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邱辛晔:散文完美化 要回到古典

法拉盛图书馆副馆长邱辛晔指出,写文章不同于口语,且如果有古汉语的基础,能把现代散文写得更好。 (林丹/大纪元)

人气: 3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6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林丹纽约报导)“纽约华文作家协会”22日在法拉盛图书馆举办“白话文运动100周年研讨会”的最后一场,由法拉盛图书馆副馆长邱辛晔,以《现代散文-历史的渊源和海外华裔作家的写作》为题演讲。他指出,现代散文是白话文运动的产物,与古文相比有不足与距离,如何补救?那就是——“现代汉语完美化,要回到古典”。

法拉盛图书馆副馆长邱辛晔指出,写文章不同于口语,且如果有古汉语的基础,能把现代散文写得更好。
法拉盛图书馆副馆长邱辛晔指出,写文章不同于口语,且如果有古汉语的基础,能把现代散文写得更好。(林丹/大纪元)

邱辛晔首先指出,对于“五四新文化运动”,通常被人认为是运动的先驱人物的胡适,其实在晚年时修正了自己对“五四运动”的观点,而且表明自己从“五四”的话语中淡出;胡适不仅称“五四运动”是“一场不幸的政治干扰”,而且说“它把一个文化运动转变成一个政治运动”。

纽约华文作家协会前会长周匀之致辞。
纽约华文作家协会前会长周匀之致辞。(林丹/大纪元 )

邱辛晔说,胡适在一次题为《中国文艺复兴运动》的演讲中,除了披露自己“五四运动”爆发那一天不在北京这一事实外,还表示“我是的确不负领导五四责任的”;还说,“说是我领导五四的,是没有根据的。”邱辛晔指出,“五四”至今100年,今天仍然应该继续胡适晚年对五四的反思;而蒋介石给胡适写的挽联——“新文化中旧道德的楷模,旧伦理中新思想的师表”,是对胡适很恰当的评价。

邱辛晔指出,文章之所以好,是那个时代写作的人出色,是因为那个时代有书写的自由。他表示,在古代中国,文章是可以用来谋生的,“在君王面前,你同意我的想法,我就把文章卖给你,你不接受,我也不受迫害,文章是自由的。”他亦提到,在1950年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中国文人没有了写作自由,文章也缺乏了思想。

邱辛晔认为,在海外传承了真正“文”的精神的,有三位散文大家——木心、王鼎钧、张宗子。他认为,木心写的是“诗人”的文章;王鼎钧写的是“哲人”的文章,张宗子写的是“学者”的文章,在他们的文字中,看到中国古代文学、文字传承的重要。

邱辛晔强调,文章应该是知识的载体、言语的书面化,就像一座建筑,要把它做起来,结构严谨、美轮美奂,而不同于简陋的棚子;又如创作“交响乐”,有起有落,有首有尾,遥相呼应,“书面语与口语一定要有区别,写成文章是要凸显这种区别,而不是要消除这种区别。”

他又说,散文的“散”其实是读者的感觉,并不代表作家“随便”创作的态度。

对于散文的完美化,邱辛晔赞同现代诗人北岛所说的“现代汉语完美化,要回到古典”,必须与白话、口语有一定的距离,“要充分运用古汉语的基础,把古汉语捡回来,才能达到现代文学的完美。”◇

责任编辑:家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