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的十月惊奇(二)

【内幕】拜登家拿下的几笔中国十亿大单

人气 11961

【大纪元2020年10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随着拜登电邮门事件的发酵和美国大选的逼近,美国总统候选人拜登及其家族,与中共之间的关系,已经成为舆论焦点。大纪元经过调查发现,拜登家族与中共和习近平之间,的确有着不可不说的故事;川普(特朗普)总统近日做出“拜登儿子去趟中国就捞走15亿美元”的评论,并非无的放矢。

听新闻:

(听更多新闻请至“听纪元”平台)

早在上世纪90年代,乔·拜登(Joe Biden)就是美国国会中,支持中共加入世贸的亲共派的主力。

2008年拜登被时任美国总统候选人奥巴马选为竞选搭档后,拜登家族开始尝试撮合国际生意,包括从中国吸金,帮助中企完成获取美国资产和技术的交易。

2012年12.5亿美元:拜登家族拿下第一笔中国大单

2012年2月17日,时任美国副总统的拜登,在加州与时任中共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正式会晤。

就在两人会面的当天,《华尔街日报》2012年2月17日新闻“China, U.S. Start-Up Team in Coal-Conversion Deal”(中美两国创业团队达成煤炭转化交易)报导说(报导原文链接),美国能源公司GreatPoint获得了中国万向集团(Wanxiang Group)的、高达12.5亿美元的投资,其中包括4.02亿美元的股权投资。这笔交易不但是当年美国收到的最大一笔外国风险投资,同时也是拜登家族拿下的第一笔中国大生意。

2008年9月,就在拜登被宣布成为副总统候选人的数周后,拜登之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与美国前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的继子克里斯托弗·海因茨(Christopher Heinz),共同创办了“Seneca Global Advisors”咨询公司。

拜登之子亨特的Seneca咨询公司,在成立后拿下的第一笔大单,就是促成中国万向集团2012年对美国GreatPoint公司的投资。

万向集团是中国最大的汽车零部件制造商。万向集团名义上是中国民营企业,但其创始人鲁冠球是中国知名的“红顶商人”,与中共当局关系深厚。鲁冠球生前一直担任万向集团的党委书记,多次随同中共领导访美,其中包括两次陪同习近平访美。

GreatPoint是美国的一家能源新创公司。在鲁冠球随同习近平访美的行程中,万向集团不仅同意向名不见经传的GreatPoint公司,投入4.02亿美元的股权资本,还同意双方合资在新疆开办煤制天然气公司。

英国《金融时报》(FT)在2019年10月8日的报导“亨特·拜登的利益网(Hunter Biden’s web of interests)”中,专门分析了GreatPoint和万向集团的这笔交易。

《金融时报》在报导(原文链接)中指出,亨特的Seneca Global Advisors公司客户就包括GreatPoint。不过,《金融时报》报导称,“不清楚亨特·拜登是否直接参与达成这项投资”。

背景不同寻常的万向集团与拜登家族的交集,并不仅限于对美国能源业的兴趣;实际上,在获取美国的电池和汽车等高新科技的过程中,万向集团也与拜登家族有不少交集。

根据美媒“CNN”2012年8月报导(原文链接),纳斯达克上市公司A123公司宣布万向集团将以4.5亿美元收购A123系统公司80%的股份,成为A123最大股东。

A123是当时美国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锂电池制造商,并一度曾是奥巴马政府新能源政策的明星企业;在2009年和2010年,获得美国新能源政策扶持贷款高达2.5亿美元。

根据陆媒《新京报》2013年1月报导(原文链接),A123因为技术先进,而且还是美国军方的供货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以国家安全和技术流失为由,一度否决了万向集团对于A123的股权投资计划。不过,A123随后向法院提出破产保护,万向集团在法院竞拍环节中,以2.57亿美元的价格,买下了除开美国军方订单之外、A123的所有资产和业务。

在买下A123后,万向集团还盯上了一家先进的电动汽车制造商——美国菲斯科汽车公司(Fisker)。尽管菲斯科未能在美国售出一辆绿色能源汽车,但它却曾从奥巴马政府手中拿到了5.28亿美元来开发环保汽车技术。

根据美国特拉华州当地媒体“Delaware Business Now”2013年12月报导(原文链接),Fisker在2013年宣告破产时,法院破产文件显示,拜登儿子亨特是这间环保汽车公司的债权人之一。

2014年,万向集团成功买下Fisker汽车公司。A123当时是Fisker的电池供货商。

万向集团对美国能源、汽车等高科技公司的连续收购,引发美国媒体的关注。

根据美国调查研究中心(IRC)2020年6月的报告(原文链接),2013年“News Journal”曾向拜登阵营询问亨特在Fisker被收购交易中的角色,但拜登阵营拒绝评论。

Fisker和A123这两家被万向集团收购的美国公司,有两个共同点:其一,都是在美国纳税人巨额资金的资助下,研发先进科技;其二,都与拜登家族存在某种联系。

值得一提的是,万向集团与中共的关系非同寻常,在中共的对外交往和渗透中,扮演了不一样的角色,甚至对朝鲜有着一定的影响力。

根据合众社(UPI)2016年10月报导(原文链接),2016年9月美国制裁了同朝鲜做生意的中国辽宁丹东鸿祥公司(Hongxiang)。报导引述朝鲜消息源称,Hongxiang只是违反美国禁令、同朝鲜做交易的众多公司中、规模中等的一家中国企业;万向集团同朝鲜做生意的规模,要比Hongxiang大得多,万向集团甚至拥有在朝鲜的独家采矿权。

通过追溯万向集团与拜登家族的公开交易历史可以看到,万向集团一方面同遭美国严厉制裁的朝鲜大规模地做生意;另一方面,还能够在美国花费巨资,收购美国公司和敏感技术。

2013年10亿美元:拜登家族的第二笔中国大生意

2013年12月4日至5日,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访问中国,与习近平会面;其子亨特随同出访。亨特的Seneca公司谈成的大生意,与拜登同中共的关系进展,在时间上存在紧密的关联。

在这次出访10天后,亨特·拜登敲定了拜登家族与中共控制下的中国公司的第二笔大生意——中方提供募资的10亿美元投资基金。

2013年12月16日,私人股本基金渤海华美(BHR Partners)在上海注册成立,起初基金规模定为10亿美元。半年后,据《华尔街日报》2014年7月10日报导,BHR基金规模已从原计划的10亿美元上调至15亿美元。

渤海华美(上海)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HR Partners)是一家专门负责跨境并购投资的私人基金公司,由中方的渤海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嘉实基金管理公司(Harvest Fund Management),与美方的投资顾问机构Rosemont Seneca Partners,和桑顿集团(Thornton Group)共同成立。

Rosemont Seneca Partners,是由亨特·拜登、前国务卿克里的继子克里斯托弗·海因茨和前国务卿克里的顾问德文·亚彻(Devon Archer)共同创办。桑顿集团由台湾商人林俊良(Michael Lin )和前马萨诸塞州参议院议长威廉·布尔格(William Bulger)之子詹姆斯·布尔格(James Bulger)创办。

渤海产业投资总经理李祥生(Jonathan Li)是BHR总裁。亨特是BHR的9名董事之一,持股10%。

图为在中国财经媒体上的亨特·拜登任职渤海华美(BHR)的简介。(网络截图)

根据“纽约客”2019年7月报导(原文链接),亨特随同父亲拜登到访北京后,不但同李祥生会面,还将李祥生介绍给拜登会面。亨特向“纽约客”解释说,同李祥生的会面只是偶遇,并形容这是社交活动。

不过,根据美国知名调查记者彼得·施韦泽(Peter Schweizer)2019年著作《秘密帝国》(Secret Empires: How Our Politicians Hide Corruption and Enrich Their Families and Friends)的内容,在拜登离开中国后十天,亨特与海因茨的公司Rosemont Seneca就与中国银行签署了一笔10亿美元的独家协议,在中共政府的支持下创建了BHR。施韦泽的著作《克林顿现金》(Clinton Cash: The Untold Story of How and Why Foreign Governments and Businesses Helped Make Bill and Hillary Rich)曾推动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于2015年对克林顿基金会(Clinton Foundation)进行调查。

根据中共官方记录,渤海华美(BHR)现在的股权结构为,渤海产业30%,上海丰实金融服务(Shanghai Ample Harvest)30%,Angju Investment 10%,桑顿集团(Thornton Group)10%,Ulysses Diversified Inc 10%, Skaneateles LLC 10%。其中持股10%的Skaneateles公司是亨特·拜登在中国的代理。

2019年,拜登家族丑闻被美国媒体曝光后,亨特在2019年10月表示将辞去渤海华美(BHR)的职务。渤海华美(BHR)也曾经解释,在拜登担任美国副总统期间,亨特并未领取薪水,直到拜登卸任副总统,他才购入10%股份;亨特至今仍持股,“但并未干预渤海华美的投资方向”。

尽管渤海华美(BHR)并未公布其管理的基金规模,但根据其大股东桑顿集团创始人林俊良在LinkedIn上的自述,BHR 管理的资产至少有65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纽约时报》2019年10月3日的报导(原文链接),亨特·拜登是以42万美元的价格,购入渤海华美(BHR)10%的股份。

另外一笔中共直接出资收买与拜登家族有关联的资产的交易,发生在2015年。亨特·拜登的主要合伙人,时任美国国务卿克里的继子克里斯托弗·海因茨开办的Rosemont Realty地产公司,被中共国企远洋集团在香港的子公司盛洋投资(Gemini )并购。Rosemont地产在美国拥有的物业价值超过10亿美元。据悉远洋集团承诺以30亿美元买下该公司在美国的产业。

亨特曾经在Rosemont Realty公司中担任顾问。并购后的Gemini Rosemont地产公司于2019年发表声明,称亨特·拜登曾在Rosemont Realty中任职,但与Gemini Rosemont公司无关联。

拜登家族创办的BHR基金 投资美中敏感科技

由拜登家族参股的渤海华美(BHR)公司,在中国具有浓厚的中共官方色彩;BHR的中方创办方之一、同时也是最大股东的渤海产业投资基金,其大股东之一是中共的中国银行旗下的全资投资银行机构。

亨特·拜登创立渤海华美后,该公司投资了多笔与美国、中共敏感技术有关联的交易。

2014年,BHR成为中国广核电力集团(CGN)首次公开招股的“锚定投资者”,CGN是一家从事核反应堆开发的中共国企。2016年,CGN的顾问郝思雄(Szuhsiung或Allen Ho)在美国被控串谋协助中共、非法取得美国敏感核技术,被判处2年徒刑。

2015年9月,BHR与中航汽车(AVIC Automotive)联合收购了美国减震设备生产商瀚德汽车(Henniges Automotive)的100%股权。中航汽车是中国航空工业集团(AVIC)的子公司,特大型中央企业AVIC是中共军方的飞机制造商,主要产品包括中共的各种战斗机。而瀚德生产的零件,可以“军民两用”。

在与瀚德汽车的交易完成后不久,中航工业集团(AVIC)就推出了其新型歼-20(J-20)战斗机。2019年8月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曾指,中共的第五代战机歼-20,窃取了美国的F-35战机技术。2014年美国先后逮捕了两名在美工厂涉嫌窃取F-35战斗机技术的中国公民。

2017年10月31日,中国人脸识别公司旷视科技(Megvii,原Face++)宣布完成C轮4.6亿美金融资,引入了包括渤海华美(BHR)在内的新投资者。旷视科技因协助中共对中国民众实施人脸识别和监控,而遭美国政府制裁。

▼ 相关影片

纪元播报】制作组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内幕】拜登一家与中共的秘密交易
【内幕】拜登家被中共军方背景公司渗透
亨特笔电门 纽约舆论哗然:拜登大势已去
文件签名显示送修电脑的是亨特·拜登本人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关键一天 川普大战两州
【财商天下】脱贫“大跃进” 习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视频】亚利桑那听证会 宾州选举人动议启动
【直播】亚利桑那听证会场外 制止窃选集会
【横河直播】反窃选民意沸腾 川普两路讨公道
【重播】亚利桑那听证会 川普连线讲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