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伊朗放空炮 王立强被威胁 中共连失算

横河 先生(希望之声)

人气: 127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1月14日讯】(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杨光 / 嘉宾:横河)为什么美国和伊朗都试图把冲突降级,中共按照伊朗的说法报导美军基地损失是误报吗?威胁王立强和营救向心的中国“商人”是什么人,受谁指使?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美国用无人机刺杀了伊斯兰圣城旅的指挥官苏雷曼尼(Qassem Soleimani)之后,作为报复,伊朗向美国的驻伊拉克军事基地发射了10多枚导弹。有趣的是,导弹袭击到底造成了多大的伤亡?美伊两边是各说各话,天差地别。中共官媒跟随着伊朗媒体的脚步沦落为笑柄。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中共的误判呢?

与此同时,台湾大选如火如荼之时,又爆出了中共前特工王立强在圣诞节遭受死亡威胁,要让他按照剧本抹黑民进党洗白他的前老板向心。不过王立强毕竟是被澳洲情报系统密切监视的人物,所以这整个事件自然就逃不脱澳洲政府的掌控,在投票的前三天被媒体曝光无疑。应该说这是台湾选举中最为戏剧性的一幕了。我们今天就来聊一聊这两个话题。

横河先生,我们先来看一下伊朗袭击伊拉克的美军基地这个事件。各国的报导是出现了两个完全不同的版本,伊朗新闻说美军有巨大的伤亡,死了80个人,伤了200个人;西方的媒体,像路透社、英国、美国这些主流媒体都说没有人员伤亡;最后,也就是今天早上,美国国防部证实只是基地的设施有轻微的损伤。中共媒体我们看到他们选择相信的是伊朗的版本,这个当然就很快打脸了。您觉得是什么原因影响了中共官媒的判断力呢?

横河: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判断力的问题。我们从判断力的角度来看的话,美军对伤亡人数是非常认真的,这是一个美国的传统,从他建立军队开始就没有变过,200多年都是这样。军队里有一句话,就是大家都遵守的,叫“不丢下一个人”。你想想看,失踪几十年了,或者战争都结束几十年了,他还要把人找回来,哪怕是死的,把遗骨找回来,哪怕是一根骨头都要找回来的。

这么多年,美国参加了多少场战争,从来没有过对伤亡人数做假的案例,只有什么情况呢?只有条件限制,就当时统计不准确,但是事后只要有了条件,他就把它纠正过来。如果真的有这么高的伤亡,那是瞒不住的,而且对美国来说隐瞒也没有意义,况且美国还有这么多的媒体监督,就是说他的战争几乎在透明状况下打的。

而作为伊朗来说的话,他就有动机,因为圣城旅的头目苏雷曼尼,他被美国定点清除以后,因为它在伊朗军队当中,其实是革命卫队,革命卫队当中的重要性,它的地位之高,伊朗政府就需要对国内外有个交代。这个就有点像中共的处境,是类似的,中共碰到一个什么重大事件的话,它也需要对国内外有个交代。

对伊朗政府来说,它对国内主要是要求报复的那个呼声;对外,它有一些盟友,所以它需要数据来表示伊朗确实进行了报复。而且伊朗有相当严格的网络管制和审查,虽然说这方面比不上中共,但是可以在相当程度上或者在一定的时间内,在国内不被揭穿。也就是说从这个动机和可行性的操作方面来看,伊朗都比美国有太多的理由来虚报美军的损失。

为什么说中共不是判断力的问题呢?因为从伊朗的操作方面来说的话,中共应该是非常熟悉的,我甚至觉得伊朗就是从中共这里学的,其他国家从传统上没有这一套东西。如果说中共在选择的时候选错了这两个版本,我相信没有人会认为这是真实的情况,因为对中共来说的话,它所做的任何的报导从来都是为政治目的服务的,而不是和报导的事实本身有什么关系。

主持人:如果说官媒不是判断失误,而是故意去选择相信了一个假的消息,但是毕竟现在网络非常发达,还有这么多自媒体,这么重大的一个新闻,它造假的话是会非常快被戳穿的,这个官媒转发假消息还有什么实质的意义吗?

横河:中共做这个报导的话,它的动机和伊朗政府是一样的,只是说伊朗政府在国内外都要有个交代,而中共做这个主要是考虑国内因素,就是欺骗国内的民众。为什么说中共需要造这个假呢?首先就是从历史上,因为中共从1949年以后就以美国为敌,后来就从来没改变过,它只有掩盖敌意,比如韬光养晦,实际上是掩盖对美国的敌意,它把美国看作是敌人,这是第一个。

第二就是在贸易战当中,中共的宣传一直在把这个责任推给美国,它最近非常公开的整个宣传的基调就是反美的,所以任何就是看上去让美国丢脸的事情,它都会夸大其词,它都会去炒作。

再一个,中共谎言宣传其实从来考虑的不是被撕破的问题,它从来就是说能骗几个骗几个,能骗多久骗多久,因为中共的整个统治都是由谎言编织成的,为什么在这个地方它要例外呢?撒谎、造谣是它的天性。你比如说对外战争,中共到今天还在自称抗战中流砥柱,全世界都知道中共不抗战,是国民政府抗战的,它还不是照样的这样宣传?它根本就不在乎。朝鲜战争缩小自己方面的伤亡,扩大对方的伤亡,它也是一个常规作法,这对中共来说是家常便饭。

再谈到网络发达,但是我们要知道中共的网络封锁是世界第一的,而且不仅是世界第一,它还在输出它的网络封锁。其实我们知道华为违反联合国的制裁,向伊朗出口的,就是一部分是网络监控和封锁的设备和技术。

从大陆来说的话,能够翻墙出来的毕竟是少数;就是翻墙出来的还有自我约束、自我审查的,更何况国内现在稍微有一点讲真相的,就讲到自己讲真实的事情的时候,中共就会说他是造谣或者是煽颠,煽动颠覆罪把人家给抓起来,要喝茶了、要拘留,这个情况很多的。所以对中共来说的话,它只要能够控制住国内的网络舆论就可以了。对中共来说,在没有明确的目标的时候,没有明确目的的时候,它都要撒谎,更不要说这种对中共来说似乎还是有好处的假消息,它更不会放过了。

主持人:说到对中共有好处,有人说其实北京是非常希望美伊两国开战的,就说这样子中方可以得到好处,您觉得这种说法成立不成立?中方能得到什么好处呢?我们知道不久前,中国苏联还有伊朗是刚刚进行过联合军演。

横河:对中共来说的话有什么好处?现在其实中共处于一个比较矛盾的状态,一方面它确实希望伊朗出头抗拒美国吧。有人说中、俄、伊朗、北朝鲜正在形成新的轴心国,当然是不是,还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互相之间还各自有他们自己的算盘,各怀鬼胎。但是中、俄、伊刚刚举行了海上联合军演,确实有这个因素在,所以中共确实是有这个可能性,它希望美伊两国能够打一打。

但是北京在这件事情上还是很矛盾的,一方面,美国面对的挫折,北京是乐观其成的,美国现在正在全球调整战略重心,就是把更多的精力用来对付中共,如果伊朗能够把美国的注意力再次转移到中东来对付伊朗的话,有人就这么说了,中共又可以争取到另一个黄金十年的发展。

前面那一个就是小布什时期嘛,曾经是想把战略重心移向亚洲的,结果碰到了911,一下子就转到中东反恐了。这以后,就中共实际上是争取到了十多年的时间,而且小布什居然当时还拉拢中共作为反恐的盟友,结果给中共趁机坐大,一直到现在威胁到美国了。这是它的一方面。

但是另外一方面呢,正如川普总统讲话提到的,川普讲到美国并不依靠中东伊朗,它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国现在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国了,它已经不需要依赖中东石油了。而中共对中东石油包括伊朗石油在内,它的依赖程度是越来越高。因为中国的几个所谓大油田现在基本上都开采的差不多了,而它这个经济总量又需要很多石油,所以如果美伊开战的话肯定会影响到中国的这个石油供应。

有人也算过的,就它会降低GDP百分点多少多少。中共现在正好是面对国内严重的经济状况,如果说石油供应再出了问题的话,会进一步打击国内的经济,这也不是中共愿意看到的,因为经济毕竟是中共在国内赖以统治的基础。

中国和世界经济互相交错的这个联系呀,当然一方面是西方国家在对付中共的时候他会投鼠忌器;但是对中共也是一样,就是它对世界经济的依赖也同样的,是同样等级的,甚至更大,因为中共的国内消费比起其他国家来比例还小的很多。

这里要说明一下的就是即使美国暂时被伊朗的局势牵扯着不能马上脱身的话,也不可能让中共再有十年的发展了,就是十年的所谓黄金发展期了。因为一方面中共现在经济上的困境,或者是全面的困境,它不是由美国引起的,而是中共的这个发展模式发展到现在必然的结果。就这方面,经济学家有很多分析,我们也分析过很多次。

贸易战只不过是在这个上面雪上加霜罢了,即使贸易协定可以使贸易冲突暂且缓和一下,当然我很怀疑这一点,即使可以的话,那么在价值观、社会制度、知识产权、文化教育、还有国际形势像南海这些,这些方面全面对峙以至于冲突也会继续下去并且会加强,不会因为贸易协议而改变的。

从中国国内来看的话,现在是国进民退,还要加强中共领导、加强对宗教信仰的迫害等等,从这些方面来看的话,大概是不大可能重现本世纪头十年对中国的投资热,还有就是产业链和技术对中国的转移,不大可能再重复了。所以说从这个角度上来看的话,恐怕中共对美伊开战还不是简单的希望看到的这么一个问题。

主持人:从现在美伊双方的表现来看都是比较克制。那川普总统第二天就发表了演讲,表示会用经济制裁的手段来回应伊朗的攻击。那您认为这个中东危机有没有可能就用这种比较平和的方式就解决了呢?

横河:解决倒不会,但是我一直认为伊朗事件不会升级为战争。中东那个问题解决不了的!按照川普讲起来,他们打了上千年了怎么可能来解决?但是伊朗事件不会升级成战争。

因为这一次整个来看,大家都知道是伊朗挑衅在先,就是它先发动袭击造成了一名美国承包商死亡,才有了美国对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伊朗目标的攻击。然后又在伊拉克的亲伊朗的组织攻击美国大使馆,然后才是美国击杀圣城旅的头目苏雷曼尼。苏雷曼尼实际上是伊朗负责输出革命的,就用我们中国人最容易听懂的话就是伊朗的政权在输出革命,那谁负责呢?就是他负责的。一直走到这一步,走到这一步,下一步实际上关键就是看伊朗如何回击了。因为这一方面外界也分析很多,我们就不重复了。

那么对于伊朗来说的话,过度回击甚至是全面开战对伊朗的统治集团是没有任何好处的。而且美国定点清除的这个威胁是相当大的,就是战争很可能没开始爆发就结束了。所以说伊朗统治者可能就是满足于在国内外挽回面子就够了。

对于美国来说的话,他的总体政策不是说现在已经确定了,而是说早就确定了而只是在执行的过程当中了,这个整体政策就是基本上确定中共作为美国的主要威胁从现在往下几十年内可能不会有大的改变。美国将从过去承担过度责任的地区有计划的撤出,也就是说不会重蹈小布什的覆辙。只要伊朗对美国不造成实质性的重大伤害,美国是可以容忍伊朗在一定程度上的报复行动的。

所以我认为这一次危机,和美国已经和将要在这个中东其他地区包括叙利亚、阿富汗的撤军,会是类似的解决,就是说这个过程当中会有一些反复,毕竟在这个地方打了那么多年仗,会有一些反复,甚至有局部的或者短期的冲突升级,这都可能的。但是这个大趋势使美国军事力量逐步逐步的撤出来,这个既是川普总统的竞选承诺,也是他真正的想法,就是和他的整个战略思维是一致的。

所以说只要伊朗不铤而走险升级到全面爆发战争,美国是愿意降温的;而我刚才讲了,伊朗也愿意降温,所以这个趋势可能就这样下去了。

主持人:好,那我们下面再来讨论一下台湾大选前中共前特工王立强案件的新发展。其实明天就是台湾大选的投票日,那么大选前夕就有澳洲媒体爆料出来说是中共的前特务王立强他在耶诞节期间被威胁,要求污蔑民进党。那么事实上的确是国民党在早几天就说过王立强会出来爆料,结果就是在国民党开新闻发布会的前夜,澳洲媒体就提前把这整个局给破了。那现在就是成为一个很大的笑话,大家都在看。

横河:是的。这件事情我觉得真正策划的并不是国民党的副秘书长蔡正元,而是中国的商人孙天群。从现在披露出来那些录音来看的话,我相信是孙天群主动接触蔡正元,而不是蔡正元去找孙天群。因为蔡正元没有途径直接和王立强联系,而孙天群有。而且蔡正元也想不到这些东西,这一定是从中国大陆策划出来的。

蔡正元多半是,我觉得是病急乱投医,然后孙天群一找他的话那一拍即合。但是毕竟他不是自己从头到尾一手操办的,很多是听孙天群转述的,所以可能他在这个形势上误判了,就是蔡正元误判了整个形势。因为他得到的一些消息可能不太准确,而他试图去和王立强核实的时候呢,我发现王立强并没有给他证实,非常含糊。所以这很可能就是蔡正元落到这个套里面去了。

主持人:但是其实我们非常疑惑的就是说王立强自从爆料之后,他肯定是被澳洲政府监管的。那么中共它现在又去威胁他,这不是自找麻烦吗?而且我们现在从媒体上看出来,很多信息联系都是从手机传递的文字和照片。那手机,你想华为那个手机它是能够全程监控的,那他这么用,他就不担心这个澳洲情报部门会截获吗?所以这整个事件看上去是非常的幼稚。

横河:我觉得王立强被澳洲政府保护,澳洲政府的保护主要是保护他的人身安全,倒不见得会去监控他的通讯。说句老实话,澳洲政府还是很君子的,不大会像中共那样子每一步每一个细节都去监视,他重点是保护。

另外一方面就是中共为什么会做这个蠢事呢?中共其实也考虑到了,为什么中共不直接出面,而是由一个所谓商人来出面?因为到时候它完全可以否认,这个事情它不知道!而这个所谓商人孙天群,很可能他真的不是一个职业情报人员,他是一个职业的,可以说是一个职业金融诈骗犯,但是在情报方面他很可能是业余的,是被中共找来做这件事情的,所以手法上可能就不那么专业。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上看,即使是职业特工,要想收拾这个烂摊子也是不容易的,因为毕竟一开始别人是真的,中共这边讲的话都是假的,假的就有很多破绽;而且人还在别人手里,不仅是王立强在别人手里,向心也在别人手里,所以要收拾这样的烂摊子是很难的。

那我为什么说孙天群的背后是中共呢?有几个理由。孙天群关于王立强的说法,和中共在这个事件曝光以后的说法是完全一致的,也就是说,如果中共当时急急忙忙造了一个事情以后,编了一个故事出来以后,那以后的故事就只能从那个故事当中去延伸和扩展,你不能重新造一个和那个故事矛盾的东西。所以他就只能局限在这个范围内往外扩展,这就是很困难的一点。

王立强这个案子它曝光了中共在香港、台湾、澳洲的操作。对于中共来说,这个已经是一个关乎于国家安全的案子了。所以说中共绝对不可能允许所谓民间商人随便出面来营救向心;反过来也是,民间商人主动去救向心,向心是他所谓的朋友,但是向心已经有了间谍嫌疑了,而中国大陆的民间商人去救一个有间谍嫌疑的所谓朋友,这种可能性也是零。就是说正反两面的可能性都是零,所以只能说孙天群是中共整个策划当中的一部分。

何况孙天群和向心恐怕根本就不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因为孙天群现在被发现是一个金融诈骗犯,有人查到至少有三起金融诈骗案跟他有关。最近的两起分别是2018年上海的P2P平台“抢钱通”的诈骗案,和2019年香港上市公司星亚控股诈骗散户的案子。能在这两年,前些年中国的金融诈骗很多,但是这两年抓得非常紧,在抓得这么紧的情况下,他还能这么活跃的、高调的从事金融诈骗,恐怕就不是一个普通的商人了。他很可能和现在的还在位的某个,或者某些高层有相当的关系,才有这个可能性。

再一个,有人还查到了,说是他有几起收购案跟向心有关的,向心都是亏了的。就这点来说,他们恐怕不是一个朋友的关系,而很可能是有意图的输送利益的关系。在这个问题上整个编造一个故事来让王立强反过来说,从动机上的话,中共是排第一位的,它最大的动机是保护已经处于危险当中的情报网,而且要挽回面子。

主持人:我们看到这次曝光出来的除了要求王立强抹黑民进党,而且还要给向心脱罪,就是说他不认识向心。那我们以前看到向心被台湾扣留之后,中共曾经出面在媒体说向心涉嫌欺诈,似乎当时的感觉是要跟向心切割;那么现在他们又要去帮他洗白,那您怎么分析它这个转变?

横河:首先讲一下,其实这一次孙天群出来讲话,反而证实了王立强跟向心是有关系的,他们实际上是见过面的,至少是见过面的。中共说向心涉嫌欺诈,可能当时是急中生智的一种止损措施,就是说他是欺诈了,所以他说的话就不可信,因此就把向心可能说出来的中共机密的重要性就淡化,说这个人本来就是诈骗犯,所以他说的话不可信。当然,中共也知道台湾的情报机构不会相信,所以这一步主要是做给公众看的。

现在我倒不觉得它一定就是为向心去洗白,现在看来很可能它是两个目标,有可能是一箭双雕。一方面营救向心,同时干预台湾大选。它把国民党的一些人卷进来,使得向心的问题变成台湾的政治问题,也就是说给台湾政治增加难题。这个也许真的是中共的初衷,只是说最后事与愿违了。而且要知道这次是以孙天群这个所谓商人出面的,就是中共至少在向心这个问题上,它表面上没有转变的问题。

主持人:但是我们看到其实按现在台湾的选情来说,这个民进党跟国民党它的落差是非常大的,所以中共这一招其实是个险棋,失败的可能性非常的大。我们看到其实北京最近做的种种举动,从对贸易战的应对、到香港反送中的处理、再到这个王立强案,好像都没有章法,经常是前后矛盾,自己给自己后面所有的行动在前面就挖好了一个坑,您怎么解释这种情况?

横河:中国有一句俗话,叫做“人倒了楣喝凉水都塞牙”,我觉得中共的气数已经真的是要尽了。它早就过了那个最猖狂的时期,现在在走下坡路,而且急速的走下坡路,所以这时候做什么事情都是那种捉襟见肘的状况。其实中共以前的作为,它也并不是都行得通的,或者是很理智的,很精密的计算的,不是这样的。

因为中共的整个价值体系和人类社会是对立的,就是说它做什么,按理说都是要碰钉子的,都是反过来的。那它靠什么呢?它主要靠的就是花钱收买。所以说你看中国经济这么紧张了,它还在大批的在世界各地撒钱。问题是它要不撒钱,它可能倒得更快。

当时靠钱收买以外,别的国家政府对它实行绥靖政策。也就是说并不是中共的说法有什么特别,并不是中共的做法有什么特别,而是说别的国家让着他。而现在别的国家不让它了,特别是以美国为首的,别的国家不让它了,这才导致了它在所有的做法上好像都在碰钉子。实际上它自己的做法没有太大的变化,变化的是别的国家对它的态度和对它的做法,使得中共好像现在做什么事情都要碰钉子,好像都是自我矛盾一样的,其实长期以来就是如此。

主持人:好,那么因为时间关系,这次节目我们就谈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转自希望之声广播电台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20-01-14 5:0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