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假富二代玩转纽约社交圈 判刑后道歉

安娜.索罗金(Anna Sorokin)5月9日在曼哈顿最高法院因多项重大盗窃罪,在被判刑后被警方带走。(Timothy A. Clary/AFP/Getty Images)

安娜.索罗金(Anna Sorokin)5月9日在曼哈顿最高法院因多项重大盗窃罪,在被判刑后被警方带走。(Timothy A. Clary/AFP/Getty Images)

人气: 306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洪雅文综合报导)一名28岁的艺术杂志实习生,“晃身”变成德国亿万富翁的第二代,靠着别人买单、诈骗酒店和银行,在纽约社交圈子里玩的飞起。这个伪名媛的经历如此离奇,如今,她被判处至少4年徒刑。

安娜.索罗金(Anna Sorokin)5月9日(周四)在法官判刑前不久说道,“我为自己所犯的错误道歉。”曼哈顿最高法院判她入狱4至12年,实际的监狱服刑时间将取决于她的行为等因素;且须缴交24,000美元罚款,勒令赔偿约199,000美元。

索罗金自2017年10月被警方拘捕以来,一直被关押在雷克岛监狱,不得保释。今年4月份,陪审团裁定她盗窃劳务罪和盗窃罪等罪名成立,诈取金额超过20万美元。但索罗金拒绝承认罪行,可能将被驱逐回德国

在法庭听证会上,法官黛安.基塞尔(Diane Kiesel)驳回了辩护律师以法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New York, New York》的歌词,阐述索罗金只是试图在纽约创作的说法。

她的辩护律师托德.斯波德克(Todd Spodek)称索罗金正在一边努力偿还债务,一边“买时间,他坚持认为索罗金没有犯罪意图,而是一个雄心勃勃的企业家。

基塞尔说,她对索罗金的欺骗行径感到“震惊”,这起案件让她想起布鲁斯·史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的歌,《Blinded by the Light》,“她(索罗金)被纽约市的闪光和魅力所蒙蔽。”

我叫安娜·德尔维

安娜·德尔维(Anna Delvey)是索罗金为自己取的名媛艺名,安娜会在各种顶级派对上这么称呼自己。她介绍自己是德国人,父亲是德国开发太阳能技术的企业家,家族拥有巨额遗产,而她正在等一笔价值数百万美元的信托基金继承,来实现能在纽约开视觉艺术中心的梦想。

索罗金甚至找人设计“安娜·德尔维基金”的商标,也着手向银行贷款数百万美元。但是这一切都是精心编织出来的谎言。

索罗金在俄罗斯出生,16岁时举家迁移德国;她曾在柏林一家公关公司时尚部门做实习生,之后转往法国巴黎在《Purple》杂志实习,在那之后,索罗金改称自己为安娜·德尔维。从此展开4年的骗局。

期间,她频繁出入顶级社交场所,参加精英名媛派对交往各界名流,并住在纽约市精华地段的豪华酒店,400美元一晚的套房,每当她一到前台就会先丢下100美元的小费。有一次,她甚至雇用了一架私人飞机,赶往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公司年会,好见巴菲特一眼。

但检察官说,索罗金心知肚明“她的名字不值一分钱”。据报导,她的父亲是一名前卡车司机,在一家暖气冷气制备公司工作,她的母亲则拒绝受访。

挥霍无度 藉虚假身份获万元贷款

据了解,索罗金每天无所事事,出门就是购物,参加派对,她的朋友圈非富则贵,包括《小鬼当家》影星麦考利·卡尔金(Macaulay Carson Culkin)也是索罗金的座上宾。

检察官指出,索罗金大约进行为期一个月的疯狂购物,花了55,000美元住豪华酒店,购买高端时尚精品、Apple产品以及其它个人开支。其中她聘雇的私人教练一个季度收费就高达1.5万美元。

根据法庭文件,索罗金使用她的虚假角色——德国富豪继承人、拥有6,000万美元的资产,向银行贷款2,200万美元。虽然最后没有拿到全额,但借到10万美金也够她挥霍一阵子了。她先示岀伪造的银行对账单,存入不良支票,然后在银行发现有误之前取出这笔钱。

此外,检方还发现她在摩洛哥的度假费用超过6万美元,全向朋友借款买单。在索罗金的Instagram照片显示,度假期间她在各路名人陪伴下品尝美食,住在当地奢华酒店一星期。

助理地区检察官凯瑟琳.麦考(Catherine McCaw)说,索罗金的表现“几乎没有悔意”。

经过长达一个月的审判,陪审团判决索罗金八项罪名成立。#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5-11 1: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