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从被失踪到电视认罪 王林清经历了什么

中共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为自保,三次录制影片讲述“陕北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过程。(影片截图)

人气: 164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18日讯】爆料“陕北千亿矿权案”卷宗失窃的主审法官王林清于1月3日到单位露面后,被带到最高法附近一间宾馆接受该院调查组的讯问,其后便不明下落,直到2月22日才重新在公共视线中现身。当晚,在央视上亮相的王林清一反之前的说法,承认是自己偷的而不是有人偷了卷宗,直让网友们惊掉了下巴。

许多人因此感到纳闷:从1月3被失踪到2月22日电视认罪,不过短短50多天,王林清怎么突然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出人意料的改口了?在这50多天里他究竟经历了什么?

其实,是凡对“电视认罪”的内幕有所了解的人,都不难明白王林清在这50多天里都经历了什么,也都不难明白他改口的原因所在!

电视认罪是中共搞出来的。民主国家没有电视认罪,也不可能有。中共为何要搞电视认罪?梅春来律师说的透彻:“中国司法规律之一:凡刑事侦查阶段即上电视认罪悔罪的,必有冤情。该规则的理由是,大凡案件如果罪证确切,司法部门即有足够信心回应公众质疑,完全不必要上电视。而需要上电视的,几乎是没有客观性证据,故只好让当事人亲自上电视认罪,以堵天下人之口。”

那么既然没有罪证,当事人为何会同意上电视认罪呢?其实,当事人并不想认罪,也绝不会轻易就认罪,不过不想认不肯认也难不住办案人员,他们有的是让你屈服的强制手段,所以到最后绝大多数当事人在无法抗拒的压力之下都不得不乖乖的上电视认罪。

2018年4月10日海外权益组织“保护卫士”发布的报告《剧本和策划:中国强迫电视认罪的幕后》,分析了过去五年中共媒体播出的45例电视认罪,并对十多位相关人士——受害者、家属和律师进行了深度访问。

他们的证言详尽披露了中共是如何强迫公民和外籍人士在电视上公开认罪的——这些认罪视频不是在当事人获得免于酷刑、宽大处理的承诺下同意拍摄的,就是在他们的家人受到胁迫的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的。

维权人士姜立军几天前在海外网络上发表的《我坦白:酷刑下,我在央视差点认罪》一文,更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详实生动的说明了电视认罪究竟是怎么回事。

2010年后,姜立军因实名举报原中共辽宁省委书记王珉等人贪污受贿、滥用职权、徇私枉法、破坏选举、插手重点工程建设项目、向中央瞒报抚顺、鞍山洪灾死亡人数、地方GDP及招商引资、财政收入等经济数据严重造假,大搞地方恐怖主义等系列违法犯罪,于2014年5月16日被沈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在看守所,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有组织犯罪大队长岳鹏等人对姜立军进行了残酷的刑讯逼供。他们将他双臂反剪背拷,每次一拷就是几个小时,连续一个多月,两只手腕被手铐勒伤鲜血直流,当时连小饭盆都无法端起,日常生活需要同号其他人照顾。他们还轮番对他拳打脚踢,用冷水自上而下往他的鼻孔和嘴里猛灌,差一点把他活活呛死。

这期间,岳鹏等人多次强迫姜立军电视认罪,并逼他做了三次电视录像。他们告诉姜立军,只要你配合我们认罪,承认颠覆国家政权,领导审核后,中央电视台就会到这里来重新录制,到时候就会为你办理取保候审或者减轻处罚。

尽管他们给姜立军录像时,他确实低头“认错”了,而且还向辽宁省公安厅和公安部领导写了一份“认错悔过书”,但由于他自始至终没有在镜头前认罪,警方最后没有让他上电视。姜立军说,当时的情景刻骨铭心永生难忘。

“当年,岳鹏等人曾几次威胁我,如果我什么都不说,就把我儿子抓起来,并当着我的面对他施以酷刑逼他承认一切。儿子当时在外地上学,常年不在家,除了有家里的一把门钥匙外,我做什么包括家里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但是我知道,当年拿到时任辽宁省委书记王珉尚方宝剑,必置我于死地的‘4.25’专案组的每一个成员几乎都红了眼,他们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我想,如果他们当时真的把我儿子绑了去,然后和我谈条件,我无论经过怎样痛苦的挣扎,最终也一定会‘电视认罪’。”

“我非常理解并永远尊重那些在电视上认罪的朋友和同仁,我知道他们‘认罪’前肉体和灵魂所经历的悲辛苦难。”

再回到王林清,在被失踪到电视认罪的短短50多天里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他为什么会突然改口承认自己有罪?我想如果你是个有脑子的人,看完姜立军的亲身经历,无需再说什么,你该什么都明白了!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3-18 10: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