957年更是列入了国家科研计划,开始兴建污水灌溉工程。尽管1972年制定了污水灌溉暂行水质标准,但由于北方水资源短缺,污水灌溉面积依然逐步扩大,到70年代末已约占全国污水灌溉面积的85%。污水灌溉已大面积使用,污水处理技术却仍旧滞后,50~60年代最大日处理量仅5万立方米左右。据中国历年城市排水和污水处理情况统计,直到1978年全国每日污水处理率亦不足1.56%。也就说,近99%未经处理的污水被直接用于农田灌溉,致使全国1/5的耕地土壤遭受不同程度的重金属污染。

另据美国农业部专家研究表明,水稻是对镉吸收最强的大宗谷类作物,而中国近65%的人口都以稻米为绝对主食,并在对污水灌溉以及土壤污染问题不甚明了的情况下食用了“镉大米”。但因土壤污染具有隐蔽性和潜伏性,直到10~20年后人体才逐渐显现镉中毒症状。其中,最典型的是广西桂林思的村,当年多位土壤学者在论文和讲义中直称那里不少村民具有疑似1931年日本富山县镉污染致人体“痛痛病”的初期症状,而历史资料亦显示该村耕地土壤早在60年代前就已被镉污染。然而,这样的食品安全事件直到2010年被媒体曝光后才为人们所知晓。

与镉米和食品安全问题相类似的是,虽然许多国人痛恨当今官场的腐败,却认为毛时代的官员很清廉,殊不知毛时代的官场腐败远比他们想像的要严重的多。别的不说,毛的行宫当年遍布全国,远远超过古今中外的历代独裁者。据不完全统计,仅在大饥荒期间(1960年左右),各地为他兴建的奢华行宫就多达61座。

由此让我联想到一个关于历史真相的问题。

文革结束后,虽然随着国门的打开,特别是随着互联网的出现和飞速发展,许多以往中共精心编造的谎言被一一戳破揭穿,许多以往被其封锁的历史真相一一浮出水面,但对于具体的人而言,不管你知道多少真相,你所知道的真相都还不是真相的全部,也不可能是真相的全部。为什么?因为中共篡国后,利用其掌握的国家机器,持之以恒的不断生产了大量的谎言,这个邪恶的过程至今仍在延续;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中共编造谎言的手段和水准也在不断的与时俱进。而我们每个个人,可以说没有一个人不是从小到大都在谎言中生活的,要在有限的时间里认清所有的真相可谓难乎其难。换句话说,不管你知道多少真相,都还有你不知道的真相。

孙中山逝世前曾留下遗言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同样,我们知道的真相远不是真相的全部,在追寻真相的道路上我们还需要继续不断的努力。

责任编辑:南风

相关新闻
中国一成毒大米 可致软骨病 无人问津
【颜丹】泱泱农业大国为何闹起了粮荒?
中国重金属污染惊人 食物链受重大威胁
蔡慎坤:互害社会谁能逃脱伤害和被伤害?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大法官退缩 弹劾势必难产?
【新闻大家谈】中共软硬兼施 拜登首提战略忍耐
【远见快评】中共舞剑意在拜登 习喊话投石问路
【珍言真语】刘锐绍:人大将改香港特首选规
【有冇搞错】捕风捉影 说中南海异象
【重播】白宫谈对华政策:寻应对挑战新策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