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拜登一家與中共的祕密交易

人氣 10698

【大紀元2020年09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唐薇綜合報導)「如果你不姓拜登,你覺得你還可能受聘為布瑞斯瑪公司的董事嗎?」2019年10月12日,面對ABC記者的提問,亨特·拜登回答說:「我不知道。現在回頭看,可能不會。」「如果我不姓拜登,我生活中的很多事情都不會發生。」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是美國前副總統、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的次子,這些年來,他的生意版圖隨著其父的事業線展開,從華盛頓到烏克蘭,再到中國。

2014年5月,亨特·拜登出任烏克蘭最大天然氣供應商布瑞斯瑪(Burisma)公司董事,與此同時,時任副總統拜登正在主導美國對烏克蘭的政策。2019年4月,亨特·拜登的董事任期結束。公開資料顯示,在一段時間裡,他作為董事的月薪為5萬美元。

從2010年至2014年,亨特·拜登至少5次到訪中國,與大陸多名銀行界、商界高管等人會面。他名下的公司為具有中共官方背景的企業注資,與中共國企聯手進行交易,其中包括據信有利中共軍方、有損美國技術和安全的併購案。

亨特·拜登在烏克蘭公司的職務及其與中國公司的合作業務引起了美國政要、美國及國際媒體和觀察人士的關注和質疑,被指與其父的副總統之職產生利益衝突,而且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潛在隱患。

2019年10月3日,川普總統公開呼籲習近平調查拜登父子與中共國企的交易。

2019年11月27日,福克斯新聞網發表調查報導,題為「倫理質疑及國家安全憂慮陰影下的亨特·拜登之中國關係」。記者引述美國公共政策智庫「國家利益中心」高級主管哈里·卡齊亞尼斯(Harry Kazianis)的話:「亨特·拜登所做的是很多知名政客家族成員都做的——靠他們的名聲撈錢——這看起來是骯髒的。」

2020年9月23日,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與財政委員會發布了一份中期調查報告,題為「亨特·拜登、布瑞斯瑪與腐敗:對美國政府政策影響及相關疑慮」。報告指出,財政部文件顯示,「在其父任職美國副總統期間和之後的時間裡,亨特·拜登通過其個人建立的商業關係,從外國渠道接受了數百萬美元。」

「委員會獲得的文件還顯示了亨特·拜登及其他拜登家庭成員與外國人士之間的一系列可疑的金融往來,以及他們之間的聯繫。這些外國公民的背景可疑,被認定持續從事多種犯罪活動,包括但不限於有組織的賣淫及/或人口販賣,洗錢,詐騙和挪用公款。」

報告提到:「亨特·拜登和那些與中共政府相關聯的中國公司和中國公民有著廣泛的聯繫。在他的父親擔任副總統和離職以後,這些關係帶來了經濟利益。」

參議員蘭德·保羅(Rand Paul)表示,他計劃將這份報告發送給司法部審查,以決定是否對亨特·拜登提起刑事訴訟。

今年9月初,BlazeTV推出紀錄片《騎龍:拜登一家的中國祕密》(Riding the Dragon: The Bidens’ Chinese Secrets),主持人是首位揭露亨特·拜登與中共交易的美國保守派作家彼得·施韋澤(Peter Schweizer)。本片基於商業記錄、財務文件、法律簡報和法庭文件製作而成,在社交媒體播放後引發強烈反響。有美國觀眾表示,拜登父子犯了「叛國罪」。

本文根據美國和中國大陸媒體報導、網站信息、美國參議院報告等公開資料編寫,簡要呈現亨特·拜登及家庭成員與中共之間的部分交易和相關背景。

一、亨特·拜登名下公司與中共的關係

1. 塞內卡諮詢公司(Seneca Global Advisors

2008年,亨特·拜登創立了遊說公司Seneca Global Advisors,該機構的定位是:幫助中小型公司在全美和海外擴展業務。

2019年10月9日,《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發表報導「亨特·拜登的利益網絡」,其中提到,塞內卡諮詢公司的客戶之一是GreatPoint能源公司。三位聯合作者寫道:「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GreatPoint從中國萬向控股有限公司獲得了4億2000萬美元的投資,這是當年注入美國市場的最大一筆風險投資。外界並不清楚,此項投資是否由亨特·拜登確保完成。」

2. 羅斯蒙特·塞內卡合夥公司(Rosemont Seneca Partners)

2009年6月,亨特·拜登和前任國務卿特里的繼子克里斯托弗·亨氏(Christopher Heinz),以及亨氏的好友兼耶魯同窗、金融家德馮·阿徹(Devon Archer)共同創辦了投資基金公司「羅斯蒙特·塞內卡合伙人」(Rosemont Seneca Partners)。

他們還成立了幾家羅斯蒙特系列公司,包括Rosemont Seneca Partners LLC、Rosemont Seneca Technology Partners和Rosemont Realty。據上述《金融時報》的報導和紀錄片《騎龍》披露,Rosemont Realty公司在2015年將大部分股份出售給了一家中共國有公司Gemini。

美國參議院9月23日的調查報告指出:「在2010—2011年間,作為Rosemont Seneca公司代表,亨特·拜登與中國國有企業以及註冊於波士頓的桑頓集團(Thornton Group)的代表搭上了線。」

據桑頓集團的官網信息,該集團創立於2007年,是「一家戰略諮詢和投資管理性質之跨國集團,在美國波士頓、華盛頓首府、紐約及中國北京與台灣台北設有業務總部與合作據點。」

桑頓集團的合作夥伴包括多個中共官方機構,例如:中國農業銀行,渤海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北京銀行,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中國人民外交學會,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中國人壽,等等。

2010年4月12日,桑頓集團發布一條新聞:「桑頓集團攜Rosemont Seneca高層拜會中國金融/基金界高層」,其中寫道:

「桑頓集團攜其美國合作夥伴Rosemont Seneca公司董事長Hunter Biden(今美國副總統Joe Biden先生之二公子)等高層於4月7日至9日拜訪了中國諸家金融機構與基金公司。包括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中國人壽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中國郵政儲蓄銀行、高瓴資本以及方正集團等,旨在進一步加深雙方了解,探討在商業上合作的可能性和機會。所拜訪之中方企業與金融機構對桑頓集團及Rosemont Seneca一行表示了熱烈歡迎,同時希望加強交流,深入探討,達成合作。」

文字下面是活動圖片,其中包括亨特·拜登等人與中方人士的五張合影。這一信息被收錄在美國參議院的報告裡。

2010年4月12日,桑頓集團官網發布的新聞。( 網絡截圖)

 

3. 渤海華美(上海)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ohai Harvest RST,BHR

2013年12月4日至5日,亨特·拜登隨時任美國副總統的父親乘坐「空軍二號」訪問中國。拜登一行返美10天後,12月16日,渤海華美(上海)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在上海註冊成立。

該公司80%由中方實體控制,英語名稱為Bohai Harvest RST(Shanghai)Equity Investment Fund Management Co. Ltd.,由中美四家機構共同組建:渤海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ohai Industrial Investment Fund Management Co.)、嘉實基金管理(Harvest Fund Management Co. Ltd.),亨特·拜登等人的Rosemont Seneca Partners和桑頓集團(Thornton Group)。亨特·拜登是渤海華美基金的9名董事之一。(拜登方面稱此為無薪職位)

2014年2月28日,渤海產業投資基金總經理、渤海華美基金總經理李祥生對《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渤海華美計劃以有限合夥的形式,在全球募集50億元人民幣(包括25億元的人民幣基金和等值於25億元人民幣的平行的美元基金)。李祥生稱:「目前在自貿區申報的大概有三十多家併購基金,我們是第一隻落定的。」

李祥生在介紹其尋找海外合作夥伴的經過時,透露了亨特·拜登對中方的利用價值,以及他自己與德馮·阿徹的特殊關係,「阿徹個人及公司的一切資源都能為李祥生所用——Rosemont旗下擁有一支房地產投資基金和一支專注於科技企業的風險投資基金,該公司在美國政界也有深厚人脈,現任美國副總統拜登之子R.Hunter Biden就是該公司的高管之一。」

這篇大陸官方報導稱渤海產業基金「背景深厚」,「股東包括中國銀行、社保基金、國開行、天津泰達等國字號金融機構和大型國企」。李祥生稱,「強大的國資股東背景有助於渤海華美上馬超大型投資併購項目——實現項目投資規模『上不封頂』,即如果項目金額巨大,但經過多方測評後認為仍然值得投,股東中的國開行、中國銀行等可以為其提供貸款完成收購,這就讓渤海華美有能力執行一些別的公司無力操作的大項目。」

2014年7月10日《華爾街日報》消息,渤海華美基金募資規模由10億美元上調至15億美元。據渤海產業投資基金的大股東之一,中銀國際控股有限公司(Bank of China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td.)發言人稱,這是由於投資者的反響熱烈。

亨特·拜登後來對媒體承認,他在2013年12月訪華期間,曾向其父當面介紹渤海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總經理李祥生(英語姓名:Jonanthan Li),兩人在酒店大堂握手,他自己之後也與李會面,但屬於「社交」性質。

2017年,拜登以42萬美元購得渤海華美10%的股份。

2018年3月,美國政治顧問彼得·施韋澤出版了《祕密帝國:美國政治階層如何隱藏腐敗並使親友中飽私囊》(Secret Empires: How the American Political Class Hides Corruption and Enriches Family and Friends),首次披露了亨特·拜登及亨氏(Heinz)的公司Rosemont Seneca Partners與中共成立渤海華美的交易。此書引起轟動,躍居《紐約時報》暢銷書榜首。

對此,拜登團隊試圖把亨特描繪為被動加入的角色,並稱「其他商業夥伴」已經在2013年6月的會議中奠定了基礎。但是,本次參議院的調查報告顯示,2013年6月,亨特·拜登就在北京。

2019年10月13日,亨特·拜登宣布辭任渤海華美(BHR)的董事,可是他保留了該公司的所有權股份。彼得·施韋澤指出,這些股份價值數百萬美元,且將隨著中方夥伴的業績發展而增長。

目前,在渤海華美官網的中英語介紹中,Rosemont Seneca Partners公司已經消失;在大陸網站「投資界」有關「渤海華美」的頁面上,亨特·拜登仍是機構投資人之一,其頭像下面的名字是「R.Hunter」,關鍵的姓氏「Biden」被隱去。

二、亨特·拜登的「中國交易」

2019年10月10日,《紐約郵報》發表了「有關亨特·拜登在華商業交易的六個事實」,作者彼得·施韋澤、賈可布·麥可列奧得(Jacob McLeod)提出質疑:「中方是否給了亨特·拜登優惠待遇,以討好他的副總統父親?美國民眾有權了解,亨特·拜登過去在海外做了什麼,以及時任副總統拜登的參與程度。」

1. 渤海華美助中共央企收購美國汽車公司

2015年9月10日,中國航空汽車工業有限公司(AVIC Auto)與渤海華美基金聯合收購了美國瀚德汽車控股有限公司(Henniges Automotive)的100%股權,收購金額為5.72億美元。

AVIC Auto是中國航空工業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航工業」,英文:The Aviation Industry Corporation of China, Ltd./AVIC)旗下的大型汽車集團,而中航工業是中共國有獨資公司,是由國務院直接管理的特大型企業。該集團公司設有航空武器裝備、軍用運輸類飛機、直升機、機載系統、通用航空、航空供應鏈與軍貿、專用裝備、汽車零部件等產業。

美國瀚德公司有一百多年歷史,是世界一流的汽車密封和減震產品供應商,通用汽車、福特、大眾集團、寶馬、戴姆勒、克萊斯勒等車廠都是它的客戶。

2015年9月16日,《每日經濟新聞》的報導中寫道:「中航工業方面的態度顯示,此次收購對於中國汽車零部件企業突破技術、品牌、份額的發展困局,融入國際汽車零部件行業主流,將產生積極的影響。」

大陸《英才》雜誌在《中航工業:「掃貨」國際汽車零部件》報導中稱:「5.72億美元的成交價可以說相當划算。」

此文還點出了「渤海華美」的作用:「此次競購成功,中航工業還有一個合作夥伴不得不提——渤海華美」,「渤海華美總經理李祥生表示,在海外併購過程中,渤海華美除了為中國企業提供資金,還有著廣泛的國際網絡關係和富有經驗的項目執行團隊,同時還可彌補一些中資機構在海外投資中的可信度問題。」

2019年8月16日,彼得·施韋澤接受Breitbart News Tonight的採訪時分析了這筆交易:「真正令人震驚的不是中方幫助在位副總統的兒子發財,而是在位副總統的兒子所涉及的瀚德收購案最後幫助了中共軍方。」

他指出,渤海華美基金「購買了涉及美國高科技、擁有軍民兩用技術的公司。瀚德公司生產精準的減震產品。」「中共政府對瀚德的收購需要奧巴馬行政當局的批准」以及「亨特·拜登的幫助」,「令人吃驚的是,奧巴馬政府居然批准了。」

施韋澤表示,媒體沒有報導過任何有關此收購案的反對意見。外界想知道:在奧巴馬政府治下的海外投資委員會(CFIUS)中,和拜登有關係的人是否參與了批准這一決定。

2. 渤海華美是中廣核的投資基石

2014年,渤海華美基金向中國廣核集團(China General Nuclear Power Corporation)投資。此集團為主要核電技術、核能發電的特大型國有中央企業,目前中共國務院國資委持股90%,代表廣東省政府的恆健控持股10%。

2016年4月,FBI逮捕了美國華裔核工程師郝思雄(Szuhsiung Ho),他以顧問身分為中廣核工作,被指控在過去長達20年的時間裡幫助中共的公司獲取機密的核技術資料。中廣核公司以及郝思雄設在美國的公司也同時被起訴。

美國司法部說,在中廣核的指示下,郝思雄還從美國的民用核技術部門招募美國專家,為中廣核提供技術支持。郝思雄在亞特蘭大被捕時,正陪同幾名來自中廣核的人員參加一場科技會議。2017年1月,郝思雄認罪,後被判24個月監禁。

2019年8月14日,美國商業部將中國廣核集團納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

施韋澤評論說:「亨特·拜登的投資公司就是和這些公司打交道,而他就坐在由中共政府資助的投資公司的董事會裡。」「這些是非常重大的關乎國家安全的事件,而拜登父子卻全然不顧,美滋滋地只管拿錢。」

採訪施韋澤的主持人瑞秋·曼索(Rachel Mansour)的看法是:「亨特·拜登在私募股權領域的經驗為零,他在中國的背景也是零。他們那間小公司幾乎沒人聽說過,根本不可能拿到這麼大的生意,假如不是因為他姓『拜登』。」

瑞秋·曼索還強調一點:中共利用私人實體公司來進行涉外收購,她引用2017年美國商務部的報告加以說明。這份報告題為「中國製造2015:區域保護政策之上的全球野心」,其中寫道:

「為了加速學習進程,中共似乎在支持國有的及國家支持的涉及『中國製造2025』主要領域企業的收購策略」,「中國(中共)還向私人實體注資來資助對外國企業的收購⋯⋯中方海外投資策略中涉及工業政策的因素正在引起全球對中共收購外國技術日益增強的疑慮。」

2017年4月13日,渤海華美基金官網發布消息:「渤海華美在『投中2016年度榜單』中獲得多項殊榮」,內容凸顯該公司的收購目的,與美國商務部報告的分析相吻合。

例如,文中寫道:「自設立以來,渤海華美已完成包括中石化銷售公司、美國瀚德汽車、中廣核電力、滴滴出行、兗煤澳洲、龍頭新能源電池企業等多個具有市場影響力項目的交割」,「未來渤海華美除了專注於跨境併購,也成立了幾隻專注於行業的人民幣產業基金,致力於投資國家高度支持行業,為中國智能製造及產業升級貢獻更多的力量。」

3. 渤海華美為曠視科技投資

2017年10月31日,大陸媒體報導,人工智能公司曠視科技Face++宣布,正式完成C輪4.6億美金融資,打破了國際範圍內人工智能領域的融資紀錄。本輪融資由C1、C2兩輪構成,「同時引入中俄投資基金、陽光保險集團、SK集團、渤海華美等新的投資者」。

據曠視科技官網介紹,該公司「提供人臉識別軟件,門禁,考勤機,動態人像會員識別智能科技背後的核心技術。」合作案例之一:杭州市地鐵局與曠視科技合作,「建設動態人像識別卡口系統」,「實現對重點人員的有效預警和預防」。

Megvii曠視科技官網顯示的一個合作案例。(網絡截圖)

2019年10月7日,美國商業部宣布將中國的28家企業和政府機構列入出口管制的黑名單,因為這些公司被指幫助中共當局打壓和監控新疆維吾爾族和其他以穆斯林為主的少數民族。Megvii公司就在名單之上,而它正是「曠視科技」的英文名稱。

2019年11月27日,福克斯新聞發表報導:「倫理質疑及國家安全憂慮陰影下的亨特·拜登之中國關係」,記者霍莉·麥凱(Hollie McKay)說:「這些交易指向更大範圍的濫權、倫理問題以及已為人知的中方利用頭面人物來打通財路的策略。」

三、亨特·拜登及家族成員與中國人士的財務往來

美國參議院的報告指出,亨特·拜登與葉簡明(Ye Jianming)、董功文(Gongwen Dong)和其他與中共政府和軍隊有聯繫的中國人有商業聯繫,其中涉及數百萬美元的可疑交易。

葉簡明是中國香港籍企業家,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創始人和董事長,2018年被拘禁調查。報告指出,葉與中共政府和中共軍隊有著廣泛而深入的聯繫。董功文是葉的生意夥伴,據報負責其公司交易。

2016年,亨特·拜登和董功文在紐約公司Hudson West III LLC名下開了一個信用額度。亨特·拜登、喬·拜登的弟弟詹姆斯·拜登(James Biden)和妻子薩拉·拜登(Sara)都有權使用與這個戶頭連帶的信用卡。

參議院報告稱:「拜登夫婦隨後用信用卡購買了價值101,291.46美元的奢侈物品,包括飛機票以及在蘋果專賣店、藥店、酒店和餐廳購買多種商品」,「這些卡通過將9萬9000美元從Hudson West III帳戶轉移到另一個帳戶從而得到抵押」。美國財政部將這一交易列為「潛在的犯罪經濟活動」。

2017年8月4日,中國華信能源公司的一個子公司,當年5月在紐約註冊、董功文任董事的CEFC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US) LLC,向亨特·拜登的律師事務所奧瓦斯科(Owasco)支付了10萬美元。財政部認為這是潛在的犯罪經濟行為。

2017年8月8日,葉簡明的另一家公司CEFC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向Hudson West III電匯了500萬美元。之後,Hudson West III陸續向拜登的律師事務所支付了479萬美元的諮詢費,至2018年9月25日為止。

從2017年8月14日到2018年8月3日,亨特·拜登的律師事務所奧瓦斯科(Owasco)向詹姆斯·拜登的諮詢公司獅堂集團(Lion Hall Group)的帳戶電匯了20次、總計139萬多美元。這些轉帳都引起財政部的關注,被認為有犯罪嫌疑。

當銀行向薩拉·拜登詢問巨額轉帳的情況時,她稱這些支付均為諮詢費。她拒絕提供支持性信息,銀行隨後關閉了該帳戶。

2018年3月22日,Hudson West III向奧瓦斯科律師事務所轉帳100萬美元,附註信息「為Patri Ho.醫生作代理」。亨特·拜登後來解釋稱,這筆錢被轉錯了帳,與他代表葉的助手何志平有關。

何志平(Patrick Ho)是香港前高官,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祕書長。他在受到美國政府調查時,亨特·拜登同意作他的代表律師。

2017年11月,何志平因為跨國行賄、洗錢和共謀罪被FBI逮捕、起訴。他在監獄裡撥打的第一通電話是給詹姆斯·拜登,拜登對媒體稱,何當時其實是要找亨特·拜登。(註:2019年3月,何志平被美國紐約南區聯邦地區法院判囚三年並罰款40萬美元。2020年6月,何刑滿出獄,現已返港,其美國簽證已被註銷。)

在紀錄片《騎龍:拜登一家的中國祕密》中,施韋澤提問:「他(何志平)為什麼要給亨特·拜登打電話?他想得到什麼幫助?我們不知道答案,不過,我們知道的是,拜登一家和中國權貴們培植了非常密切的關係。」

施韋澤受訪時說,相關調查揭示了拜登父子與中共之間大部分隱蔽的財務關係。「這種關係是在喬·拜登擔任副總統期間、在他被指派為對華政策負責人不久後發展起來的。」

結語

亨特·拜登與中共的交易內幕不斷曝光,引出另一個問題:喬·拜登真的是「北京拜登」嗎?

2019年5月2日,喬·拜登在愛荷華州的一次演講中說:「中國會吃掉我們的午餐?得了吧,夥計。」「他們不是壞人。他們不是我們的競爭對手。」拜登的這番言論引發爭議,有人批評他低估了中共對美國的威脅。

今年8月31日,施韋澤在Glenn Beck電台的訪談中表示,「當他(拜登)的兒子從中共政權得到豐厚利潤和獨家協議之後,他對北京就變得更加柔和。」

美國參議院的調查報告陳述說,「調查委員會主席的努力源於我們的信念,即公眾有權知道政府內部發生的錯誤行為和利益衝突,尤其是當這些利益衝突由政府官員的行為所引發。」

觀看紀錄片:《騎龍:拜登一家的中國祕密》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川普籲查拜登父子 上海神祕公司速刪亨特資料
參議員要將報告交司法部 拜登之子或被起訴
【薇羽看世間】拜登及其兒子在「勾兌」?
川普拜登首場辯論週二登場 聚焦六大議題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張崑陽:痛心同伴陷囹圄 堅持抗爭
【新聞大家談】至暗時刻 重現奇蹟關鍵密碼
【財商天下】公私合營復活?「待割韭菜」出逃
【薇羽看世間】釋放大海怪 舞弊陰謀無處遁形
【微視頻】川普記者會正名 拜登社會主義改造?
【新聞大家談】川普4線捷報 密談遭惡意洩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