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六四期间 韩国民主人士朴成秀家遭入侵

六四期间,中国民主党大陆联合总部韩国党部负责人,也是无线电爱好者朴成秀先生在韩国的居所遭人入侵。(受访者提供)

人气: 214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6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采访报导)六四期间,中国民主党大陆联合总部韩国党部负责人,也是无线电爱好者的朴成秀先生在韩国的居所遭人入侵,他的无线电设备被破坏。朴成秀认为,中共已将黑手从伸到韩国,对从国内来到韩国生活的他继续进行威胁、迫害。

朴成秀向大纪元记者透露,6月5日他回家进屋时,首先发现厨房厨柜上面的收音机式电子表时间紊乱(断电的情况下才会出现),之后他看到他的桌子上有一个无线电台的被用钳子剪断的电子零件,他的第一意识是有人进入过他的房间,他赶紧去看他的三台无线电台设备。

入侵者拆下的无线电设备的零件。(受访者提供)

三台设备最上面的两台完好无损,最下面一个设备,也是他经常使用的一台设备表面没有看出什么特别的变化,但是已经无法接收和发射信号。

“我家是有两道锁的,一个门锁是要用钥匙开的,然后上面的锁是密码锁(为安全起见后来加装的),很明显,绝不是一般人干的。要打开韩国的密码锁,然后还要把防盗门的锁用钥匙打开这是要有专业的开锁人员,还有专业的密码锁开锁人员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进到我家以后他们没有把我的电台所有设备破坏掉,只是把主机破坏了。还不是说(将主机)外观砸毁,(主机)让人看了还可以开机,开机之后不能发射,也不能接收。”朴成秀说,他推测入侵者是在他3日或4日不在家的时候行动,而且完全了解他的日程安排。

他还表示,入侵者肯定还要懂无线电方面的知识,否则不会仅仅不露声色地破坏主机,最后还把破坏掉的电子零件故意放在桌子上,这是对他的一种警告。

在今年的六四之前,朴成秀在国内的儿子(长期不联系,儿子根本不知道他的联系方式)曾给他打电话。“中共找到我的孩子跟我联系,我和孩子没有联系之后,转而把我母亲的电话、微信账号都告诉了我的孩子。这说明中共当局一直对我的亲人和我的母亲进行电话监听和监控,包括我母亲账号的一举一动都在中共的国安部门严密监视之下。他们想利用亲情,利用我的孩子,让我放弃六四30周年之际对中国大陆的无线电宣传。”

朴成秀自1993年开始协助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教授在黑龙江寻访六四死难者,自那以后,他成为了公安部门的“维稳对象”。

1994年6月4日,他在佳木斯大学散发关于六四的传单被抓,被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三个月。在那里他经历了酷刑,在预审室里被警察用皮带抽,在牢房被牢头狱霸欺压,有骑马(两手扶墙,其他犯人像跳鞍似的用臀部砸他腰部)、砸凉水(用冰凉的深井水从头顶一米高的地方以最小的水流砸向头顶,十分钟后整个人都全身哆嗦)、拍电报(抓住头发往墙上撞,像发电报一样有节奏,撞得头破血流)等方式。

他还透露,在看守所有钱有势的犯人只要给所长送钱,可以晚上回家睡觉,而没有钱的犯人只能在那里受尽折磨,一般刑事犯人受到的欺压最严重。

从看守所出来以后,他已经很难找到工作,无奈之下于1996年来到辽宁,1998年加入民主党。2006年他与法轮功学员一起在海城市大孤山利用无线电设备进行电视插播和无线电发射《九评共产党》的内容,之后海城市大抓捕,他也被抓进了海城市看守所。但是由于法轮功学员没有将他供出来,他被关一段时间后获释(因没有确凿的证据)。

朴成秀透露,2006年正月初八,当时被中共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具体情况不清楚,但是整个海城市看守所的牢房全部爆满。

朴成秀出狱后,受法轮功学员插播真相的启发,也利用无线电短波给大陆民众传递六四真相。同时,每年的两会、六四等敏感时期他都要到公安局报到,或者是公安人员直接到他的上班地方将他带走,导致他无法正常工作,生活拮据。他的妻子每年六四几乎都是拿着单人床在公安局的走廊里等他,怕他出事,长期以来妻子的身心也遭受着巨大的痛苦,最终被迫与他离婚。

朴成秀追求民主自由让他成为了中共的眼中钉,在大陆已无落脚之地,2012年他来到了韩国。

“到了韩国之后感觉到这里的民主与自由,再也没有被关押,遭受酷刑,或者把我叫到警察局软禁、抄家。我可以凭我的努力,有了自己的一个小天地,生活变得很安定,也有能力从事我的民主运动。”朴成秀兴奋地说。

不过,中共的黑手能够伸到韩国来让他很吃惊,不仅是这次无线电台被破坏,而且去年还有一名中共雇用的韩国人给他打电话进行威胁。

朴成秀第一时间将此事告知大纪元记者,他感到他的生命安全随时都会受到中共威胁,他要将此事曝光出来,制止邪恶,继续他的民主事业——向大陆发射无线电短波传播六四真相。#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9-06-11 4: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