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这根吸管等了20年 救了星巴克的急

从修平大学退休的黄建铭成立了铭安科技公司,生产可让微生物完全分解的塑胶,这是他研究了20年的重要成果。(邓玫玲/大纪元)

人气: 41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邓玫玲台中报导)2年前从修平大学退休的黄建铭成立了铭安科技公司,生产可让微生物完全分解塑胶,这是他研究了20年的重要成果。

他说:“研发了生分解塑胶这十几年来,没受到人们特别的关注,因为没有人相信塑胶会腐烂。”所以他创立的科技公司生产的塑胶产品乏人问津。直到2015年一群研究人员到哥斯大黎加考察,在海边发现一只榄蠵龟鼻孔中,竟然有一根长达10公分的吸管。

铭安科技生产的吸管,让西雅图成了全世界第一个禁用不可分解塑胶吸管的城市。(铭安科技提供)

这个令人揪心的影片,让全世界的人开始重视因塑胶无法分解造成的海洋垃圾问题,也改变了黄建铭一手创办的铭安科技公司,搭上了这波全球减塑浪潮。

而最让人瞩目的则是在2018年4月,美国星巴克找上了铭安科技。当时距离西雅图成为全球第一个禁不可分解塑胶吸管的时间只剩下3个月,他们在确认铭安科技的生物可分解塑胶吸管有美国及国际认证后,不顾空运吸管是连中间的空气(体积)也要算钱,还是把急需的吸管从台中空运到了美国,这等于把吸管和台中太平的空气一起运送到西雅图,终于赶上这场国际盛事,让西雅图成了全世界第一个禁用不可分解塑胶吸管的城市。

而曙光乍现的时刻,在2010年就出现了,那一年的冬季奥运在热爱环保的加拿大温哥华举办,地主国宣誓要办一场环保奥运,为展现环保决心,奥运活动进行期间都要使用可分解的餐具。

然而很多标榜环保的餐具进了加拿大后,受检测时却发现所谓的可分解餐具,其实只是淀粉加传统塑胶,表面上虽然会分解,但实际上是淀粉被微生物吃光了,塑胶照样留下来。如果采用这种假的可分解餐具,那么加拿大冬季奥运可能就进行了一场假环保运动。

铭安科技研发的咖啡热杯,是采用可分解的塑胶制成的。(铭安科技提供)

为了做出“真环保”奥运,温哥华官方只好紧急寻找替代厂商,于是找上了有国际认证、又有供货能力的台湾铭安科技公司,并要求铭安立刻出货。本来按照奥运会的规定,只有官方赞助厂商才能在奥运会上露出品牌,但时间实在太赶了,也不管铭安的产品有打上自家公司商标,就让它们登上了奥运的世界舞台。

铭安可分解塑胶借此在国际打出知名度之后,让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看到了,也吸引了加拿大当地媒体前来采访,从此声名大噪,开始有国际客户上门。面临亏损危机的铭安科技,总算转亏为盈,黄建铭还得到处租工厂来生产,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

黄建铭认为他生产的生物分解塑胶,如今能受到国际社会的肯定,是因为他做的产品是真正能被微生物分解的塑胶,有很多国际大厂做的却是假的分解塑胶。

他说,像是“光降解性塑胶”,它是传统塑胶加入光敏促进剂,这种塑胶吸收日光中的紫外线能量后,会裂化断成一块块的,最后成为塑胶微粒;另一种“氧化分解性塑胶”则是加入醋酸化触媒,与氧气接触后会加速老化,但裂解的塑胶碎片仍然无法分解。

黄建铭强调,“只有他做的是真的。”其实化工领域的文献已经证明微生物是会吃塑胶,例如PBS、PBAT,这两种塑胶微生物都愿意吃(分解)。而且当时国际上也陆续有类似的研究与方法在进行,台湾并不是唯一。

然而,“分解”却是这些塑胶原料的最大致命伤,“谁会想买一个一年后会坏掉的东西?”所以根本不会有石化业者去大量生产没有人要的PBS、PBAT。所以这些原料存在已久,过去却很少人在使用。

黄建铭多年来不断研究的就是这些不同原料聚合、加工,他说,“我就像是厨师一样,把不同的原料炒成一盘好菜。”所以除了吸管,铭安科技生产的购物袋,刀叉、牙刷、浴球,都是可以完全分解的塑胶制品。

“我做的生分解的塑胶在自然环境下,就可分解成二氧化碳和水,可当作废弃物做成堆肥。其中不但含有机质,而且不残留塑胶微粒,也可以做掩埋处理。它在土中会被微生物攻击后完全消失,或者焚化处理,每克只产生2克的二氧化碳,和传统塑胶平均高达3克以上,高下立判,可以减碳三成以上。”黄建铭指出。

今年6月,台塑投资铭安就是看上了这个趋势,台塑能开发上游原料,双方刚好成为互补,又能开创新的商机,两者搭配刚好让台湾在全球减塑的浪潮下,有机会占一席之地。

最快今年底,铭安将从太平的铁皮屋离开,搬到中科虎尾园区,成为台湾第一家跑到科学园区生产可分解塑胶袋、塑胶原料的科技业者。

责任编辑:黄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