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商旅之拾遗篇(上)

文/尘埃
眼睛接触太阳光线,能让你清醒过来。(Shutterstock)

眼睛接触太阳光线,能让你清醒过来。(Shutterstock)

  人气: 36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本篇为云游商旅的拾遗,记载着云在云游中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事物。

看倌可以先看过《云游商旅(上)》《云游商旅(下)》这篇文章。

之十一 一诺千金

某年过年,云在这个山坡间贩卖,时常有位老妇人走过,与云相谈甚欢,在云旁边,一边聊着也一边帮云向走过的游人介绍云的手做品。年节结束后,生意开始渐渐下滑,天气也开始变化,云心想,再卖个几天,今年这个地方就差不多了。

此时老妇人走来,问云过两天还会在这儿吗,云说仍会,过几天才会离开。老妇人高兴地对云说,她要娶媳妇了,这段时间看云的手做品,很是喜欢,已差儿子去探听准新娘大概喜欢哪类的工艺品,既然云还要再待几天,等她确定后,过两天,也就是后天,她会亲自来挑一个送给未来媳妇,云答应了。

然而,天候实在不佳,人潮也已散去,其他云游商旅也一直告诉云,该动身前往下一个地方了,他们告诉云一个云还未去过的、在下一季会有许多人的地方。于是云收拾行囊,走下山。夜间,猛然想起和老妇人的约定,过两天才要走的。于是,第二天,又循原路上了山。一位山上卖米粉汤的阿姨见到云,蛮高兴,但也有点疑惑地说:“你不是离开了吗?”云答道:“因为我有约未履行。”

云询问老妇人的下落,没人知道她住哪儿,只是常见到她。茫茫人海,该到哪儿去找人 ?云只能等了。

过两天的日子——约定的那日,天空中下着绵绵细雨,人潮已全无,山风将云的小摆件吹得满地,云忙着追风吹散的小件手做品,再擦去雨水,心想,这样的天候,老妇人会来吗?

不久后,见一人从山的那头缓缓行来,是云等待的老妇人。两人开心交谈,一件漂亮的、以鲜花为主题的手做坠饰成为准婆婆送予准新娘的礼物。

老妇人要娶媳妇,而云有妹妹要嫁人,云知道婚礼筹备中的任何一个细节,都需细细推敲,以免造成婚礼双方日后的遗憾,佳偶变怨偶,不是曾有囍饼迟到,造成日后新人离异的事吗?

一件漂亮的、以鲜花为主题的手做坠饰成为准婆婆送予准新娘的礼物。示意图。(fotolia)

而在没有任何联络方式的情况下,云才明白,一诺千金,是多么可贵。云再次收拾行囊,起身下山,途中和两位云游商旅道别,要往下一季会出现众多游人的地方而去。

其中一位云游商旅热心告诉云,下一个地方要怎么走怎么走,云没听明白,怎么和之前自己所听说的走法不同?原来是,前几天云离开时听错,下山时,走错路了。

之十二 不怨花树不开花

每年的这个地方,只要花树按时开花,云在这儿的生意就很好。有一年暖冬,这里的花树恁是不开花,而来赏花的游人们,却没有因为暖冬延后了花开而迟来,却也因见不到花开而离去,人数也没预期多,云生意不如去年。等到人都散去、山路已空,花开如往年之美,却已无人伫足,孤芳自赏于山中,而风将花瓣吹落,满地缤纷。

此花愈冷愈开,暖冬反而不开,天象岂能尽如人意。对云游商旅来说,花开代表富贵,这 一季收入会比较好。

云不能让冬天凛冽些,在大自然面前,云渺小如尘,更有随遇而安的心境,更懂谦卑。

之十三 汉服回归

一位十多岁的少女与母亲从那头走来,在云的小皮箱前徘徊一会儿,以黑发束绑着公主头的少女身着白色长裙,上衣是两件式,外衫深蓝,上有白色刺绣,配上白色长袖,腰带宽幅,以蓝白两色制成,云仔细一看,是汉服。

白裙加深蓝的低调,少女和风景完全溶入在一起,没有任何突兀。汉民族有多少年没有在日常生活中穿上自己的传统服饰?云觉得这样穿挺好的,未上妆的少女,头上没有任何装饰,朴素而典雅地走过。

云也期待有一天,汉服能再回归到汉民族的生活中。

云期待有一天,汉服能再回归到汉民族的生活中。(羊妹/大纪元)

之十四 王城老妪

又过一个年头,云再回到那曾经令云深深感动的、前朝领袖晚年所居、富有王者遗风的山城,在城的这端,一位阿伯知道云来自他的家乡,亲切地“邻居!邻居”的喊着,逢人就说云是他家乡的“邻居”,其他阿伯也会说,“既然是邻居来这里,要好好照顾人家。”说这话的阿伯笑容满面,有着不被世俗所染的纯真,而喊云邻居的阿伯,则回答道,“当然!”

于是,云在这里多了曾经陌生的手足、从前从没见过的邻居,以及像是临时父母一般的长者朋友。

而城的那端,有一位年过七旬的老太太,自己跑出来卖东西,儿子见状,只好说:“妈!你不要把自己搞得太累。”老太太觉得孩子要养自己的孩子,而她还能动,活蹦乱跳,想出来赚些零用钱。

云第一次遇见她时,她帮人卖东西,卖出一袋抽几块钱;这次再遇见她,她已在批些水果来卖,云见她生意清淡,每隔几天就会和她买一袋水果,几次以后,老太太就发现了。

当云再次去买一袋水果时,她发现老太太拿来的怎么是两袋?还和云说:“一袋你买的,一袋送你吃。”两人推来推去,僵持不下。

老太太知道云在捧她的场,山里人潮多,云生意不错时,老太太不说什么,而人潮尽空,云生意也淡下来时,她就不会让云这样付出了。

一位在附近走过的富家公子看到了这一幕,叹:“没想到我的气节,竟不如一位年过七旬、大字不识几个的老太太。”

从此,只要云走近,老太太就切一颗水果要给云吃,云的钱永远掏不出来,因为老太太不收。云觉得不好白拿老人家的东西,赶紧跑掉,结果,老太太追着云跑了一条街 ,还是将水果塞给云,并说,下次不要让她跑那么远。

而一旁的人笑着说:“她的好意,你就收下吧!”

如此热情,真是叫云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从此,只要云走近,老太太就切一颗水果要给云吃。示意图。(大纪元资料室)

之十五 余音言

余音言,字识之,居于凝湖。从小浪迹街头,小时卖水起家,后得一机缘学艺,也会做手做品。如今年龄颇大,作为云游商旅已逾五十载。音言除贩卖自己的手做品,也批一些东西卖。因为太会卖,他游走到哪儿贩卖,他的批发商在几年后也会找一个人在他附近卖,音言很气,常以不再批货作为要胁,而奇怪的是,无论批发商找谁来贩卖,就是没有音言卖得好,甚至是生意不佳的。而音言也发展出一套方法,慓悍而让卖同样东西的人离开。

有趣的是,这样一个人,他的手做品竟和云有些神似。当云开始云游时,音言听闻有人作品和他的手做品神似,特意来到云面前,看云卖什么,看云憨憨地笑,音言也笑了起来,末后,沉吟半晌,说,这会互相影响到。

他还是让云上他的车,去找一个更合适的贩卖地点,并邀云至凝湖一起贩卖,还嘱咐,如有人问起,一定要说,两人是表亲、远方表亲,别忘了。

云记下往凝湖的路,数月过后,往凝湖而去,却在半途迷路,绕得狼狈不堪,只好折回。一位老云游商旅听说后,告诫云,你俩东西那么相仿,在同一处卖,迷路是叫你不要去和人家结恶缘。

云似乎明白了什么,虽然音言热心,但这番话也说中云心中正担心的事,那就不去凝湖,在别处卖就好。

凝湖不大,又极美丽,山岚变幻,有如仙境。示意图。(李怡欣/大纪元)

而来年,恰好有人指了凝湖的路给云。凝湖确实是一个很难去的地方,不大,又极美丽,山岚变幻,有如仙境,即使难去,也挡不住人们去欣赏自然美景。音言往昔爬到这儿 ,见有一定的人流量,便迁居于此,且在此发迹。

因此,凝湖确实是个值得去的地方,既然有人指了凝湖的路,云想,应该今年是要去 一趟。

方入凝湖,不知音言住处,便选了一个位置打开小皮箱,展示自己的手做品,同时,也找音言。不久后,有卖东西的俩兄弟,弟弟问云说:“今年怎么是你在卖,音言是你什么人?”云回答道是远方表亲,兄弟俩道:“自己人。”云问道有没有见到音言, 兄弟俩指着稍远处,遇叉路右转,走过石板路后见一水桥,音言如有来,通常都会在水桥上。

几天后,云在水桥上找到了音言,将自己的东西全部寄给音言卖,然后那个月的大多时候,云自己当游人去玩去了。难得来一趟,怎可不好好欣赏美景,任凭音言怎么劝说,云就是不自己打开小皮箱。音言也只好乐得介绍自己“表亲”的作品,不用样样自己雕,还是轻松了些,也知道云不会和他竞争,至少在同一个地方。

有天音言问云,是不是哪天哪天云曾在哪间庙前卖?云问说音言是怎么知道的,音言拿出一封封信函,从各地来,询问音言与云关系的信函,有些甚至连云的像,都画给了音言,而其中一封信是从庙前寄来的,音言当然知道云曾在哪儿出现过。云才知道,原来自己身边“报马仔”之多,也原来从进入元水之地起,云就已经进入音言的游走范围,这或许是音言要云叫他表亲的原因吧!

当云要离开时,将自己的小皮箱拿回,发现自己的手做品,好像细部有哪儿不一样了, 原来是音言顺道帮云修改了细节。

凝湖会见后,云很偶尔,会遇见音言,有次音言在离云相当远的距离贩卖,走路约要半个时辰,当时人潮相当多,云知道音言在那儿,便向客人说,往那儿走约半个时辰 ,还有好些手做品可挑。

十几天后,人潮渐散,音言来看云,说云哪几天生意不错喔。云答道,哪能跟音言比呢,音言那么会卖,不过,这次又是怎么知道的呢?音言说,因为那几天跟云买东西的客人,又都跑来跟音言买了,并很高兴他那儿还有别的东西可挑。云诧异,问音言“今天不卖吗”,音言说人潮已没前些日子多了,他不卖了,而且,因为云在这里。

有次,音言把自己的手做品都撤掉,只带着向批发商批来的东西和云一起,比邻而卖,并且告诉云,手做品要怎么卖怎么卖,他帮云介绍,客人一下子就买了很多,要是云自己卖,一般是不会那么快的,五十载云游商旅的功力,不容小看,可是云怎么也学不会,然后音言就会跟云说,别破坏自己手做品的价格,云笑。

云的价格太低,其实也会影响音言。

虽然音言和云的手做品看上去神似,但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有些作品是音言有,而云没有,有些则相反。有些品项是两人都有做的,但大小会有差,云的比较小,音言的比较大,有些连大小都差不多,但颜色有差,云卖得动的多是深色系,或比较鲜艳的颜色,淡色系就少做了,而音言卖得动的几乎都是淡色系,所以深色系,音言就几乎不做。

上天给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位置,世界上真的难找一样一样的东西,只是看起来像而已。

上天给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位置,世界上真的难找一样一样的东西,只是看起来像而已。(fotolia)

之十六 鼓励年轻人创业

云游久了,云开始鼓励年轻人创业,不过,大部分二十多岁的年青人,都觉得创业很不容易,跟很久以前的云一样。云会跟他们说,试试也好,无论成功失败,都是一个难能可贵的经验,想想以前农业时代,农作物收成时,祖辈们将农作物往田边一摆一卖,不就创业了吗?

后来有个年轻人说想创业,云很高兴地跟他聊了很多,希望年轻人将自己做的小点心拿出来卖卖看,跨出第一步。聊到旁边人都觉得新奇,侧耳聆听。

云将这些分享予朋友,并为许多年轻人因觉创业难不敢尝试而惋惜。朋友告诉云, 创业还需命中有,命中没有安排,他会觉得难,硬推他去做,结果反而不好,可能会害了他。命中有时,就像云一样,会找出一条路,就顺其自然,不要强求。

云想想也对,老一辈曾和云说:“有缘分的,自己会来;没有缘分的,见到面也不会打招呼。”

之十七 琵琶乐女

云曾经遇过两个10岁的老板,一个是小男孩,一个是小女孩,在不同的地方。小男孩所在的地方,治安很好,风景也很好,大家都互相认识。小男孩自己在山中卖东西,很独立地带着自己批来的东西,很安全。一旁的云游商旅们与店家们,都会帮着照看,孩子不会有事情。

而小女孩的故事,则大不相同。有次云在卖东西时,突然出现一对不相识的母女,母亲见到云,就很高兴地将小女孩和商品摆在云旁边,和云聊了一会儿后,母亲就不见 了。云心想,这位母亲未免也太放心,直接将小孩与商品寄放在云这儿,云在卖东西,还要帮人家保管小孩,大概是看云和善可亲,不会是坏人吧!或许是因为小女孩在身边的关系,云那天生意还不错,那时是淡季,还能有这样的营收,真的是还不错。可是一旁的小女孩,没有开市。小女孩看起来不是很开心,云没有多问孩子,却有些担心。

傍晚,孩子的母亲从那方走来,将寄放在云这儿的小孩及一整推车的商品带回。

孩子的母亲说,这孩子一直想学乐器,可是音乐学费很贵,加上乐器也是一笔很大的负担,她独立扶养她的孩子,加上自己年迈的双亲,虽然她帮人工作,有一定收入,但,每月房子的费用要付,孩子的外婆又重病,每次发病,就要花掉母亲快两个月的工资,对于这孩子想学音乐的希望,她实在无力支付。

可是孩子一直要求,母亲说,我实在没有办法,就告诉孩子,不然你上街上去卖东西,自己赚自己的学费吧!孩子说好。

于是,母亲跟着孩子,在母亲休假时,就从小小的一点东西开始卖起,在严冬中的一个大节日,赶上邻市办的活动,赚到的钱,再投入到商品中,而要卖什么要批什么,是孩子自己决定的。就这样,从一点点东西变成了一整推车。而母亲跟在孩子身边,作为辅助性质,照料孩子却没有帮忙卖,让孩子自己卖,因为老板,是这个孩子。

当晚,云想到这个小女孩,想到小女孩的眼中,充满了对这世间的怨恨。云拿了一些存款,想要赞助小女孩上几堂音乐课。以云目前的能力,是无法长期帮忙的,望这寥寥几堂音乐课,能让小女孩对这个世界不再那么怨恨。

第二天,云回到原处寻找,而小女孩与母亲杳无踪迹,云没有再遇过她们,而这件事,云一直将它放在心里。

琵琶 (fotolia)

两年后,云又回到这个地方。这时,一阵乐音传来,乐音中透着愉快的心情。云循乐音望去,一个小女孩在弹奏着琵琶,神情充满自信,而身旁跟着一位中年妇人及一位老太太,小女孩前面有放置一打赏箱,许多游人投币。

云有些疑惑,想到两年前遇到的那对母女,会是她们吗?可是,云记得她们当初说要学的乐器,不是琵琶啊!

摆好自己的东西后,云上前询问,果真是两年前的那对母女,以及小女孩的外婆。孩子的母亲还记得这两年前帮她保管过小孩的人,而小女孩真的赚到了自己学乐器的学费。

云询问,孩子本来不是要学另一种乐器,怎么会改学琵琶?母亲就说了她们这两年的故事。

小女孩在街上卖了一段时间的东西后,很多人骂这位母亲,赚钱是大人的事,没有能力就不要让孩子学音乐。为了惩罚这位母亲,很多人想办法不让她们卖,也可能是心疼这孩子。可是小女孩的母亲说她没办法,她的女儿很坚持要出来卖,作为母亲的她只好跟着。

云又问,遇到这样的事情,孩子的反应是什么?母亲说,女儿就哭啊,然后跟她说:“妈妈我们换地方(卖)。”

她们多游走于有水的地方,或是地名有水字边的地方,后来幸运遇到一位国家级的琵琶演奏家,知道小女孩自己在赚学费,就收孩子作为学生,当然,也会收学费。因为学费是孩子自己赚来的,孩子特别珍惜学习的时间,借了一把琵琶,辛勤练习,进步非常快,再加上可能有点这方面的天赋,听音蛮准的,于是老师连换弦都教她了。

琵琶借久了,心里总是有些负担,于是,小女孩想存钱买一把自己的琵琶,但这需要时间,因为她还要自己付学费,而一把阳春型的琵琶对她来说价格就已经很高。没想到这时来了一位音乐学院的姐姐,看小女孩在街上演奏琵琶,几次之后,对她们母女说,某月某日到某个地方等着,有东西要拿给她们。母女俩在某日到达那个地方,这位姐姐拿了一把琵琶要送小女孩,母女俩傻傻地拿回,请琵琶老师看一看这把琵琶,结果,这把琵琶是专业演奏用的琵琶,要价之高,母女俩根本无力负担。母亲呆住了,赶紧找到这位音乐学院的姐姐,说这把琵琶太贵,她们收不起。音乐学院的姐姐说,这是他们家多出来的,他们家已有好几把,再贵她转卖也要有人买呀,不如让这孩子好好去练习,真正再学下去,阳春型的琵琶是不够用的,又何必让孩子浪费钱去买。只要以后孩子带着这把琵琶去参加比赛,就可以了。

母亲不敢相信,太幸运。从国家级的琵琶演奏老师开始,她们,不,应该说这孩子,接受了太多的帮助,一些富有且具有社会地位的人,如果有演出,会帮小女孩安排有偿的演出,再加上这把从天上掉下来的琵琶……孩子的母亲说,她们将来一定回馈社会。

这其间也有好几人想要赞助小女孩学费,让孩子不要那么辛苦,可是母亲全部拒绝了,孩子自己也不要,因为以母亲的收入,可以负担一家子的生活,而女儿现在也有能力负担自己的学费,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再收别人的赞助,反而女儿心里会有压力,不利于女儿学习。

(fotolia)

云听得蛮感动,觉得这样很好,小女孩现在很快乐,和两年前的她判若两人,云心里的一块石头也放下了。

倒是母亲有点悠悠,觉得自己的孩子没有童年,小孩子应该高高兴兴地去玩耍才是,而不应该在街上卖东西、演奏,再加上很多人骂她这个母亲,她真的不知道这样好不 好。

而云觉得,一件事情要从多方面看,无论这位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她都训练出一位十多岁、独立、有自信的老板,比起许多童年看起来快乐、上了年纪却无法经济独立的人,真的好多了,只是,让人心疼了些。

云曾在音乐、舞蹈、美术中,遇过在这些领域教得非常快速的老师,能让孩子在一两年的时间内,学到相当程度,是同龄人无法企及的,所以在古代,美术是重师承的,没想到创业也能这样训练,云第一次知道。

传说古时有孩子十二岁就能当家,看来不是虚构的,而古时有帝王很小即位,靠太后、 太皇太后辅政,及大臣们从旁辅佐,长大后成为一代明君,云现在也似能稍稍体悟个中缘由。(待续)@*#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们一起出生在无垠的宇宙中,一起游戏、玩耍,在漫长数不尽的岁月里一同成长,如同同一个体生命上的不同细胞,像是同一身体的左手右手般存在。
  •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常见一些做小生意的人,处在社会的各个角落,他们或许没有很高的学历,却生命力强韧;他们多数有一些好手艺,做吃的、做一些手工艺品,以服务人群顺便换取生活所需。有人曾说,我们上上代的人,大部分靠的是手艺;我们上一代的人,靠的是文书,而到了我们这一代,好像……什么都不会。
  • 这其实是位好客人,一次跟云订了20个摆饰。云在一个大节日开始时遇到他,因逢节日开始,云想请客人直接去炼土厂和前辈订做,客人觉得麻烦,要从云这里订。因订做数量多,客人也杀价,云便也接受了杀价,认为有赚就好,就当帮客人多服务一下。
  • 话说,在某个朝代、某个皇宫中,有个清秀美丽的大宫女,她很得皇后信任,皇后待她很好,让她掌管宫中很多事情。她虽非国色天香(如果是这样就不会只是宫女了),却也深深迷倒了掌管宫庭仓库的大总管。
  • 这是一个日渐国际化的时代,人间由处处是乡村,在几十年间转变为处处是城市。一个女学生生长于这样的转变中,因父亲的关系,她是少数能从乡村至远洋留学的人,在那个稍早的年代中,在西方学习了一门古典学科。数年后,成为一名女教授。女教授有一位十分爱护她的先生,众所周知,在她被排挤、被中伤、被妒嫉时,总能默默地在身后支持她,她在国际间小有名气。
  • 约莫七八年前,接触到拨弦乐器,清丽的声音,让我慢慢往弦数更多的乐器寻去,最后停在了竖琴。我在网路搜寻一切关于竖琴的资料,聆听着竖琴演奏,如诗般温柔,如梦般温润细腻,脑子中一直有个画面,一个穿着长裙的气质美女,演奏着好听的竖琴曲。
  • 许恒康
    喀嚓,毫不犹豫地按下快门,记录下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模样。孩子的笑容对我意义非凡,触动了心底深处的幼时记忆......旅行的故事就是如此触动心灵
  • 如果不是因为重大事件 ,以我保守胆小的个性,是不可能选在今(2020)年5月,疫情正在全球蔓延的紧张时刻,携家带眷搭机的。带着试图平静的备战心情,硬着头皮踏上这次充满挑战的历险之旅。
  • 如果不是因为重大事件 ,以我保守胆小的个性,是不可能选在今(2020)年5月,疫情正在全球蔓延的紧张时刻,携家带眷搭机的。带着试图平静的备战心情,硬着头皮踏上这次充满挑战的历险之旅。
  • 多云、阵雨,与日昨相仿。整日在北穹丘素描,直到下午四、五点。我全心沉醉于优胜美地的美景,设法画下每棵树、每座岩石的所有线条与特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