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悉尼8‧18集会 各界再声援港人守护自由

8月18日,逾700人参与了在悉尼市中心的Belmore Park举行的守护澳港集会,呼吁制止警黑暴力,落实港人五大诉求。(安平雅/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安平雅悉尼报导)“我依旧认为这是一场有希望的抗争”,声援香港活动的学生Jared眸中透着坚定的神色说道。

8月18日,逾700人参与了在悉尼市中心的Belmore Park举行的守护香港集会,呼吁制止警黑暴力,落实港人五大诉求

2019年8月18日,民众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举行的守护澳港集会,呼吁制止警黑暴力,落实港人五大诉求。(安平雅/大纪元)
2019年8月18日,民众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举行的守护澳港集会,呼吁制止警黑暴力,落实港人五大诉求。(安平雅/大纪元)

集会开始前,悉尼首次声援香港活动6月9日游行的召集人Jared,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谈了他对香港目前局势的看法,“情况越来越严峻,但我仍抱着积极的态度。因为之前港人只是简单的反对送中修例,但现在它已演变成为争取民主的运动,所以我认为这种变化是积极的节奏。尽管警察对抗议者仍持续施用暴力并呈日益严重的趋势,但我依旧认为这是一场有希望的抗争。”

悉尼声援香港活动的Jared认为,目前的抗争已演变成为争取民主的运动。(安平雅/大纪元)

对于中共使馆8月17日警告各国以及澳洲政府“勿插手香港事务,干涉中国内政”,Jared认为非常荒谬。“我并不认同这样的说法,因为香港是一个国际都市,它不仅是香港人的家,也是来自不同国家,特别是西方人士的家。他们是香港的一部分,也与香港的未来息息相关。所以当各国政府发表与香港有关的声明时,是为了维护那些居住在香港的各国公民的利益。”

他认为中共港澳办欲将香港反送中运动定性为“恐怖主义”的做法也是极为荒谬的,因为定义“恐怖主义”那应该是政府及警察的事,而警察过度使用武力和暴力,甚至允许黑帮攻击无辜市民与抗议者,这才是恐怖主义的行为。

2019年8月18日,民众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举行的守护澳港集会,呼吁制止警黑暴力,落实港人五大诉求。(安平雅/大纪元)
2019年8月18日,民众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举行的守护澳港集会,呼吁制止警黑暴力,落实港人五大诉求。(安平雅/大纪元)
2019年8月18日,悉尼大学学者塔特索尔(Amanda Tattersall)博士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举行的守护澳港集会上发言。(安平雅/大纪元)

悉尼大学学者、悉尼联盟(Sydney Alliance)创始人及总裁塔特索尔(Amanda Tattersall)博士在发言时表示,她四周前就在香港,亲自采访了反送中运动中抗争的人们。她认为中共想用当年雨伞运动时的离间手法让港人反对学生,但中共错了,这次,港人与抗议者站在了一起,我们也与抗议者站在一起,事情非常清楚,林郑月娥必须下台,政府必须对警察进行独立调查,我们要香港拥有民主。

塔特索尔博士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我认为全世界都非常关注香港目前所处的困境。因为这些关乎到民主,我们发表声明并关注世界任何地方的法治,以及民主实践。呼吁北京进行对话,呼吁港府听取抗议者的要求,这是澳洲政府的责任与立场。我们会继续关注,因为我们不想看到另一场天安门屠杀事件。”

2019年8月18日,民众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举行的守护澳港集会,呼吁制止警黑暴力,落实港人五大诉求。(安平雅/大纪元)
2019年8月18日,民众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举行的守护澳港集会,呼吁制止警黑暴力,落实港人五大诉求。(安平雅/大纪元)
2019年8月18日,澳洲工会新州分部秘书汤姆森(Michael Thomson)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举行的守护澳港集会上发言。(安平雅/大纪元)

澳洲工会新州分部秘书汤姆森(Michael Thomson)在集会上发言:“我们支持香港人以罢工形式反对引渡条例,让所有普通民众都成为这场运动的一部分,对镇压说‘No’,对民主说‘Yes’,我们认为人们有权进行工会运动,相信人们有权提出质疑,如果我们不这样做将会一事无成。”

他表示,林郑月娥及香港警察成为中共的傀儡,对和平抗议者使用催泪弹及暴力,我们将持续反对这样的情况,我们支持香港民众。我们呼吁澳洲政府支持香港抗议者提出的五大诉求。

“我们说团结很重要,我们与香港人在一起,与他们一起为民主、为人权而战。”他说。

2019年8月18日,民众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举行的守护澳港集会,呼吁制止警黑暴力,落实港人五大诉求。(安平雅/大纪元)
2019年8月18日,民众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举行的守护澳港集会,呼吁制止警黑暴力,落实港人五大诉求。(安平雅/大纪元)
2019年8月18日,越南社区领袖阮先生(Paul Huy Nguyen)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举行的守护澳港集会上发言。(安平雅/大纪元)

越南社区领袖阮先生(Paul Huy Nguyen):“很开心能和你们并肩而站,我们想给北京的讯息是,‘给香港以自由,勿干涉香港事务’,我们不愿天八九安门屠杀重演,我们支持人权,我们反对在中国发生的践踏人权的情况。我们与香港人一起为自由民主而战。”

2019年8月18日,民众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举行的守护澳港集会,呼吁制止警黑暴力,落实港人五大诉求。(安平雅/大纪元)
2019年8月18日,民众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举行的守护澳港集会,呼吁制止警黑暴力,落实港人五大诉求。(安平雅/大纪元)

两位亲历抗争的港人在集会上分享了自己的经历。

2019年8月18日,一位亲历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女士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举行的守护澳港集会上发言。(安平雅/大纪元)

一位来澳十多年的女士表示,最初不想出来讲话,“因为我害怕,我想每一个前线的抗争者都很怕,好怕被人起底,我能买机票回去怎么能不出来帮忙呢?其实我们不需要怕,因为我们做的是对的事。”

6月9日那天听到林郑月娥说不会撤回送中条例时,她第一时间买机票飞回香港。回去后到添马公园 “野餐” ,和其他人一起静静坐在那里,就遭遇了警方的催泪弹。

“感觉眼睛好痛,全身都痛。后来走到金钟那边看到警察拿着长枪,当时我很怕,也很生气。有很多人只是出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警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开始放催泪弹,包括向行人释放催泪弹。好多子弹的声音,我当时在想自己是不是身处在战场上。”她说,“前线的年轻人在三十几度的高温下带着防毒面罩,包着保鲜膜,他们不只是在保护身后的人,他们保护的是现在我们所拥有的人权与自由,香港加油。”

2019年8月18日,一位亲历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男生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举行的守护澳港集会上发言。(安平雅/大纪元)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香港留学生说,他是1997年出生的,赶上过2003年的SARS,2010年的反国教,2014年的占中,那之后他就来到澳洲读书。今年7月考完试我就返回香港。“其实来澳洲这几年,我有点小小的动摇,觉得香港没有未来,在想办法留在这里,或早点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

但是当他回到香港时,看到大家口中那些80、90后,一路走出来参与,于是他也走上了街头。

“我的一个朋友就在8月5日那天,我登上返回澳洲飞机那时,他在荃湾被捕。他与我同年,他不是废青,是香港科技大学学生,他有大好的前途 。为什么我们要戴着头盔在前线与警察对抗。因为我们看到了我们的将来,其实我们一路都在挣扎求存。”他说,“香港人不是废青,不是废人。”

2019年8月18日,民众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举行的守护澳港集会,制作连侬墙。(安平雅/大纪元)
2019年8月18日,民众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举行的守护澳港集会,呼吁制止警黑暴力,落实港人五大诉求。(安平雅/大纪元)
2019年8月18日,民众在悉尼市中心Belmore Park举行的守护澳港集会,呼吁制止警黑暴力,落实港人五大诉求。(安平雅/大纪元)

责任编辑:宗敏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