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夕阳不会无限好

作者:温嫔容 中医师
睡莲
睡莲(王嘉益/大纪元)
  人气: 208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家中有第三代出生时,通常阿婆特别疼爱孙子,阿公特别溺爱孙女,疼得像心肝宝贝,含饴弄孙,其乐无穷。但是夕阳不会无限好,天空中总有要西归的鹤,等着要回老乡的人。

人体的卫气一天开始,从肾水上升生肝木,水生木,肝木上升生心火,木生火,再上升到命门瞳孔,一张开眼睛,就从瞳孔而出,周行全身外围一圈,约0.5公分的距离。入夜后,一闭眼睛,卫气又从瞳孔入内,一路从心火,下降到肝木,再降到肾水休息,每天周而复始的循环。

一个人的健康情况,可以从卫气似微光圈的颜色来辨别,一般人是白色,身体差是灰色,更差是黑色,有修行的人是漂亮的彩色。这要有修行有医德的医生才看得到。传说阎王殿有一种官吏,夜晚专门巡视人间,就是看人体外圈发出的颜色,来决定提谁回老乡。人的外圈也是一种场,有德的人是白亮亮的,道家讲师父找徒弟,也是看谁的德多作为标的。

一位圆润润的,原本眼睛明亮,活泼可爱的小女孩,由爸妈陪同,她一进诊间,就皱起眉头抿起嘴,欲哭无泪的,手紧抱着肚子。妈妈叙述:小女儿胃痛、肚子痛已半年,都检查不出病因,四处求医,吃药也无效,整天哭闹,吃不下。独生女一向健朗,忽然病痛,那种焦虑心疼写在爸妈的脸上。

我听了以后说:“来!小可爱,把小手伸出来,我把把脉。”10岁的小女孩动作灵巧,手马上伸出来,刚才的痛好像突然消失,但眼神有点涣散,时而闪烁,印堂处乍看有如蒙尘的灰暗,再乍看又有青色,一阵一阵。我切脉后问:“小仙女,你那里痛?”她指胃又指腹部,指左腹又指右腹,小女孩实在搞不清哪里在痛?我又问:“你是痛?还是胀?”小可爱立刻说:“是痛也是胀。”一副聪明伶俐的样子,请小可爱张口伸舌,我看她的舌色及舌苔样,都很好。

就妈妈所言,她严重的胃痛、肚子痛,尤其是一到晚上就痛到哭闹,不能睡也吃不下的情形来看,病走厥阴经,却无病痛的弦紧脉。舌苔并无特别肠胃病的特征,按压胃及腹部并无痛感。而眼角太阳穴处,忽泛起青色又消失,有病症却无病脉。但把脉时,有一股阴气刺手,这是怎么回事?小孩纯阳之体,怎么会有阴气?中恶病会引起心腹胀满,卒痛如锥刺。

我问妈妈:“病发前你有带她去大医院探望重症病人吗?有带她去阴庙吗?”妈妈想了想,摇摇头。我觉得很奇怪的说:“她身体没病,魂有病,肝魂受到惊吓了,肝木克脾土,反应在肠胃。”爸妈听了很疑惑。我又问:“有带她去参加丧礼,或家中有人往生驾鹤西归吗?”此时妈妈马上神情肃穆的说:“有,阿公往生时孩子痛哭嘶嚎,比大人还悲伤!阿公很疼她,爷孙感情超好……”妈妈说着眼眶湿了起来。

我想了想就说:“问题可能就出在这里,阿公舍不得孙女。有个办法可试试看,你们在父亲灵前、坟前、牌位前或遗像前,选一种。”父母立刻回答:“都没设,只有把骨灰放在灵骨塔内。”我说:“那就在家阳台,或门前。先看农民历上,写宜祭祀那天的早上,摆张桌子向着西方,拿一件阿公穿过的衣服放旁边,没有衣服也没关系。”在旁的爸爸,是出国留学的博士,是一家科技公司的老板,听了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

我继续说:“准备3种水果,3枝香,也可以不拿香,不必烧金纸。用双手合十,向天祈求,呼叫爸爸的名字3次,呼叫要连名带姓加爸爸。告诉他:孙女很好,你们会好好照顾她,请他放心的去,不要再来找孙女,并请他保佑孙女健康……”着急的妈妈已无招了,就照做吧!

我开处方:甘麦大枣汤解精神的躁动,甘草泻心汤原治狐惑病,取类比象,用治不正常之阴气,且甘草有拟皮质激素样作用,加强肾“作强之官”之意;归脾汤解生离死别的痛苦、不安、不眠。针灸处理:用孙真人针鬼穴的穴位,先按她鬼窟的劳宫穴,她的神色转稳定了,再针百会补阳气,抵去亡魂的阴气,并针鬼心大陵穴、鬼堂上星穴、鬼腿曲池穴;腹痛,针合谷穴。针完,小女孩说肚子不痛了,其病若失。复诊时孩子病情明显改善,第3次来诊,只偶尔发作,能吃能睡一切正常。

第4诊巩固疗效,并告诉爸妈,小女儿已痊愈,不必服药,也不必看诊了。此时小女孩的爸爸感激的说:“医生,真谢谢你,你教的方法真的很有效!”老祖宗早有治鬼病的文献记载,孙思邈的十三鬼穴在临床上很有效。人本来就不只在生存的空间有身体,在肉眼看不见的另外空间也有生命存在的形式。量子理论也证实了人死后,生命以另一种灵魂粒子形式存在。铁齿的人,遇到了,不信邪也服了。@

选自《明慧针道——运柔成刚》/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明慧针道
明慧针道 封面。(博大出版提供)

责任编辑:李昀◇

点阅【温嫔容医案专栏】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一个寒冬午后,从南部来的四个人,吵杂的架着满面雪白的妇人,寸步难行的走进诊间,还没坐好,其中有人的手机响了,电话中直问:“怎么不赶快送到医院去急救?”大家急得七嘴八舌。我请大家安静,问这位妇人:“你怎么了?”她头晕得很厉害,全身无力,眼睛睁不开,喘得那张毫无血色的白唇,说不出话来。姊姊在旁代诉:“她的血红素4.7,医生要给她输血,她不肯。因为上次输血人很不舒服。家有七姊妹,大家都轮流打电话来关心,意见很多,都主张到西医那处理比较快。”
  • 一般幼儿带有父母给予的先天肾气、肾精提供成长的机能,除非有先天疾病以外,3岁以后就不会尿床。偶而因白天玩得太累,精神受到刺激,睡前喝太多水而引起遗尿,过后又自行恢复正常的,都不算是病态。
  • 一位56岁的女老师,是学生眼中的良师慈母,她所教的学生,毕业后常会回来探望她。这位令人景仰的老师,总是带着慈祥的笑容,轻声柔语,不曾大声说话。遇到她的人都可感受如沐春风的温煦。
  • 初为人母的妈,慌张的陈述孩子的病状:身上多处长湿疹,而且越长越多,食量少,大便糊黏。因住在海岛上,妈妈怀孕期间吃很多鱼虾,天气热又喝很多饮料。产后想增加乳汁,也吃很多虾、海产、花生。虽然乳汁充沛,可是小婴儿的皮肤却越来越糟!有到附近诊所拿药擦,效果有限,爱子心切,干脆特地飞一趟来求诊。
  • 人生有许多阶段要“毕业”,毕业是终点,也是起始点,过了一关又一关,前程憧憬无限。作为父母看到子女完成学业的成就,常是感到欣慰,引以为傲。有一位老爸疼爱女儿,竟为了无法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而老泪纵横,那是为什么?
  • 有一天,70岁的老妈跟我抱怨:“女儿懒懒散散,32岁了也不找对象,和弟弟也不积极承接我们夫妻俩白手起家的建材工厂,两个老人还在苦撑,真是苦不堪言!”我回答说:“这可能和她的眉毛有关!”老妈很惊讶的问:“怎么会?”
  • 做父母的,总希望子女,上学上班,都是快快乐乐的出门,平平安安的回家。马路如虎口,不论如何虎视眈眈,每天在虎口上,生死离别,遗憾终生的事,都在不断的上演着,为什么不幸的事总是重复发生?惨痛的教训,似乎难以发聋振聩?是侥幸的心吗?
  • 莲花
    才子快快乐乐的上学,不久发现,怎么年龄不到40岁,就视茫茫,发苍苍!哲学竟这么艰深涩苦,不是想像中的生命之学!莫非自己愚痴傻,一厢情愿,学习一年了,还摸不着边际,前途茫茫!更惨的是,左眼突然出现飞蚊,有时像蜘蛛网,像云状斑,遮住部分视野,视物扭曲变形,色泽改变,还伴有闪光。真吓人!这是怎么回事?赶快就诊大医院,医生诊断是:视网膜剥离。
  • 莲花
    宽恕是最强的武器。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半片云彩。但柜台小姐除了个人衣物,什么都没带走,也没有任何要求。撒满一地破碎的离别,一寸离肠千万结!
  • 爱拼才会赢,农家汉埋头苦干,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事业飞黄腾达,小工厂变大工厂,一柱擎天,光宗耀祖,在村里有口皆碑。有一天,农家汉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迎面而来的不是爱妻的拥抱,而是牵手的真情告白:结发人有了新欢,琵琶别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