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的十月驚奇(二)

【內幕】拜登家拿下的幾筆中國十億大單

人氣 11960

【大紀元2020年10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何堅報導)隨著拜登電郵門事件的發酵和美國大選的逼近,美國總統候選人拜登及其家族,與中共之間的關係,已經成為輿論焦點。大紀元經過調查發現,拜登家族與中共和習近平之間,的確有著不可不說的故事;川普(特朗普)總統近日做出「拜登兒子去趟中國就撈走15億美元」的評論,並非無的放矢。

聽新聞:

(聽更多新聞請至「聽紀元」平台)

早在上世紀90年代,喬·拜登(Joe Biden)就是美國國會中,支持中共加入世貿的親共派的主力。

2008年拜登被時任美國總統候選人奧巴馬選為競選搭檔後,拜登家族開始嘗試撮合國際生意,包括從中國吸金,幫助中企完成獲取美國資產和技術的交易。

2012年12.5億美元:拜登家族拿下第一筆中國大單

2012年2月17日,時任美國副總統的拜登,在加州與時任中共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正式會晤。

就在兩人會面的當天,《華爾街日報》2012年2月17日新聞「China, U.S. Start-Up Team in Coal-Conversion Deal」(中美兩國創業團隊達成煤炭轉化交易)報導說(報導原文鏈接),美國能源公司GreatPoint獲得了中國萬向集團(Wanxiang Group)的、高達12.5億美元的投資,其中包括4.02億美元的股權投資。這筆交易不但是當年美國收到的最大一筆外國風險投資,同時也是拜登家族拿下的第一筆中國大生意。

2008年9月,就在拜登被宣布成為副總統候選人的數週後,拜登之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與美國前國務卿約翰·克里(John Kerry)的繼子克里斯托弗·海因茨(Christopher Heinz),共同創辦了「Seneca Global Advisors」諮詢公司。

拜登之子亨特的Seneca諮詢公司,在成立後拿下的第一筆大單,就是促成中國萬向集團2012年對美國GreatPoint公司的投資。

萬向集團是中國最大的汽車零部件製造商。萬向集團名義上是中國民營企業,但其創始人魯冠球是中國知名的「紅頂商人」,與中共當局關係深厚。魯冠球生前一直擔任萬向集團的黨委書記,多次隨同中共領導訪美,其中包括兩次陪同習近平訪美。

GreatPoint是美國的一家能源新創公司。在魯冠球隨同習近平訪美的行程中,萬向集團不僅同意向名不見經傳的GreatPoint公司,投入4.02億美元的股權資本,還同意雙方合資在新疆開辦煤制天然氣公司。

英國《金融時報》(FT)在2019年10月8日的報導「亨特·拜登的利益網(Hunter Biden’s web of interests)」中,專門分析了GreatPoint和萬向集團的這筆交易。

《金融時報》在報導(原文鏈接)中指出,亨特的Seneca Global Advisors公司客戶就包括GreatPoint。不過,《金融時報》報導稱,「不清楚亨特·拜登是否直接參與達成這項投資」。

背景不同尋常的萬向集團與拜登家族的交集,並不僅限於對美國能源業的興趣;實際上,在獲取美國的電池和汽車等高新科技的過程中,萬向集團也與拜登家族有不少交集。

根據美媒「CNN」2012年8月報導(原文鏈接),納斯達克上市公司A123公司宣布萬向集團將以4.5億美元收購A123系統公司80%的股份,成為A123最大股東。

A123是當時美國規模最大、技術最先進的鋰電池製造商,並一度曾是奧巴馬政府新能源政策的明星企業;在2009年和2010年,獲得美國新能源政策扶持貸款高達2.5億美元。

根據陸媒《新京報》2013年1月報導(原文鏈接),A123因為技術先進,而且還是美國軍方的供貨商,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以國家安全和技術流失為由,一度否決了萬向集團對於A123的股權投資計劃。不過,A123隨後向法院提出破產保護,萬向集團在法院競拍環節中,以2.57億美元的價格,買下了除開美國軍方訂單之外、A123的所有資產和業務。

在買下A123後,萬向集團還盯上了一家先進的電動汽車製造商——美國菲斯科汽車公司(Fisker)。儘管菲斯科未能在美國售出一輛綠色能源汽車,但它卻曾從奧巴馬政府手中拿到了5.28億美元來開發環保汽車技術。

根據美國特拉華州當地媒體「Delaware Business Now」2013年12月報導(原文鏈接),Fisker在2013年宣告破產時,法院破產文件顯示,拜登兒子亨特是這間環保汽車公司的債權人之一。

2014年,萬向集團成功買下Fisker汽車公司。A123當時是Fisker的電池供貨商。

萬向集團對美國能源、汽車等高科技公司的連續收購,引發美國媒體的關注。

根據美國調查研究中心(IRC)2020年6月的報告(原文鏈接),2013年「News Journal」曾向拜登陣營詢問亨特在Fisker被收購交易中的角色,但拜登陣營拒絕評論。

Fisker和A123這兩家被萬向集團收購的美國公司,有兩個共同點:其一,都是在美國納稅人巨額資金的資助下,研發先進科技;其二,都與拜登家族存在某種聯繫。

值得一提的是,萬向集團與中共的關係非同尋常,在中共的對外交往和滲透中,扮演了不一樣的角色,甚至對朝鮮有著一定的影響力。

根據合眾社(UPI)2016年10月報導(原文鏈接),2016年9月美國制裁了同朝鮮做生意的中國遼寧丹東鴻祥公司(Hongxiang)。報導引述朝鮮消息源稱,Hongxiang只是違反美國禁令、同朝鮮做交易的眾多公司中、規模中等的一家中國企業;萬向集團同朝鮮做生意的規模,要比Hongxiang大得多,萬向集團甚至擁有在朝鮮的獨家採礦權。

通過追溯萬向集團與拜登家族的公開交易歷史可以看到,萬向集團一方面同遭美國嚴厲制裁的朝鮮大規模地做生意;另一方面,還能夠在美國花費巨資,收購美國公司和敏感技術。

2013年10億美元:拜登家族的第二筆中國大生意

2013年12月4日至5日,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訪問中國,與習近平會面;其子亨特隨同出訪。亨特的Seneca公司談成的大生意,與拜登同中共的關係進展,在時間上存在緊密的關聯。

在這次出訪10天後,亨特·拜登敲定了拜登家族與中共控制下的中國公司的第二筆大生意——中方提供募資的10億美元投資基金。

2013年12月16日,私人股本基金渤海華美(BHR Partners)在上海註冊成立,起初基金規模定為10億美元。半年後,據《華爾街日報》2014年7月10日報導,BHR基金規模已從原計劃的10億美元上調至15億美元。

渤海華美(上海)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HR Partners)是一家專門負責跨境併購投資的私人基金公司,由中方的渤海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嘉實基金管理公司(Harvest Fund Management),與美方的投資顧問機構Rosemont Seneca Partners,和桑頓集團(Thornton Group)共同成立。

Rosemont Seneca Partners,是由亨特·拜登、前國務卿克里的繼子克里斯托弗·海因茨和前國務卿克里的顧問德文·亞徹(Devon Archer)共同創辦。桑頓集團由台灣商人林俊良(Michael Lin )和前馬薩諸塞州參議院議長威廉·布爾格(William Bulger)之子詹姆斯·布爾格(James Bulger)創辦。

渤海產業投資總經理李祥生(Jonathan Li)是BHR總裁。亨特是BHR的9名董事之一,持股10%。

圖為在中國財經媒體上的亨特·拜登任職渤海華美(BHR)的簡介。(網絡截圖)

根據「紐約客」2019年7月報導(原文鏈接),亨特隨同父親拜登到訪北京後,不但同李祥生會面,還將李祥生介紹給拜登會面。亨特向「紐約客」解釋說,同李祥生的會面只是偶遇,並形容這是社交活動。

不過,根據美國知名調查記者彼得·施韋澤(Peter Schweizer)2019年著作《祕密帝國》(Secret Empires: How Our Politicians Hide Corruption and Enrich Their Families and Friends)的內容,在拜登離開中國後十天,亨特與海因茨的公司Rosemont Seneca就與中國銀行簽署了一筆10億美元的獨家協議,在中共政府的支持下創建了BHR。施韋澤的著作《克林頓現金》(Clinton Cash: The Untold Story of How and Why Foreign Governments and Businesses Helped Make Bill and Hillary Rich)曾推動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於2015年對克林頓基金會(Clinton Foundation)進行調查。

根據中共官方記錄,渤海華美(BHR)現在的股權結構為,渤海產業30%,上海豐實金融服務(Shanghai Ample Harvest)30%,Angju Investment 10%,桑頓集團(Thornton Group)10%,Ulysses Diversified Inc 10%, Skaneateles LLC 10%。其中持股10%的Skaneateles公司是亨特·拜登在中國的代理。

2019年,拜登家族醜聞被美國媒體曝光後,亨特在2019年10月表示將辭去渤海華美(BHR)的職務。渤海華美(BHR)也曾經解釋,在拜登擔任美國副總統期間,亨特並未領取薪水,直到拜登卸任副總統,他才購入10%股份;亨特至今仍持股,「但並未干預渤海華美的投資方向」。

儘管渤海華美(BHR)並未公布其管理的基金規模,但根據其大股東桑頓集團創始人林俊良在LinkedIn上的自述,BHR 管理的資產至少有65億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根據《紐約時報》2019年10月3日的報導(原文鏈接),亨特·拜登是以42萬美元的價格,購入渤海華美(BHR)10%的股份。

另外一筆中共直接出資收買與拜登家族有關聯的資產的交易,發生在2015年。亨特·拜登的主要合伙人,時任美國國務卿克里的繼子克里斯托弗·海因茨開辦的Rosemont Realty地產公司,被中共國企遠洋集團在香港的子公司盛洋投資(Gemini )併購。Rosemont地產在美國擁有的物業價值超過10億美元。據悉遠洋集團承諾以30億美元買下該公司在美國的產業。

亨特曾經在Rosemont Realty公司中擔任顧問。併購後的Gemini Rosemont地產公司於2019年發表聲明,稱亨特·拜登曾在Rosemont Realty中任職,但與Gemini Rosemont公司無關聯。

拜登家族創辦的BHR基金 投資美中敏感科技

由拜登家族參股的渤海華美(BHR)公司,在中國具有濃厚的中共官方色彩;BHR的中方創辦方之一、同時也是最大股東的渤海產業投資基金,其大股東之一是中共的中國銀行旗下的全資投資銀行機構。

亨特·拜登創立渤海華美後,該公司投資了多筆與美國、中共敏感技術有關聯的交易。

2014年,BHR成為中國廣核電力集團(CGN)首次公開招股的「錨定投資者」,CGN是一家從事核反應堆開發的中共國企。2016年,CGN的顧問郝思雄(Szuhsiung或Allen Ho)在美國被控串謀協助中共、非法取得美國敏感核技術,被判處2年徒刑。

2015年9月,BHR與中航汽車(AVIC Automotive)聯合收購了美國減震設備生產商瀚德汽車(Henniges Automotive)的100%股權。中航汽車是中國航空工業集團(AVIC)的子公司,特大型中央企業AVIC是中共軍方的飛機製造商,主要產品包括中共的各種戰鬥機。而瀚德生產的零件,可以「軍民兩用」。

在與瀚德汽車的交易完成後不久,中航工業集團(AVIC)就推出了其新型殲-20(J-20)戰鬥機。2019年8月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曾指,中共的第五代戰機殲-20,竊取了美國的F-35戰機技術。2014年美國先後逮捕了兩名在美工廠涉嫌竊取F-35戰鬥機技術的中國公民。

2017年10月31日,中國人臉識別公司曠視科技(Megvii,原Face++)宣布完成C輪4.6億美金融資,引入了包括渤海華美(BHR)在內的新投資者。曠視科技因協助中共對中國民眾實施人臉識別和監控,而遭美國政府制裁。

▼ 相關影片

紀元播報】製作組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內幕】拜登一家與中共的祕密交易
【內幕】拜登家被中共軍方背景公司滲透
亨特筆電門 紐約輿論譁然:拜登大勢已去
文件簽名顯示送修電腦的是亨特·拜登本人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嚇著中共了 隱身戰機試射核彈
【大陸新聞解毒】時事小品:美大選有盼頭
【嚴真點評】喬州現「內鬼」華府揪出大鱷
【思想領袖】庫奇內利談移民 邊界 中國問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