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专栏】“富人税”是在“劫富济贫”?

2019年12月7日,爱荷华州锡达拉皮兹市,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在卡车司机投票2020年总统候选人论坛(Teamsters Vote 2020 Presidential Candidate Forum)上讲话。(Win mcnamara / getty Images)
人气: 81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13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Fergus Hodgson/高杉编译)“富人税”(财产税)不会让一个穷人变得富有,但是它确实可以成为很多人眼中的亮闪闪的词藻。向社会富裕阶层的财富开刀已经被称为是社会主义的“阶级斗争”的缩影。

富人税(Wealth Tax),也被称为财产税、财富税、巨富税等等,是指政府向社会富裕阶层额外征收的税项,包括向高收入者开征新税、征收资本增值税等等。

它被支持者认为,除了能够增加政府税收之外,还有财富再分配的功能,能够通过向富裕人士征收额外的税款,来增加低收入阶层的福利,减缓贫富差距等等。

但有反对者指出,富人税有违公平竞争的原则,并将会影响投资和民众努力工作的积极性,最终导致所有人都变得更穷。

目前有六个欧洲国家在征收富人税,但迄今为止,美国从未认真讨论过这一政策。而现在,已经宣布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的马萨诸赛州民主党参议员伊莉莎白‧华伦(Elizabeth Warren) 和佛蒙特州民主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都同时举起了“吃掉富人”(Eat-the-rich)的标语,并把导致我们的社会分裂作为他们的总统竞选的基石。

拉里‧戴维(Larry David)在《周六夜现场》(Saturday Night Live)节目中对桑德斯的戏仿,总结了他的竞选承诺:“免费的大学教育、免费的医疗保健,以及为所有中型软饮料免费续杯⋯⋯”

同样,沃伦认为,她也可以通过征收富人税来为这些免费项目支付费用,甚至能够支付更多的免费项目。沃伦说,她的计划是在10年内筹集3.75万亿美元。而与此相比,桑德斯所提出的是,他的“对顶级富人征税”措施将会筹集4.35万亿美元。

沃伦提出的“超级百万富翁税”(Ultra-millionaire tax)将针对那些年收入超过5000万美元的富人加征2%的税;对那些每年收入超过10亿美元的富豪加征6%的税。她的官方网站上介绍说,这项税收将影响到75,000个家庭。所得税收将用于支付“全民医疗保险”、学生贷款债务减免和全民儿童保健。她还表示,富人税可以为“绿色新政”提供首付,并创造150万个就业机会,此外还可以资助一个住房项目,使全美国的房租降低10% 。

也许沃伦只是在寻求为重建中产阶级的“新政式”(New Deal-Style)计划提供资金,但桑德斯还有更激进的社会主义“阶级斗争”目标,他本人对此描述说:“根据这个计划,亿万富翁的财富将在15年内减少一半,这将大大打破财富和权力被集中在这个小特权阶级的状况。”

除了资助他的耗资巨大的大型“全民免费”项目之外,桑德斯还将收入再分配视为一个重要的经济和政治目标。他的这个计划将涉及18万户富人家庭,是沃伦的计划的两倍多。

富人税(财产税)与所得税

像桑德斯这样的信奉社会主义的政客一直认为,富人就应该支付更高的所得税率。表面上看,每年征收6% 的富人税似乎比每年征收30%的所得税负担要轻。但根据美国企业研究院(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 AEI)的经济学家艾伦‧维亚德(alanviard)的解释,这个概念是具有欺骗性的。

他解释说:“在30%的所得税下,每年将缴纳相当于每年收入30%的税款,十年内缴纳的相当于十年内总收入的30%的税款。”

而财产税(富人税)就不是这种情况。虽然,第一年将缴纳6%的财产税,“但在十年内累积缴纳的税款将相当于其总财富的60%。”其差别和影响应该是显而易见的。在桑德斯征收10年的财产税后,他枪口下的18万个富人家庭的财富将从根本上减少。

由于任何一项征收富人税的计划最终都会减少储蓄和可用于投资的资本,并且标志着向社会主义迈出了重要的一步,所以,美国的经济,包括那些需要充满活力的企业来提高工资的普通工人,最终所面对的结果就是将会变得更加贫穷。中共当年“打土豪分田地”、“大锅饭”之后所带来的饥荒就是最极端的试验结果。

桑德斯经常喜欢把欧洲当作美国需要效仿的榜样,但他的富人税提案要比欧洲实施的任何类似提案都激进得多:比利时的财富税为0.15%;荷兰的税率为0.61%至1.61%;挪威的税率高达0.85%;意大利0.2%的财产税只适用于海外持有的金融资产;瑞士各州的税率不同;西班牙的税率也根据地区不同,从0.2%至2.5%不等。

请注意一点,欧洲的富人税充满了可以避税的漏洞。比如:如果你住在马德里,你就不用支付任何西班牙财产税。荷兰的财产税不包括个人的主要居所,也不包括其在公司中的巨额经济收益。

瑞典和法国最终放弃了他们征收富人税的试验。这两个国家在收税和执法方面都遇到了麻烦,许多富有的法国人和瑞典人干脆移民了事。2017年,法国政府估计,出于税收原因,“在过去15年里,大约有1万人离开法国并带走了价值350亿欧元的资产”。这就是法国巨富税的终结。

“金融柏林墙”

但桑德斯和沃伦对富人的“逃跑”前景都预先做出了反应。沃伦将向试图移民海外的、拥有超过5000万美元财富的人士收取40%的税款,而桑德斯将向那些想要逃离的亿万富翁收取60%的费用。

与法国和瑞典相比,美国政府更有能力向移民海外的富裕人士征收富人税。如果一个法国公民离开法国到邻国德国工作,他就没有义务再向法国纳税。但与此相比,美国联邦政府要求对全世界的美国公民在全球的收入征税。如果一个美国公民想要移民国外以期逃避美国的税收,他必须首先放弃他的公民身份。但根据沃伦和桑德斯的计划,这将立即引发40%或60%的退籍财产税。

此外,沃伦和桑德斯还希望继续增加美国国内税务局的已经十分强大的权力,继续增加工作人员,增加预算,以便根据他们两人各自的计划来处理7.5万户或18万户富人家庭的加征税款问题。

退籍移居海外税——实际上就是一堵金融柏林墙——提出了一个很明显的、关于公民基本自由的问题,并展示了一群暴民联合起来对付另一群少数人、强夺其私有财产的危险。美国已经开始针对离开美国管辖范围的人士征收“移居国外税”(Expatriation Tax),这与美国这个“自由之地”的绰号相去甚远。

由于阿根廷在2001年至2002年冻结了美元银行账户的阴影,桑德斯和沃伦想联合起来对付少数人,让他们离开美国移居海外的负担变得更具惩罚性:他们怎么敢去其它地方寻找更好的待遇?!而那些仍然留在美国的人将可以期待将面对被加强的监督,甚至更加复杂的税收。

白日梦?

但富人税(财产税)将面临两大障碍。首先是宪法问题,而法院的质疑也可能是其将会失败的原因。

美国企业研究院的维亚德解释说:“《宪法》规定,所有的‘直接’联邦税都应根据各州人口来分配。如果富人税被按照人口比例分摊,那么在人均财富较高的州,税率将较低,以实现各州人均资本负债的平衡。”

考虑到这一点,富人税的支持者们已经在争论称,其实富人税是一种“间接税”。但保守派占多数的最高法院会支持这个观点吗?这个问题是如此的重要,以至于任何一项富人税都肯定会引起美国最高法院的诉讼。

第二个挑战是政治上的。桑德斯和沃伦可以指望他们在党内的进步派和强硬派的狂热支持,但国会对此的兴趣却并不大。然而,这种情况有可能会发生变化。

今年早些时候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至少有54%的美国人表示支持征收富人税,这一数字高得惊人。与被称为“阶级斗争”的势态相一致的是,一些民意调查显示,一项将富人税限制在75,000个高财富家庭的提议所获得的支持率甚至更高。

即使沃伦或桑德斯参加美国总统大选的机会渺茫,他们的这个所谓“劫富济贫”的“吃掉富人”(Eat-the-rich)加税计划对美国来说,也是一个危险而令人厌恶的鼓动。他们是试图将“奥弗顿之窗”扩大到一个非常反美和反对个人私有财产权的观念。

作者简介:

作者费格斯‧霍奇森(Fergus Hodgson)是Antigua Report(Econ_Americas)的执行编辑,《大纪元时报》的专栏作家,国际智库前卫公共政策中心(Frontier Centre for Public Policy)的助理研究员。

原文Wealth-Tax Theft Epitomizes Class Warfare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9-12-13 2: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