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语:电影的长度

作者:青松
世界并没有不同,造成差异的只是我们的视角。(John Yu / 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124
【字号】    
   标签: tags: , ,

带孩子去科技馆,看了一段5D电影。影片只有十分钟长,展现的是乘飞船探索海底、高空、银河系的过程。

我不是第一次看这样逼真的电影,也知道这一切设计背后的原理,并且非常清楚我们坐在座椅上是绝对安全的。但是,电影开始之后,我还是紧张。

跟着镜头,每一次从高空往下冲时,座椅的角度都会调整并且晃动,我真真切切感觉自己是在随着飞船冲了下去。海底的鲨鱼张着嘴巴似乎要吞掉飞船,北极的冰川融化砸向飞船,太空中巨大的陨石撞过来……每一幕都让观众惊声尖叫。

孩子坐我旁边,倒是淡定,不吼不叫,脸上还挂着微笑。我虽然没有表现出惊恐,但手心已经出汗。十分钟的电影,我明明坐在座椅上没有离开半步,却感觉像是经历了漫长的旅途,劫后余生,心有余悸。

等电影展示结束,我如释重负地感慨说:“终于完事了!” 孩子的反应完全不同,惋惜地抱怨:“这么快就完了?我还没看够呢!”

我问孩子,难道一点不害怕吗?孩子回说,都是假的,没什么好害怕的。她继续向我列举自己喜欢的东西:海底的各种鱼很可爱,珊瑚很漂亮,水母十分好看,北极光的颜色是飘忽不定的,太空里的星球看上去都很美……

和孩子聊着两句,我明白我们的着眼点完全不同。我的注意力全被惊险的体验所吸引,而孩子是看那些平时生活中看不到的景物。我经历的是惊险,所以十分钟的电影显得漫长;孩子看的是新鲜,所以十分钟太短,她还想继续看下去。

看同一段电影,我们的感受差异如此之大,生活中的种种体验也是一样的道理吧。我们面对同一个世界,甚至有时候被卷入同一件事,而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是不同的。世界并没有不同,造成差异的只是我们的视角。那么,当我们感觉哪里不对而不快时,换个视角,是不是一切就不同了呢?@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现代社会里,媒体的影响力是巨大的。小到一个社区、族群,大到一个国家乃至全球,人们的注意力无时不被媒体牵引着。随着媒体的演变,从报纸、杂志,到广播、电影、电视,再到网络媒体、社交媒体、自媒体的出现,媒体传播、宣传功效在传播速度、传播范围、视觉、听觉效果上大大增强,媒体对社会和大众的影响力更是与日剧增。
  • 宝玉的痴情,就如同一个爱山水的人时刻心怀远意,对于天下的山水,这辈子没机会去的,都怀着一种爱慕。
  • 有宋一代风雅无双,才子才女更是风华绝代。即使在动荡的末世,仍然出了一位浊世佳人张玉娘,其文采可与清照齐名,其德行远追班昭遗风。她如幽兰白雪高洁,在韶华芳龄仙逝,走过了短暂却才情双绝的传奇人生。
  • 说起中国的神传文化,人们往往想到的是如女娲补天、伏羲演八卦、仓颉造字、黄帝作乐等上古时代的神话传说。其实,五千年来,上天并不间断着给予人间启示,在神州这片土地上留下神佛的遗迹,其中,自东晋十六国起开凿的敦煌莫高窟就是一个光耀夺目的明证。
  • 寒冷的夜晚渐露曙光,亦如黑暗终将过去。12月25日早晨,蒋宋夫妇迎来圣诞日的万缕光芒。灿烂的阳光,似乎带来莫大的光明和希望。
  • 飞天是佛家文化中最为优美灵动的神明形象。她们凌空翩翩起舞,演绎梵音仙乐,在彩云香花之中,留下曼妙的身影。飞天的美,就如李白咏赞仙女的诗:“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霓裳曳广带,飘拂升天行。”
  • 上一篇通过天象的精确吻合,解开了《圣经‧启示录》预言的千古之谜,原来“妇人生子”的谜语,隐喻的时间、国度是当代的中国,预言中的“宇宙正邪大战”,包括大瘟疫在内的“封印大灾”,以及新天地,都聚焦在那里。这一篇,我们把木星运行的轨迹,换成中国天象背景,上述预言的“中国版本”也随之展露无遗,而且更深刻地揭示了谜底。
  • 在中国古代,有不少高人,善通阴阳,能瞬间改变物质的内部结构。雕刻的玉虎、画上的飞禽,为其点睛,即刻就能活动。秦始皇时的艺术家、南梁画家张僧繇、明朝张三丰,他们留下的点睛奇闻,成为理解传统文化,了解中国古科技的视角之一。
  • 这是一方恢宏瑰丽的佛国世界。慈悲禅定的佛陀、端庄秀美的菩萨、翩翩起舞的飞天、静默恬然的圣徒,用逼真而震撼的方式守护着荒原大漠中的净土。这是一部鲜活生动的历史相册。金戈铁马的北朝,富丽辉煌的隋唐,萧瑟动荡的五代,温柔简淡的宋元,跨越一千多年的历代王朝次第登场,留下了古老的时代印记。这是一座博大精深的文化宝库。形神兼备的彩塑、笔法精妙的壁画、卷帙浩繁的经文、古朴灵动的建筑,在信仰和艺术的感召下,凝结成中华传统文明的永恒的巅峰。
  • 还记得当你打开晚间新闻时,你可以毫不怀疑,新闻记者在尽其所知,传播真相。无论我们是生活在无知的幸福中,或者是那时的世界更有道德,人们消费新闻的压力较小。
评论