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诚奉献的法国王后玛丽‧莱什琴斯卡与她的品味

法国王后玛丽‧莱什琴斯卡肖像,法国画家François Albert Stiémart绘于1726年。凡尔赛宫国家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人气: 42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1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洛林(Lorraine Ferrier)报导/纪安娜编译 )法国王后玛丽•莱什琴斯卡(Marie Leszczynska,1703~1768年)在位42年,是法兰西在位最长的凡尔赛宫女主人。这位波兰王室出身的王后忠实而虔诚,对法国的影响很大。她的影响不是政治上的,而是在法国人生活层面上。

玛丽王后以身作则,无条件地献身于丈夫路易十五世(1710~1774)、她的孩子们,和法国人民。她忠于自己的信仰,每天参加两次弥撒,一次忏悔。巴黎议会主席、玛丽的顾问查尔斯•让•弗朗索瓦•汉诺(Charles Jean-Francois Hénault,1685~1770)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她以自己的榜样,把放荡的宫廷变成一个遵守宗教仪式,同时又不减损其欢乐或威严的地方。”

每天下午,在宫廷履行王室职责后,玛丽回到她的私人公寓,在那里她与家人及密友相伴,她的密友小圈子中包括作家、哲学家和大臣。

王后宽敞的公寓里有王后私人祈祷礼拜所用的讲演室、绿色画廊、浴室、休息室和诗人房间。诗人房间是玛丽存放她的诗集的“一个非常小的空间”,吕恩斯公爵查尔斯•菲利普•达伯特(Charles-Philippe d’Albert)在回忆录中写道。

这公寓有不少挂着花环的露台和阳台。玛丽喜爱有着铅雕塑和假山框架,名为Monseigneur的花园庭院,这个小庭院以路易十四和玛丽•泰瑞斯(Marie Thérèse)的儿子命名。

这私人公寓是她的避难所,她在此阅读、休息、祈祷、缝制或绘画。尽管她的波兰国王父亲被废,但玛丽受过王室教育,学习语言、舞蹈、唱歌、乐器、绘画等。在绿色画廊中,她绘制铅笔画及油画,聆听音乐和使用自己的印刷机进行打印。

亚历克西斯·西蒙·贝尔(Alexis-Simon Belle),1725年绘制的法国王后玛丽‧莱什琴斯卡(Marie Leszczynska)布面油画。凡尔赛宫国家博物馆收藏。(公有领域)

作为凡尔赛宫《玛丽•莱什琴斯卡的品味:玛丽•莱什琴斯卡,一位未知的王后》展览展出的精选50幅画作中一部分,我们有幸可欣赏到王后本人的作品和其它艺术品。展览于4月16日开幕,一直持续到2020年春季。展览由格温诺拉•菲尔曼(Gwenola Firmin)和玛丽•劳雷•德•罗奇布鲁纳(Marie-Laure de Rochebrune)策展,他们都是凡尔赛宫和特里亚农宫国家博物馆的首席策展人,并由艺术史博士文森特•巴斯蒂安(Vincent Bastien)协助。

展览作品中体现出玛丽王后对家庭、上帝和美的热爱。

全家福

玛丽私人公寓中的许多画作画的是王后1727年至1737年所生的10个孩子。第一个男孩,法国王储 (Dauphin ) 路易‧费迪南德(Dauphin Louis Ferdinand)出生时,王后委托玛丽•亚历克西斯•西蒙•贝勒(Marie Alexis-Simon Belle,1674~1734年)为他绘肖像画。这幅画挂在玛丽的浴室里。玛丽王后非常喜欢这幅画,后来又委托画家把自己和王储儿子画在一起。

这幅母子肖像画大概是在王储路易出生一年后画的。在这幅画中,玛丽正坐着并保持优雅姿态,体现了坎潘夫人所说的,玛丽在年轻时的“优雅精神”。坎潘夫人是为玛丽小女儿读书的人。玛丽的发饰织有钻石,与镶在精致的、像金属刺绣的金色连衣裙上的珠宝相呼应。她轻轻地握住儿子的手。王储路易还只是一个婴儿,但面部表情与母亲王室气息相似,与他稚嫩的年龄不符。也许他知道他的命运,躺椅上的金冠标志着他的未来。他坐在成为国王时用的、有鸢尾花图案的披风上。

法国王后玛丽•莱什琴斯卡和多芬•路易•费迪南德肖像。Alexis-Simon Belle于1730年绘制。布面油画。凡尔赛宫国家博物馆特里亚农宫收藏。(公有领域)

在法国王储路易的父亲——路易十五的一幅画像中,可以看到类似的符号和服饰。这幅肖像画由一位姓名不可考的画家于1728年绘制。在画里可看见,路易十五戴着圣灵勋章的衣领,披着王储路易与母亲肖像画上的斗篷。在他右边的桌子上是国王的王冠、权杖和查理曼大帝的正义之手——这是一种法式权杖,以祝福的姿态展示上帝的手。

法国国王路易十五肖像,凡尔赛宫国家博物馆特里亚农宫收藏。(公有领域)

玛丽王后的艺术实践

根据吕伊内公爵(Duke of Luynes)的说法,玛丽王后并非天生就有绘画天赋,但是她可以画得很好。他写道:“她从(绘画)中获得了很多乐趣。”

让-马克纳蒂尔(Jean-Marc Nattier)于1748年绘制的玛丽王后肖像。凡尔赛宫国家博物馆和特里亚农宫收藏。(公有领域)

让-巴蒂斯特奥德里Jean-Baptiste Oudry(1686~1755)是玛丽王后最喜欢的画家之一。玛丽复制了他的一幅画。在她的画作《农场,玛丽•莱什琴斯卡 根据 让-巴蒂斯特奥德里作品的仿作》中,宁静的画面上描绘了乡村丰收的景象和勤劳的农场主。据信,宫廷画家埃蒂安尤拉特(Etienne Jeaurat)帮助她进行了这幅画的绘制。尤拉特指导王后进行绘画长达15年之久。

《农场》(La ferme),Jean-Baptiste Oudry 作品。(公有领域)

1761年,玛丽王后和为国王国家公寓工作的5位画家,画了一系列中国风油画《中国商会》。该系列是按照中国风格,以鸟瞰图角度绘制的。画面上有着精美的建筑、服饰和景观细节的系列画,展示了各种场景,例如茶道、耶稣会传福音和南京的集市。

凡尔赛宫于2018年购买了《中国商会》系列画。作为王后的遗赠,这些画自1768年起一直由王后的侍女诺埃尔小姐(the Comtesse de Noailles) 的家族保管。

《圣弗朗西斯‧泽维尔之死》

玛丽渴望能减轻他人的痛苦。据记载,王后说:“我不需要(更多)衣服,穷人甚至没有衬衫。”她支持招待所、诊所和慈善基金会,致力于帮助有需要的人。她在凡尔赛建立了一个女修道院,以教育贫穷的女孩。王后去世后,被女修道院追授了职位。

玛丽王后的宗教信仰在她的公寓中、她读过的书,以及她所喜爱的艺术品中有重要地位。她偏爱有关早期基督教殉道者和耶稣会修道士的主题。当时,耶稣会修道士被法国驱逐。

玛丽对圣弗朗西斯‧泽维尔 (St. Francis Xavier) 特别感兴趣。 这位耶稣会修道士曾在印度度过一段时间,并于1552年前往中国大陆传福音。可惜在传福音前,他在广东沿海的桑川岛去世。王后委托查尔斯‧安托万‧科佩尔(Charles-Antoine Coypel,1694-1752年)于1749年创作了《圣弗朗西斯‧泽维尔之死》。画面上,地上圣弗朗西斯死气沉沉的身体的暗色调,几乎将画面一分为二:死亡的黑暗迎上了天使召唤并欢迎这位耶稣会修道士进入天堂的神圣之光。

要了解更多有关《玛丽•莱什琴斯卡的品味:玛丽•莱什琴斯卡,一位未知的王后》展览的信息,请访问ChateauVersailles.fr ◇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曾赞叹丁托列多神奇的透视与构图,也对他那些粗糙未完成的画作疑惑不解。恰逢他500岁冥诞,看了很多他的画作,尤其是肖像画与素描,读了不少关于他的资料,知道他越多,越感受到他的挣扎与渴望的陷阱,看见他在艺术与所处的环境中拔河。
  • 伴随路易十四一生的最大艺术事业,则非凡尔赛宫莫属。这座集结王权意识与当代的艺术精英共同打造的华丽花园宫殿,立即成为欧洲其它王室竞相效仿的王宫范本。
  • 霍尔班以肖像画闻名于后世,但如同所有的文艺复兴画家,霍尔班是以宗教题材开始他的职业生涯的。霍尔班在巴赛尔的主要作品是宗教画,这些早期作品显示出来自杜勒、格吕内瓦尔德和巴尔登格里恩(Hans Baldung Grien)等德国画家的影响。
  • 1785年,罗浮宫沙龙展开幕了,瑞典画家维特穆勒焦虑中等待着。他绘制的一幅巨大的肖像画,将会被展示在一个尊贵的重要位置;因为他画的不是别人,正是当时的王后—玛丽‧安托奈特!
  • 1781年10月19日,法国罗尚博将军在约克镇接受英国军队投降(Rochambeau recevant la reddition des troupes anglaises à Yorktown, 19 octobre 1781)。(维基公共领域)
    看看在240年前美国发表独立宣言的那个时代,在旧制度末期的法国是如何作出决定,投入极大的热情、勇气和决心来支持新兴的美利坚合众国,以政治权力中枢的身份促进其独立活动,最终帮助其赢得战争,建立了这个伟大的新兴国家吧。
  • 拉斐尔.圣齐奥(意大利语:Raffaello Sanzio),本名拉斐尔.桑蒂(Raffaello Santi),画家、建筑师,1483年出生于意大利东北部马尔凯省的乌尔比诺镇。
  • 在写这篇有关十七世纪巴黎的稿子时,发生了巴黎恐怖袭击事件。人们把这一场前所未有的屠杀叫做战争。事实上,这不是文明和野蛮之间的战争,更不是宗教与宗教之间的战争。它的根源远为深刻。
  • 1715年路易十四逝世到现在已300年。2015年9月1日,人们成群结队来到金碧辉煌的凡尔赛宫,自发地纪念逝去的太阳王,以及随之而逝去的伟大世纪le grand siècle。凡尔赛宫特地在城堡北翼布置了路易十四厅,并举办了盛大的化妆舞会。人们穿上十七世纪的华服步入灯火辉煌的凡尔赛宫,衣香鬓影、杯觥交错之间,我们仿佛回到了那充满了自信、高蹈的时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