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铭:江泽民的强盗逻辑与美国的“一中”政策

阮铭

标签: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0月31日讯】“三个公报”已日益抽象化、中国化,即只用于美国对中国讲的空洞语言;而《台湾关系法》已日益实质化、国际化,即应用于台湾与美国及国际交往的实务。布希早已走出从卡特到柯林顿无视台湾和台湾人民存在的鸵鸟“一中”,承认“民主台湾”以至“台湾共和国”存在于世界的事实了。

江泽民下台前的压轴戏──在克劳福农庄会见美国总统布希──已经落幕。据他在休士顿同中国驻美工作人员谈话时的说法,这是他“最主要的戏”。言下之意,到墨西哥出席APEC,只是正戏结束后的余兴而已。原来江泽民是想同邓小平二十三年前的德克萨斯之行比一下锋头的,可惜布希没有当年卡特招待邓小平的那个兴致。布希唯一感点儿兴趣的,是北韩核武计划的解除问题,江泽民虽有“共识”,却帮不上大忙,因为他确实对金正日秘密发展核武“全然不知”。(“We are completely in the dark, as for the recent development.”)而对江泽民喋喋不休的“台独”问题,布希早已厌烦透了。所以压轴戏之无甚可观,是注定了的。然而对于台湾来说,略有可注意之点:一是江泽民的“台独威胁”论,二是布希的“一中不变”论。

“台独”何来“威胁”? “一中”岂能“不变”?

 江泽民在德克萨斯,一反过去气势汹汹、以文攻武吓逼?_林顿在台湾议题上步步退缩的霸权姿态,装出一副笑脸,大谈“和平统一”符合美国利益;同时不忘倒打一耙,宣称“台独”才是和平稳定的“最大威胁”和“世界灾难”。

 这是江泽民的强盗逻辑。

 什么叫“台独”?台湾是自由民主的独立国家,早已终结外来政权统治,不再是任何外国的殖民地或附属国,也不受任何外国政府管辖。台湾没有“独立”问题,因为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台湾可以从中“独立”出来的对象。

 台湾在共产中国武力威胁和国际孤立双重困境之中,靠两千三百万国民的自由、独立、创新精神,创造了举世瞩目的经济奇迹与民主奇迹,为人类普世价值在东方的实现作出了伟大贡献。今天自由、民主的台湾屹立于西太平洋,是阻止共产中国对外军事霸权扩张、维护亚太与世界和平的中流砥柱。

 当前威胁亚太地区稳定,威胁世界和平的是谁?谁是军事预算每年两位数字增长,发展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瞄准台湾和美国在亚太的军事防御地点“威胁和平”?谁把大量武器与军事科技扩散到“邪恶轴心”国家制造“世界灾难”?谁践踏人类普世价值,暴力压制宗教信仰自由、言论表达自由、滥捕滥杀、残酷迫害法轮功及各派独立异议人士?

 正是江泽民统治下的共产中国。

 一个自由民主的新开发国家台湾,一个共产党统治的军事霸权中国,谁“威胁”谁?谁在“威胁”周围邻国和亚太地区?谁在制造本国和世界“灾难”?难道还不清楚明白?这就好比一个强盗,一面在杀人,一面装出笑脸对旁边的人说,我杀他因为他活着是对你们的“威胁”!假如大家都相信这个拿刀杀人的强盗而不制止他,他将照此办理,把人一个一个都杀光。当年希特勒“第三帝国”,斯大林“苏联、东欧帝国”,用的就是这套强盗逻辑,从“威胁”、吞并周围小国到制造出世界大灾难。

 台湾是独立的自由民主国家,像美国一样,因此不存在“独立”问题。所以江泽民点名一位记者向布希提问题,让布希说出“不支持独立”(We do not support independence),其实并无意义。这句空话丝毫否定不了台湾作为一个自由民主国家独立存在于世界的事实。

 美国总统布希在中国政策上需要弄清楚的,是他所谓“美国的一中政策不变”,到底是什么东西?布希说:“On Taiwan, I emphasized to the President that our one China policy, based on the three communiques in the Taiwan Relations Act, remains unchanged.”

 这段话非常有趣,堪称布希推陈出新的又一杰作。他把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one China policy),“三个公报”(the three communiques),统统放进《台湾关系法》之中(in the Taiwan Relations Act),然后向江泽民强调(I emphasized to the President)“保持不变”(remains unchanged)。

 大家知道,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三个公报”,并非“保持不变”,而是不断演变的历史过程。布希要把这些“可变”的东西,放到《台湾关系法》里面去“保持不变”,这就是他特别有趣,值得注意之点。

美国鸵鸟“一中”的历史演变

 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是随着美国全球战略的演变,不断发展变化的。
 一、自朝鲜战争至“上海公报”(一九五○│一九七二),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是“一中一无”。

 “一中”,指在台湾的中华民国。

 “一无”,无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大陆存在的事实。

 当时美国的全球战略是联合西方盟国对抗苏联,而视中华人民共和国为苏联之附庸,拒绝承认其独立存在的事实。但有时又不得不与之打交道,发生过一九五四年杜勒斯在日内瓦会议上遇见周恩来视若无物、拒绝握手的故事。此种状况持续了二十二年,当时被讥为“鸵鸟政策”,指美国政府像鸵鸟一样,把头埋进沙里装做无视中华人民共和国存在的事实。

 二、自“上海公报”至卡特政府对台“断交、撤军、废约”(一九七二│一九七八),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是“一边一中”。

 “上海公报”有一段话:“美国方面声明: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它重申它对由中国人自己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关心。”

 那是美国鸵鸟第一次从沙堆中伸出头来,看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存在的事实。所谓海峡“两边”的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实际上是“一边一中”,一边叫“中华民国”,一边叫“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九七二年二月二十一日尼克森同毛泽东会见时,还有这么一节对话:

 尼克森:主席的文章推动了中国,改变了世界。

 毛泽东:咱们共同的老朋友,蒋介石委员长,不会赞成你这个讲法的。他骂我们是共匪。

 尼克森:蒋介石骂主席是匪,那主席怎么称蒋介石呢?

 周恩来:一般来说,我们称他们蒋帮。我们的报纸有时骂他蒋匪,他们也回骂我们共匪,反正,我们就是骂来骂去。

 毛泽东:其实,我们跟他的交谊比你们跟他的交谊历史还长。

 结果怎样呢?“上海公报”之后,美国同“台湾海峡两边”,一边“蒋帮”的中华民国,一边“毛匪”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都保持或建立了官方关系。在台北,继续保持美国驻中华民国大使馆;在北京,建立美国驻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大使级)。毛泽东欣然认同美国对“一边一中”的双重承认,蒋介石也未有异议。这是台海形势最稳定的历史时期。

 三、自卡特政府对台“断交、撤军、废约”到美国国会制定《台湾关系法》(一九七八.十二.十六│一九七九.四.十),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是“一无一中”。

 “一无”,在台湾的中华民国从卡特政府眼中突然消失不见。

 “一中”,只剩下在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美国鸵鸟再度把头埋进沙堆。“台湾海峡两边”的“一边一中”,卡特对台湾一边的中华民国装做没有看见。这是对台海稳定的严重破坏,等于对共产中国吞并台湾打开绿灯。幸而为时不久美国国会扭转了这一危险形势。

 四、自美国国会制定《台湾关系法》至今(一九七九│二○○二),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是“一无一中”与“一台一中”并存。

 中华民国从卡特、邓小平的“建交公报”中消失(一无一中),台湾的地位在《台湾关系法》中重新确立(一台一中),从而恢复了台、美、中三角的实力平衡(balance of power)。

 《台湾关系法》的实质,是重新确立美国同台湾之间的关系,以填补卡特政府“终止与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以前为美国所承认中华民国之台湾统治当局之政府关系”所留下的真空(《台湾关系法》第二条)。《台湾关系法》不但明确规定保障台湾的安全不受外来威胁,而且明确规定外交关系的欠缺,不得影响美国法律、条约、协定对台湾的适用,即“美国法律应以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以前相同之方式,适用于台湾”,“美国在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以前被承认为中华民国之台湾统治当局所签订,并迄至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一直有效之各项条约及包括多边协定在内之其他国际协定继续有效。”(《台湾关系法》第四条)。

 这就是把卡特政府终止给与“中华民国之台湾统治当局”的权利,完全转移给“台湾”和“台湾人民”。

 所以《台湾关系法》与卡特、邓小平的“建交公报”是对立的,不相容的。卡特、邓小平的“建交公报”是从“上海公报”的“一边一中”演变为“一无一中”,这边的中华民国消失了,台湾成了那边“一个中国”的“一部分”,也将跟着消失。而《台湾关系法》是从“上海公报”的“一边一中”演变为“一台一中”,“台湾”和“台湾人民”继承了“中华民国之台湾统治当局”的权利,并得到美国国内法的确认。

 邓小平坚决反对《台湾关系法》,卡特也怕邓小平取消建交而考虑否决《台湾关系法》。但《台湾关系法》在众院以三三九:五○,在参院以八五:四的绝对多数通过,卡特根本无法得到三分之一的议员支持他的否决,不得不在四月十日签署法案。

 卡特以来的美国政府,在“一无一中”的第二公报与“一台一中”的《台湾关系法》之间摇来摆去,造成台海形势的动荡不宁。卡特虽然在《台湾关系法》上签了字,但并不打算认真执行。他告诉邓小平,他可以“从宽解释这个法律”,而遵循“建交公报”的精神行事。但不久他就败选下台了。

 雷根的“八一七公报”是“建交公报”的延伸,而他的“对台六大保证”是《台湾关系法》的体现。所以雷根政府的“一个中国政策”,仍是“一无一中”与“一台一中”并行。老布希时期也是如此。

 从卡特到老布希时期,美国的主要对手还是苏联。所以“联中制苏”是美国全球战略的需要。台湾问题在美中关系中相对较不突出。邓小平虽一度急于同蒋经国谈判“国共第三次合作”,提出过“统一时间表”(八十年代三大任务之一);但由于蒋经国坚决拒绝(“不谈判、不接触、不妥协”),只得放弃。他说:“我这一生只剩下一件事,就是台湾问题,恐怕看不到解决的时候了。”

 背离《台湾关系法》的“一台一中”,越来越向“一无一中”过度倾斜的,是美国柯林顿行政当局。柯林顿当政时苏联已经崩溃,美国根本毫无必要对共产中国的军事霸权扩张如此步步退让。柯林顿在一九九八年访问中国时宣布对台“三不支持”,一九九九年在奥克兰同江泽民站在一起谴责台湾总统李登辉给“美中两国带来麻烦”,都是绝对错误,毫无必要的。柯林顿重中轻日、重中轻俄、重中轻欧的全球战略,同共产中国结成“战略伙伴关系”,也是绝对错误、毫无必要的。柯林顿是苏联共产帝国瓦解后阻碍建立全球有利于自由的战略均衡的最大“麻烦制造者”。

布希能否走出美国的鸵鸟“一中”?

 现在来看布希。布希青出于蓝,是雷根以来最具全球战略思维能力的美国总统。早在九一一恐怖袭击之前,他已经提出不同于从尼克森到柯林顿的全球战略。

 美国传统的实力均衡战略(balance of power),是由于自由国家的力量不够强大,所以曾经联合共产国家(苏俄)反对德日意法西斯、军国主义邪恶轴心,又曾经联合共产中国制衡共产俄国。

 当苏联共产帝国瓦解,自由民主浪潮向全球扩张之际,美国未能及时改变旧战略,提出适应新时代的新战略。柯林顿政府同共产中国结成所谓“战略伙伴关系”,试图扶植一个新的军事霸权帝国崛起来维护地区和平,实现所谓“实力均衡”,显然违背人类历史前进潮流。柯林顿的错误战略,曾促进共产中国同一部分自由国家和开发中国家结合起来,对抗另一部分自由国家,削弱自由国家的联合。共产中国同时又向自由国家的敌人提供武器装备和军事科技,造成对人类自由与和平的威胁。

 布希的新战略是有利于自由的实力均衡(a balance of power that favors freedom),即促进自由国家的联合共同防御自由之敌。而对于中国这样方向尚未确定的大国,既非无原则地结成“战略伙伴”,亦非简单地予以“围”堵。为友为敌,取决于中国自己选择走向哪一边?

 九一一美国遭到恐怖袭击没有改变布希的新战略,而是使布希的新战略获得更快推进的历史时机。九一一使美国得以加速同俄国、印度等自由国家联合,共同防御自由之敌恐怖主义。

文未完,更多更精彩的内容,请详阅本期周刊…

──原载《Taiwan News 总合周刊》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华府拒与中共签署新公报  美中关系维持现有架构不变
坎贝尔:九一一后 美中关系停滞
江泽民机上有“耳” 波音喊冤
中共去年即发现专机窃听装置未抗议 显示事件涉及内斗
最热视频
【现场视频】牡丹江火车全部停运 居民隔离
【有冇搞错】美国硬碰硬的血偿逻辑
【珍言真语】利世民:中共变态 把香港拖入战争
【老外看中国】硝烟再起 港人再抗暴 美台力挺
【新闻看点】美制裁港国安法 习“加强备战”?
【拍案惊奇】37万港人反恶法 日本网友热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