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容:香港最黑暗一夜背后的黑暗

7·21日43万人反送中大游行后,中共出动黑社会攻击示威者。图为香港白衣暴徒在元朗攻击示威人士、记者,多人受伤流血。(视频截图合成)

人气: 579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5日讯】7月21日,香港元朗发生了恐袭事件,震惊国际社会。当晚,百多名白衣人以棍棒无差别追打市民,遇袭者包括游行后返家的示威人士、记者、议员、地铁站内的乘客等,45人受伤。有评论指,这是“反送中”以来香港最黑暗的一夜。

连日来,香港各界强烈谴责元朗恐袭,质疑警黑勾结,对林郑的处理手法表示遗憾和严重不满。一批法律界港人在联合声明中形容此事为“数十年来对香港的法治和秩序,以及市民的自由最严重的冲击”,是对香港法治的公然侮辱,要求对此进行全面独立的调查。

今次黑帮出动,企图以暴力威慑示威民众,结果却是充分曝光幕后黑手——中共的真面目。

中共本性嗜血 暴力乱港

反送中”大游行期间,香港警察被指过度使用武力,涉嫌滥用胡椒喷雾、催泪弹、橡皮子弹等,有的警察狠命殴打无意对抗的平民。元朗恐袭夜,警察接获报警却姗姗来迟,更有警署落闸,不理投诉。在网上流传的视频里,有警察和“白衣人”友好对话的场景。种种迹象令人质疑,港警已然变质,沦为与黑帮为伍、放行暴力、无视人民安危的红色维稳工具。

本次“白衣人”手持铁棍等器械,成队行凶,有人不戴口罩,面带笑容,甚为嚣张。事发当晚,亲共立法会议员何君尧与“白衣人”握手交谈,向其道谢并称之为“英雄”。何君尧之前曾在脸书上表示,如果示威者敢到元朗,就找人打他个片甲不留。

据港媒报导,民主党元朗区议员黄伟贤透露,7月11日,元朗十八乡乡事委员会举行就职礼,中联办新界工作部部长李蓟贻是一位发言嘉宾,“当时他讲话讲到一半,就放下手上的讲稿,说听到有人会去元朗搞连侬墙,他说相信元朗的居民一定不会给示威者进去元朗搞事。”黄伟贤认为,此举相当于中联办下达挑起暴力的“动员令”。

在另一个平台,五毛网络放言:“该抓就抓、该杀就杀。危害祖国统一的坏分子必须清除干净!”

于是,在元朗地铁站内,鲜血飞溅,惨叫不断。一夜间,肃杀之气弥漫,多国对香港发出旅游警示。恐怖和混乱,正是中共乱港势力团伙的目的。中共眼见抗议声浪高涨,眼见国际声援之势洪大,它气急败坏,唯有动用黑社会人马,却正凸显自身的黑帮本色。

崇尚暴力,是共产党的本性;滥杀无辜,是中共建政以来的轨迹:杀地主富农,杀“反革命”,杀“六四”民运学生,杀法轮功学员……收买黑帮,为其所用,是中共的惯用手段。在大陆,公安涉黑是公开的秘密。在美国纽约的法拉盛、曼哈顿大中央车站,在台北街头和校园,中共操控的华人社团都多次“展现”了骇人暴力。在香港特别行政区,青关会早已臭名昭著。海外亲共分子身居民主社会,完全无视法纪,猖狂地摇红旗、打好人,成为社会公害。

元朗恐袭系红色暴力的升级发作,因为暴徒针对的不是某个中共仇视的团体或个人,而是无差别地殴打市民,旨在制造全港范围的恐怖效应。由此可见,中共要镇压和控制的对象,不止是大陆的维权律师、异见人士、信仰团体、访民,也不止是抗议修订《逃犯条例》的人群,而是在法治区域内的所有自由人。

7月21日晚间,香港元朗爆发严重流血冲突,白衣人群殴市民,外界质疑有黑道介入滋事。(授权视频截图)

中共渗透香港 分裂社会

“反送中”活动开展以来,从特首漠视民意,到警队的反常表现,再到传媒报导的有失客观平衡、亲共人士的嚣张以至黑社会悍然发动袭击,这一切都显示出:中共对香港的渗透,到了何种惊心的境地。

例如,亲共媒体在报导抗议场景时,有意渲染冲击立法会等冲突的情形,播放和平抗议的画面却明显不足。再有,警方事先知悉元朗地区可能会发生暴力行动,却反向行事,令市民求助无门。一位现场目击者邓先生说,下午就见到“白衣人”集结,晚上事发后,10分钟后救护人员赶到,而半小时内仍无警员出现。

7月20日,建制派人士发起“守护香港”的撑警集会,《香港经济日报》副社长石镜泉在会上扬言,要向元朗乡亲、深水埗街坊学习,可用藤条及水喉通“教仔”,即打人,一时舆论大哗。

7月24日深夜,亲共议员何君尧发布一条视频,对支持抗议行动的议员朱凯迪说:“前面的路,一条是生路,一条不生路,”“你要选择的是哪条路,你早点决定。”他的言论被视作向朱发出死亡威胁。公开资料显示,何君尧仕途升迁,一路得到中共扶植,人送外号“西环契仔”(因中联办地处西环)。

据德国之声报导,香港城市大学研究有组织犯罪的专家卢铁荣向美联社表示,是次袭击的规模显示,这或有可能是由黑社会组织、承诺有报酬、聚集乡民参加的行动。他说,像7月21日规模的袭击所需要的报酬可达1000万港币(约合128万美元),实际参加者每人可能得到酬劳2000港币(约合250美元)。

1993年,时任中共公安局局长陶驷驹访问香港时公开讲过,“黑社会不是铁板一块,当中有些人也是爱国爱港的”。当时他的这一招安言论引起一片哗然,等于释放了收编黑社会的信号。

在香港,凡是被中共收买、胁同,听命于中共者,即被中共称作“爱国爱港”,而敢于抗共的正义人士被扣上“港独”或“反华”的罪名,成为政治暴力、实际暴力的攻击对象。

中共经过几十年的精心部署和运作,使得香港政界、商界、警界、传媒和文娱界及地区社团等领域都被严重渗透,导致内部分化。本次“反送中”期间的警民对峙等冲突即是中共制造的民众对立、社会逐渐分裂的一层显像。

逾400名香港行政主任谴责港警失职,对政府处理反送中抗议手法表遗憾。(网络图片)

结语

元朗恐袭折射出的,是中共操控下的香港黑社会化,以及“一国两制”承诺的骗局。中共操作的轨道,与维护普世价值和法治文明完全背道而驰。如此,香港民众的权益难以得到保障,就连生命安全也在“爱国爱港”的名义下受到严重威胁。

此等无底线的恐怖恰恰印证了香港市民坚决抗暴的正确和明智,也令外界看清“红祸”之烈。中共想把香港搅个天昏地暗,但却自曝其黑社会底牌。事实表明:中共才是世上最大的黑帮和恐怖组织。它的存在,注定带来暴力、动乱、虚伪、仇恨,破坏安定与和平。#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7-25 4: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