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天裁罚纪录居冠 内控有明显缺陷

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26日举办中天新闻台换照案听证会。(中央社)
人气: 31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10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吴旻洲台湾台北报导)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26日举办中天新闻台换照案听证会,根据NCC案情摘要报告内容,中天新闻台2014年至今,受罚金额总计新台币1,073万元。7位担任鉴定人的专家学者主张,中天过去6年裁罚件数、罚金总额居所有新闻台之冠,内控机制明显存在缺陷,无法针对报导内容实际改善。

中天新闻台执照将于今年12月11日到期,NCC对此特别召开听证会讨论是否予以换照。现场邀请7位鉴定人,神旺投资代表除了蔡衍明之外,中天董事林柏川也担任代表人之一;当事人中天电视则有主管高层梁天侠出席。世新大学副校长陈清河则以证人身份出席,他同时也是中天电视的独立审查人。

2014年时,中天同样面临申请换照,当时“换照审查委员会”出席的11名委员中,有6位评定中天“不合格”,但最终NCC委员会仍核准中天电视的换照申请,不过也附加了4项中天电视必须履行的“附款”,包括改善“伦理委员会”、贯彻“独立审查人”等。

林月琴:中天受罚激增 突显新闻品质恶化

与会的7位任鉴定人,都针对中天被裁罚金额、次数高居不下的问题表达意见。公民参与媒体改造联盟召集人林月琴表示,中天本次执照期间,被裁罚与被民众申诉次数皆创新高,2016年至2017年,民众申诉次数120件,2018年爆增为115件,2019年增加为164件,较过去增加2.7倍以上。

她表示,中天前次换照期间(2008年至2014年),就已被罚1,183万元,居所有电视台第二;本次换照期间(2014年至2020年),截至今年9月止,被裁处罚锾21件、警告2件,总金额高达1,073万元,都是各台最多。而且过去2年裁罚金额与件数更是倍增25倍,显示中天过去6年新闻报导品质不但没有改善,反而有更加恶化的问题。

她说,新闻媒体属社会公器一环,应维持新闻专业自主,善尽社会责任,但中天遭裁罚后,仍未站在阅听人权益角度改进,反而利用自身媒体喊冤,甚至以NCC箝制言论自由恐吓霸凌NCC委员,明显失去新闻媒体揭露真相、平衡报导与促进社会理解的公器角色,沦为服务老板的私人宣传工具。

林月琴表示,中天标榜为亲中媒体,经常报导中国事务,但却很少报导中共压迫新疆人权、实施宗教迫害等议题,反而衍生许多挑起社会对立或争议的报导,增加社会沟通成本。她认为,中天并未落实视听多元、弱势保障的精神,如何谈新闻自由?

沈伯洋:假新闻成媒体标题 公民监督失职

鉴定人之一、台湾人权促进会副会长沈伯洋表示,新闻自由要保障,但要有界线,以美国关闭孔子学院为例,打着学术自由的名义,却从事间谍行为,这不能让人接受。

他表示,新闻有事实查核的义务,但中天去年6月25日对员工做完查证训练后,5天内爆出2起假新闻,而且内容已与查证无关,根本是直接在做假新闻,而且中天被裁罚、被检举、申诉的比例很高,显示内部控制比较有疑虑。

他说,媒体有各自的立场这都很正常,但重点在于是否公平表达,如果单一频道只传递单一言论,无法保障多元的评论,举例来说,去年6月9日香港“反送中”运动与7月1日的七一游行,中天就是唯一没有报导的新闻台。

沈伯洋强调,今年6月5日时,中国评论网刊出美国在台协会主席卜睿哲的假新闻,经由内容农场大规模散布后,却变成中天新闻的标题,而且主播还讲了2分钟标题与内容不符的新闻,媒体若成为内容农场的传声筒,就失去公民监督的意义。

柯琼凤:换照附款迟未兑现 公司信用何在

东吴大学会计学系副教授柯琼凤则说,中天2014年面临换照压力,承诺了4项附款,但独立监察人的拖到2019年才设立,一个企业承诺要做的事情,拖了五年多后执行,公司的信用何在?

她说,去年中天特聘教授担任独立监察人,但职掌却看不出来功能,而且旺中集团总裁蔡衍明的多层次投资架构,包括中天董事长、董事与监察人,都是蔡衍明家人担任,对中天的实质控制权有75%,而且在中国、东南亚都有投资,近年集团已回收16亿元,但投资厂房、设备与不动产比例却非常低,而且近年中天员工人事缩编,要如何屡行企业的社会责任?

中天提八理由 认为NCC裁罚不当

中天委任律师方伯勋提认为NCC对中天裁罚并不适当,第一,中天2018年至今被裁罚21件中,目前只有5件确定,裁罚金额133万元,若把还没有确定的案件纳入裁量,后续若情势有变,可能会造成国家重大赔偿损失。

第二,履行换照附款评鉴改善部分,方伯勋表示,《卫广法》确实有规定“注意事实查证及公平原则”,但条文内容显示立法者有意区隔“制播新闻”与“制播评论”的差异,不应列入开罚项目;第三,NCC以中天违反事实查证原则开罚,但NCC裁罚理由并无提到中天故意为之,都是过失类型。

第四,中天认为事实查证并非NCC采取的严格事实查证,而是合理查证,才符合新闻播报本质;第五,NCC裁罚中天共计1,073万元,在大部分案件还没确定下,对后续案件加重罚锾,会违反《行政罚法》。

第六,中天报导NCC裁罚不公、公器私用,遭NCC裁罚,NCC应该请求更正,或向法院求偿,而非用裁罚手段;第七,中天遭裁罚的案件,扣掉政治类型仅7件,三立电视台2018年至今年9月裁罚件数11件,比中天高。

第八,NCC认为中天未落实独立审查人机制,方伯勋认为,这是100%违法处分,因为2014年12月中天准许换照,附款半年内设立独立审查人,但2017年中天评鉴时却只字未提,不像是一定要履行的事项。

责任编辑:陈玟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