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远:解析中国《刑法》第三百条

人气 323

【大纪元2018年05月07日讯】现在在中国,《刑法》第三百条已成为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指控法轮功学员犯罪的所谓法律依据,这是十分荒唐的,是不能成立的。

一、依据《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法规实施”,给法轮功学员定罪,是错误适用法律,不能成立,因为法轮功不是x教。

有些人认为:国家已把法轮功定为x教。其实国家根本就没有把法轮功定为x教。“邪教”之说是江泽民在1999年10月26日接受法国《费加罗报》记者的访谈时首先抛出的。第二天《人民日报》跟风发表评论员文章,重复江泽民的诬蔑之辞。然而,个人讲话和媒体报道并不是法律。我国《宪法》第八十条、八十一条规定了国家主席的职权。江泽民作为国家主席是没有权力作这样的认定的,这只是江泽民的个人行为,并不能代表国家。

就在这之后不久,2000年4月9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和公安部联合发布了《公安部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公通字【2000】39号),这是我国唯一一部认定邪教组织的档(在网上输入“中国政府认定的邪教组织”,然后搜索就能查到公通字【2000】39号档全文)。通知指出:到目前为止,共认定和明确的邪教组织有14种,其中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认定的有7种,公安部认定的有7种。而这14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公安部颁布的这个通知,明确的否定了江泽民和媒体对法轮功的诬蔑之辞,表明法轮功不是x教,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迫害法轮功没有法律依据。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迫害法轮功15年后的2014年6月2日,《法制晚报》又公开重申了公安部的这个通知,重申了已认定的14种邪教。这无疑等于再次明确了法轮功不是x教。既然法轮功不是x教,那么运用《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指控法轮功学员“组织、利用x教组织”就失去了前提,因此是不能成立的。

二、关于破坏国家法律法规的实施。实际上,作为一个普通公民或一个社会团体,根本就没有能力也没有条件去破坏国家法律法规的实施。因为只要你的行为触犯了法律,国家司法机关就可以依据有关法律规定来惩治你。因此,对于普通公民来讲根本就谈不上什么破坏国家法律法规的实施,因为普通公民根本就没有条件也没有能力实施这样的犯罪。只有手握公权力的官员、特别是握有最高权力的人才有能力和有条件实施这一犯罪,破坏国家法律法规的实施。如以权代法,以人治代替法治,或者利用权力插手或干涉司法活动,或者制定出一些违背宪法的法律、法规、决定、决议、政策,这才是真正的破坏了国家法律法规的实施,这才是真正的犯罪。

三、法律是判定一个人是否有罪的依据,因此,制定法律条文必须是明确的、具体的,这样才可以操作,才能体现出法律的严肃性。而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设定的“破坏国家法律法规实施罪”,他只是设立了这一罪名,而没有设定到底是哪些具体行为属于破坏国家法律法规的实施,因此不具有操作性,无法作为认定犯罪的法律依据。如果有必要设立这一款破坏国家法律法规实施罪,那么就必须明文规定哪些具体行为是属于犯了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如可以明文规定:手握公权力的官员和政府机构利用手中的权利,以权代法,插手或干涉司法活动,破坏司法的独立性、公正性(如“610”人员操控公检法以法律形式非法迫害法轮功学员),曲解法律,滥用法律等行为,是属于破坏国家法律实施。这样才符合法律的明确性具体性的要求,才具有可操作性,才能体现出法律的严肃性。而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只是设定了一个罪名,却没有指出哪些具体行为是属于破坏法律实施,表明它要惩治的不是人的行为,而是人的信仰。

法律是规范人的行为的,不设定具体犯罪行为的所谓罪名,它不具有法律意义。因此刑法第三百条它不是打击犯罪的武器,而是制造冤假错案的工具,公民的一切信仰活动、甚至信仰本身、信仰者的身份不可以在这顶大帽子下被认定为是违法行为。

举个具体例子。河北保定地区高碑店市崔中旺村董海媛,正在家中照顾身患脑梗的老父亲。突然数名警察闯入她家,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将她绑架并抄家,理由是有人举报她炼法轮功。董海媛性情温和善良,在村里人缘很好,是个人人称赞的好人。就是这样一个受人尊敬和赞扬的好人,仅仅因为她是一名法轮功学员,公安机关就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将她刑拘并逮捕;检察机关以《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为依据起诉董海媛;高碑店市法院以《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为由对董海媛进行非法审判。可见《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在司法实践中都已荒唐到何种程度。而这种荒唐的闹剧并不是个案,在迫害法轮功的这19年中每天都在发生着、上演着,这是我国法律的悲哀。

四、《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的设定,由于它只是设定了一个罪名,而没有对犯罪行为做具体的明确的规定,违背了法律的明确性具体性的要求,因此不能成为认定犯罪的法律依据。为了弥补这种立法上的缺陷,《刑法》第三百条在第二款第三款设定了几种具体犯罪行为,但这几种犯罪行为是以在认定犯有第一款罪的基础上的,因此它只是对第一款的一个点缀,没有实质意义。而且这些犯罪行为在《刑法》中已有其它相关法律条款予以设定,因此无需再立一条法律来重复设定,因此《刑法》第三百条的设立没有实际意义,是多余的。特别是《刑法》第三百条中关于邪教组织、迷信等内容的设定,违背了我国宪法第三十六条关于信仰自由的规定,因此是违法的,是无效的,应予以撤销、废止。

一个人信什么或不信什么,一个人信神或不信神,是一个人的自由意志的体现,是天赋人权。法律惩处的是犯罪行为,而不是人信的是什么,思想本身不构成犯罪,这是法律的基本常识。信仰属于思想层面,不能因为一个人坚持某种信仰和宣传某种信仰而遭受不公正对待,因为这是我国《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都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和不信仰宗教”。因此根据我国现行法律,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传播法轮功真相资料是合法的。运用《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来给法轮功学员定罪,违反我国宪法第三十六条的规定,这是违法的,这是在执法犯法。

五、十八大后,现任领导人提出要“依法治国、依宪治国”。这一政策深得人心,举国都在翘首以待。建立一个健全的法治社会,是一个国家长治久安的基础,是民心所向、众望所归。但遗憾的是,这一大政方针提出几年了,现实生活中违法违宪现象还十分严重,有的甚至令人触目惊心。更为严重的是,有许多违法违宪行为竟是以执法的名义堂而皇之进行的。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有许多法律法规本身就违宪违法。公检法人员按照这些违宪违法的法律、法规办案,自以为是在执法,实际上是在犯法。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刑法》第三百条。

因此,要想真正实现“依法治国、依宪治国”,首先必须撤销、废止那些违宪违法的法律、法规、决定、政策等。否则的话,谈不上“依法治国、依宪治国”。因为按照这些违法违宪的法律、法规执法,每天都在产生着大量的冤假错案。纠正和废止过去一切违背《宪法》的法律、法规、决定、决议,这是实现“依法治国、依宪治国”的必须的一步,是从根本上防止冤假错案的前提条件。因此,撤销、废止《刑法》第三百条,是建立一个真正的法治社会的需要,是防止和纠正冤假错案的需要。希望现任领导人能以对国家负责,对人民负责,对历史负责的魄力,撤销、废止《刑法》第三百条。#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粟沂州:从心理暗示看中共两高践踏法律的骗术
欧阳非:请成为结束迫害的一份子
律平:法学人士切莫助恶枉法
列举柏林法庭案例 律师为法轮功学员无罪辩护
最热视频
【重播】美大选 川普拜登首场辩论十大话题
【新闻看点】蓬佩奥王毅轮流转 欧亚须选择
【重播】美众院:对抗中共 必须果断行动
【十字路口】美次卿向习喊话 党媒呼“一起加速”
【珍言真语】美禁中共党员入境 律师:赶紧退党
【拍案惊奇】拜登辩论两败笔 红二代对习四不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