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华裔家长:纽约教育体制失败 应改革市长控制权

12月16日州议会教育委员会召开听证会,讨论市长对纽约公校的控制权。华人家长认为市长白思豪控制下的教育系统是彻底的失败。 (州众议会视频截图)

人气: 18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9年12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美国纽约报导)如果在公校体制里有一半学生成绩不及格,或者高中毕业生中只有一半能上大学的,这个教育体制是好的吗?纽约华裔家长回答:是彻底的失败,必须改变市长白思豪对教育系统的控制权。

12月16日州议会教育委员会召开听证会,讨论市长对纽约公校的控制权。 (州众议会视频截图)

今年纽约州给纽约市长一次性三年的教育控制权,有效期到2022年结束。本周州议会教育委员曾会召开公听会讨论这个问题。教育委员会主席、布朗士区州议员贝内德托(Michael Benedetto)说,这次会议只是教育委员对这个问题进行调查的第一次会议,今后可能要多次举办。

虽然贝内德托对与会者强调,不要一个劲的批评市长白思豪和教育局长卡兰萨,但是整个公听会上仍然充斥着家长们的抱怨声。

第一个作证发言的就是曼哈顿第一社区教育委员会(CEC1)华裔成员朱雅婷。她称白思豪控制的纽约教育系统是一个“彻底的失败”,她从几个方面来说明:第一,全市学校的一半以上学生年级考试不及格;全市三年级有52%的学生数学不及格,八年级有30%的学生数学不及格,“也就是说纽约的高中学生里每三人就有一个人的数学是跟不上的”;第二,市长花近8亿美元搞的“更新学校计划”以失败告终, “失败了就完了,这么大量的纳税人的钱被白白浪费了,谁来负责?!”;第三,对于教育局最近引以为豪的数据,也是教育局长卡兰萨后来在公听会上吹嘘的“破纪录的高中毕业率”。朱雅婷毫不留情地指出,那是因为教育局降低了毕业的标准,而且高中升学率比以前下降了,更别说广泛存在着的升级考试欺诈问题。

“能考上大学的纽约市高中生只占52%,我们试问,如果只有一半的高中毕业生能够接受高等教育,那么纽约市的高中毕业证有什么意义呢?”朱雅婷说。

第四,这位华人家长指出,市长白思豪不去解决一百多万纽约公校学生的教育水平下降问题,却死死抓住只有37,000名学生的特殊高中的入学考试问题,并且成立了所谓“多元化顾问委员会”,而不是成立“卓越教育委员会”……她因此说“市长口中的‘教育平等’只是一个名词而已”。

其他华人代表包括同源会会长陈慧华等,还指责了市长和教育局长在纽约教育系统内大搞种族主义;史坦顿岛州众议员玛丽奥(Nicole Malliotakis)则质问市长在教育上的钱都是怎么花的,除了上面的更新学校失败外,还有在学校午餐上面的近8亿美元的花销及其它费用的去向。根据2018年市主计长的报告,教育局93%的行政负责人出差费用不符合标准。

* “学生考不过,老师根本不关心”

《纽约邮报》在公听会之后又重新分析了一下教育局的数据发现,全市竟然有142个中小学公校的学生,至少有一个学年州考90%不及格;在23个学校中至少有一个班级,全班没有一个学生的英语或者数学成绩都及格的;其中有几个学校,全校的8年级学生没有一个考试考关的。

一个东哈林学校去年在州数学考试中没有一个及格的。这个学校的一个男生说,他们老师根本不关心学生能不能通过考试。

“我不说假话,这里不是学校,他们也不是老师。”这个叫Cambero的14岁学生说。他的爸爸表示,学校让他儿子毕业就是为了“放弃他,不管他了”。

对此,朱雅婷对本报记者表示,“这不是统计数字,这关系到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的基础,一个家庭啊,纽约市每年在每个学生身上花3万美元,却没得到任何结果!太可怕了!”

“现在就应该停止这场实验了。”她说,在未来两年里,由于市长没有连任的压力,“他可能啥也不做,也可能做一些对我们具有破坏力的事情,因为他不用对此负责了,他马上就走人了……这是我最担心的。”

市议会教育委员会主席崔马克(Mark Tryger)在周一的听证会上说,市议会将要对市教育系统采取更多的监督权。◇

责任编辑:尚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