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我很想上学!” 十岁小访民发视频求助

人气: 104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我已经休学半年了,我很想上学。”甘肃10岁小访民张茜茹,近日录了一个视频,诉说自己不幸的遭遇,因为地方官员贪腐,她和母亲被迫害的无家可归,她也因此失学。她希望该视频能引起习近平和好心的的关注,帮助她重返校园。

“我很想上学,不想再跟妈妈上访了”

张茜茹是甘肃省华亭县东华镇北河村人,因她家的房屋被当地政府卖给了华亭煤矿却没有得到分文赔偿和安置,迫使母女无房居住,母亲罗巧玲就将她交给乡下姥姥照顾,自己到北京上访。

去年姥姥生病住院无法再照顾她,母亲只好将她接到北京,一边乞讨一边继续上访。因缴不起昂贵的学费,张茜茹就此失学了。

张茜茹说,看着同龄的孩子每天高高兴兴地去上学,自己却跟着妈妈在艰难的上访路上。“这让我心里很难过,我痛苦的心情简直无法形容。我很想上学,好好学习,不想再跟妈妈上访了。”她说。

艰难的上访路

2月28日晚上7点多钟,华亭县地方截访人员和北京警察找到罗巧玲住处,强行将罗巧玲带到大兴区黄村派出所,张茜茹被吓得逃出屋外。

罗巧玲告诉大纪元记者,“他们带我走时,孩子吓得不知道跑哪去了。怕孩子走丢了,在派出所和他们争执了一番,北京警察怕担责任,就让我自己找孩子。我跑出去把孩子找着,也借此机会把他们甩开了。”

罗巧玲说,因当地政府让她母女俩无家可归,为了维权来了北京,把孩子交给父母暂时照顾,去年将女儿接到北京。

身患癌症、糖尿病的罗巧玲,刚到北京上访就被打断了三根肋骨,无法正常工作,常年在北京乞讨维权。为了筹女儿的学费,她试着出去工作,但是带着孩子,店家都不肯要,后来找到一份饭店工作,孩子跟着熬夜班,又没地方休息,最后就辞掉了。

在北京,张茜茹进不了公办学校,罗巧玲就给孩子报私立学校,学校费用共4500元,2500的学费,1800的生活费和保险费。她凑到了2500交了学费,实在没钱交了,就再三肯求学校,让孩子先上着,给她一个月的时间,想办法把钱给补交上。孩子在学校上了一个星期,学校说,剩下的钱交不齐就别带孩子来学校了,孩子因此辍学了。她多次打市长热线求助,至今没有结果。

“一个年仅十岁的孩子,遭受如此残酷的打击,她那幼小的心灵是如何承受的?”罗巧玲无奈地说,“我不但要承受艰难的痛苦生活,还要随时面对警察、截访人员对我们母女的抓捕、关押、软禁、限制人身自由。我们母女俩已被腐败官员欺压得失去了生存空间。”

上访四年无人过问 信访案却被结案

罗巧玲原居住在甘肃省华亭县东华镇北河村,因为当地产煤,煤矿采煤造成地面塌陷,后由政府政府出面,把北河村老百姓所有的房屋、土地以五亿元卖给华亭煤矿,政府仅拿出一亿元给村民安置,四亿原被截留贪污。

当地政府又以北河村塌陷区村民集体安置为由,建造了北河村安置楼,本来只有北河村村民才有居住的权力,可是安置楼住的却是城市居民、村镇官员以及他们的亲朋好友。“我们很多村民的安置房被政府官员倒卖,谋取暴利。”她说。

当时安置报表中,也显示给罗巧玲一套安置房,可是被村镇官员变卖给了城市居民,罗巧玲没有得到分文,并从此无家可归,长年在外漂泊流浪靠乞讨度日。

她上访四年至今无人过问,而她的信访案件却于2019年1月8日被结案了。她说:“当时,我实在想不通,我的住房、土地、孩子被迫辍学,事情一样也没得到解决,这个案子是怎么结的?”

甘肃访民罗巧玲,在北京乞讨维权。(受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李穹

评论
2019-03-02 3: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