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德国大选冒头的都有哪些党派

9月24日就是德国的大选日,各政党的候选人,你都认识吗? (JOHN MACDOUGALL/AFP/Getty Images)

人气: 19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9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余平德国报导)随着大选脚步的临近,各政党都亮出了各自的候选人。他们是各自政党的代表,也在各种场合接受采访,出现在媒体的概率明显高于本党其他党员。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是主宰德国政坛的风云人物。这些政坛领袖有的曝光率极高,无人不知,有些新秀还需要时间表现自己。这些风云人物,你都认识吗?

默克尔:铁娘子争取四连任

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CDU)的主要候选者是默克尔(Angela Merkel)。

1954年出生在汉堡,不久随父亲移居到东柏林附近。她在大学攻读物理,并获得博士学位。

默克尔的姓是沿用第一任丈夫的。她现任丈夫绍尔是她的博士研究生导师,绍尔现在依然在洪堡大学担任全职教授。她没有生育孩子。

 (Sean Gallup/Getty Images)
默克尔 (Sean Gallup/Getty Images)

两德统一后,默克尔转入政界,被当时的总理科尔提拔为妇女青年部长。2005年,她当选为德国总理,成为德国第一位女性总理,而且是出身东德的联邦女总理。

默克尔执导的第一个联合政府是基民盟/基社盟与社民党联合执政。2009年,又与自民党组成政府。2013年,自民党未能取得5%的支持率,联盟党再次与社民党组成大联合政府。2016年11月,默克尔宣布,参加今年9月的联邦大选,谋求第四次连任。

她像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一样被称为“铁娘子”,不过,默克尔是亲欧派,后者则是疑欧派。

2015年秋天,难民潮汹涌席卷欧洲,难民问题成了大选的关键问题。2015年,德国接纳了89万难民,2016年又收留了28万。之后难民引发的刑事犯罪事件,包括2016年科隆大教堂前大规模性侵,难民强奸并杀害德国妇女,以及2016年柏林圣诞市场上发生的恐袭事件,使得民众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非常不满。

德国国内的右翼民族主义因此兴起,而美国总统川普则公开批评,默克尔难民政策犯了灾难性错误。

西霍夫:我的难民观点你们都懂得

巴伐利亚基督教社会联盟(基社盟CSU)与姊妹党基民盟共同推举同一个候选人:默克尔。但作为基社盟主席,西霍夫(Horst Seehofer)的角色也非常关键。

(Sean Gallup/Getty Images)
西霍夫(Sean Gallup/Getty Images)

西霍夫1949年出生在因戈尔施塔特(Ingolstadt),父亲是司机及建筑工人,他1971年加入基社盟,曾出任联邦卫生部长以及联邦农业部长。

2007年,他竞选基社盟主席时,《图片报》披露了他多年的婚外恋人为他生了一个孩子,而他与妻子已经育有三个孩子。他的民调下降,随后西霍夫宣布,留在妻子身边。第二年他才成为主席,同年也当上了巴伐利亚州州长。他承担这两个重要职位已经十年。

2016年,他宣布,将州长和党主席的职位中的一个交出去,以便在柏林发挥更大的作用。

作为巴伐利亚地方党派,基社盟与基民盟在很多立场上一致,但巴伐利亚是德国最富有的联邦州,该州很多政策具有浓厚的地方保护主义色彩。

西霍夫被看作是一个有话直说的人,他常常因为坚持立场而得罪姊妹党。例如,对外国车辆征收过路费的问题。西霍夫顶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包括基民盟和欧盟的不满,坚持贯彻这一措施,甚至威胁说,这件事行不通,他就退出政府。

在本次联邦大选中,西霍夫与默克尔有关难民问题的立场始终是一个冲突点。西霍夫宣称,德国每年最多可以接收20万难民。默克尔拒绝给难民人数封顶。在大选前夕,西霍夫不再提难民上限的问题,不跟默克尔公开对着干。但他说,“我的难民观点你们都懂得”。

 舒尔茨:100%的社民党候选人

社会民主党(社民党,SPD)目前的核心人物是舒尔茨(Martin Schulz)。

(Adam Berry/Getty Images)
舒尔茨(Adam Berry/Getty Images)

舒尔茨1955年出生在北威州Hehlrath,他父亲是一名中等警官,母亲是家庭妇女。他是家中五个孩子里最小的一个。他高中没有毕业就染上了酗酒的毛病,几年后,他戒酒成功,并完成了书商的职业培训。舒尔茨与一名景观设计师结婚,并育有两个孩子。

舒尔茨19岁加入社民党,31岁时成为北威州当时最年轻的市长。1994年欧洲议会选举后,他专注于欧盟事务,并于2012年当选为欧洲议会议长,2014年成为欧盟委员会主席。2016年底,他的工作重心从布鲁塞尔转到柏林,今年2月,他正式成为社民党大选主要候选人。

舒尔茨的“横空出世”给社民党带来希望,民调上升,他本人的支持率甚至一度超过默克尔,出现了“舒尔茨现象”。

社民党以100%的投票推举他为该党主要候选人,又以100%的支持率推选他为社民党主席。

舒尔茨在经历了大约两个月的民调高潮后,现在再次跌入低谷。社民党的支持率以及他个人的支持率都回落到他出任主要候选人以前的水平。舒尔茨说,要当总理,而不仅仅是参政,这个愿望从现在的情况看还是很难实现。

宪法保卫局监视左翼党领袖

左翼党(die Linke)两位候选人是 Sahra Wagenknecht和Dietmar Bartsch。

Sahra Wagenknecht1969年出生于东德耶拿,被称为是一名共产主义者。她母亲与一位在西柏林上大学的伊朗人生下她,父亲在她很小时回到伊朗,之后再也没有回来。Sahra Wagenknecht在Chemnitz工业大学学习国民经济。

政治上,她一直在左翼党组织里,2012年她成为左翼党代理主席。2015年,她与Dietmar Bartsch共同担当起党主席的职位。

他们二人也成为左翼党2017年大选的共同候选人。

由于她的共产主义思想,她与其他26名左翼党党员被德国宪法保卫局列入监视的名单。

Dietmar Bartsch1958年出生于德国北部梅前州Stralsund。左翼党主席居西(Gregor Gysi)2015年退下来以后,他与Sahra Wagenknecht共同成为左翼党的新领袖。

男女双簧领头 绿党民调依然难出低谷

绿党(Grüne)的联合候选人也是一男一女:Cem Özdemir和Katrin Göring-Eckardt,一个来自东德,一个西德。

Cem Özdemir和Katrin Göring-Eckardt (Sean Gallup/Getty Images)
Cem Özdemir和Katrin Göring-Eckardt (Sean Gallup/Getty Images)

Cem Özdemir于1965年出生于巴符州Urach,是土耳其劳工的孩子,当教师的母亲到了德国开了裁缝铺。他是家中的独子,18岁时加入了德国籍。他完成了保育员职业培训,又上大学学习了社会学。他1981年加入绿党,他的政治家乡是路德维希堡。

Cem Özdemir于1994年成为联邦议员,期间由于各种原因,没有一直担任联邦议员。2017年,他出任绿党主要竞选者之一。

有移民背景的移居者是他的一个政治选题,他曾经描述过自己的尴尬处境:我脚力不错,可是我不是移居过来的居民,我是这里出生的。

Cem Özdemir的妻子是一名阿根廷出身的记者,他们育有两个孩子。Cem Özdemir从小就是素食者。

Katrin Göring-Eckardt1966年出生于图林根,父母都是舞蹈老师。她1998年成为联邦议会议员。Katrin Göring-Eckardt在2013年大选时就是绿党的候选人之一,今年,她作为女性绿党党员,再次当选为该党主要候选人。

日本福岛发生核泄漏事件时,环保等绿色问题成了民众关心的话题,巴符州绿党甚至把坐镇几十年的基民盟大本营给端了,第一个绿党籍州长横空出世。但目前绿党的民调始终在一位数的低谷徘徊,两位数几乎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年轻主席誓言将自民党改头换面

自由民主党(自民党,FDP)现任主要候选人是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

(Sean Gallup/Getty Images)
林德纳(Sean Gallup/Getty Images)

林德纳1979年出生于北威州乌帕塔尔(Wuppertal)一个教师家庭。大学时,他选择的学科是政治、哲学。他2009年到2012年是议会议员。2013年成为自民党联邦主席,2017年被推举为自民党主要竞选者。

2013年大选时,自民党只获得了4.8%的选票,差一点没有跃过5%的门槛。当时自民党主席、董事会都宣布辞职,林德纳此时站出来,表示要竞选党主席。结果他34岁当选为自民党主席,成了该党历史上最年轻的党主席。他预言,要对自民党进行改头换面的改变。

今年在三个联邦州的州选举中,自民党都顺利进入州议会。目前,自民党在全国的民调大约在8%左右。五年前被判了死刑的老牌政党,忽然又复活了,而且居然又成为一个组阁的潜在伙伴。

选项党选出不协调的两位代表

德国选项党是最近才活跃起来的年轻党派,目前的党主席 Frauke Petry

在当年斗争中陷于孤立状态,很难说她还能维持多久。在她怀孕生孩子前夕,选项党推举出两位候选人:Alice Weidel和Alexander Gauland。这二人几乎没有共同点,因此德国媒体称他们是不协调的一对。

Alice Weidel (R) and Alexander Gauland (L) (ODD ANDERSEN/AFP/Getty Images)
Alice Weidel (右) and Alexander Gauland (左) (ODD ANDERSEN/AFP/Getty Images)

Alice Weidel对很多人来说完全是一个陌生人,她今年38岁,是一名经济学家,在中国工作过多年,甚至会说中文。她与女伴以及一个四岁的儿子住在博登湖。

政治上,她尖锐批评默克尔的难民政策,要把西班牙、葡萄牙从欧盟中赶出去。

Alexander Gauland比起女同事,其上报率高多了。令广大民众知道他,也许是通过德国国教博阿滕。在欧洲杯前的一次采访中,他说,博阿滕也许足球踢得不错,但没有人愿意与他为邻。这番话惹恼了不少人,一时间对Alexander Gauland的民声扫地,而博阿滕在当年的欧洲杯比赛中表现英勇,这位有着加纳血统的移民球星成了英雄。

1941年,Alexander Gauland在东德Chemnitz出生,他是法学人士,出版人。他1973年至2013年是默克尔党内党员。出于对欧元政策的怀疑,他参与创建了选项党,并担任该党发言人。

随着难民涌入德国,选项党把矛头对准难民,难民浪潮越高,选项党的支持率也越高。难民潮趋于平缓,选项党的支持率也走低。目前,选项党的支持率徘徊在7%左右。

但难民问题并没有解决,而且新的一轮难民潮已经上路了。总之,选项党的未来现在很难说。

责任编辑:周仁

评论
2017-09-23 4: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