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弘扬传统文化”征文大赛参赛作品

【征文】惠虎宇:中华文化为什么是高级的文化系统(3)

共产邪灵无孔不入,从消灭肉体到荼毒精神世界,再到破坏历史文物与古迹,彻底斩断中华文化、精神信仰以及传承数千年的传统。(Fotolia)
中华文化以儒道精神为指导,以修心养性(修身)、返本归真(修炼)为人生基本目标。(Fotolia)
人气: 61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22日讯】(接前文

第三章 中西方文化的起源与终极使命

第一节 西方文化面临的困境

前面的文章中,我们揭示了文化的两大功能,文化通过认知体系和社会规范分别奠定了人类的世界观、历史观以及一个社会系统的基本社会关系和社会制度。在文化为人类奠定认知和社会规范的过程中,人类的观念和行为反过来也在影响着文化两大功能的体现,从而使文化系统表现出复杂的演化过程。

文化系统的好坏与人类历史发展的走向息息相关,好的文化系统可以使人类历史的走向符合天道的规律,缔造出社会系统与文化的良性循环体系,将人类历史导向求真向善的道路。而有缺陷的文化系统则会导致人类在认知领域陷入各种意见纷呈的争论之中,使天道与人类的理性之间产生隔阂,并在社会关系和社会制度方面可能导致社会系统的降级甚至崩溃。

西方文化由于在认知领域和社会功能上存在着明显的漏洞和缺陷,使西方文化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出现越来越复杂的演化,也出现了越来越混乱的局面。

在认知领域,西方文化存在着四大问题,包括使用无限思维导致逻辑紊乱;使用二元思维导致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分化;在认知对象上对天道的偏离,造成知行割裂,导致知识和道德分离;而知行割裂也进一步导致理性与信仰的分离,在认知领域隔绝了尘世与天国之路,最终导致成体系的无神论——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的出现,而奉行共产主义的国家在世界观、历史观和价值观方面与天道完全对立,这给近代以来的人类历史造成了巨大的灾难。

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共产主义国家目前奉行的马列主义意识形态,另一部分是共产主义渗透美国等西方国家后,形成的与西方传统道德和价值观背离的变异观念。在当今自由世界的头号国家——美国,源自共产主义的变异观念已经成为占据美国社会主流舆论体系的意识形态,甚至被打上政治正确的标签,这些变异观念表现为诋毁圣经、宣传反传统观念,将同性恋、性乱、堕落宣传为正常和自然、健康的现象,大力宣传低级、丑陋、不伦不类的事物…….等等。这些共产主义的变异观念败坏了美国传统文化、颠覆了美国传统伦理和道德、严重扭曲了当代美国人的价值观。除美国之外,西方社会也普遍存在这种情况。

在当今的西方社会,源自共产主义的败坏观念以主流姿态侵蚀着固守信仰和道德体系的传统观念,并以所谓政教分离的名义,在学校和政府系统将信仰以搞宗教的名义驱离,这使得西方文化的世俗哲学体系中,有神论的成分越来越少,而无神论的成分越来越多,而宗教信仰中的天命观在西方社会目前的这种意识形态之争中,也只能处于防守状态,无力改变世俗哲学被无神论日益攻陷的局面。

在构建社会系统方面,西方文化虽然注重利益平衡原则,着眼于构建中性的共生社会关系,但是以法律体系为主、以道德体系为辅(并且在很多情况下缺乏伦理体系)的社会规范体系,也存在着先天不足的弊病。以法律为主,道德为辅,这是西方社会在走出中世纪后要求世俗生活和宗教信仰相分离的一种社会形式的体现,在这种社会形式下,道德体系代表的信仰世界和法律体系代表的世俗世界将逐渐分离,这有可能导致世俗世界从认知到社会生活都越来越偏离天道的约束。在法律体系为主的社会规范体系下,如果人们逐渐将法律看作是判断好坏的标准,那么道德在社会生活中的作用将日益边缘化,社会的道德标准就会逐渐下滑。当一部分人的道德下滑突破公平竞争所要求的道德底线后,利益平衡原则将被破坏,社会关系在局部将会降级为以追求垄断利益为目标的斗争状态,此时,社会的矛盾冲突加大,社会剧烈动荡,如果这种状态得不到有效的调整和恢复,社会系统可能进一步降级到共产主义所需要的流氓社会关系。

共产主义运动正是在西方社会利益原则逐渐失去平衡的时代产生的,早期的资本主义工业时代,西方社会贫富分化加剧,在社会公平方面失去平衡,社会的斗争状态加剧,这为共产主义的出现提供了社会环境。再加上前面讲的西方文化在认知领域出现的漏洞,无神论思想的逐渐壮大,使共产主义在西方文化环境中,从意识形态到社会形态全部塑造成型,成为危害东西方乃至全人类的文化肿瘤。

共产主义从西方社会产生之后,席卷苏联和东欧国家,并依靠武力进一步侵占了古老的中国,不但给近代世界带来的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人道灾难,也从文化上摧毁了西方的利益平衡原则与中华的道德伦理原则。

当前,虽然苏联和东欧的共产政权已经崩溃,西方社会暂时结束了了共产政权对其正常社会系统的摧毁过程,但是共产主义的反天道反信仰的意识形态不但没有消失,反而深层的渗透美国等西方国家,形成与传统道德和价值观背离的变异观念,如前文所述,这些变异观念目前已经在西方社会被打上所谓“政治正确”的标签,成为主流价值体系。

在古希腊的前亚里士多德时期,西方文化的表现在思维倾向上多具有东方“天人合一”和“知行合一”的思维特征,西方历史观的主要表现是天命观。这说明中西方文化在起源之时具有相同的来源,有着共同的使命。但是西方文化在随后的发展中,出现了认知体系上的巨大漏洞,导致在社会关系上进一步产生了打破共生关系的斗争关系,最终导致在西方文化内部产生了可以反过来吞噬西方文化的癌细胞——共产主义,如今这个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西方社会系统的整个机体之中,而依靠西方文化自身已经难以根除这些癌细胞。从文化体系的完整性上来看,要根除西方文化产生的这些癌细胞,并为西方文化的漏洞打上补丁,唯有传统的中华文化才能胜任。

第二节 中华文化铺就的通天之路

一、中华文化与理想社会的天然联系

中华文化的“天人合一”世界观在认知体系上逻辑体系缜密,知识体系圆融,不但没有西方文化的认知难题与逻辑漏洞,反而可以解决西方文化所产生的所有认知难题。在社会功能方面,中华文化体察天道、遵循天命,由此为社会系统引入的“自然契约”和“道德同一性关系”是构建人类理想社会的现实途径,这使得中华文化与人类理想社会之间形成一种天然的内在联系。

依据道德品质的好坏,人类从道德表现上可以划分为道德人、利益人、利益流氓(道德败坏的表现)三种类型;而社会系统从结构的优劣上可以划分为良性、中性、恶性三种状态。

一种理想的社会形式,从结构上来讲,必然是一种良性的社会结构,是在器物、制度以及精神三个层面上对整个社会系统的全面提升和完善;而从人的因素这方面来讲,理想的社会,必然是由具有高尚道德品质的道德人(君子、贤人、圣人)为社会基本单位而构建起的道德社会关系下的一种社会形式。并且这种社会形式反过来也在缔造着、符合这种良性社会结构所需要的历史主体,使社会系统在构成要素(人)和组织结构(社会关系)方面形成一种良性的循环体系。

以此看来,在一个理想的社会形式下,人的道德属性和社会系统的良性结构必然达成了高度协调的统一,彼时,人们应该内心平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没有利益上的冲突,处于一种道法自然、敬天知命、少私寡欲、重德修身的“天人合一”状态,整个社会形成一种无争、有序、公正、和谐的高级文明形式。而这样的社会形式正体现在中华文化的社会追求之中,以中华文化的儒道精神为指导,以修心养性(修身)、返本归真(修炼)为人生基本目标,才可以真正实现出来。

二、修炼与中华文化的起源

中华文化的这种与人类理想社会之间的天然联系,来自于中华文化更高的起源。中华文化起源于道家修炼文化,在前面的文章中,我们曾经提到,人类现有的认知体系包括五大类,按照层次高低排列分别是修炼、宗教、逻辑、哲学和科学(这里指西方科学体系),而修炼是最高的认知体系。

修炼是人与天道进行直接沟通的途径,也是突破人类所居住的现有空间的限制,了解更高层次宇宙真理的唯一途径。中国古代的修道人通过认知的最高级方式——修炼——产生了对天道的深刻体察,认识到“天人合一”的人生终极目标,开创了中华5000年的修炼文化,并为后世子孙留下了由人修成神的大量神迹。中华5000年历史的开创者轩辕黄帝就是道家修炼人,黄帝修道成功后白日飞升,为炎黄子孙留下了天子修道、无为治天下的人类历史上最顶级的文化。

修炼可以让人洞彻天道,也可以让人修成神,那么,我们需要追问一个问题,修炼这种认知宇宙的方式,以及让人类的生命得以升华到更高层次的生命科学道路,又是来自哪里呢?这个问题也只能有一个答案,那就是来自更高层次的宇宙,以及超越人类的更高层次的宇宙高级生命——神。中华文化是神传的文化,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人把自己生活的这片土地称为神州,因为这是一片神曾经降临并为人类留下最精深的神传文化的土地。

从起源上来讲,其实西方文化乃至整个人类的文化,都曾经是神传文化。但是为什么在5000年的历史长河中,别的民族的神传文化或者失传、或者局限在一个固定的领域(如宗教)、或者遭到无神论的侵蚀与攻击而只能退守一隅,而只有中华文化在5000年的历史进程中(中共篡政之前),一直能坚守神传文化的传统,从认知体系到社会功能全面的体现神传文化的精髓呢?这或许与中华文化在人类历史上承担的伟大使命有关。

三、修炼是通天的科学体系

在当今时代无神论体系的冲击下,无神论思维下的人们已经很难理解修炼,认为这只是一种迷信,修炼文化在历史中缔造的神迹,对无神论的人来说,也只是一种传说。在修炼、宗教、逻辑、哲学和科学(西方近代科学体系)这五类认知体系中,无神论者也只承认后面三种,并且以西方近代科学体系为最高的认知体系,认为宗教是人们心灵空虚的精神寄托,而修炼是虚构的神话和传说。本文就从西方哲学以及西方近代科学的认知体系出发,来讲讲修炼与科学的关系。

近代西方科学诞生以来,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其理论或者结论可以被一定的检验方式所证实(就是下文讲的科学范式的第四个阶段),人们把它称为“实证科学”,长久以来,实证科学几乎也就成为西方科学的代名词。但是西方科学体系却一直不能完整的揭示和证实中华文化所阐释的修炼理论,过去这被认为是由于中华文化不科学,只是一些“朴素的认识”或者是所谓的“迷信”,其实这完全是一种误解,真正的原因在于人们对于“实证科学”的理解过于片面,并没有真正认识到实证科学所对应的全部方法论体系。

西方科学所依据的实证方法实际上只是一个完整的实证体系中的一个方面;中华修炼文化所创造的理论成果其实也都是可以被证实的,只是它的证实方法恰恰是这个完整的实证体系中的另外一个方面,也就是另外一种科学手段。东西方这两种科学体系在认识论上并不冲突,如果把二者结合起来,综合成一个科学体系,那么,人类就会拥有一个相对完整的科学体系的概念,人类对世界的认识就会有一个新的飞跃。

以实证科学这个概念为例,人们对实证科学形成了由以下四个阶段组成的范式:观察→假设→建模→验证。

第一阶段、观察,就是人们对一些现象和经验的积累;第二阶段、假设,就是在大量现象和经验材料的基础上,总结其共性,提出一些可能的解释,形成假说;第三阶段,运用逻辑手段分析整理各类假说,去掉逻辑有问题的部分,形成一套逻辑上可以自洽的理论模型,形成初步的理论体系;第四阶段,用新出现的现象或者专门的实验对该理论体系进行验证,如果理论与新现象或者实验事实相符合,则证明该理论体系暂时有效,这就形成了一个科学体系(如验证失败,则回到第三阶段,继续修改和建立新的理论模型)。

以上范式中,第四阶段对理论模型的验证是尤为重要的,这是理论体系之所以成为科学体系的最关键一步,也是科学之所以被称为实证科学的由来。现代科学的传统观念认为,验证可分为事实验证和实验验证两种方式,事实验证就是当理论体系中所推理到的一个现象(或者结论)在现实中出现了、或者被观察仪器观测到了,那么就可以印证理论的正确性;实验验证则是通过实验(人工设计出可控制的特殊环境和事件)来呈现理论中所推测到的现象和结果,且这种实验可以重复。那么,凡是满足以上这个验证模式的科学体系,都可以被称为实证科学。

我们可以列举一些科学体系产生的过程来熟悉以上这个科学的范式。

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曾经根据身边的经验现象断言:物体从高空落下的速度同物体的重量成正比,根据这个“理论”(实则应该是个假说),100公斤的物体下落速度应该是1公斤物体的100倍。但是这个“理论”实际在第三阶段、逻辑分析阶段就可以被否定,16世纪的伽利略正是首先运用逻辑来否定它的。伽利略提出一个问题,假如把一块大石头和小石头捆在一起,那么这块重量等于两块石头重量之和的新石头,将以何种速度下降呢?按亚里士多德的论断,大石头加上了一块以较慢速度下降的小石头,新石头的下降速度应小于原大石头的下降速度;而另一方面,因为新石头是两块石头捆在一起形成的,它的重量大于原来的大石头,所以新石头的下降速度应该大于原来的大石头。这样根据亚里士多德的理论,得出一个自相矛盾的结论(不符合逻辑),所以,亚里士多德的理论一定是不成立的。

伽利略进而假定,物体下降速度与它的重量无关,如果两个物体受到的空气阻力相同,或将空气阻力略去不计,那么,两个重量不同的物体将以同样的速度下落,同时到达地面,这个假设就没有逻辑矛盾了,就通过了第三阶段了。下一步,是第四阶段,伽利略做了一个震惊世界的实验,1590年的一天,伽利略登上比萨斜塔塔顶,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一个重100磅和一个重1磅的铁球同时抛下,结果两个铁球差不多一齐落到地上。这个被科学界誉为“比萨斜塔试验”的美谈佳话,用实验和事实证明,轻重不同的物体从同一高度坠落,它们将同时着地(加速度一样),从而一举推翻了亚里士多德曾统治了近两千年的错误理论。这个例子中可以清晰的看出、科学产生的第三阶段和第四阶段的特征,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前面那个关于科学的范式。

现在我们看看另一种现象,当一个修炼人通过打坐和入定达到一种非常澄静的状态时,他身体的潜能(功能)打开,通过天目看到了人体在另外空间存在经络穴位或者看到另外空间的壮观景象(不同层次的天上的景象),看到了另外空间的各类生命体包括神仙,甚至他的元神可以离体去不同层次的天上游览。当我们看到历史典籍中的这些描述时,我们大多以神话传说来一笑了之,多数情况下都不会想到,这其实也是科学体系的一种,而且是比我们近代从西方所学到的“实证科学”更高级的科学体系,也是真正可以揭示天道运行规律的终极科学体系。这种科学体系,我们可以称它为“主体的科学”(或者是内实证科学),而前面所说的从西方传来的这种科学,我们可以称之为“客体的科学”(或者是外实证科学)。
从西方哲学(科学之母)认识论的角度而言,人类的认识过程(从逻辑上)是由主体、客体和主客关系三个环节组成的,所以,一个结论的得出 往往取决于以上三个因素的综合表现,即主体的属性、客体的显现 以及主客体的相互作用方式。

主体包括人的精神、品格、意志、意识、理念、道德等因素,这些因素构成了人的本质属性,一个人的特征就是通过这些属性来表达的;客体是指主体之外的所有事物(也包括主体的物质身体本身),如人研究的对象、人使用的物品、人的物质生活形式等等(在认识论中,客体一般也被统称为认识的对象);主客关系就是主客体在认识过程中的相互结合方式,也就是二者相互作用的方式。下面是一个认识过程的示意图:

西方的科学体系,我们看它的研究对象和验证方法,无论是伽利略、牛顿时代的机械运动现象,还是麦克斯韦、赫兹时代的电磁现象,无论是爱因斯坦、费米时代的相对论和核子理论的现象,还是现代科学所能探测到的分子生物领域的生命现象,它们共同的一个特点就是,所有的被观测现象或者实验条件都是属于客体的一些具体表现和具体条件,例如温度、压强、湿度、洁净度、光照强度、电磁强度、催化剂、实验物品、实验仪器等实验条件都不会涉及主体的因素,也就说主体因素的变化不会影响该实验的结果。比如伽利略的塔顶落物实验,让一个道德水平极高的人和一个道德极度败坏的人去做,结果是一样的。这就是“客体的科学”的共同特征,它的研究对象和验证条件以及验证手段,都是针对客体而言的,都没有触及到主体的因素。那么,我们可以拓展思维想一下,如果有一种科学,让主体的因素成为主宰认识以及验证(包括实验)过程的主导性因素,而基本不触及客体的条件,那么,根据以上所揭示的认识论的原理,这种科学体系就可以被称为“主体的科学”。这种科学体系有没有呢?当然有。

“主体的科学”针对的对象是人的精神、意志、道德、理念等主体性的因素,通过改变主体的这些条件来提高认识境界,从而可以得到与仅仅通过客体的科学手段所得到的、完全不同的认识结论。

比如一个修炼人,通过中华文化中的修炼这种方式,不断提高自己的精神境界,逐渐放弃了七情六欲,舍弃了常人的妒忌心、争斗心、欢喜心、显示心、名利心、色欲之心、有求之心等等,心灵达到了澄澈明净、一尘不染的境界(用现代物理学的观念来看,这是身体的一种能级状态向另一种能级状态过渡的临界状态,因为微观下的身体其实都是能量的体现,微观下到底有多少层次的能级和身体的存在形式,我们现代物理学还望尘莫及)。此时,他可以入定,他的身体在微观层次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人体内、在不同微观层次的其他生命系统、被激活了,开始发挥作用,修炼界讲的天目、元神等生命现象都是属于这些更微观的生命系统所拥有的。此时修炼人处于一种有意识的能量场状态,微观层次上新的景象逐一显现出来,修炼人和他的外部环境在更微观层次上渐渐融为一体,“天人合一”的宇宙存在方式得以显现,万物唯灵的生命奥秘得以洞见,这就是主体的科学(内实证科学)的基本认识过程和实证过程。

“主体的科学”同样也提供了实验条件和验证方式、允许任何人去检验,结果也可以重复出现。比如,释迦牟尼留下了自己通过修炼而证悟到的三界内外生命存在方式的法理,这是释迦牟尼通过改变自己的主体属性而达到的科学认识,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去验证释迦牟尼所揭示的这些不同层次的法理,但是,必须这个人也要像释迦牟尼那样 改变自己的主体属性,使自己的心境和道德状态也达到释迦牟尼曾经达到过的某一层次,这是这个实验所需要的微观物理条件,唯有这样,这个人才能有机会去证悟 释迦牟尼所讲过的属于那个层次的法理。

我们看到,修炼这种科学体系的认识和检验条件都是针对主体的,与客体没有关系,所以,不能用“客体的科学”的检测手段去验证。其实,无论是释迦牟尼留下的修佛方法,还是中国的老祖宗黄帝及老子留下的修道方法,都是主体的科学,在中国历史的长河中,无数修炼人(和尚、道士以及在山洞独修的人)通过这些修炼方法证实了这条生命科学道路的正确性,留下了大量记载修炼过程的文章典籍和修炼神迹。

由于客体条件是容易满足的,而主体条件常常是难以达到的,比如说慈悲的状态(慈悲其实是一种非常微观的纯正能量的表现,需要修炼才能拥有),要求一个人要无怨无恨,要爱自己的仇人,但是,这么高的道德要求,除了修炼人,一般人谁能做到呢?做不到,当然就达不到验证“主体的科学”所需要的基本物理条件,自然也就无法体验修炼人所揭示的高层次(微观层次)的真理。

这就是为什么一般常人不愿相信修炼这条科学道路的根本原因,因为一般常人往往都不愿意去改变自己的主体属性的低层次状态(低能级状态),他们坚持的理无非是“没有吃喝玩乐男女关系,做人还有什么意思?”但是修炼的目的恰恰是为了超越常人层次,是为了通往天国和神界,同时也揭示神的存在的秘密。“主体的科学”可以为我们洞见超越一般常人认识界限的、更高层次的真理。

翻开所有正教的经典,如基督教、犹太教、佛教、道教,除了不杀生、不偷盗、不淫乱等做人的基本道德规则以外,对于通往天堂(神界)的道路,都规定了高于一般常人的道德标准和思想境界。如《圣经》中要求信徒要爱你的仇人,别人打你左脸,你得把右脸也伸出去,其基本内涵就是要宽容、要慈悲、要忍让、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佛教和道教中也有同样的要求,而且还要求信徒出家,要断绝世俗间的一切七情六欲。基督教要祈祷,向内找自己的罪,包括思想的罪,佛教道教则要求打坐,要摒除一切常人层次的妄念等等,通过这一系列的对道德和思想境界的高层次、高标准的要求,才能保证这个信徒或者修炼人得以验证圣人和觉者所留下的、这条主体升华的实证科学之路。

西方的科学体系之所以被当作是“唯一的科学”,并被无神论者用来否定修炼体系,原因在于西方文化的认知论是有缺陷的,在西方文化的主客二元分化的认知体系中,只把客体当作认知对象,而主体的道德属性完全被摒弃在认知领域之外,这导致了“知行割裂”,理性与信仰的分离,使科学道路最终走向了客体科学的方向。而中华文化在认知对象上,始终以天道以及符合天道的道德和伦理体系为认知对象,追求“知行合一”,让行为符合道德的要求,这使得中华文化的科学之路始终没有偏离主体科学的方向,使中华文化保留了对修炼文化完整而系统的认知与实证体系。

由此可见,中华文化始终走在以修炼为核心的主体科学的道路上,而这条道路正是神传给人类的可以返本归真、回归天国的一条通天道路。

第三节 中华文化与人类历史的关系

一、中华传统文化在当代中国的现状

通过前面的论述,我们知道了中华传统文化的高贵来源,了解到中华文化在认知体系上逻辑完整、理性通达,在社会功能上道德力量强大、社会结构优良,这样的文化系统不可能给共产主义提供土壤。共产主义摧毁中华传统文化,不是依靠文化的力量,而是依靠共产党政权的暴政和屠杀。

中共通过军事手段窃取中华民国的政权后,通过一波又一波的政治运动,屠杀掌握传统文化的精英阶层,摧毁记载和传播传统文化的场所、器物、书籍,并掌控了学校、新闻、出版等所有的文化研究和传播机构,剥夺人民自由思考的权利,用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对人民强制洗脑。在中共的屠杀和洗脑灌输下,掌握传统文化的中国人越来越少,而被洗脑后拥有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包括马列主义和西方共产主义的变异观念)的人越来越多,这使得5000年的中华传统文化在当今的中国面临失传的绝境。在社会结构上,当代的中国是彻底的流氓社会关系,遵循的是丛林法则,人们在利益上进行没有道德底线的明争暗斗,互为鱼肉,社会陷入无序的斗争状态。

在共产主义的劫难之中,无数的中国人也在寻找出路,但是失去传统文化的人很难找到中华复兴的真正道路。历史上很多古老的民族都消失了,不是因为他们的人种消失了,而是他们的文化消失了,他们的人种融入了别的民族之中,成为另一种文化的继承者。文化是一个民族的本质特征,文化毁灭了,这个民族也就毁灭了,而从另一方面来说,文化复兴了,也意味着一个民族的真正复兴。

犹太人在2000年的历史长河中,曾经沦为流浪民族,没有自己的国家,但是保留自己的文化,于是等到时机成熟,他们在神许给的故土上,重建了强大的民族国家——以色列。西方进入中世纪的黑暗后,通过文艺复兴运动,将西方正统的文化从走偏了的无理性宗教控制中解放出来,使西方文化在近代再度焕发生机。

同样,中华文化在走过5000年的辉煌后,遭到共产主义的侵略,遭遇毁灭性的打击,陷入绝境。但是如果我们能找回中华文化最核心的修炼内涵,重建天人关系,在心中重新树立起对神对天道的敬畏,那么清理共产主义的毒素,重塑中华文明的辉煌也将是计日可期的事情。

二、法轮功的出现与中华文化的复兴

1992年,中国出现了法轮功,也叫做法轮大法。在法轮功的著作中,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直白的告诉读者,法轮功是一种修炼法门,是属于佛家的修炼方法。也就是说,在共产主义政权已经将中华传统文化几乎从中国人心底完全抹去的时候,李洪志大师将中华文化最核心的修炼内涵向当代中国人公开揭示出来,并且解答了关于中华文化以及人类历史的诸多疑问,让中华文化起源于神授的真相在5000年后的今天再次展现在中国人面前。这对中国人来说是一次巨大的机遇。

在修炼法轮功的过程中,修炼者出现了诸多神迹,最明显的是很多修炼者原本患有的一些让现代医学都无法医治的绝症,通过修炼法轮功而痊愈。这样的事例冲击着现代科学(客体科学)的观念,让人们重新思考古老的中华文化。此外,法轮功修炼者通过改变主体的道德属性,提高道德境界,而切实的证实了更高层次的天道,证实了修炼文化中提到的另外空间,也就是不同层次的天的存在,证实了不同层次的天上有不同层次的神,证实了生命拥有元神,在三界内的生命的确要经历轮回转世等等。

在修炼中,法轮功学员的世界观与此前相比,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他们重新回归了“天人合一”的中华传统文化,重新确立了天命观,以顺应天意,奉行天道,履行天命作为人生的终极价值观。
法轮功的修炼要求修炼者从做一个超常的好人开始,这相当于为中国社会重新构建了道德社会关系。修炼法轮功的学员是中国社会道德标准最高的一个群体,其中的好人好事层出不群,高德之士比比皆是,成为当今世界的一片净土。

由此,我们也可以想像,法轮功为什么遭到中共疯狂的镇压。从文化体系上来讲,中华修炼文化是人类文化的最高端部分,而共产主义是偏离人类正常文化后的最低端表现,是一种垃圾文化,二者之间没有任何的共通之处。前面也讲过,中共政权完全是靠暴力来铲除中华传统文化,靠洗脑来建立起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在中国一统天下的局面。而法轮功的出现,打破了中共用低端的垃圾文化统治高端的中国人民(中国人本来是神的子民,是神传文化的最主要的继承者)的现状,使中国人民开始重新认祖归宗,建立对神对天道的信仰,这对中共这个建立在无神论基础上依靠暴力洗脑的政权而言,是致命的冲击。

在中共的疯狂打压和法轮功学员坚定修炼的过程中,中国人民正在二者之间做出选择,当今中国出现的退出中共组织的历史大潮——三退大潮,正是中国人民在传统文化和共产主义之间做出的庄严选择。

笔者坚信,随着中共政权的最终解体,法轮功所带来的修炼文化必将在中国的未来迎来一个全盛的时期,那将是中华文化在近代经历西方文化的冲击,遭受共产主义的全面摧残之后,在全球重新展现辉煌的时代。

三、中华文化与人类历史的关系

1. 中华文化是格局最宏大的文化系统

中华文化历经5000年的历史,代代相传,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无论是哪来的外来民族,一旦进入中华文化的统治区域,他的历史宿命一定是接受中华文化,成为中华民族的一员,包括五胡、辽金、蒙元、满清等历史上这些强大的政权,它们都无一例外的接受中华文化,成为中华民族的组成部分。

我们回顾历史,可以发现,无论哪里来的外来政权,在与中华文化打交道的过程中,他们使用武力仅仅局限在政权的层面上,用武力来夺权国家政权,而从来不使用武力来夺取一个民族的文化。也就是说,在文化的层面上,中华文化和外来文化一直都是公平竞争,哪种文化影响哪种文化,依靠的是文化自身的优劣,包括我们前面提到过的文化的认知体系和社会功能。

在公平竞争的局面下,中华文化依靠认知体系的缜密、社会功能的强大、以及与天道的紧密联系,一直保持着最强大的竞争优势。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中共政权之前),没有发生文化迫害,没有宗教战争,在世界的其它地区,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之间发生过宗教战争,犹太人被以异教徒的身份到处遭受驱赶,但是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伊斯兰教、基督教、佛教、道家、犹太教都和睦相处,历史文化研究者将这种现象归因于中华文化巨大的包容性。

我们这里深究一下,巨大的包容性的本质是什么?我们以软件系统为例,如果同样的很多软件在西方文化这种操作系统下互相冲突,而在中华文化这种操作系统下运行顺畅,不出问题,那说明了什么?是不是可以说明中华文化这个操作系统的版本更高级!从文化本身来将,说明中华文化的格局在人类历史上是最宏大的,所以她才能包容人类的所有正常文化系统。

在近代中西方文化的碰撞中,西方的坚船利炮打击的层面依然是政治层面,并没有用武力打击中华文化,西方要求的传教自由,也不过是为外来宗教进入中国索取一个市场准入的许可,在文化层面的要求仅仅是与中华文化展开公平竞争,在日本侵华战争中,日本军队针对的也是中华的政权,而对中华文化却毕恭毕敬。

而唯有在共产政权统治下,中共用武力来消灭中华文化,为共产主义一统中华大地而杀开血路,使中华文化因此被斩断根脉,而濒临绝境,这与共产主义的邪恶来源和邪恶目标有关。

2. 中华文化的历史使命

中华文化是人类5000年的文明史中保存最完整的神传文化,也是格局最宏大的文化系统,那么,中华文化承担的历史使命也一定是最重大的。

人类的文化都来自于神授,都承担着各自的使命,但是承担的使命也各不相同,其中体现着神的系统安排。就像一台大戏,一定有主角、有配角、也有丑角。从文化系统的先进性上来讲,中华文化显然是人类历史这台大戏的主角,而西方文化及其它地区的正常文化是配角,而最低端的垃圾文化——共产主义显然是丑角,扮演了大反派的角色。

一台大戏,必然是以主角和反派之间的矛盾冲突为线索来展开。根据本文对中西文化和对共产主义的阐释,以及人类各宗教流传的创世和大审判的传说,我们还原一下人类历史这台大戏的整体脉络:

最初神创造了人类,并给人类留下了神传文化。神告诉人类,要遵守天道、敬畏天命,要做一个好人,并告诉人类善恶有报的天理;

神通过人类中的先知或者修炼人,在人类的不同文化系统中都留下大致相同的预言,预言在人类历史的最后时刻,魔鬼会祸乱人间,意图将人类毁灭,而届时神也会回到人间,再次向人类传授神传文化,带领人类走过劫难。在最后的时刻,人类需要做出选择,是选择魔鬼,还是选择神;

神选择了神州大地作为人类历史的核心舞台,未来人类的正邪大战将在这个舞台上展开。在这个舞台上,神系统的安排5000年的文化传承,让儒释道的修炼体系从出世到入世融会贯通,共同成为中华神传文化的完整体系,为人类历史的最后时刻、神再次降临时传播新的神传文化而做好铺垫。神给这个神州大地上建立的国家命名为中国,意思是人类文化的中心之国,神让中国这个国家系统以朝代接力的方式代代相传;

在神为人类做安排的时候,魔鬼也在安排他们毁灭人类的计划。魔鬼撒旦抓住西方文化出现的漏洞,让无神论在西方文化体系中生成,再利用西方文化追求世俗利益的社会环境,放大人们心中的贪欲和恶念,使西方利益平衡的文化出现局部降级,从而发动共产主义革命,建立共产政权;
魔鬼不断让人类道德下滑,在西方社会内部发起两次世界大战,让共产政权得以发展壮大,第一次世界大战诞生了苏联,第二次世界大战让共产政权壮大,扩展到东欧以及东亚,并最终窜上人类历史的核心舞台——中国;

魔鬼让共产政权在中国不停的搞运动,大肆屠杀,不但杀人,还要诛心,从中国人的心灵上完全抹去神传文化的印记,让中国人不信神,没有道德,大批量的蜕变为利益流氓。这样当神再次降临神州大地时,好可以利用这些利益流氓来阻挡神的道路,为神救度人类而制造阻碍;

最后的历史时刻,神再度降临带来新的神传文化在神州大地上传播,与共产主义展开正邪大战。主角和反派在神州舞台将上演人类历史的终局之战。

3. 人类历史的终局之战

在人类历史的很多预言中,都记载了在人类的最后时刻神会再次降临传播神传文化,这些预言包括中国的《马前课》、《推背图》、《梅花诗》、《烧饼歌》等,法国的《诸世纪》,韩国的《格庵遗录》,西方的《圣经启示录》、以及佛教中关于转轮圣王下世传法的内容等等。

根据大量学者的研究,这些预言所讲到的在人类历史的最后时刻出现的救世圣人正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而乱法的魔鬼则是中共及其背后的操控者——共产邪灵。

从文化的角度来衡量,神的再次回归,一定是选择认知体系完整、社会功能强大的中华文化为传法的文化基础,以中文的语言来洪传新的神传文化,而这种新的神传文化也一定是在体系上比人类已有的所有文化都更为宏大,不但能包容世界所有的文化系统,也可以使中华文化自身得到一次全面的升级和更新。

笔者在阅读法轮功的大量书籍后,认为法轮功所包含的文化体系,已经超越了人类所有的文化系统(包括世界上所有的宗教体系),是人类认知体系迄今为止的一次最大的飞跃。也是人类历史揭开新的一页的开端。笔者认为,历史中的诸多预言讲述的人类历史的最后时刻,不是人类历史的终结,而是人类历史在经历一场劫难之后的重生,是神对道德日益下滑而被魔鬼所迷惑的人类的一次慈悲的救赎。而法轮功的出现,正是神对人类慈悲救赎的体现。

中共迫害法轮功从文化的角度来讲,是低端的垃圾文化对于高端的神传文化的妒嫉,而从神对人类救度的角度来看,中共迫害法轮功则是魔鬼毁灭人类计划的一部分,是为了阻挡人们再次认识神传文化,走回通天的道路。

在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法轮功学员对修炼的坚定态度让中共为之胆寒,法轮功学员坚定的意志,使中共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的诛心手段彻底失效,在中共与神争夺人类灵魂的战斗中,法轮功学员不畏惧中共的屠杀,而坚定的选择神,选择神再次降临传给人类的这条通天的道路。

笔者认为,法轮功学员的坚定修炼以及对中共魔鬼本质的不断揭露,不但重建了中华修炼文化,使中华文化即将迎来全盛时期,也为人类战胜共产魔鬼,解救人类脱离劫难而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在人类历史的这场终局之战中,法轮功学员显然是正义力量的最大一支主力军,他们付出了最大的努力,承受了最大的牺牲,也即将换来最大的胜利。

共产政权行将就木,中华文化正在走向全面辉煌。而西方文化将在中华文化的这次全盛时期会看到自己的不足,为自己打足补丁,成为中华文化的兄弟支脉。

(全文完)

 (点阅“弘扬传统文化”征文)

责任编辑:古言

评论
2019-06-22 5: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