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中华文化‧书法‧名家名帖

颜真卿《祭侄文稿》至情至性震动千古

作者:踏雪飞鸿
唐 颜真卿书《祭侄季明文稿》。台北 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760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颜真卿祭侄文稿》是“天下三大行书”之一。有人将此书迹与另外二大行书的风格作比评,说王羲之《兰亭序》是超凡雅士的风格,颜真卿《祭侄文稿》是忠义圣哲的风格,苏东坡《寒食帖》则是学士才子的风格。这天下三大行书各自在中国书法史上展露璀璨的亮点。

颜真卿与《祭侄文稿

《祭侄文稿》是唐朝忠义圣哲颜真卿为年轻殉国的侄子写的祭文草稿。《祭侄文稿》是行草体的书迹,乍看之下通篇字迹潦草、凌乱,处处涂改、圈改,却被元朝书法家鲜于枢评为“天下第二行书”,也扬名到海外,倍受到后世推崇。《祭侄文稿》为何会有这样美好崇高的令誉?因为《祭侄文稿》在表面的拙与乱之下,掩映的是乱世忠臣义士的哀伤、血泪──对壮烈殉义的侄子至情至性的哀悼!颜真卿心中经年累月潜藏压抑的哀与痛,就在书写祭文的这一瞬间,猛烈迸发!他锥心刺骨的悲恸付诸祭文,宛然化成声声霹雳、道道闪电,震颤心颜,震动千古!

颜真卿版刻像,取自明天然撰赞,弘治十一年重刻本《历代古人像赞》。(公有领域)

颜真卿五十岁时写了《祭侄文稿》,祭文背景起因是“安史之乱”(起于唐玄宗天宝十四年,历时九年)。在这场导致大唐衰落的大乱中,颜真卿与从兄颜杲卿首唱义兵,发动正义的讨伐。颜真卿与颜杲卿同五世祖,出于文儒世家。在文天祥的《正气歌》中说到忠臣义士气节,在唐朝“为颜常山舌”,所说颜常山就是常山太守颜杲卿。颜真卿的侄子颜季明是颜杲卿的少子。

国难当前  殉义忘身

天宝十四年安禄山乱起,当大唐各地将领节节败退、东京洛阳之时,颜杲卿与长史袁履谦设计擒杀贼将李钦凑,并将贼将何千年、高邈送京师,并且攻克赵州、钜鹿、广平……等等十四郡,大大震慑了安禄山。颜杲卿曾令季明传言颜真卿密谋共同讨逆。该年年底,颜真卿在平原郡(今山东省陵县)起义兵,奋战克逆贼。

后来逆贼史思明和蔡希德合攻常山郡(今河北定县)时,杲卿日夜激战,然而城中兵少,求援于之前共谋讨逆的河东将军王承业,王承业私心想邀功,不愿出兵相救。“贼臣不救,孤城围逼”,战到最后,孤城中井水枯竭,粮食和箭矢全部用尽。后来城陷,颜杲卿被抓。

逆贼以他少子季明的生命要胁他投降时,颜杲卿看着凶刀架在季明的脖子上,依然丝毫不为所动。逆贼断了季明头颅,把颜杲卿俘至洛阳。安禄山见了他时,就骂他不肯为其效忠,颜杲卿义愤说道:“我世唐臣,守忠义,恨不斩汝以谢上。”怒不可抑的安禄山把他捆绑在天津桥柱上,把他的肉一段一段割下来吃。颜杲卿旁若无人尽属逆贼安禄山的罪状,骂不绝口,逆贼就钩断他的舌头。颜杲卿形体陷于锋刃,忠义行于颜色,巍巍立于天地。

这一天,颜杲卿悲壮殉国,长子和近属皆被害,死亡几十人。唐肃宗乾元元年,季明的兄长泉明攻陷常山之后,携回季明灵柩(首衬),然而头以外的尸骨仍不得寻。颜真卿摧肝痛骨,就在萧索催人的九月之秋,写下“抚念摧切,震悼心颜”的《祭侄文稿》。

抚念摧切 震悼心颜

文中说侄子季明自幼就品德出众,家族都很欣慰有这个莹洁似宝玉、德馨如芝兰的后代。季明在家族的眼中有如“宗庙瑚琏(*祭祀重器),阶庭兰玉”,将来必当能承担重任。年纪轻轻的他,与父兄死守常山,遽然间遭逆贼荼毒,又遇“逆臣不救,孤城围逼,父陷子死”,死时还尸首不全。颜真卿思念即此──“念尔遘残,百身何赎?”呜呼哀哉!感天动地!那时的国家社稷,也处在“巢倾卵覆”的危机中,“谁为荼毒?”是谁危害了天下苍生和各户家庭?颜真卿对侄子凄凄楚楚的哀悼,对乱臣贼子震天动地的义愤,都化入斯文,至情至性的哀怜和忠义气节穿透时空,感动世世代代的人。

《祭侄文稿》书迹之美

唐朝书法家颜真卿行书《祭侄文稿》,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元代书法家鲜于枢评赞:“祭侄季明文稿(*《祭侄文稿》),天下行书第二。”

乍看《祭侄文稿》,纷乱、杂沓,匆忙仓促起稿的痕迹显露,文间情感迸肆赫然在目。从书迹用笔的墨色枯淡,可以推想其一气呵成的情境。一般行草宜燥润相杂,润以取妍,燥以取险,然而,本文完全不在此规矩内。文中迸然发散、沛不可抑的情感润饰着枯笔、燥墨一泻千里。颜公“抚念摧切”的心绪,让沾墨都显得多余,他以大量枯墨的笔触自然表现了自己“哀悼心颜”,文章、笔墨与心思合一,达到了至高的境界。

其实,细看之下,会发现颜公驱策枯笔猷然表现出各种笔致的变化,字里行间,肌骨丰神具足,行书的速度与灵动力十足,遒劲流丽自然流露。这也是颜公的功力根底的实现。我们看到文中“父陷子死”用了重墨,一直连贯到“巢倾卵覆”,这也是本祭文中情感最浓稠之处,在枯笔淡墨的基础底蕴上,得见秾纤间出,血肉相连。

“父陷子死”在《祭侄文稿》中用墨特别深重。《祭侄文稿》局部(公有领域)

人们一般对颜真卿的楷书(即真书)印象深刻,《书断列传》说张旭书得笔法,传崔邈、颜真卿。明代书法、书论家项穆评《祭侄文稿》说:“舒和遒劲、丰丽超动,上拟逸少”(*《书法雅言》),赞赏颜真卿的行草上追王羲之。

明代张绅《法书通释》说颜真卿是“书中得仙手”,得法后,自变其体以传后世。宋人姜夔《续书谱·用笔》说:“欧阳率更(*欧阳询)、颜平原(*颜真卿)辈以真为草”,也就是说颜真卿以真书的用笔法作草书、行草,“熟习精通,心手相应,斯为美矣。”在《祭侄文稿》中我们也看到了颜公以中锋用笔贯串全篇,一气呵成,筋骨老健,风神洒落。

古人品书迹格调,贵在“人品高”。颜公清高忠烈传颂千古,颜氏一门光风霁月的亮节贯穿《祭侄文稿》一文,感动千古后人。

附:《祭侄文稿》文

《祭侄文稿》是颜真卿留下的真迹手稿,也称《祭侄稿》、《祭侄帖》全文共二十三行、二百三十四字。全文如下:

维乾元元年,岁次戊戌,九月庚午朔三日壬申,第十三叔、银青光禄(脱字“大”)夫、使持节蒲州诸军事、蒲州刺史、上轻车都尉、丹阳县开国侯真卿,以清酌庶羞,祭于亡侄赠赞善大夫季明之灵:惟尔挺生,夙标幼德,宗庙瑚琏,阶庭兰玉。每慰人心,方期戬谷,何图逆贼间舋(*同“衅”)称兵犯顺。尔父谒诚,常山作郡;余时受命,亦在平原。仁兄爱我,俾尔传言。尔既归止,爰开土门,土门既开,凶威大蹙。贼臣不救,孤城围逼,父陷子死,巢倾卵覆。天不悔祸,谁为荼毒?念尔遘残,百身何赎?呜呼哀哉!吾承天泽,移牧河关。泉明比者,再陷常山,携尔首榇,及兹同还。抚念摧切,震悼心颜。方俟远日,卜尔幽宅,魂而有知,无嗟久客。呜呼哀哉!尚飨!

参考资料

《全唐文》
《旧唐书》
《新唐书》
《书断列传》
《书法雅言》
《法书通释》
《续书谱》
@*#

-点阅【 璀璨中华文化 】的亮点系列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为了追寻人类存在的真相,李奥纳多从人体外在的生理形式回归到人类的心灵层次。他在研究过肌肉骨骼系统之后,推测如果深入研究神经系统,应能更好地理解和解释情绪对人体表情的影响。然而,研究过神经系统后发现,仍不足以证明神经系统是影响人类情绪最主要的原因,李奥纳多知道还有更深层的东西直接负责这部分。
  • 惠斯勒的作品“艺术家母亲的画像”——一位黑衣端坐的老妇人侧面身影,已然成了美国早期文化的一种象征。这幅画构图精妙平衡,色彩简约;有一种清教徒式的严谨与坚毅。母亲的脸部画的很柔和,这也是他的人像画惯有的特色。作品之所以在美国大萧条期间能抚慰许多人心,因为她的确是一种美好的美国母亲形象。
  • 20世纪彩色印刷技术和大量发行技术的创新,使得马克思菲尔德‧派黎胥的作品受到百万民众的喜爱。派黎胥以其经典的新古典主义板画、儿童读物插图、广告图画,以及著名的流行刊物的封面设计,如《生活》(杂志)、《时尚芭莎》(台译哈泼时尚)等,成为家喻户晓的艺术家。
  • 水沟边的竹荫下,有一大群落的蜘蛛百合正盛开着花。这些花平日乏人照顾,没人整理,因此就没秩没序的恣意乱长;加上叶片粗厚,且混有些许的腐叶味道,因此也没有人多加理会。就像现在,它们正忙着开花,有浓郁的香气袭来,只是它们又像是有毒的植物,就无法吸引路人的眼光。
  • 所有受雇于拉斐尔、在他手下工作过的画家也称得上是有福之人,因为任何一个追摹他的人都会发现,他已经载誉抵达一个安全的港湾;同样,所有学习他在艺术创作方面的勤奋之人,都会受到世人尊敬;甚至,会由于在为人正直方面与他相像,而赢得上天赐予的福报。
  • 美第奇学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图学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罗伦萨学院”(Florentine Academy ),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孕育知识和艺术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在15世纪中叶创立。学院经常在佛罗伦萨圣马可广场的雕塑花园举行集会,花园系由家族拥有。
  • 蛋彩画经过千年的历史,曾一度被弃置。上一个世纪,当人们经历了工业革命的洗礼后,又从新发现它古老温柔的特质;这一个世纪,影像充斥在各个领域,可说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调与速度,就像用喷雾器喷撒彩绘在画布上一般,只需学会按钮,五花八门的世界即垂手可得。为什么我们要再学习这古老的技法?或许正因为它一丝不苟的步骤与方法使我们再回到构成画家最基本的元素──创作离不开手艺(技法)
  • 母亲失去孩子,可想而知那是多么悲伤的画面。目睹这样的场景,多数人难免会沉湎于强烈的失落感、丧子之痛的空虚感。然而,当米开朗基罗呈现他的作品《圣殇》(Pietà)(圣母玛利亚哀悼无生命迹象的耶稣基督)时,画面却展现出克服悲伤的希望。
  • 蛋彩画至少有一千年以上的历史,假如没有它,中世纪的艺术与教堂将是一片灰暗。蛋彩画曾经是古时候画家们创作的至宝,但自十五世纪初期油画出现后,蛋彩画逐渐地被弃置;到了十六世纪,几乎完全被油画取代。然而,最近纽约的画界又开始兴起学习蛋彩画的热潮;艺术学院从一周开一堂课到三堂课,学习人数激增。其实,蛋彩画一直没被遗忘,从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之间,一直都有艺术家以蛋彩创作。只是最近有点特别。或许人们对随手可得的数位影像厌倦了
  • 奥罗拉别墅从17世纪的辉煌时期以来,持续饱受时间和贪婪的摧残。到了19世纪,投资失败使得庄园腹地缩小到今天的半英亩。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虑为美国人文与科学院(American Academy)买下庄园。卢多维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于1901年卖给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乔和格尔奇诺的钜作依然在别墅中屹立不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